广告
加载中

火龙果从海南到北京 数字化冷链如何发挥作用?

镤心 2022/05/27 14:06

【亿邦原创】每年6月-12月,是海南火龙果成熟的日子。如果没有挤压碰撞、表皮受损,在1度-6度的低温里,火龙果可以保鲜一个月,足以支撑海南东方市的火龙果发往全国。

从5月开始,东方市的批发商吴正就开始急着准备冷藏车。吴正的发货目的地是广东的江南水果批发市场、浙江的嘉兴批发市场、上海的会展批发市场、北京的新发地批发市场甚至东北的农贸批发市场。

“我们一年中只有几个月用车,都是临时找黄牛调车,但是这个车,返程不拉货,我得付双份。”吴正的难题在农产品产业带很常见。

成立于2020年5月的冷链服务平台瑞云冷链,试图打造一个产业带冷链服务包,产地经销商不再担心返程空跑的问题,只需要整合需求并下单,冷链平台负责整合运力资源,保障履约交付。

瑞云冷链以“自营骨干网+事业合伙人+加盟商”模式搭建冷链零担流通网络,核心产品包括冷链零担、冷链仓储、冷链专车、冷链城配。

2020年5月,瑞云冷链获得1.2亿元人民币天使轮融资;2021年8月,获1亿元Pre-A轮融资,股东包括招商局创投、磐霖资本、青松基金和斯道资本。2021年12月,瑞云冷链单月营收超过4000万。

1、

冷链运输难题:分散、空驶、温控

“农产品的季节性明显,产季到了,会在短短的10天内有非常高频且单向的运力需求。一旦过了产季,这个地方就什么都不出。”瑞云冷链COO尹金宝分析,“农产品产业带经常出现脉冲式的需求,需要靠弹性运营来削平运输的波峰波谷。”

有同样难题的不止产业带的散户们,还有大型农业企业。

广东温氏、福建圣农、山东仙坛都是养鸡大户,年产量均以“亿”为单位,山东仙坛的部分肉鸡卖到了福建两广,广东温氏的部分肉鸡也卖到了长江以北,福建圣农主要供应百胜中国,肯德基、麦当劳全国开店,圣农鸡肉就要运到肯德基、麦当劳的全国城市仓里去。或整或零的运输需求,给区域性的社会运力提出新要求。

“海南、广西或者新疆的水果要运出来,如果走大生产、大运输、大消费的逻辑,我们完全可以在产季组织大车队,甚至铁路冷链,大批量地运,这种大干线现在不是大问题。”瑞云冷链首席战略官李秀强说。

比如吴正在和瑞云冷链合作的过程中,由吴正负责收集订单需求,在平台下单,瑞云则负责调车到他指定的地方去,装车、运输、交付全部由平台去监管。

对吴正来说,仅仅有信息撮合还不够,他更看重交付质量。即使有更便宜的车,吴正还是更放心合作过的司机,因为长距离运输农产品,不仅需要速度,还需要温控,“冷藏车跑到半路关了制冷机怎么办?冷藏车温控始终不达标怎么办?就算半路重新配个单子,我的水果质量怎么办?”

“冷链物流重运营、重交付,‘重’在进行过程管理,解决履约过程中出现的所有异常问题。”李秀强解释,“举个例子,一单货要从北京运到广州去,到了河南漯河,冷机坏了,这时如果重新匹配车辆,装卸费谁出?装卸工在哪?食品变质了怎么办?这时候就需要我们在漯河有营业部,立刻拿出相应的异常解决方案,然后开着车带着人直接去解决问题。”

冷链企业不仅需要一个线上的订单匹配平台,更需要一个地面交付网络,依靠线下团队进行各地区的资源整合和团队调度,管理运输过程中的履约保障和异常处理。

现在,基本每天都有9.6米的冷藏车在东方市进出,一车运输15吨农产品。有了运力保障,四里八乡的人也愿意找吴正发货,吴正顺势做起各个种类的农产品运输,一个月的物流营收超50万。

2、

瑞云冷链的“天+地+人”三网合一

瑞云冷链创始人&CEO郑瑞祥从业20余年,创始团队其余4人均从业10年以上。2020年,这个仅有5人的创业团队拿到天使投资。瑞云冷链的核心是“天+地+人”三张网。


地面交付网络由“全国性冷链零担+仓配网络”组成。从2020年9月开始,瑞云搭建了覆盖15个省份的自营骨干网络,再通过事业合伙人模式链接和整合区域里的中小型冷链资源,辐射超200个以上的重要城市。

除了地面交付网络,瑞云还有一张天网,负责线上订单的匹配和履约流程的监控,这就是冷运宝平台。冷运宝是运力服务的交易平台和履约平台,2020年11月15日上线,目前全面对外开放。

冷运宝的核心能力是调度能力和定价能力。订单来了之后,冷运宝知道哪几台车距离近而且需要活,推送订单时,冷运包还要计算好价格,让客户能接受,司机也愿意接单。

冷链运输的价格指数变化非常快,每条线路上的正向和逆向价格也不同,需要一整套人、车、钱、路线的数据沉淀与分析,才能快速知道这个订单应该定什么样价格,应该推给谁。

通过冷运宝平台,瑞云实现货主和车主的整合、优选和匹配,为冷链干支线提供一站式运力服务、全程可视化、在线冷链运力交易服务及快捷结算税筹服务。

亿邦动力了解,截止目前,冷运宝平台注册司机突破70000名,注册货主突破30000名。

瑞云冷链还有一张“人网”,“人”指的是事业合伙人,瑞云冷链引入“共创、共享、共担、共赢”的加盟事业合伙人体系,采取轻资产重运营的核心商业模式。

随着三网的搭建完成,瑞云的营收额也在不断增加。2021年1月,成立9个月的瑞云冷链营收过1千万;2021年底破4千万。与之相关的是,2021年5月,上线仅半年的冷运宝平台,注册用户过万;目前,冷运宝平台注册用户已超10万人。

在疫情封控背景下,瑞云冷链依靠全国冷链网络、冷运宝平台、自研星空系统,通过全国网络调配资源,积极参与到抗疫保供中。4月份,瑞云冷链共协助1397位货主发运5000余车次,协助客户网络调配6597吨食品覆盖185个城市。实现4200万元开单收入,同比增幅超336%,环比增长38%。

3、

冷链行业进入平台化窗口期

突飞猛进的数据背后,是大赛道带来的大趋势。

近年来,生鲜电商赛道热度高居不下,冷链物流需求强劲。中物联冷链委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冷链物流市场规模已达3832亿元。对于冷链行业未来发展,艾媒咨询预计2021年冷链物流市场规模将达5699亿元,2023年将达7231亿元。

我国农产品的分散使得运输长期以来都呈现零且碎的特点,冷链百强企业的市场占比只有16%上下,市场对运输效率的需求和城市居民对消费升级的需求,需要网络化、一体化的冷链服务快速反应和支撑。

李秀强认为,冷链行业长期存在种种问题,比如返程空载率高、食材损耗率高、订单匹配效率不高,本质上还是因为没有行业缺乏组织秩序,“行业里既缺车,又缺订单,但是总有司机在空车跑,也总有订单找不到车,这其中的问题,核心还是没有行业组织效率。”

所谓行业组织秩序,就包括订单的标准化、运力的标准化,以及供需双方的匹配效率。这恰好是数字技术发挥作用的场景。

瑞云冷链的战略规划是:

首先,试图以自营方式,参与到行业竞争中,沉淀行业场景,发现具体问题,不断优化运营和交易效率。

其次,用算法抽象出瑞云总结的行业经验,用互联网去承载瑞云总结出的运营方法。

第三,有了行业经验和数字化工具,瑞云可以通过快速复制,整合行业资源,实现平台建设。

李秀强强调:互联网只是工具,是承载行业经验和服务行业效率的工具。同时,先进的行业经验,只有头部企业和核心团队才能沉淀出来。

疫情以来,冷链作为物流行业最后一片蓝海,集中化、平台化的窗口期也日渐明显。顺丰冷运、京东冷链、中通冷链等行业巨头也加快布局速度。中通冷链在2021年布局一张全国冷链网络,而顺丰和京东也通过经年投入与大手笔并购,扩大规模优势。

青松基金合伙人成妙绮认为,冷链市场需求增长很明显,但是运力分散,客户不得不同时跟多家承运商对接,也无法实时跟踪货物的位置和温控情况。 “在市场高速增长,且客户痛点鲜明的情况下,谁能率先解决客户的痛点,谁就有机会获得规模效益加成并成为行业领导者。”成妙绮说。

李秀强觉得,虽然大家都想知道冷链竞争的终局到底是怎样,但冷链物流终究是一场长期战争,目前还在发展的早期,距离终点还很远。

(吴正为化名。)

文章来源:亿邦动力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