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邦号

全球化的Tik Tok商业化为什么走不出国门?

高飞锐思想

06-05 08:35
+ 关注

在国内,抖音火吗?

火。据说日活4亿了,未成年小朋友都爱玩,我家十岁、读四年级的小朋友说班上同学都在刷。

抖音海外版Tik Tok火吗?

看起来似乎很火,网络上称下载量全球APP冲到第一了!

高飞锐思想最近没有到国外溜达,没有看到具体情况,也没有发言权。

但Tik Tok在海外市场的商业化表现,似乎不足以支撑这种劲爆的表现。

根据追踪公司SensorTower数据显示,2019年Tik Tok的全球营收为1.769亿美元。但这个钱,大部分都不是在海外市场赚的,而是有接近七成是在国内赚的。在Tik Tok的全球营收中,中国市场贡献最大,中国ios用户在Tik Tok上消费了1.229亿美元,占其总营收的69%;而位居第二的美国消费者支出了3600万美元,占20%;位居第三的英国消费者支出了420万美元,占2%。

根据最新数据,今年4月,抖音及海外版Tik Tok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所获收入超过7800万美元(约合5亿元人民币),位居全球移动应用收入榜冠军。可其中86.6%来自中国本土市场,8.2%来自美国市场。

这些数据至少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Tik Tok在海外下载量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国内ios,而不是海外市场,Tik Tok将其归至国外下载中,或许与为规避监管有关;二是看起来在海外火得一塌糊涂的Tik Tok并没有得到海外用户,尤其是广告主的认可,Tik Tok在海外的商业化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对Tik Tok寄予厚望,将其作为字节跳动出海的重要平台打造,自称“作为字节跳动的全球CEO,接下来将花更多时间精力在欧美和其他市场”。为实现Tik Tok全球化,字节跳动在全球范围内广纳英才,仅为Tik Tok的商业化,就将前迪士尼高级执行副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凯文·梅耶尔(Kevin Mayer)、前美国视频网站Hulu品牌营销副总裁Nick Tran、前Face Book高管Blake Chandlee、前You tube全球创意总监Vanessa Pappas、前Face Book印度政府关系经理Nitin Saluja、前GroupM南亚地区CEO Sameer Singh、前迪士尼印度副总裁和印度时代媒体集团首席运营官的Nikhil Gandhi、前Face Book首席公共政策官的Helena Lersch招至麾下。

既然Tik Tok主要面向海外市场,其下载和营收也就应该来自海外市场,这才能让Tik Tok走上科学合理,运营规范,可持续发展的轨道上。可没想到Tik Tok的商业化却越来越倚重国内用户和广告主,由此看来,海外用户和广告主对Tik Tok认可度并不高,也不愿意在Tik Tok上花钱。

也许Tik Tok在海外的下载量是一方面,成功商业化是一方面。这两者并不协调,就像跛脚了一样。

商业化是否成功关系到Tik Tok在海外能否持续健康发展。这是Tik Tok在海外开疆拓土的关键。

至于Tik Tok在海外商业化能力一般的原因,要么是因为平台还没有得到广泛认可,要么是商业化队伍的运营能力还有待提高。

目前海外用户和广告主还是比较看好和接受Face Book,Tik Tok要取而代之,还是“路漫漫其修远”,需要“上下求索”相当长一段时间。


+1
收藏 +1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点击上面的就可以分享啦
收藏成功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