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邦号

出任YC中国CEO,陆奇最近的这三步棋都走错了?

土妖

08-16 12:25
+ 关注

222.jpg

自从陆奇5月18日从百度离开后,去向就成了互联网、科技行业里最大的“悬案”,也是媒体热衷于关注的绯闻,时不时就会冒出一些传言消息。如今终于一锤定音。8月15日消息称,百度前COO陆奇已经被正式任命为Y Combinator中国区CEO(简称YC中国),这标志着美国这家曾一度蜚声硅谷的投资、创业孵化器企业,第一次以“陆奇到岗”的姿态,完成了进入中国市场的动作。

说实话,从百度离职后,陆奇曾先后与腾讯、阿里、小米、比特大陆等一众企业产生了关联,传言的版本更是多如牛毛。但最终陆奇选择了在中国几乎没太大名气的YC中国,没有去一家大佬级平台掌舵,还是很意外的结局的。虽说如此,但转念想一想,李开复、高群耀、唐骏等贴着海外鲜亮标签的职业经理人,大都败走了麦城。这不得不让陆奇更为慎重。

我们期待陆奇能创造更大的奇迹,但还是不得不说,加盟YC中国、与拼多多蹭出爱火花、一年多时间便从百度挂冠而去,三个月的时间里,迈出的这三步棋,陆奇都走得太仓促了,也或许都走错了。

YC中国的庙太小,或许承载不了陆奇的大梦想

相信国内的大众对YC中国并不熟悉。在全球创新、投资的圣地硅谷,Y Combinator还算是一个响当当的人物,伴随了美国互联网、科技企业的成长。之所以名声大一些,在于其投资孵化出了Airbnb、Stripe、Reddit和Dropbox等一批知名度颇高、市值表现还可以的创业公司,累计加速的公司超过了1900家,总估值规模达到了1000亿美元。有了这些公司的加持,Y Combinator拥有了不低的行业和身份地位。

但近年来,Y Combinator在美国互联网科技领域的地位日渐衰微,口碑更是下滑的厉害。而且Y Combinator在孵化、投资创业圈子里有自己一套近乎固执的“打法”,对于成功孵化的项目,会选择性地提供12万美元的投资额度,拿到7%的股份。这一规矩在Y Combinator内部是铁板一块,多少年来都没有打破过这一惯例。但事实上,即便在硅谷这个创新技术、创新企业风起云涌的前沿阵地,这个打法也已经过时了。

YC中国更像是给陆奇的到来特意划定的一个海外片区,因为其从未在海外市场设置过分支机构。某种程度上,这暗示出了Y Combinator对陆奇的渴求,表达了“热烈欢迎”的态度。但恰恰是这一点是令人担忧的。

这一步棋,更像是Y Combinator把陆奇当做是中国孵化器、创投市场的敲门砖了,也可以用“救赎”这个词来形容。但对在中国市场尤其是人工智能领域拥有较大号召力的陆奇来说,有“被消费”的嫌疑,颇有些不公平了。

对于陆奇这类的职业经理人来说,爱惜羽毛是自然的,谁也不想在一家平台上“败坏”了自己的名声。但可惜的是,YC中国这座小庙可能会带来这样的结果,也可能无法承载陆奇的梦想之重。

其中原因有三个方面:一是YC中国的孵化器玩法、投资规则可能会水土不服,即便美国总部能给陆奇更大的话语权,也必然会存在落地和磨合的问题;二是,时下,中国的孵化器、创客空间、创业投资环境早已经过了最火爆的时间点,甚至过渡到了“红海厮杀”的阶段,创业的难度和门槛不断抬高。这个时候,YC中国过来凑热闹,有些生不逢时了;三是Y Combinator并非没有参照物,目前看与微软加速器、李开复老师的创新工场比,可能还要差一些,后两者本就乏善可陈,也就能预估到YC中国的未来了。

或者陆奇已经预测到了外界对其加盟Y Combinator的不看好的反应,所以专门安排了一小轮的媒体专访,还特意总结了一套“天时、地利、人和”的说辞,证明自己用擅长的结构化的方法去做出的选择。但这就有些为赋新词强说愁了。

拼多多的“临时站”,站台容易躲坑难?

当然,如果选择一家大的互联网平台或者是人工智能、自动驾驶领域的新星,难免会被外界赋予更大的期望,对于习惯了高强度工作、事无巨细的陆奇来说,意味着会是一场场的硬仗,一两年可能都无法脱身。所以,选择做YC中国的“拓荒牛”,能给他创造更自由的空间。实际上,陆奇在接受采访时也重点强调了这一点。

原话是,“自己已经57岁了,持续负重前行、大规模高强度的工作已然不适合。”而且熟悉陆奇的人知道,过去他以工作狂而著称,但如今已经更多的顾及家庭陪伴和天伦之乐。据说,在从百度离职之后,陆奇除了抽一些时间与朋友见面、聚会外,大部分时间都在上海照顾母亲。

但即便考虑到这些因素,陆奇在之前即将上市的拼多多身上“虚晃一枪”,还是被外界认为,这一步棋可能是个人IP、品牌上的重大“失分项”。

6月30日,成立刚刚三年时间的拼多多公布了招股书,舆论很快从中发现了陆奇的名字,担任拼多多独立董事和薪酬委员会主席的职位。其实,不差钱的陆奇,本没有必要去一家公司担当独立董事的角色,因为这种位置在IPO、资本市场上的价值和逻辑是非常清晰的,往往是创业企业需要有头有脸的人加持或背书,或者是为了证明自身的第三方、客观中立性,才会引入大牛来装点门面。

先不论陆奇很少在一些上市公司担任过此类岗位,仅仅是权衡到刚刚从百度出走的敏感时期,偏偏选择这个时候,去给外界和舆论留下一些茶余饭后谈资的“话柄”,或许也是不太恰当的选择。

而且,上市公司独立董事在中国有着更为复杂的“评价体系”,由于中国A股上市公司独立董事缺乏正面的形象,这自然会给陆奇担任拼多多独立董事身份,带来了先入为主的“不算友好”的预判。

老话说得好,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最好的方式就是敬而远之,但恰恰陆奇没有这样做,反而接受了这一邀请。这确实有点超出了外界对陆奇的认知和判断,以至于很容易对其产生误解。也许陆奇还没有深刻意识到,在中国往往是站台容易躲坑难。

突然匆匆地从百度出走,其实难以让人理解

其实,互联网行业里还有一个说法是:陆奇突然离开百度,是让人无法理解的。为什么这么说呢?

陆奇从微软集团全球执行副总裁的位子上离开后,在全球人工智能技术研究领域,有着极高的声望。而当时百度恰恰发力人工智能,无论是身份上的门当户对,还是战略上的高度匹配,陆奇与百度的“结合”更像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此外,陆奇的到来,在稍显一团麻的复杂业务中,以快刀斩乱麻的姿态,帮助百度完成了一次内部“大扫除“。虽说陆奇在加入百度前,DuerOS和Apollo两大方向上的AI技术和产品已经有了雏形,将人工智能领域的成绩放到陆奇身上,有些不太合适。但当时的百度确实需要陆奇这样一位人工智能领域的舵手和代言人,带领公司做出方向上的选择。

数据显示,从2017年1月17日到离开时的2018年5月18日,百度公司市值从604亿美元上涨到了940亿美元。公允地说,这主要得益于李彦宏在信息流业务上快速的布局与良好的商业化能力,在此基础上加上百度在人工智能赛道上的卡位与领先,迎合了资本市场“既看现实又看未来”的口味。而陆奇这段时间恰恰就在百度度过,不得不说运气真不错,大有“时来天地皆同力”的意思。

但在一切蒸蒸日上,业务版图日益清晰的节骨眼上,陆奇突然宣布离开了。无论是考虑到自身职业经理人的前途和口碑,还是在百度内部逐渐建立起来的声望和认可度,这个时候选择离开,前功尽弃,的确是难以让人接受。即使百度的招黑体质和陆奇本人头上光环,一度让他的个人形象爆棚,但身为百度这样一家巨头公司的COO,在履职十四个月后绝尘而去,难免让人感觉缺少了一些坚守,甚至是不是像笔者身边部分朋友所说的,有点“不是十分的负责任”?因为陆奇应该清楚,自己离职的消息对百度在资本市场、行业层面、舆论环境上必然会形成压力,也会出现一些错误的解读和猜测,但他在一地鸡毛的媒体风暴里挥挥手远去,不带走一片云彩。

离开百度后,陆奇去拼多多站了一次台,如今又加入了YC中国,这种或许有些跨度大的走马灯似的“打法”,却让当时其从百度出走的行为可以被理解了——原来,陆奇有时候也是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呢?

实话讲,我们不去苛求任何一个人的行为,放到一位家庭和工作经历都在海外市场的职业经理人身上,更是如此。陆奇已经57岁了,按他的话讲,已经到了“休息”的最后一站了,他需要在家庭和工作间做出平衡。在水土不服的中美互联网大染缸里,能突破常规闯出一片天地,本就是不易的事儿。所以,稍微有一些动作过大或走形了,这些都可以理解,只是一步两步三步棋如果都走错的话,那就可惜了多少年来所建立起来的绝好招牌了。


+1
收藏 +1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点击上面的就可以分享啦
收藏成功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