亿邦号

扎根主业,美团未来的想象空间有多大?

土妖

08-31 15:53
+ 关注

近日,美团发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财报。财报数字显示,第二季度美团营业收入达到227亿元,同比增长50.6%;总交易金额为1592亿元,涨幅28.7%。这其中,美团核心业务餐饮外卖的营业收入为128亿元,增长44.2%;餐饮外卖的总交易金额为931亿元,比去年同期增长36.5%。值得一提的是,美团在这一季首次实现了公司整体盈利,而且盈利数字还比较可观——经调整EBITDA达23亿元,而经调整净利润则为15亿元。

资本市场方面,美团股价从8月6日最低的59.15港元,一路走高,到财报发布当日,收盘价已经达到70港元,而在8月26日,美团股价更是创造了上市以来的新高,达到了77港元。这也意味着美团的投资者即使不算波段操作,在短短20天左右的时间里,最高仍旧可以获取13%左右的收益率。财报后,国际投行如高盛、摩根士丹利(大摩)、摩根大通(小摩)、花旗、瑞信、瑞银等纷纷给予美团“维持买入评级”以及上调目标价的反馈。

互联网行业既看长期的赛道价值,也看短期的业绩表现。聚焦到美团身上,核心业务餐饮外卖虽然看似没有很吸引人的新鲜概念,也显得不那么的性感,但是其却是中国互联网接下来最宽广的赛道之一,而美团也已跑赢行业大盘的业绩表现,赢得了资本市场的认可。美团股价从去年底就一路上扬,资本市场会对对踏实做事的公司给予一个客观评价,这一简单而朴素的真理也在此得到了印证。

中国互联网行业进入到拼底座的时刻,为什么说美团的根基是最牢的?

中国互联网行业在增量阶段“快者为王”,都在追求增速。可惜的是,很多人只记住了这四个字,却不知道这是有前提的。在经济上行的时候,强调“快”没有问题,但是在经济下行的时候,比快者为王更为重要的,是“稳者为王”,也即稳定的、高质量的增长。

而要进行从“快”到“稳”的切换,美团无疑是最为顺滑的,更准确地说,美团目前的状况是“又快又稳”。换言之,在中国互联网行业进入到“拼底座”的时刻后,以餐饮外卖为核心业务的美团的根基是最牢靠的,这其中至少有三大方面的原因:

其一,是“民以食为天”。国家统计局的数字显示,2018年中国餐饮市场规模首次超过了4万亿元,同比增长9.5%,比社会商品零售的增速还高0.6个百分点。如此庞大的行业基础、如此快速的行业增速,是美团长期发展最肥沃的土壤。

其二,是餐饮具有“抗周期”的刚性。互联网行业的各大厂商,都希望自家的产品具有刚性,而要论刚性,“吃饭”无疑是每一个用户最大的刚需。当下的经济情形无需多言,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餐饮外卖还是到店消费,美团都可以为用户提供更高性价比的消费服务,因此自然可以获得类似于口红效应的自我慰藉的效果。根据中国烹饪协会发布的《2017年度美食消费报告》,在4万亿的餐饮市场里,80后、90后人群消费占比达到了80%。直白地解释一下,就是餐饮行业现在大多数情况下都是80、90后在“买单”,而80、90后这些互联网族群,又习惯于或点外卖、或到店用团购、优惠券等消费,所有这些群体行为习惯的改变,对美团而言都是利好的。

其三,餐饮外卖还是应对经济不景气的“神器”。国内外宏观局势的跌宕带来的汇兑风险,对于美团这样立足本土且无境外业务的高频刚需品牌,几乎没有影响。这也是为什么,在宏观环境黑天鹅事件频发的时期,美团成为避险股标的原因。

正是源于上述这些原因,让美团在大体量的基础上,仍旧可以使得活跃商家数和交易用户数分别进一步增长至590万和4.23亿。其中,餐饮外卖订单量更是高达21亿笔,同比增长34.6%,继续保持着大涨的态势。

对于拼底座,王兴也展现出了充分的信心。其表示,美团将继续聚焦“Food+Platform”战略,从更长期的视角,通过对战略领域和技术创新的持续投入,为用户提供更加丰富的消费场景,助力商家的业务增长和经营效率提升,带动消费市场的持续繁荣。

以“吃”为核心,美团继续向上看

进入2019年以来,很多互联网公司的发展都遇到了天花板,尤其是以“广告”为主要商业变现模式的公司,更是如此。

那么,从餐饮外卖的角度向上看,美团的天花板又在哪里呢?在餐饮外卖方面,王兴为我们算了一笔账,其表示,中国大概有8亿6千万城市人口,每人每天吃三顿饭,每天就是25.8亿顿,美团只占据了其中不到2%的市场。

在土妖看来,在很长的一段时期内,美团的上限只有天空。这并非妄言,相反有着严谨的事实和逻辑支撑。土妖把其归纳为八个字——“一横一纵”,“一静一动”。

先说“一横”。一横,也即横向复制。互联网的本质是解决“流动性”的问题,包括信息流动性、知识流动性、资金流动性、商品流动性和服务的流动性。这里面,美团占据的是商品流动性和服务流动性这条赛道。要知道,如今餐饮只是美团商品流动性的一部分,除了餐饮之外,蔬菜瓜果、超市生活品、药品等等是不是都可以“外卖”?

事实上,美团已经在以餐饮外卖为基点,通过“高频带低频”的方式在这么做了。而除了这些吃的商品之外,在住行、娱乐、旅游、生活等众多的领域,还存在着广阔的不亚于“商品”的“服务”空间,商品可以送上门,服务是不是同样可以送上门?

再看“一纵”。一纵,是指纵向挖掘。如今美团对商家的服务主要还是以配送、团购、O2O等等2C端的业务为主,而针对商家采买、研发、数字化运营、品牌、营销、售后、现金流等全链条、全作业节点的服务还有待深入挖掘,这些分属于信息化、数字化、供应链、智能化、金融科技等多个领域的2B服务,同样有着巨大的想象空间。

当然,美团在2B端,其实也早就开始了布局。无论是为商家提供商品采购、商品管理、供应链服务、财务对账的“快驴”;还是收购餐饮SaaS服务商屏芯科技;无论是联合腾讯领投快消B2B平台易久批;还是针对小微商家和个体工商户融资难推出的“美团生意贷”……美团在2B端的业务探索从未停止。

接着谈“一静”。“一静”,指的是商家的店面是静止的。只不过商家的商品和服务,却因为有美团和美团配送,得以破除地域阻隔,实现指数级延伸。从某种意义上讲,美团就像在每一座城市建立了一个巨大的、无形的、无边界的“市场”一样,让所有商家都可以在这个市场里提供自己的商品和服务,如此一来,一方面让商家在公平竞争中提升商品和服务质量,另一方面也让消费者和用户拥有更多的选择,可以得到更高性价比的商品和服务。创造双赢局面,打破零和游戏规则,势必会进一步聚拢用户和商家,进而不断巩固美团的生态体系,并加深美团的护城河。

最后讲“一动”。一动,说的是商品和服务更高效的流通。这种流通,改变的不仅仅是商家的商品、服务和消费者、用户的配比关系,同时随着此前美团正式推出全新的品牌“美团配送”、以及美团闪购推出的微仓黑科技,更是进一步带来了三大改变:一是改变了商家的经营方式和经营视角;二是改变了社会物流尤其是城市即时配送的格局,通过开放平台优化了城市物流的资源配置;三是通过改变众多城镇、乡村青年的就业,甚至一定程度上改变了就业人口的流动方向。在所有“动起来”的元素中,每一个元素都找到了最适合其的“位置”,这背后不仅有着巨大的经济意义,同时也有着巨大的社会意义。

不学小李飞刀而学易筋经,美团的未来从“五个超级”开始

在中国互联网领域,拼多多和美团都是现象级的大体量公司。如果说拼多多成立三年就成功上市,并改变了中国电商原有的格局,就像古龙笔下的“小李飞刀”一样的话;那么美团一路从团购、O2O千军万马中杀将出来,不仅做到了“剩者为王”,还成功攀上了中国上市互联网公司市值第三的宝座,改变的更是中国互联网已有的版图,这像极金庸小说中的“易筋经”——厚积薄发、后来居上。一句话,像小李飞刀的拼多多讲究的是“快”,而像易筋经的美团,追求的是“稳”。

面向未来, 王兴提出要“从更长期的视角”看待问题。按照王兴的主张,从长周期看的话,未来美团会演变成什么?或者说美团未来会走向哪里?土妖认为,美团的未来,会从“五个超级”开始。

第一,从用户层面看,是超级入口。就像搜索用百度,社交用腾讯,电商用阿里、京东、拼多多一样,逐步地,生活服务领域越来越多人的第一反应会是“用美团”。对于用户而言,美团不仅意味着一站式的生活服务,而且还可以节省很多价格成本和时间成本。

第二,从商家层面看,是超级赋能中心。今后,商家只要聚焦于商品、产品、服务和管理,而除此之外;而和经营直接、间接相关的一切,都可以得到美团的赋能,甚至可以直接让美团负责。有趣的是,从前者来说美团携4.23亿的活跃用户是商家的“客户”,而从后者来说,商家又是美团2B业务的“客户”,这种“互为客户”的局面,势必让两者的关系更加牢靠,更容易形成互惠互利的深度合作。

第三,从行业层面上看,是超级平台。未来,不仅用户离不开美团,商家方面,美团除了在前台的商品买卖之外,在后台企业运营的每一个节点,也几乎都和商家有了“交集”。在这种互相借力的过程中,美团和商家尤其是590万活跃商家之间,就构建起了更为稳固、健康的生态联盟关系,而良性生态一旦构建起来,就会成为最难以突破的护城河。这也是为什么从汽车厂商,到OTA,从汽车租赁公司,到很多普通互联网企业,各门各派都敢在网约车市场横插一脚,但是在生活服务电商领域,却不敢轻举妄动的主要原因。

第四,从国家层面去看,是超级试验田。仔细观察的话,可以看到,无论是激发小微企业活力、供给侧改革,还是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无论是数字经济,人工智能,还是互联网拉动就业、改善民生,在许许多多国家意志主张的领域里,美团都是急先锋,也是超级试验田。

第五,从美团自身来看,是超级创新中心。土妖认为,对美团而言,前面四个超级固然重要,但是最重要的还是超级创新之心——一方面以宝贵的自信心、好奇心进行业务创新和探索,另一方面以巨大的决心、耐心加大对未来的布局和投入,由此探索出一个全新的世界,再建一个新美团。

结语:

前面说到,互联网行业本质上是在解决“流动性”问题,而在解决流动性的过程中,占据相应领域的分发枢纽就成为了重中之重。BAT之所以成为BAT,并非简简单单的只看市值,更重要的在于,他们各自占据了一方——百度占据了信息分发的枢纽中心,当然现在这一局面面临着今日头条的挑战;阿里占据了商品分发的枢纽中心,同样拼多多、京东也在冲击;腾讯占据着社交分发的枢纽中心,抖音也在寻找击破点。

而要比起信息、商品和社交来,美团则是两条腿走路,一边是以吃为核心、搭配非餐配送,一边是住行、娱乐、旅游等五花八门的本地生活服务,从市场空间来看丝毫不亚于前三者。因此,土妖前面才会认为,在很长一段时间内,美团都没有天花板只有天空。


+1
收藏 +1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点击上面的就可以分享啦
收藏成功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