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畸形流量决堤 谁在等待下一个“郭有才”?

路世明 2024/05/29 13:39

伴随爆红的往往还有暴富,郭有才如今已经成为了“郭有财”。据界面新闻报道,郭有才此前单场直播收入已在100万以上,并且签约费高达5000万元。

巨大的利益诱惑下,各路网红也聚集在了菏泽南站,将车站广场变成直播场地。但和郭有才不大一样,这些所谓的网红们装扮奇异,有人扮成哪吒、孙悟空、济公等形象,还有人表演时装秀、热舞等,现场一片混乱不堪。

群魔乱舞,丑态百出,但这只不过是畸形网红经济中的冰山一角。

近年来,随着“草根”突然爆红暴富的故事接连“巧妙”发生,下一个郭有才会是谁呢?没人知道答案,但能够看见的是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投身短视频平台开启直播,通过扮丑、擦边、炫富等低俗行为,妄想成为下一个幸运儿,走上人生巅峰。

这种不切实际的幻想何时才能破灭?这种畸形的网红经济何时才能停止?这种现象对社会价值观的影响又该谁来负责?人们需要答案。

1

累死累活,不如直播

在这个流量为王的时代,此次郭有才引发的直播乱象并非个例。

早年凭借一首《滚滚长江东逝水》,大衣哥收获了不少粉丝。在他回到家乡山东省菏泽市单县朱楼村后,迅速吸引来了全国各地的粉丝和直播网红。

与菏泽南站的乱象相似,大衣哥家的门口也是一副群魔乱舞的景象。一段时间里,大衣哥家里人山人海,里三层外三层,被一帮“网红”搞得乌烟瘴气,围的水泄不通。有的人为了拍到大衣哥选择了翻墙,即便大衣哥先是装高了围墙,又种上了仙人掌,但还是拦不住。还有的人会为了拍摄一条有流量的视频,选择直接一脚踹开了大衣哥家的大门。

这些“寄生虫”们并不是瞎忙活,拍摄者将拍到大衣哥的视频,发到一些平台就可以有收入。曾有媒体报道,有人靠着拍朱之文涨了一百多万粉丝,账号卖出60万元。

除了大衣哥,还有拉面哥。坚持十几年来每碗面只收3元,拉面哥爆火之后,他所在的山东临沂一个小村庄里每天人头络绎不绝。

彼时,围绕“拉面哥”的家和摊位挤满了形形色色的人,有的堵在家门口,甚至“怼到脸上”跟拍。还有部分主播直接上前拽住“拉面哥”的胳膊合照,让他在自己的直播间入镜,以增加热度。

拍拉面哥依然能带来不错的收益。有人拿着三块钱一碗的拉面,一边吃一边拍摄小视频,便能获得超过10万的观看量,获得平台百来块钱的奖励。

不止这两位,周饼伦、孙海洋、沈巍......每一次新闻当事人被全网关注有流量之后,总有大量主播打着正义的旗号来博眼球、赚流量,并从中获益。

在这些见流量就上的“苍蝇主播”看来,蹭流量就可能在流量池里分一杯羹,有了流量就能当网红,当了网红就能带货,带货就可能一夜之间赚得钵满盆满。

累死累活,不如直播;老老实实打工,不如蹭流量来钱快。不管是大衣哥,还是今天的郭有才,又或者是下一个突然爆火的网红,永远都不会缺少这类人的存在。

流量如潮来潮去,短期内他们或许能内获得大量关注度,赚到一笔“快钱”,但这种低俗不堪的内容,却很难形成持久影响力,让他们赚到更长久的钱。

2

平台造神,全民狂欢

苍蝇主播们的畸形价值观,离不开平台的影响。

近几年来,几乎每隔一段时间,抖音上都会有“草根”网红爆火的故事发生。从张同学、黄老师、秀才,到闻会军、于文亮,再到眼下的郭有才、南京阿姨10元奶茶,泼天的富贵让他们赚的盆满钵满。

但不难发现,每个爆火的网红背后,都离不开平台的“成就”。

对于平台来说,他们需要定期打造一个草根偶像,尤其是那些比较励志的、娱乐大众的、接地气的网红,把他们推到聚光灯下,才能更好地吸引普通人前赴后继投入到流量的狂欢中,才能更好地维持平台热度,收获更多的利益。

在信息炒作上,翻手为云覆手为雨,正是平台频繁的“造神”行为,让无数人产生了“我上我也行”的错觉,然后怀揣着“直播的人那么多,普通人也能爆火,那为什么不能是我呢?”的心理,开启了直播事业,做起了一夜暴富的梦。

然而现实是,在抖音里有成千上万个专业的歌手,也有专业的摄影团队配合高颜值的人,但他们即便坚持多久,也不会像郭有才这样爆火,甚至这样的团队能不能活下去都很难说。

对于这些,被平台蒙住双眼的老百姓们当然不会了解,那些文化知识水平较低的“网红”们更不会清楚,他们只会一昧地陷入对流量的病态追求,从而把“不正常的价值呈现行为”搬进直播间,比如充斥在抖音里各个角落的炫富和擦边,以及网络乞讨。

歧路难抵终点,歪门邪道终会被反噬。在“清朗”行动中,不少炫富网红遭到了集体封禁。就抖音来说,近期多名百万级网红全平台账号被封号、禁言,包括王红权星、鲍鱼家姐、柏公子等。

但是,如今在抖音上展现奢华或悲惨场景,又或者是以擦边为流量卖点的直播乱象,仍然屡见不鲜。

这些违规直播为何屡打不尽?因为平台一手编织的“快钱”思维已经成为了“毒瘤”,而在利益链的牵扯下,平台也难以对自己下“毒手”。

3

人心浮躁,谁来背锅?

三年前,腾讯副总裁、在线视频首席执行官孙忠怀曾直言,部分短视频直播是非常反智和低俗的娱乐消费品,甚至将降低一代人的审美品位。

同时这些内容能够反复地、海量地播出,也反映出这一类内容在审核和播出监管层面有很大压力,“因为个性化分发太厉害了,你喜欢猪食看到的就全是猪食,没别的了。”对于这样的“猪食论”,字节跳动副总裁却反击道:“都是卖猪食的,谁也别看不起谁。”

把用户当“猪”养,在平台不断为病态的网红经济和生态煽风点火的事实下,这些“猪食”正深刻地影响着几代人的认知,毒害着未成年群体。

在直播行业,很多人凭借外貌、才艺或幽默感获得了大量粉丝和关注,但像“郭有才们”这样的成功往往与知识和能力没有太大的关系。

不过,一些未成年在受到这种案例的影响后,就会开始忽视知识和能力的重要性。他们会认为只要长得好看、会唱歌跳舞或会说段子就能成功,不再愿意付出努力和汗水去追求真正的成功和成就。这种人生观的扭曲,对青少年的成长和未来发展极为不利。

事实上,不久前一位昵称为“李雨禅”的网友就向菏泽文旅局和北京12345举报了郭有才。李雨禅认为郭有才的言论“性质”颇为恶劣。

另据网友“甚谁”表示,菏泽当地小学生的作文里,已经出现了把郭有才当作偶像未来要做网红的话语。并且此前在菏泽南站上,已经有小孩子搞起了直播。

流量本身没有错,短视频、直播等内容表现形式更没有错,娱乐也是人们正常生活的一部分。但一定是要走在正道上,不能带来不良的示范。

错误的三观和畸形的网红文化,只会给少年们树立错误的价值观,伤害一个国家的未来。这一切必须要从源头开始约束和限制,尤其是平台本身。

注:文/路世明,文章来源:锌财经(公众号ID:xincaijing),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

文章来源:锌财经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这么好看,分享一下?

朋友圈 分享
+1
+1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