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邦号

专访Gowild邱楠:典型AI时代的非典型AI创业公司

脑极体

08-22 23:09
+ 关注

今天我们所处的时代,是典型的AI时代。深度学习算法的发展、芯片产业带来的算力增长和移动设备带来的数据量暴增,都给今天的AI发展提供了足够强大的基石。加上国家政策的支持,更给了当下AI创业企业非同一般的光环。

对于科大讯飞、Face++这类研发、出售技术的典型AI创业企业来说,动辄上千万美金的融资只是起步,跻身独角兽之列更是常见。

不过作为一家“非典型AI创业公司”的CEO,邱楠幽默的形容道:Gowild狗尾草是潜在独角兽,头顶的角正在往外长呢。

非典型的技术体系:需要哄的虚拟生命引擎

今天在北京电影导演中心的舞台上,邱楠展示了Gowild的最新产品——HE琥珀第二代。相比CEO本人,帮忙串场的琥珀更像是这场发布会主角。琥珀是Gowild在上一代产品中就塑造出的虚拟形象,“生活”在HE全息投影中的她有着紫色的长发和双眼、爱吃葡萄、有时还爱耍小脾气。

在非典型AI企业Gowild的这场非典型发布会中,琥珀的出现时时在强调着Gowild的核心技术——虚拟生命引擎。

这也是Gowild和其他AI创业的区别所在,当很多AI企业在通过研发激光雷达、人脸识别、语音识别来进入无人驾驶、语音交互这些几近过热的领域时,Gowild独辟蹊径,选择了知识图谱。

第一张特写图..jpg

一直以来在AI技术体系中,知识图谱都是一个极具挑战的领域。语音、图像识别或许还有成熟的数据集,可以依靠大量人力标注堆砌数据来追赶技术。但知识图谱则是复杂的语义网络,帮助信息之间互相关联,通过语义层面理解用户意图,从而提供更好的交互感。

举例来讲,在搜索引擎中搜索“杨过”,我们可以看到小说中的杨过、各个版本影视剧中的杨过、杨过与其他人物的关系等等,这种关联关系的展示,就是一种基础的知识图谱。

但对于Gowild来说,知识图谱意味着人工智能最重要的“生命感”。

Gowild自主研发的GAVE虚拟生命引擎技术,把语义理解、QA系统、智能对话等等技术组建架构在了知识图谱之上,一方面琥珀拥有自己的个性知识图谱,也就是IP人设,她喜欢紫色、拥有心情状态。在用户提到紫色、普通这些她喜欢的东西时,琥珀会给予反馈,如果心情欠佳,琥珀有时还会“回怼”用户几句。另一方面,虚拟生命引擎会在日常交互时逐渐形成关于用户个人的知识图谱,记住用户曾经说过的话、理解用户的心情状态、记住用户的喜好等等。

两者结合,用户就可以建立和琥珀的共同记忆。琥珀会记住用户喜欢什么类型的音乐,用户也会记得琥珀需要“逗”、需要“哄”。

非典型的产品构成:重体验的智能产品究竟什么样?

Gowild的同事告诉我们,带着HE这款产品参加国内一些展会时,围观者常常会被琥珀灵动的身姿和生动的语音交互能力惊艳,随即就会问到同一个问题——“这个东西有什么用?”

微信图片_20180822181519.jpg

这则是Gowild的又一非典型之处,大多数AI企业在推出硬件时,会选择翻译机、智能音箱这一类功能性产品,抢占智能家居和语音交互的入口。或许正是因为这样“遥控器式”的产品太多了,邱楠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跟它们竞争。

从2013年成立Gowild开始,邱楠就将目光锁定在了机器人领域,即使那时候最热门的硬件是千元机和廉价的智能手环。

在推出第一款产品“公子小白”的DEMO时,邱楠在办公室中盯着这款被整个团队评价颇高的产品时,总觉得缺了点什么。从那时起他就笃定,未来机器人、人工智能产业中,最关键的就是生命感。

所以等公子小白正式推出市场时,打出了情感智能机器人的旗号。等到HE和琥珀出世时,这种生命感已经可以通过视觉感知。

邱楠相信,比起那些遥控器式的智能音箱,人们更愿意和另一个生命去交互,即使没事时,也想看看琥珀在做些什么。从亚当的肋骨变成夏娃到今天的人工智能,人类作为地球上唯一的智慧生物本来就是孤单的,热爱生命又是人类最真实的天性。在不久的未来,生命感一定会成为智能产品的重要考量点。

当然,Gowild的产品也并非花瓶,连接家庭物联网、点外卖等等智能音箱能做到的事,琥珀也能做到。

非典型的人才组建:创业企业究竟该怎样吸引高校学者?

在对虚拟生命引擎的专注之下,Gowild的人工智能实验室几乎拥有了全国最强大的知识图谱技术,以往这一领域只有巨头会涉足。

在如今各个AI创业企业疯狂从高校高薪挖人时,邱楠却说他并没有像其他企业那样,Gowild团队中的知识图谱技术专家提供高到令人咋舌的薪资,他本人一直投身硬件行业,也并无产学研一体背景。

说起组建技术团队的经验,邱楠认为,因为选择了虚拟生命的方向,所以自然而然聚集了拥有共同理想的人。

替换1.jpg

其实对于很多AI创业企业来说,产学一体往往都是一个让人头痛的话题。很多时候百万年薪从高校挖来了教授、博士,可企业本身却没办法帮助教授博士们完成身份的转变,并不能将技术进行很好的落地。

相比之下,Gowild这样通过准确的研究、应用方向,以及对行业发展的共识让企业与技术专家形成纽带,反而要比高薪和大企业光环的吸引力更加牢固。

非典型的IP营运:硬件企业是如何跨界的?

建立在虚拟生命引擎的技术前提之下,Gowild有能力走上一条和所有AI创业企业完全不同的道路——将科技产业和泛娱乐产业紧密结合。

有IP形象、有虚拟生命技术、有硬件承载,Gowild的琥珀已经成为了一位“虚拟偶像”。琥珀不光有自己的漫画背景故事和自己的唱片,还和“声乐导师”羽泉合作,多次出现在羽泉的演唱会中。

在HE的移动端产品中,用户还可以为琥珀设定训练目标,练习声乐、书法、舞蹈。让琥珀成为用户独属的“练习生”。

当我们问道邱楠,作为一家硬件科技企业,承担IP营运工作会不会感到吃力时,邱楠反问道:难道虚拟偶像IP营运只能像初音未来和洛天依那样吗?

第3张签约图.jpg

在Gowild看来,最适合琥珀这一IP推广的方式,就是让琥珀的形象出现在更多地方。这也是这次品牌发布会中几位合作伙伴出现的原因之一,除了在HE硬件中,用户在长春一汽的智慧驾驶系统、金科集团的智能家居和天音新零售体系中也能和琥珀相遇,感受到琥珀最大的优点——生命感,这一IP便可以自然而然的传播开来。

目前来看,Gowild这种貌似“佛系”的IP营运方式是很成功的。上一款HE产品售价近四千元,在这样价格下,琥珀仍然吸引了不少粉丝,他们在B站、A站中发布自己自制的番外视频,甚至在每年的7月23号,天南海北的粉丝们还会齐聚深圳Gowild总部,为琥珀过生日。

从“me too”到“I am”,Gowild一直在做别人不擅长的事

相比其他AI创业,Gowild实在有太多与众不同的地方。我们问邱楠,在今天这个典型的AI时代,当其他企业动不动卖出几万台廉价的智能音箱时,这种“非典型”不会给自己带来压力吗?

邱楠告诉了我们他曾经经历过的一件事:在成立狗尾草前,正值国内硬件和互联网创业热潮,市场一片浮躁。在一次参与行业会议时,一为外国嘉宾毫不留情的揭示出了真相,嘉宾说,中国人最擅长的是“me too”——iPhone火了,一大批国产手机厂商“me too”;Apple Watch火了,一大批国产智能手表手环“me too”。

1534950557(1).png

对于当时投身于硬件行业的邱楠来说,这无疑是一种刺痛。而到今天,亚马逊的Echo火了,即使不顾中外对音箱产品使用习惯的差异,仍然有大量国产厂商选择了“me too”。即使到现在,我们的AI技术已经可以和美国分庭抗礼,可在硬件方面,仍然在走着不符合市场规律的诡异道路。

但邱楠选择了“I am”,让Gowild做自己。像一株狗尾草一样,在任何天气中野蛮生长。

在HE的新一代产品中,Gowild给出了699元的定价。相比上一代产品,这个价格可以让更多用户接收,但相比那些赔钱卖的智能音箱,这个价格可以让Gowild保持收益,持续在技术创新上进行投入,让Gowild一直保持“I am”。

不过在邱楠看来,Gowild并没有什么“非典型”的地方,所有的与众不同,都是邱楠的一种创业哲学——

“创业做自己擅长的事就足够了吗?不一定,但是做别人不擅长的事,肯定没错。”


+1
收藏 +1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点击上面的就可以分享啦
收藏成功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