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邦号

大疆凶猛:无人机的新战局

鹿鸣财经

04-09 16:17
+ 关注

深圳现“土豪”公司年终奖送10辆奔驰!

421467777370644734.jpg

文 |陈兰封成

编辑 |封成

“这个世界笨得不可思议!愚蠢的人太多了。”说话的人叫汪滔,是估值超过100亿美金的大疆无人机创始人。

2016年8月初,深圳正经历着台风,全市通知放假,中国企业家杂志组织了一帮女企业家去深圳南山大疆总部“抓住”了汪滔,他这才打开了话匣子,在现场可以说完全是“口无遮拦”。

被汪滔怒怼过的人很多,小到媒体记者,大到画家毕加索,他都毫不客气。在他心目中,对乔布斯也只是欣赏而已。他觉得这个世界上唯二的聪明人,除了华为创始人任正非,就是他自己。

傲气的人,往往都有傲气的资本。大疆新一轮的融资计划规模为10亿美元,整体估值达150亿美元。但第一轮竞标结果近日出炉,把好多人给吓了一跳,甚至有人在雪球发出了这样感慨:别人融资靠撮合,大疆融资靠竞标。

这轮竞标中,大疆共收到近一百家投资机构的保证金与竞价认购申请,各家认购金额的总和已超出原计划的30倍。

当大家都在讨论风口是区块链还是短视频,抑或是人工智能的时候,大疆的这则消息无疑给了科技行业一个新的指向标:无人机仍旧是一个还没有过时的风口。

758446945722286841.jpg

1月,大疆在美国召开新品发布会,发布了新一代无人机Ma vica Air;3月28日,大疆在加州召开的发布会上发布了企业级新品——配备了热成像传感器的Zenmuse XT2;同月,Skycatch携手大疆,开发了商用无人机地图APP业务;成都纵横发布了我国“最瘦”的工业级无人机CW-007;本月初,Skydio公司推出了能准确锁定并跟随拍摄目标的无人机R1。

而亚马逊最近申请了一个有关无人机的新专利:无人机可以对人类的手势和行为作出各种响应比如挥手、指向、闪灯和讲话等等,可以用来送快递。

世界著名的汽车品牌福特在获批的一项专利中也有一个非常有趣的设想:无人机依附在用户汽车上,遇到汽车的某个传感器出现故障,无人机便暂时成为此传感器并且引导车主到最近的维修点进行维修。

这些无一不在证明,无人机行业这艘大船正在发生明显的转向:向产业进军,与产业融合。而在这个方向的未来期望上,甚至有人用了这样的话语来形容:除了生孩子,你能想到的一切行业,无人机都能结合。

1

过往的热闹

2003年,汪滔参加了两次机器人大赛并获得了香港冠军和亚太区第三,从此踏入“科技”坑一发不可收拾,连本科毕业轮选题都为遥控直升机的飞行控制系统。但最后的毕业设计也就得了一个C,刚好及格。

在研究生导师李泽湘教授的支持鼓励下,2006年,汪滔在深圳车公庙一间不足20平米的仓库,和两个同学一起,创办了大疆。

“当时主要考量就是这款产品能够先于我们的对手进入低端机市场,并没有想要赚钱。”创业的六个年头大疆都在不断摸索并作出改变,转折点在于抓住了消费级无人机市场,敲门砖“大疆精灵”在2013年诞生。

789.jpg

事实上,大疆并非消费级无人机市场的第一个尝鲜者,2010年,法国做车载娱乐系统起家的Parrot就推出了名为AR.DRONE的娱乐消费级无人机。尽管Parrot推出了第一款消费级产品,但是劣质像素和娱乐导向,似乎并不能满足市场对于航拍的期待。而大疆精灵的诞生,才让大家看到了一个新的世界:原来普通人也可以通过遥控无人机来实现高清航拍的需求,有媒体报道用了这样的描述“虽然大疆不是第一个做航拍无人机的公司,但是不可否认大疆是航拍无人机中做得最好的一家。”

但大疆第一次出现国人面前,并不是因为无人机。2013年底,一篇名为《深圳现“土豪”公司年终奖送10辆奔驰》的新闻迅速登上热搜,一时间引起热议,但大家都不知道这家公司到底是干什么的。

115987159401249200.jpg

真正解答吃瓜群众疑问的是,2015年大疆无人机Phantom 2 Vision Plus载着一颗9.15克拉的钻戒从天而降到章子怡面前,无人机蒙上了一层浪漫面纱的同时,“大疆”的名字开始走入公众视野。同年,也是无人机行业井喷的一年。

“新三板无人机第一股”易瓦特的创始人赵国成用“疯狂”来形容2015年的无人机市场。据统计,2015年无人机市场总规模大概为66.6亿,同比增长了48%。

截至去年,在注册名称中直接含有无人机字样的中国公司已有474家,近三年内成立的是429家,占93%。

而据中投顾问的预估,今年无人机行业市场规模将达到193亿元,未来五年年均复合增长率在42.86%左右,2022年市场规模将达到804亿元。

指数级上升,公众知名度增大,种种迹象表明,无人机真的开始热闹了起来。

2

“如果大疆是无人机界的苹果,我们就是无人机界的安卓。”

最初的战场自然是在消费级市场。

在消费级这片领土上大疆绝对是毫无疑问的王者,最开始打开消费级市场大门的Parrot没有成为领头人,是在航拍领域Parrot错失了先机。

大疆在发布航拍无人机大疆精灵Phantom4的时候与苹果首次展开了销售渠道合作,由此赢得了“无人机界的苹果”称号。

反观Parrot,去年,由于第四季度业绩不理想导致整体销售额预估下降15%,Parrot在去年年初便宣布计划裁掉与无人机制造等有关的大概290位员工。

“如果大疆是无人机界的苹果,我们就是无人机界的安卓。”北美市场的3DR也曾想向大疆发起挑战。

375751278791454374.jpg

这家由《连线》杂志前主编克里斯·安德森于2009年创办的公司曾两次共计融资1亿美金,融资后的第二年便发布了首款无人机Iris,然而在消费级市场却反响平平。到了2015年市场火热持续升温的时候得到了新一轮的融资,于是孤注一掷决定死磕到底,推出了一款名为Solo的消费级无人机。

“我们被一个简单得不能再简单的理由击倒了:我们生产了太多Solo无人机(但是卖不出去),我们的竞争对手产品降价太迅猛,已经完全占领了市场。”不到一年,3DR总裁Jeevan Kalanithi在公司内部邮件中说道。

其中说到的竞争对手就是大疆。Parrot明确表示消费级无人机业务利润极低,3DR也因价格与利益的原因在大疆面前低下了头。

对一个产品的投入与回报无法成正比,如果没有规模效应,公司就实现不了盈利。业内开始纷纷转型专业级市场,进而三足鼎立的消费级市场成为了一家独大的局面。

零零无限创始人王孟秋曾于2015年初在硅谷见到了几位3DR的人,其中包括创始人克里斯·安德森。他发现见过的每一个3DR的人都超级舒服,没有任何的焦虑,没有对业务有任何的担心,反而一直觉得老子是世界上最牛的,结果可想而知。而大疆虽然也一直觉得自己很牛,外界觉得他们很高冷,但人家确实很厉害。

3

蚂蚁欲吃大象

除了要面对前面国际同行的夹击,大疆还要面对那些自以为能与其抗衡的乐观创业者。但无一例外,这些想击垮大疆取而代之的人,基本没有好结果。

829887230700461393.jpg

曾经创造Kickstarter上欧洲众筹记录340万美元的仅有55克重量的Zano无人机,寿命如同它的机身重量一样薄弱,距离发货不到两个月的时候还有15000多的订单美元交货,一年的时间宣布破产,倒在了市场的弱肉强食下。

三年前搞了三次跳票的Lily也没能表演到最后一刻。当时的宣传视频可以说是惊艳了众人的眼球:直接抛飞,落入水中自动飞起,自动回收,自动跟拍……看过视频的人基本被它吸引并且购买的心蠢蠢欲动。

结果原定12月发货,延迟到第二年2月,到了时间,又发邮件表示2017年1月发货,结果众人却等来了一封宣布公司倒闭的邮件,当之不愧的“跳票大亨”。

“在无人机的所有技术点上,我们全部能够与大疆对标。”零度创始人杨建军当初的心态是极好的。

2015年零度智控才开始跟着潮流进入消费级无人机领域,发布了自己的第一款被市场称作“航空班自拍神器”的消费级无人机产品——Xplorver-V,全面向大疆进行PK,一年后发布了被业内评为“年度最受关注无人机之一”的dobby。

到了2016年底,零度被传出dobby销量不佳,已大规模裁员的消息。随后,杨建军本人证实了裁员的真实性。然而,有意思的是,就在半年前,零度还完成了1.5亿元融资。

由于零度抗衡大疆失败,业内曾多次传出大疆要收购零度的绯闻,这个绯闻着实把别的无人机企业吓了好大一跳。

对大疆来说,本身就已经占有市场最大的份额,高居市场第一,而零度一直被视为最有能力与大疆抗衡的公司。如果这两者联手或者合并,那对于市场必然形成垄断,别的公司只能“苟延残喘”。好在传出绯闻的第二天两家就否认了这个传言,给同行吃了颗定心丸。

GoPro对大疆也有很深的敌意。精灵3之前大疆用的是Gopro的相机,但在大疆自己推出禅思X系列相机后便抛弃了GoPro,一气之下GoPro宣布自己也要开始做无人机。但是本年年初,GoPro便宣布全球裁员250个工作岗位,正式放弃无人机。

实际上,大疆一度最惧怕的是小米无人机,因为小米充电宝革了传统充电宝企业的命,小米手环革了传统手环厂商的命,小米手机让山寨手机厂商无路可走,汪滔害怕小米无人机革自己的命,因此一直很谨慎。但小米无人机在发布当晚就在直播中炸机,似乎已预示了它后面难以发展壮大命运。至少到今天,小米无人机已经不对大疆构成实质上的威胁。

272922452769514251.jpg

在众多无人机厂商中,反而是深圳一家低调的消费级无人机公司在2017年实现了盈利,这家公司叫星图智控,其背后的投资人包括人人CEO陈一舟、百度元老任旭阳等。如果是大疆是走高端路线的话,星图智控则是走平民路线,其无人机售价比大疆无人机最低售价还要低不少,与大疆不构成实质上的竞争。

4

产业新曙光

在经历了消费级的辉煌以后,市场迎来了工业级的崛起,无人机也面临着“改朝换代”。

看得见的是,工业无人机成为了近期的新闻主角:3月8日,长沙西湖街道使用无人机对全街森林、河流展开巡查工作;3日长沙县用无人机开展环保取证;19日,湖南高速公路长沙管理处首次采用无人机巡查、桥梁扫码查“保养”。

一些公司也开始使用无人机进行事故数据收集和分析,比如Kespry打造了一个空中智能平台,与云端存储进行整合,简化了保险索赔,帮助分析师更准确的把握事故程度。而Cyphy则专门研究高耐力束缚无人机与安全有效载荷数据,为急救人员提供实时录像和重要的信息。

澳大利亚公司Airscope用无人机为工地建立数字3D模型,把工地上的实地情况在屋内展现给董事们,实现更有效率的资产管理。

更早之前,Flyability制造了一款名叫Elios的无人机,可以探索室内和各种密闭空间,对桥梁到矿山等区域的安全改进进行指导。

而在去年年底广州财富论坛上,大疆的高管明确表示公司计划在未来两三年不考虑盈利,而是追求在行业应用领域的扩张,尤其是农业植保行业这一块。

122361579741017439.jpg

“我心想完蛋了,在激烈的竞争中,定位非常重要,什么都能做的公司会失去优势。”极飞创始人彭斌曾对《深网》这样说,专注于农业领域是他深思熟虑后的决定,极飞在此领域占有一席之地。其2018款植保领域无人机P30将人工智能技术结合了上去——AI故障预判功能,地形已不是这款无人机的工作阻碍。

也许市场并不看中你到来时间的先后,它看的是你到这个地方的时候,为它带来的产品。时间对一家科技公司的成功来说,是最不重要的。

各个创业公司对无人机行业的判断都不相同。

易瓦特从一开始便放弃了消费级无人机,全身心投入工业级当中;极飞在消费级市场碰壁大疆后,全军出击植保领域;Yuneec昊翔依然在坚持研究无人机智能化及安全飞行方向;亿航从消费级市场转投入到“出行事业”上,立志做出一款“飞的”。

亿航成立之初便带着一款手机app操作遥控的Ghost闯入市场向大疆宣战,当时网上流传一句话:如果大疆是无人机界的苹果,那么亿航的未来就是安卓平台。两家从隔空互怼,发展到线下竞争,比如昨天大疆刚刚宣布要在深圳开设线下体验店,今天亿航的线下体验店已经在深圳开业。

亿航无人机曾经还是天使投资人徐小平的得意之作,他多次给这家公司站台。无奈,亿航还是在与大疆的斗争中失利。

转眼亿航开始在“出行王国”上发力,两年前发布了一款载人飞行器——亿航184,即使被人称为“过气网红”,即使网上盛传在美宣布破产,上个月6号,两年前亿航给资本家交的这份“口头作业”也交了出来:首次公布了亿航184系列自动驾驶飞行器载人飞行测试的视频,并且创始人兼CEO胡华智亲自试乘。

26511477153425716.jpg

用行业人士的话说,这些年亿航的产品落地没有看到多大的实质性进展,外界倒是见识到了他们做PPT的能力,这不就是一家PR见长的公司?

5

政策助力

国家政策也在促进着这次无人机产业的转向。

航空产业已列入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发展重点方向,并且有序开放低空空域,引导相关产业做强。

而对于工业级无人机市场,农业部、财政部和民航局均发布通知,宣布选择浙江、安徽、江西、湖南、广东、重庆等6个省市开展质保无人机补贴试点。国家持扶持政策更加加速了其发展。

从无人机企业合作的案列可以直观的看出哪些人对这个市场看好,哪些人正在跃跃欲试:

去年年底,易瓦特携手中国移动联创推出了无人机——智能充电平台;英特尔与Yuneec昊翔“联姻”试水智能无人机领域,在英特尔RealSense技术的加持下发布了台风H480无人机;极飞则从前两年开始就和蚂蚁金服达成合作上线一键呼叫无人机的服务,去年又宣布和芝麻信用合作,用户凭借芝麻信用分就可以用远低于市场的押金,租用先进的植保无人机设备。

大约在3年前左右,teal集团曾对全球无人机市场进行预测,他们预计到2023年无人机市场将达到115亿美元。今天看来,这份预测显然是保守了。

645323642039350221.jpg

不知道的是,在行业新方向的角逐中,有没有人能够从与大疆的竞争中突围呢?汪滔眼中的聪明人,也许正向他走来,而他却浑然不知。


+1
收藏 +1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点击上面的就可以分享啦
收藏成功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