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五分钟美甲店”全国爆火 有90后月入10万

天下网商 2024/02/10 08:30

一个新业态正在线下膨胀。

去年8月,NAILOOK在杭州嘉里中心负一层开出首店,这家绿色门头的穿戴甲门店一开业就吸引了一大批年轻女孩的驻足。根据品牌公布的数据,开业当日该门店业绩破一万。

随后,这个“绿门头”开始从杭州大本营往全国发酵,并以每日一店的速度在国内各大城市商圈落脚。《天下网商》发现,在年轻人扎堆的杭州湖滨商圈,还有大量类似NAILOOK的“五分钟美甲店”交错生长,它们甚至开始进入一些年轻人的旅行攻略、歇脚的中间站。继美瞳店之后,穿戴甲店成为了又一个线下新业态的代表。

新业态的背后,是美甲这一传统行业出现了“变形”——穿戴甲作为美甲行业的一大分支在美业崭露头角,并快速占领市场。

根据市场研究网站168report调查显示,全球穿戴甲市场规模,2027年预计将达90亿美元。

在这片市场里,中国制造贯穿其中,从1688上9.9元的机器甲到上百元的手工定制甲,穿戴甲的价格差异也对应了供需差异。多位穿戴甲从业者告诉《天下网商》,进入穿戴甲行业的初衷是在美甲工作之余创造“第二收入曲线”,没想到这门副业正成为美业的新爆点。

一个现象是,大量的男性从业者加入其中,成为这门生意的“操盘手”。一位美甲店老板认为,穿戴甲不仅是一门关乎审美和技术的生意,更需要的是精细化的流量运作,“穿戴甲生意,30%靠手艺,70%靠流量。”

NAILOOK杭州嘉里中心店在小红书注册了多个账号,其中一个账号发布了一则90后开店从负债到月入十万的经历,无数咨询者留言,大家试图了解这一新模式,到底能不能赚钱?

“过年三件套”的新加盟商

越临近过年,美业越热辣滚烫。

在中国人的传统日程里,“过年三件套”(美甲、美发、美睫)必须通通安排上:住在老城区的大姨们早早约好了巷口理发店“高颅顶套餐”;写字楼里的白领们利用午休时间占据了周边的每一家美睫店……

美甲人也迎来了属于他们的收入旺季。曾是某顶流女星御用美甲师的Wendy发朋友圈预告了自己接下来几天的日程:“明日全满,其他时间插空约。”

95后宁波姑娘张雨姗最近沉迷于穿戴甲。穿戴甲,是美甲的一种变形,即可以反复佩戴和摘取的成品美甲片。在她的甲片“仓库”里,堆砌着满满当当超200副穿戴甲。这是她用一年半的时间打下的“江山”,它们风格各异、长短不一,满足着她穿搭的各个场景。最疯狂一次是在去年8月的深夜,“我刷抖音直播,卖家说买十送一,我一下就买了11副穿戴甲,手指都忙不过来。”据她介绍,穿戴甲的价格和品质层次不齐,主流价格段在59元,作为上百元一次的美甲平替,穿戴甲的浮现,是一场大众的狂欢。

在小红书上,与“穿戴甲”相关的笔记超过425万篇。市场升温,开在商圈的穿戴甲门店的新模式也浮出水面,并在全国范围内快速复制。不久前,NAILOOK在宁波开出首店,张雨姗专程去探店,她选了一款售价99元哥特风的款式,由门店店员协助佩戴,但没想到不到三天,一枚甲片裂了半截,品质远不如自己在1688上买的个位数的款。

“在宁波,开在商场的穿戴甲铺子像是一夜生长出来,非常多,包括在电影院门口都有立着穿戴甲的自助售卖机子。”她告诉《天下网商》,围观的人占大多数,购买者并不多。

资料显示,NAILOOK的母公司为奈杜星球,后者成立于2018年,创始人匡亮胜早年供职于大众点评网的丽人事业部。奈杜星球在创立之初以To B业务为主,如今,奈杜星球旗下有Nailook美甲穿搭、Lady Grace美甲饰品、Nail Office商学院等品牌。2021年开始,品牌转型C端业务。

15平米的五分钟美甲铺,赚钱吗?

看着一夜间布满商圈的穿戴甲门店,不禁让人思考:这门新生意能赚钱吗?

对此,《天下网商》咨询了NAILOOK的工作人员,对方表示,他们的模式是新零售加服务的新业态,即为消费者提供5分钟的穿戴甲服务。

品牌的公众号上显示,NAILOOK全面开放了加盟体系,加盟门槛要求开设在商圈。他们目前有三种店铺模式,商超中岛店、边厅店以及较大面积的店铺,整体面积在15平-20平左右。杭州嘉里中心的首店为边厅店的店铺类型。

商家在加盟品牌后,需要支付19800元,其中运营服务费9800元,设计费5000元以及5000元的装修费,而每家门店需要配备三人,包含店长和导购,但无论是店长还是导购都会操作贴甲的轻服务。

《天下网商》走访了杭州奥体印象城的NAILOOK门店,通过工作人员了解到一些经营细节和他们的业绩预估。这是一家位于商场中岛的店铺,这类店铺的首期开店投入在12万左右,包括货品费用、店铺装修、设备物料、货品投入等,刨除所有支出,他们预估年度营收在102万左右,分摊到每个月,店铺营收为8.5万。

一个值得关注的点是,品牌把控着货品供给,加盟商必须从品牌处拿货,“是以原价的三折进货,主流售价在79元、99元、128元、158元。”NAILOOK的工作人员说。

在宁波开日系美甲店的陈露也在观望这类新业态。她算了笔账,“以中岛店为准,按照一副50元的利润,分摊到每一天至少要卖出50副穿戴甲才能赚钱,我观察市场是很难做到的。”

NAILOOK提供的货品中,80%是手工甲,20%是机器甲,在常规穿戴甲市场,手工甲的价格略高于机器甲。陈露认为,品牌强绑定货品对加盟商不太友好,“很多类似的货品在1688、抖音只需要10几块,而他的进货价明显高了。”

为了让加盟商相信这门生意的未来,NAILOOK拿出他们嘉里中心门店的案例,据悉该门店是品牌开的首店也是第一家直营门店,在它之后才开始出现加盟体系。《天下网商》观察发现,在小红书上,这家门店的店员也在通过发布内容为门店引流,大多以输出甲片款式为主。同时,NAILOOK也以企业号的形式入驻小红书,它不断宣导着两个人预算十万就能月入十万,像极了几年前奶茶店招募加盟商的营销势头。

美甲店的第二增长曲线

某种意义上,穿戴甲确实成为了实体美甲店的第二增长曲线。

黛莱美自助美甲的创始人周洋曾表示,现在美甲店都会新增一块线上售卖穿戴甲的业务,“哪怕实体店不能满足美甲师的工资,线上有穿戴甲可以弥补。”在穿戴甲的款式上,黛莱美的客单价较高,平均在150元-200元之间,这些高客单且有差异化的产品与线上一众穿戴甲形成反差,因为有话题度在直播间也能吸引更多流量。

在苏州拥有三家日式美甲店的薇琪也将穿戴甲视作“新增量”。90后的她毕业于南京大学,而后一直在做活动策划类的相关工作,五年前她带着100万投身美业,在苏州市区开出两家门店。薇琪介绍,其中最大的一家店有三层楼,服务内容覆盖美甲、美睫等,她还将一楼开成茶饮店,造出“饮茶戴甲”的概念,即用一杯茶的时间做一副指甲,这也是为线下生意淡季时寻找更多创收路径。

“为了生存,我们用多元化的理念经营实体店。”薇琪说,他们会给美甲师做排班表,其中包括客户预约做美甲的时间以及空闲做穿戴甲的时间,“我们每天都会打版,每款会做四个尺寸xs、s、m和l。”

针对穿戴甲版块,薇琪还自建了线上小程序店铺,同步在抖音直播售卖过。《天下网商》浏览该商城发现,他们的穿戴甲平均客单在79元,不少爆火全网的热门款也出现在货架上,例如迎合春节的醒狮款。薇琪介绍,这两年古风款穿戴甲的销售较好,尤其在线下门店。据悉,目前薇琪的商城里累计有近500款穿戴甲,还有部分根据客户需求的定制款,平均客单在197元左右。

周洋看好穿戴甲市场的未来增长,他也关注到了线下穿戴甲的新业态,“大家在线下看到会尝试消费,去抖音搜索怎么贴,下一个推给你的一定是穿戴甲的链接。”他认为,线下反哺了线上,飞轮滚动起来,市场越来越大。

近日,财经作家吴晓波在一次谈话中提到中国企业家的几个代际,列举了改革开放以来的五波占据不同历史阶段的企业家,他认为当下的第六波是“悦己的创业”,一大批年轻的95后进入创业舞台,他们创业的动力、路径、模式都在发生变化。

而线下的“五分钟美甲店”,正是挖掘到市场需求而衍伸出的新形态,让年轻人投身其中。新模式的出现,短时间内难以判断它是否成立,但创新本就如此,需求反推供给,供给引领需求,相互促进迎来新的发展。

注:文/天下网商,文章来源:天下网商(公众号ID:txws_txws),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

文章来源:天下网商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这么好看,分享一下?

朋友圈 分享
+1
+1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