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七部门联合撑腰外卖小哥 “美团们”如何笑傲外卖江湖?

港股研究社 2021/07/29 16:59

保护外卖骑手的那面“盾”,开始抵挡来自美团、饿了么的“矛”。

日前,市场监管总局等七部门联合印发《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指导意见》。

《意见》针对外卖送餐员的劳动收入、劳动安全、食品安全、社会保障、从业环境、组织建设、矛盾处置七个方面提出要求,保障外卖骑手的正当权益。

作为外卖行业的两大巨头,美团、饿了么,也是先后做出了回应,美团表示认真学习《意见》内容,将坚决贯彻落实,同时,饿了么对此发声,坚决拥护并将认真遵守《意见》要求。

事实上,早在5月底,关于外卖骑手的社保缴纳就引发了激烈的市场舆论,市场上曝出美团、饿了么只是在为骑手购买商业险,没有五险的缴纳,一时间有关美团、饿了么的讨论不断,市场上关于这件事的看法也呈“两面性”。

如今,《意见》的出台,算是给这场舆论,画上了一个圆满的句号。

01

《意见》“重拳”出击

市场早有伏笔

步入2021年,对于美团和王兴来讲,算是“喜忧参半”。

靠着疫情带来的红利延续,美团外卖业务突飞猛进,股价也从去年下半年开始一路攀升,今年2月份,美团股价创下历史新高,达到460港元/股,市值一度突破2万亿港元。

但随着反垄断的袭来,以及今年一季度亏损48亿元等利空消息的放出,股价也是如过山车一般急速下滑,一季度财报发出后,单股价格已经下跌到265.2港元/股,相比最高点下滑了194.8港元/股。

7月26日,《意见》的出台,再次加速了美团股价下跌的趋势,当日港股收盘,跌幅达到13.76%。7月27日,美团股价继续跳水,下跌幅度达到17.66%。至此,两个交易日内,美团股价累计下跌超过31%。

图片

除了美团之外,饿了么所属的阿里,同样也受到《意见》波及带来的影响,7月26日,阿里股价跌幅达到6.38%,7月27日,阿里股价继续低开,跌幅达6.35%。

事实上,不只是外卖行业,近期,国家相关部门针对新消费行业都进行了政策上的监管。最为明显的一个例子就是在线教育行业和教培行业,从3月开始,关于在线教育行业“内卷”的消息就不断曝出,停止“内卷”,在线教育回归良性竞争,成了当前市场和用户的最大诉求。

7月24日,针对校外教培和在线教育行业的“双减”文件正式落地,让这一诉求变成现实。

但随之而来的则是,二级市场上在线教育股开启跌幅比拼大赛。7月26日,港股市场,新东方和新东方在线股价分别暴跌47.02%、33.45%。

美股市场的高途继7月23日跳水63.26%之后,本周一收盘继续下跌28.98%;同日,好未来跳水70.76%。

国家监管部门的出手,给市场降了降温。

02

千万骑手获益

反垄断的延续

对于七个部门联合发布《意见》的逻辑或许不难理解。

2020年9月,一篇《外卖骑手,困在系统里》在全网刷屏,不仅直接冲上微博热搜,更是激起全社会的广泛共鸣,不久前,一位“副处长送外卖12小时赚41元”的视频同样登上热搜,为了维持薪水、不被罚款,靠单量吃饭的外卖员,只有跑快一些。

事实上,这对于外卖骑手来讲,已然是日常生活的一部分,每天外卖骑手为的不是如何吃的好、吃的饱苦恼,而是在为每天能接多少单、每单会不会超时、能不能完成业绩奖励发愁。

一位做过美团外卖骑手的朋友告诉「港股研究社」,在每天送外卖的过程中,听到美团众包提示的最多的不是注意安全,而是“您有一个订单即将超时,请尽快送达”,这位朋友对此只能跑快一点、再跑快一点,哪怕走机动车道。

平台通过算法机制,不断压缩配送时间,在严苛的考核压力下,骑手们在马路上横冲直撞,造成交通隐患。《意见》提出“算法取中”的概念,要求平台不得将“最严算法”作为考核要求,适当放宽配送时限。

而上述事件,在外卖骑手这个行业本身是较为普遍的。外卖平台不承认与骑手存在劳动关系、不给骑手买社保、保险的情况,才是掀起舆论的本质所在。年初,一则关于某平台骑手猝死的舆论事件背后,反映的就平台与骑手之间存在管理问题。

《意见》的出台,能够最大程度上保障外卖骑手的权益。同时,为骑手购买社保、签订合同,这份保障不仅仅只利于骑手,一定程度上来讲,也利于平台以及行业的有序发展。

另一方面,《意见》的出台,也是反垄断政策的延续。

步入2021年,反垄断持续趋严,互联网始终为监管重点,平台经济及并购市场均出现多起处罚案例,阿里、滴滴、腾讯音乐纷纷落锤。这背后的实质是为了规范市场秩序,推动行业及企业的良性发展。

就好比自2018年地产长效机制建立以来,在“住房不炒”政策推动下,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已见明显成效。2020年,22个试点城市新建商品住宅、二手住宅价格同比涨幅均有所收窄,这也深刻贯彻了“以人为本”的社会价值观。

03

政策靴子落地,

重新书写行业格局?

事实上,《意见》的靴子落地,对于现有外卖行业的竞争格局,并不会造成太大的影响。

从2009年发展至今,外卖行业经历多次更迭,百度曾试图通过百度外卖来打破美团、饿了么的双强格局,但如市场所料,在美团和阿里的多次资本注入下,百度最终无力应对双重夹击,将百度外卖拱手给阿里退出外卖行业。

至此,美团、饿了么的双强格局正式奠定,数据显示,主流外卖平台美团外卖、饿了么、饿了么星选三大平台占据了92%的市场份额,其中,美团外卖的市场份额最大,占比达67.3%。

图片

《意见》的出台,一定程度上会对美团、饿了么的外卖业务带来风险,影响市场情绪,但对于整个外卖行业来讲,动摇格局的可能性还是比较小。虽然,此前字节宣布入局外卖行业,但《意见》的出台,同样对字节也形成威慑,届时,字节能不能在美团、饿了么的围堵下突出重围,还得另当别论。

不过,话说回来,《意见》的实施,对于美团、饿了么个体势必会造成不小的影响。熟悉美团、饿了么的朋友都知道,美团、饿了么通过控制骑手人工成本、以及降低商家分成比例的方式,来弥补用户端的补贴空缺,提高自身的盈利效率。

保障外卖骑手的权益,就会给原本的成本控制的问题继续施压,买五险、签订劳动合同这些都会增加两家平台的人工成本支出,这就会迫使美团、饿了么继续压缩商家分成或是减少用户补贴,来维持成本平衡。

以美团2020年业绩为例,2020年,美团外卖业务占到总营收近58%,未缴纳职业伤害险之前,骑手成本占到486.92亿元,每单外卖为美团贡献的收入为5.77元,意味着,每单外卖的毛利仅约为0.57元。

图片

缴纳职业伤害险后,单笔外卖成本增加至0.029元,单笔外卖毛利润降低5.3%,经营净利降低18.6%。经营净利降低18.6%的影响,对于现状的美团来说会是一笔不小的支出,尤其是美团在加大对社区电商的投资后,会使美团的利润将更加单薄。

当然,一些投行机构也是对美团日后的表现做出了一些分析。大摩表示,相关指导方针给美团核心外卖业务带来风险,并可能影响市场情绪。该行指,目前对美团增加的骑手成本规模的了解有限,监于外卖领域相对良性的竞争格局,该行预计美团或可以将相关成本转嫁给用户,以降低骑手成本带来的利润下滑。

但不管是机构投行还是一些社会观点,目前仅仅只是揣测。我们能看到的是,针对人工成本的上升,美团也在不断发力无人配送。今年美团已连续在无人配送领域开展了大幅度的动作:包括今年4月配股+发债筹资的100亿美元以及7月中旬腾讯26亿的认购,均是用于无人机无人车的研发。在未来的智能物流时代,这将是一个发展趋势。

不过,就现阶段而言,无人配送只能完成短距离的送货,并且效率上不如人工配送,也就是说美团目前还需依赖外卖骑手,无人配送暂时只能算是辅助工具。当下应该思考的是,如何完善意见指导下的外卖骑手机制。

04

结语

事实上,《意见》的出台不单单只作用于外卖行业,对于滴滴、曹操出行这样的网约车行业甚至是四通一达所在的快递行业,也会形成一定的规范作用。

依照目前的政策和舆论态势来看,保护骑手、货车司机等就业形态劳动者会逐渐成为行业规范,行业内新进入者以及竞争对手都需要承担这一成本。对整个本地生活服务领域而言,则推动行业呈正规化、良性发展的重要推动力。

注:文/港股研究社,文章来源:港股研究社(公众号ID:ganggushe),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港股研究社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