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邦号

万事利的增长问题,口罩也解决不了

斑马消费

01-20 08:05
+ 关注

斑马消费 沈庹

如果一家拟上市公司毫无成长性,IPO募资也是为了补充流动资金和盖楼,那么它上市的目的就只是为了帮助股东套现?

老字号丝绸品牌万事利就存在这样的问题,2017年-2019年,公司规模、业绩几乎处于原地踏步的状态,与行业的整体增长趋势不符。

2020年受疫情影响,公司主营业务下滑,靠临时搭建起来的口罩业务救主,也只能是昙花一现。

公司不断拓展业务范围,但新业务不仅没能彻底解决公司的增长问题,反而让公司陷入与LVMH等公司的纠纷之中,内控的问题到底出在哪里?

同时,公司在合规方面存在诸多纰漏,如庞大而复杂的关联交易、关联方资金拆借、第三方回款、现金收款等。难道上市后这些问题就会消失吗?


几年业绩无增长

近日,杭州万事利丝绸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万事利”)更新IPO招股书,继续冲击创业板上市,拟募资3.20亿元,主要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和营销展示中心建设。

万事利是杭州丝绸老字号,主要产品包括丝绸文化创意品丝巾、家纺、服装,纺织制品丝绸面料、贴牌服装等。

2017年-2019年,公司营业收入分别为7.13亿元、7.53亿元、7.29亿元,归母净利润5530.64万元、5011.90万元、5966.03万元。从报告期的数据来看,不仅规模、利润几无增长,还存在大幅度的波动。

2020年受疫情影响,公司主营业务陷入下滑,1-9月丝绸业务实现营业收入3.60亿元,同比下降26.86%,净利润2493.76万元,同比下降22.99%。

不过,万事利去年响应号召利用丝绸产品的采购、生产和销售等资源,转产民用口罩,部分程度上挽救了业绩。

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整体实现营业收入5.34亿元,同比增长8.41%,归母净利润4572.67万元,同比增长41.00%。

随着国内口罩产能大规模提升、需求大幅度下降,口罩业务对公司业绩的推动,已经逐渐减弱。

2020年2月-6月,公司口罩产品的单月营业收入已经从5000万元级别降至百万元级别,毛利率也从高峰期的50%直接腰斩。

万事利在最新披露的IPO招股书中预测,公司2020年度销售收入约为7.15亿元-7.45亿元,较2019年仍然是原地踏步,归母净利润约为5600万元-6600万元,变动幅度为-6.14%-10.63%。

近几年万事利减员较为明显,报告期内,公司员工数量从2018年底高峰期的963人下降至2020年6月底的729人,1年多时间下降了四分之一。在这种情况下,公司如何才能恢复增长能力?

斑马消费发现,同行业公司嘉欣丝绸不仅2017年-2019年实现了稳步增长,在2020年的行业逆势下,虽然营业收入有所下滑,但归母净利润仍然增长26.26%至1.50亿元。


业务拓展遭遇多起诉讼

万事利集团最早可追溯至1975年创立的杭州笕桥绸厂,2007年万事利设立后,集团公司将丝绸相关业务全部转移至股份有限公司。

外地人可能对这个品牌不熟悉,但在以杭州为核心的丝绸核心市场长三角,万事利与达利发、大地蓝、金三塔等并称十大丝绸品牌。

除了传统的丝绸制品丝巾、家纺、服装等,近年公司也对外出售丝绸面料以及为品牌提供贴牌服务等,丝绸产业相关的产品和服务,基本都涉及到了。

公司品牌贴牌业务的客户包括GUESS、鄂尔多斯、日播时尚、安正时尚、爱慕股份、锦泓集团等。

但是,斑马消费梳理后发现,无论是传统的产品板块,还是新近开发的贴牌板块,近几年都处于原地踏步的状态,最终导致公司业务几年无增长。

而且,这些拓展业务还令公司陷入诉讼纠纷之中。

2018年8月,万事利与LVMH签订合作协议,作为“中国合伙人”,向LVMH排他地提供公司拥有的双面印花工艺相关的设备、技术、培训等服务,以协助LVMH集团旗下奢侈品公司推出带有“万事利”相关标识的产品。

之后,双方顺利展开合作,相关产品在LVMH旗下Dior(迪奥)品牌产品上运用。

不过,没多久,LVMH向巴黎商事法院提起诉讼,向公司索赔数千万元。具体原因不详,万事利在招股书中也未有详细介绍。

目前,相关诉讼及公司的反诉,都正在进行中。

公司口罩业务仅开展了半年,就遭遇两起合同纠纷。按照万事利的披露,上海诚心医疗和好状态供应链这两家公司,都是收了公司全款不发货,导致对簿公堂,总金额数百万元。

这几起诉讼,确实部分程度地反映了公司内控方面存在的问题。

+1
收藏 +1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点击上面的就可以分享啦
收藏成功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