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邦号

科技大厂频发劳资纠纷,就业不易,且行且珍惜!

杨国英观察

12-03 22:03
+ 关注

周星驰

文/杨国英

深深的焦虑中!

一些无关宏旨的小事,有时更能折射时代的巨变。

网易和华为,近来纷纷曝出劳资纠纷,网易是“暴力裁员”,华为是“离职被拘”,对社会的负面影响都很大。

科技大厂的劳资纠纷,之所以频遭刷屏、引人关注,一是因为科技大厂之大,连堪称中国最好的公司,裁员手段都如此不近人情,何况其他中小企业呢?二是触犯了大家的同理心,毕竟这个世上99%的人,都不是什么大Boss,大家都需要一份工作养家糊口,别人遭到“暴力裁员”、遭到“离职被拘”,我不声援,万一哪一天祸事降临到自己身上呢?

说实话,如果不是新闻曝光,我真的不敢想象,我们的科技大厂,我们堪称国内最好的公司,他们对待裁员和离职员工的手段,会如此的不堪和不近人情,甚至触及到法律的边缘地带。

我同样不敢想象,类似于网易的“暴力裁员”和华为的“离职被拘”,在我们的科技大厂中,到底还有多少?毕竟,这两起事件的受害人员,他们的维权成功,应该是偶然的,如果他们没有及时的录音取证呢?如果他们缺乏必要的舆情传播能力呢?

他们的维权成功,当然是少数!是极少数!

科技大厂况且如此,数以千万计的中小企业呢?他们会如何对待劝退和离职员工呢?这个,我就不去想象了。

我所焦虑的是,网易和华为的这两起事件,其所折射出的时代巨变。而面对这样的巨变,我们多少人还茫然不知、还举止无措。

1、就业无比艰难

难道过去资方对员工,就特别好吗?不是,至多稍微好点。但为什么过去劳资纠纷的曝光,没有现在这么频繁呢?

那是因为,在过去的高增长时代,机会比较多,员工换个匹配的工作,相对容易,成本也低,甚至,很多时候,员工被裁的数量,还要少于主动跳槽的数量。中小企业如此,何况科技大厂呢?

过去,科技大厂的员工,是从不缺工作机会的,在2015年之前的浮华时代,科技大厂附近的咖啡店,无数的投资者拿着支票,天天守候在那里,随时鼓动这些科技大厂的员工自主创业。

机会多,诱惑多,所以,在劳资环节偶遭不公时,绝大多数员工也不会过于计较,又是仲裁,又是打官司,时间成本不划算,没那个闲空啊。反正,此处不留爷,处处都是留爷处。

2、企业创利艰难

宏观经济失速,企业创利自然艰难。反之,也是同理。

现在企业创造利润越来越难,即便科技大厂也是这样,有兴趣的,去翻翻科技大厂这一两年的财报,营收还在保持增长,但就是“增产不增收”,利润上不去,利润增速大幅下滑。因为,营收做上去相对容易,并购或打价格战做大规模即可,但是利润和现金流,那必须实打实的,虚不得。

注意,企业创利艰难,这不仅是中国企业,包括欧美日等发达国家皆是如此,源于全球供需严重失衡。正因为此,全球贸易保护主义才会抬头,以邻为壑,各式各样的贸易战,才会层出不穷。

在过去创利容易的时候,科技大厂连招人都招个够,偶有裁员,即便有不公,也断不至于如此没有底线。

赚钱容易的时候,讲文化,赚钱不易的时候,讲生存。哎,企业与个人同理。

3、科技迭代的恐惧

在人类的历史上,每一轮周期性的科技迭代,都会带来一轮就业的超级低潮期。

250年前的西方工业革命,是不是新增了无数的产业工人岗位?确实是,但是,5倍、10倍计的手工业者和农民,因之失业了,或单纯从事农业难以维生了。而之后的就业再平衡,是需要几十年光阴的,需要一个个城镇起来,无数个城镇起来,才能带来更多的服务业岗位。

从前工业时代,到50年前“后工业时代”的来临,产业工人的岗位,整体是增加了,但与之对应的,手工业者几乎消失了,农业的就业人口占比也变成了个位数,当然,依靠无数个城镇扩容成无数个大中城市,服务业占比上去了,再次艰难地实现了再平衡。这其间也不容易,上世纪末东北下岗潮的惨痛,不知道大家还记得吗?

现在,是后互联网时代,大数据和人工智能兴起了,这个更厉害了,人工智能的发展,不仅可以取代大量的制造业人口,而且能取代大量的服务业人口,这个现在已然明显了,3—5年会更加显著。

是的,有的科技大佬说过,人工智能是好事,更多的人,未来不用从事格式化的工作,可以去自由思考和创造。但是,我想问一句,面对着巨大的生活压力,大批量的人去自由思考和创造,有人给他们发工资吗?!

世事不易,转型维艰,注意,这是时代的转型,而不是产业转型。

时代转型,其巨大的、不可逆转的身躯,必然会给当下投射一个巨大的阴影,这个巨大的阴影,就是就业的再平衡。

以上,是网易和华为事件让我联想到的,且行且珍惜吧!对此,你有什么思考呢?欢迎文末留言。


+1
收藏 +1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点击上面的就可以分享啦
收藏成功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