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邦号

白酒股一直涨?

斑马消费

01-04 08:04
+ 关注

斑马消费 杨伟

一个年度过去了,投资者们总结成败得失,发现白酒板块成为最大的赢家,以至于白酒投资者们很凡尔赛地总结了一些段子,比如说:

每年A股都有一个特别牛的板块,比如今年的白酒,去年的白酒,前年的白酒,以及大前年的白酒……

整个2020年,同花顺白酒概念从2891点,一路高奏凯歌至6901点,涨幅达到139%,在整个市场几无敌手。

白酒板块中,无论是龙头贵州茅台、五粮液,成长型小巨头山西汾酒、酒鬼酒,亦或是排名倒数的亏损企业青青稞酒、金种子酒,都迎来了大涨。

白酒股还会一直涨吗?2万亿茅台和万亿五粮液,是否真的没有天花板?青青稞酒、金种子酒、皇台酒业这种市值与基本面严重背离的情况,还能持续多久?

我们不妨大胆地猜测一下。


天花板

2020年的最后一个交易日,贵州茅台(600519.SH)报收1998元,当日上涨3.36%,离下一个关隘2000元,仅一步之遥。

茅台市值破万亿时,还有人表示质疑,股价突破1000元,这些人将信将疑,市值站上2万亿之后,只剩下顶礼膜拜,如果股价再轻松突破2000元,只能是一股封神了。

就在几年前,人们还热衷于讨论中国酒王贵州茅台与世界酒王帝亚吉欧(最新市值6000亿元左右)之争,没过多久,再也没有人讨论这样的话题了。

如果说贵州茅台20万一手的投资门槛让很多中小投资者望而却步,给中国酒王抬桩,一直是大机构和更大机构的专属,那么,五粮液(000858.SZ)则成为大中小投资者眼中的另一个茅台。

曾力压茅台、多年与之争夺中国酒王的五粮液,今年股价的涨幅更猛:贵州茅台今年股价从1128元到1998元,上涨了77%,五粮液则从132元翻倍至291.85元,涨幅达到121%。

最新数据显示,A股市值突破万亿的公司仅4家:贵州茅台2.51万亿元,工商银行1.35万亿元,五粮液1.13万亿元,农业银行1万亿元。1个茅台,超过了1个工商银行+1个农业银行。

业绩增速下滑、涉嫌利益输送、董事长非法披露……这些可能都无法撼动茅台的地位,市场仍然在不断添柴加火,难道真的没有天花板?


坐火箭

贵州茅台和五粮液登上万亿宝座并非一日之功,他们去年的市值涨幅,若不考虑权重,甚至还低于板块均值。全年涨幅最大的白酒股,当属酒鬼酒和山西汾酒(600809.SH)。

酒鬼酒(000799.SZ)股价从36元到156.50元,1年时间上涨了335%,成为A股涨幅最高的白酒股;山西汾酒次之,股价从88.91元上涨322%至375.29元。

酒鬼酒是二线高端白酒品牌中的中流砥柱。特别是当2020年白酒行业挤压式增长持续,以水井坊为代表的二线高端白酒业绩下滑,酒鬼酒仍然保持了业绩的高速增长,前三季度净利润增速接近80%,更显示出其特殊价值。

业绩给力、央企加持,再加上长期不间断涨价以对标茅台等原因,酒鬼酒自然脱颖而出——人们早就忘了,酒鬼酒曾因行业调整、资本玩家操盘、塑化剂事件三起三落,一度是中国白酒行业最命途多舛的高端品牌。

山西汾酒发力的动力,则更加直接。集团内部资源整合,更多白酒类资产注入上市公司;华润作为战略投资者入局,长期利好;山西汾酒更是顺应行业趋势,将高端化和全国化作为公司业务重心,青花瓷汾酒畅销全国,成为冲击茅五洋泸第一阵营最具实力的选手之一。


过山车

追求茅台和五粮液的人,看重的是行业最头部的资源;酒鬼酒和山西汾酒的拥趸,显然是成长性的爱好者。那么,年底这波炒作末尾白酒股的风潮,到底是什么来头?

白酒板块,成功者的路径各有各的不同,而失败者的滑铁卢,却总是有几分相似:业绩下滑直至陷入亏损边缘,股价一蹶不振长期低迷。

但是,这个最常见的逻辑,在年底被打破。

那段时间,青青稞酒(002646.SZ)和金种子酒,涨停与跌停交相辉映,最终,前者收获87%的全年市值涨幅,后者股价从6.25元蹿升至19.41元,上涨了211%。

这是当时18家白酒上市公司中排名最后的两位,也是今年前三季度白酒板块中唯二的亏损企业。

此前已经暂停上市17个月的皇台酒业(000995.SZ),成为“退市旧规”的最后一个幸运儿,于12月16日恢复上市。首日还享受新股待遇,不设涨跌幅限制。当日,公司股价上涨315%至31元,到如今达到31.90元,累计涨幅327%。

单纯论股价涨幅,还未走出泥潭的皇台酒业,位列白酒板块第二,仅次于酒鬼酒。

如果说酒鬼酒和山西汾酒的股价坐上了火箭,那么,青青稞酒、金种子酒(600199.SH)、皇台酒业就像是坐上了过山车。

没有任何基本面支撑的股价暴涨,犹如空中楼阁,能持续多久?谁都知道过山车的下一段是什么。


涨不动

白酒股真的可以随便买吗?那可不一定。

白酒板块普涨、特别是龙头成为行情主力的前提下,百亿酒企顺鑫农业(000860.SZ)于今年上演了几轮过山车行情。

盈利能力下滑、经营性现金流暴降,特别是2020年Q3成为上市20多年来的第一次单季度亏损,让市场提高了对顺鑫农业的戒备。就整年度而言,公司股价仅上涨了39%,在动辄翻倍的白酒板块,分外扎眼。

出身、产品颇为相似,但体量更小、白酒业务占比更少的红星股份重组案,直接让上市公司大豪科技在12月拉出12个涨停板。老大哥顺鑫农业情何以堪?

不过,整个白酒板块,2020年涨幅最小的竟然是口子窖(603589.SH)。公司股价从54.82元到68.90元,年累计涨幅只有区区26%不到。

口子窖曾是二线白酒中的佼佼者,在安徽及周边区域的中高端白酒市场中,能顶住古井贡酒和洋河股份两位大哥的压力。

但是,公司近年业绩疲软。更关键的是,口子窖上市之前的MBO造就了数位白酒富豪,他们自2019年以来大手笔减持,甚至以公司回购来做掩护,最终抑制了股价的增长。

说起来真是令人唏嘘不已,安徽白酒四朵金花,百亿巨头古井贡酒,高端出彩的口子窖,以及以洞藏闻名于世的老三迎驾贡酒,股价的涨幅竟然远不如老末、深陷亏损的金种子酒。

+1
收藏 +1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点击上面的就可以分享啦
收藏成功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