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邦号

天时地利人和皆不备,“奶粉第一股”贝因美续亏后何去何从?

杨国英观察

09-03 17:11
+ 关注

作者:树高

国英观察专栏作者


近期,贝因美发布2019年上半年年度业务预告,称公司预计净亏损1.1-1.5亿,对于上半年刚刚扭亏“摘帽”的贝因美来说,这样的消息无疑是“棒打出水狗”式的暴击。

二胎新政带不动,新西兰“大哥”恒天然从上游支援同样也带不动,甚至动起了拉拢微商加码纸尿裤“粉丝经济”的主意也成效甚微。“贝因美”甚至成了二股东恒天然眼中的“猪队友”,被其一脚蹬开。

笔者所见,贝因美的困局,缘于“天时,地利,人和”皆不具备,再度报亏成为必然。

一、“天时”不见

“三聚氰胺”事件大家都历历在目,但对于贝因美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坏消息。由于远离事件中心,贝因美一度成为市场追捧的明星乳企,曝光度大幅增加,直至把新西兰乳企巨头恒天然吸引入股。

微信截图_20190903165618

后来的事情大家都知道了,意欲“抄底”的恒天然并没有如愿以偿,贝因美的“伪龙头”身份随着一年一度的业绩披露被公之于众。恒天然也继三鹿事件“大失血”后在中国乳企的投资上再一次溃败式减值。

三鹿事件后,借着行业竞争对手被整顿的东风,贝因美逆势增长,攻城略地之势引人叫绝。

守不住家业也是很多“初入桃花源”者的通病。贝因美抓住了行业“百废待兴”的时刻搞发展,这一点绝对是值得认可的。成效也很快显现出来,2013年,贝因美销售额已经达到61.17亿元,净利润达到7.21亿。但随后连年下滑。

什么是“时”,国产奶粉的“天时”在什么时候,这很难有一个精准的判断,但很显然,事实与贝因美的估计有所偏差。

在行业普遍谋求摆脱同质化的时候,贝因美没有抓住机遇走个性定制品牌路线,飞鹤,雅培等推出了一干特色化产品,贝因美却视而不见。

在前五年婴童门店发展的火热时期,贝因美同样没意识到婴幼儿“门店文化”对于奶粉的意义,给门店输出的高利润产品极为有限。门店不愿意合作,贝因美线下渠道端“自断经脉”。

2018年奶粉新政实施,拿到了51个婴幼儿奶粉配方的贝因美似乎并没能抓住本该抓住的机会,反倒忙着干别的了。纸尿裤、大健康、参设保险公司、收购美国声明科技公司SCL、介入新零售模式、打造妈妈E站……又把现金流折腾没了。

这样的现象还有很多。

有人给出对贝因美经营管理的总结——保守者选择在任职期间,购买定期存款和理财产品;激进者为了达到目标,疯狂压货,违背了健康销售的原则。

甚至贝因美在面对工厂、设备和奶源等硬性投入时也没做好准备,而是在产品岌岌可危的2014年才匆忙联姻恒天然,之前的几年,忙着做营销,忙着“压货”,发现家底不“硬”时才想着亡羊补牢。

什么样的表现才能成为“龙头企业”?无非是抓住自身人、财、物的优势,在正确的时间干正确的事情。贝因美崛起时的表现验证了这一点,高杠杆投入扩张给自己带来了“短,平,快”的效果。但而后的经营却是对行业时势判断的严重失误。给了竞争对手韬光养晦的时机,自己却在做着不知所云的盲目转型。

一次抓不住“天时”还有入场点,多次对产品红利期的“天时”视而不见,反而做着“逆势”的举动,在竞争对手纷纷上位之时,还有乘东风的机会吗?

二、“地利”难言

这里有人要有异议。

有人说,二股东恒天然声名显赫,在新西兰也有规模化奶源优势。对于国产奶粉贝因美而言,攀附上恒天然这尊山寺大佛,显然在奶源的追溯上更为放心。

但恒天然真的是“善主”吗?当年与三鹿奶粉合资,三鹿爆出惊雷;与达能合作,因“肉毒杆菌事件”导致2013年达能损失3亿欧元,这些都历历在目。

无独有偶的是,和贝因美合作之初的2014年,贝因美的产品质量问题曝光度急速上升。后来又多次曝出了内控与合规问题,受到深交所的密切关注。

更有甚者称,为了让贝因美陷入ST泥潭,恒天然不仅不同意其处置闲置资产,甚至不惜提供大量不合格的产品原料和有品质瑕疵的成品,以拖累其业绩。

恒天然总部位于新西兰奥克兰,公司由当时新西兰最大的两家乳品公司和新西兰乳品局合并而成,而且公司是由全国约90%的一万多名奶农共同拥有。奶农既是恒天然的供应商也是股东。

这种合作模式带来的问题是什么?恒天然作为新西兰的上游企业,注定要把本国奶农的利益放在第一位,所作所为也是以保住恒天然自身的业绩为先。因此,我们可以看到贝因美经常被曝光出采购量超过权限,奶粉来源质量不合规等问题,恒天然“以邻为壑”的动作十分明显。

我们可以看到,过往的年报上,贝因美与恒天然签署的采购合同未完全执行,亏损往往变为负债计提。这些不明不白的关联交易对于出货不畅的恒天然固然是“减压”,但对于本就存货高企的贝因美呢?

这样的伪“地利”,真“倾销”,对于饮鸩止渴的贝因美来说到底意义何在?

好在今年这段“不合适的婚姻”终于要结束了,浙江省国资委已经在与贝因美洽谈入股事项,恒天然灰头土脸退出也许会是贝因美从关联交易端开始变得“清爽”的前奏。

三、“人和”不存

贝因美的痛点远远不止这些。自身在经营管理上甚至都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当然,这也与恒天然有关。

比如董事朱晓静、JohannesGerardus Maria Priem,以及董事刘晓松,都曾经对贝因美的应收账款和库存商品提出质疑。这些人马虽然具有“恒天然”背景,但提出的问题也绝非空穴来风。

而贝因美欲出售“闲置资产”杭州豆逗(杭州贝因美豆逗儿童营养食品有限公司,贝因美的全资子公司)100%股权的议案,也因反对票过多而搁浅。

最高“领导层”的变动则更为令人咋舌,谢宏离职后,贝因美三年三次更换董事长,经营战略也一再调整。

我们可以翻一番贝因美的治理“污点”。此前与年报一同披露的内控审计报告显示,贝因美的内控问题包括对应收账款管理不力;预算编制不严谨,业绩预测不严谨且多次变更,公告不及时;向关联方下达采购订单金额超出批准额度;经销商资金打入账户后被退回,交易缺乏商业实质;对外投资决策不够谨慎,投资损失较大等。

这些里面,“人祸”所占的因子非常高,甚至出现了“经销商资金打入账户后被退回”的奇葩现象,足见领导层分歧之严重。

管理层人多口杂,胡乱指挥,内控风险就会增加,这些反映到财务上,就会导致业绩不稳定,现金流不明不白。

缺乏天时,地利,人和的贝因美,企图靠“非经常性损益”续命是没法长久的,续亏成为混乱经营下的必然。

微信截图_20190903165729

那么,贝因美的出路在哪里?认清形势,统一思路,减小无谓的开支与投资才是正路。例如之前终止达润工厂协议,不再承担达润工厂的资本支出,减少固定成本摊销,对贝因美来说就是一个“悬崖勒马”的抉择。

对于贝因美来说,还有一个“天时”还没有被浪费,今年下半年,贝因美宣布拿下中国奶粉品牌特殊配方注册“0001号”并成功上市,这也是一个潜在的增长点。特医食品在国产领域也是刚刚打破空白,贝因美如果再次“浪费”这一机遇,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总之,“国产奶粉一哥”想要恢复以往的元气,与恒天然分手是能做的第一步,剩下来的历史遗留问题,还有很多需要解决,也许恒天然之后神秘的接盘人会给“贝粉”们一个答案。


+1
收藏 +1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点击上面的就可以分享啦
收藏成功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