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大降温!“五一”后各地餐饮生意断崖下滑 倒下的店越来越多……

何沛凌 2024/05/21 13:18

餐饮业有句老话叫“神仙难过三四月”,3、4月是传统淡季,但今年的3、4月似乎更加难熬,再加上传统旺季的“五一”假期“不旺”,不少餐饮店都出现了营收下滑,一些撑不下去的餐饮人只能闭店离场。

1

淡季更淡、旺季不旺

“五一”后餐饮生意断崖式下滑

今年餐饮消费旺季不再?

近日,南方迎来强降雨天气,不少餐饮老板纷纷吐槽称,“龙舟水,无运行(粤语俗语,大意为:连日降雨,行情很差)”。

每年5月中旬至6月中旬是南方的雨季,餐饮消费冷淡,但今年很多餐饮人感触跟往年有着明显的不同,自4月下旬到“五一”假期都在下雨,生意受到了不小影响,好不容易放晴几天,又迎来了雨季。

对于很多餐饮人来说,“五一”假期是一年中位数不多的旺季之一。成都豪虾传创始人蒋毅向红餐网透露,3、4月,有不少同行向他倒苦水称营业额持续下滑,大家都盼望着“五一”能回血。然而,今年“五一”却让很多餐饮人失望。即使在未受降雨天气影响的北方,生意也没有太大起色。

事实上,“五一”期间这种惨淡局面,可能只是今年餐饮业的一个缩影。一些餐饮老板甚至对接下来大半年的生意都不抱期待,“今年没有淡季,因为全年都会是淡季”。

1、神仙难过三四月,五月也不好过

“今年3-4月业绩比去年少了三分之一。”在北京郊区开粉面小吃店的刘君(化名)告诉红餐网,他的店50平左右,全年租金12万元。去年3月收入17万元左右,今年3月只有11万多元,4月有所回升,达到13万元左右,但也比去年同期少了5万多元。

店里生意不好,刘君原本雇了2名店员,今年换成了小时工,人不多的时候就靠他和妻子打理,这样可以省下一些人工成本。

经营馄饨店的沈馨(化名)也表示,今年4月前每天营业额约1000元,进入4月生意开始莫名其妙地变差,一天营业额只有600元左右,“同行也个个都叫苦连天”。经营烘焙店的刘永强(化名)更是直言,“四月业绩腰斩。”

好不容易熬过3、4月,原本期待“五一”能大卖一场,不少餐饮人却落了空。

小悠(化名)去年10月在佛山开了一家奶茶店,没有加盟,主要做周边社区的生意,根据她在小红书上晒出的门店营业额来看,今年“五一”的生意断崖式下跌。

据粗略统计,小悠的奶茶店生意高峰出现在4月29日和4月30日,分别收入2996.67元和3496.38元。随后,5月1日营收突然大幅下滑至2156.25元,共售出114单,这一数据仅与其平时工作日的营收大致相当。5月2日-5月5日,营业额维持在2000元上下。

“五一”过后,小悠形容她的门店“很安静”,营业额遭遇断崖式下跌,5月9日营业额仅为1478.31元,比4月7日下大雨那天的营业额1680.39元还差。

开快餐的何乐(化名)在社交媒体透露,近期每天的营业额都在1500元以内,只到去年同期的一半,“都在说生意不好,顾客跟人间蒸发了一样”。

2、1-4月倒下的餐饮店,比去年同期还要多

当一批餐饮人还在苦苦支撑的时候,还有一批撑不住的餐饮人选择了闭店离场,一些热门商圈也面临着客流下降、铺面难转租的局面。

从大数据的角度看,对比去年,今年1-5月,新入局的餐饮企业更少,但倒下的却更多了。

企查查数据显示,今年1月1日-5月16日,全国注吊销餐饮企业数为72.3万家,去年1-5月这一数据为67.7万家,相当于今年5月刚过半,就比去年多倒下了4.6万家餐企。

具体来看,今年1月、3月及4月倒下的餐企数量均高于去年同期,其中,1月的倒闭情况最为严重,全国注吊销企业数为17.28万家,同比去年增长了211.6%。

也就是说,今年1月倒下的餐企数量是去年同期的2倍多!要知道,去年1月,全国餐饮市场才刚开始复苏。

对比去年,今年新入局的餐饮玩家却在大幅减少。企查查数据显示,今年1-4月,仅1月新增餐企数量比去年多,2-4月均出现了同比下滑。

截至今年5月16日,全国新增餐企数量为97万家,而去年1-5月这一数据为139.7万家,差额足足有42.7万家。

传导到线下,一些热门商圈的商铺也陷入了转租难的境地。

比如西安,红餐网专栏作者邹通表示,今年3、4月其考察市场时发现,西安西安东北大街、大华1935商场、唐延中心城等热门商圈,有不少商铺都在空铺状态。

西安东北大街属于热门商圈,今年4月,从东大街地铁口的一家Biáng Biáng面店的大门上,已贴上“旺铺转让”的广告。根据门上纸张的痕迹,类似的广告应该张贴过好几次,但依然没有人接手。旁边一家店铺老板表示:“这家店关了很久了”。在这家店不远的街道转角处,也有3家门店在招租中,但装修已被撤掉,属于空铺出租的状态。

西安唐延中心城曾是餐饮商家争抢的热门地段,但近些年来,商场人气逐渐冷淡,如今,商场内的许多餐饮、服饰纷纷闭店撤场,大部分店都属于围挡或关闭或者转让状态,场内还剩一些连锁品牌如魏家凉皮、傻得冒、汉堡王等,店内人气也比较惨淡。

在北京的红餐网专栏作者翟彬表示,今年以来,北京一些热门购物中心几个入口处的核心点位,空置时间均超过3个月,这一现象即使在疫情期间也不常见。

3、高端、精致餐厅和连锁品牌也撑不住

即便是连锁品牌,日子也不并一定好过。回顾今年1-4月,已经有不少餐饮品牌“倒下”,其中不乏知名品牌。

比如曾经年入8亿的明星品牌熊猫不走蛋糕,在今年突然倒下,社交媒体上出现大量员工讨薪;一度在全国开出200多家门店的伏小桃,今年大规模关店,总门店数已不足30家;九毛九、奈雪分别“砍”掉旗下子品牌那未大叔是大厨和台盖……

同时,不少高端餐厅也在今年“闭店告别”。比如有着“北京意大利菜餐厅天花板”之称、曾摘获米其林一星的Opera BOMBANA,在4月宣布停业;在上海经营了15年的Osteria生蚝海鲜餐厅也计划于5月30日正式停业;还有业内人士向红餐网爆料,上海外滩的一家于去年年末开业的高端餐厅,也在4月正式闭店了,存活时间不到半年......

一批定位精致餐厅的品牌也接连遭遇挫折,比如号称一天翻台16轮的“早餐界爱马仕”的桃园眷村,如今仅剩4家门店;拥有50多年历史、在美国门店300多家的“汉堡界爱马仕”哈比特汉堡,在国内也只剩1家门店......

无论是小餐饮店还是连锁品牌,今年餐饮人的一大感受就是市场冷淡,开餐饮店更卷、更累了。不少餐饮人直言,今年餐饮淡季更淡,旺季也不如往年旺。

“今年做餐饮,不赔就等于成功。”餐饮二手设备回收商“狗哥”在其短视频账号中表示,从业6年来第一次见到今年这样内卷的情况,不赔等于成功,小赚就值得放鞭炮庆祝,如果门店天天排队,那么这家店的运气和实力简直像“开了光”。

2

餐饮行业两极分化,

普通餐饮人只能“熬”着等机会

今年为什么有很多餐饮人感到生意比之前更难做?造成这一现象的原因主要是消费习惯变化、市场竞争不断加剧。

从消费端来看,随着社会财富效应减弱,不少企业裁员、降薪,人们的消费欲望受到了一定的抑制,通过储蓄抵抗未知风险的意愿增强。同时,人们的消费习惯也发生了改变,过去人们倾向于追求消费的附加值,如高大上的环境等,而如今的消费者更关注餐饮消费的本质——产品和价格,要求产品有性价比、好吃不贵。

“当下是消费升级和消费降级并存的状态,主要表现为需求的升级,而非预算的升级。”如是金融研究院院长、中国民营经济研究会副会长管清友表示,消费者过去花100块钱吃东西,现在花100块要吃到更好的东西。

如此一来,大量餐饮店只能选择降价,或者花更高的成本去提升品质,利润空间被缩减。

从餐饮供给端来看,近两年,一批失业人群持续涌入餐饮行业,摆摊、开小店或者小成本加盟连锁品牌等,推高了餐饮的供给量。

广州番禺区的林先生表示,地铁4号线海傍站附近的夜市,去年还只有十来家餐饮地摊,今年以来夜市的摊位已经增加到30多个,“一开始只卖烤串、烧饼、凉面、牛杂、麻辣烫、柠檬茶之类的,今年以来陆续多出了小龙虾、冰淇淋、广西酸嘢、新疆烧烤等摊位,几乎每个月都有新摊位加入进来。”

而地摊往往在房租、人工成本上比餐饮店低,价格上也能做到更低,自然分流了一批消费者,进一步加剧了行业竞争。林先生称,随着夜市规模的扩大,在夜市消费的打工人、白领也越来越多了,周边实体店餐饮商户的生意有所下滑。

“对于没什么特殊优势的底层餐饮来说,它们争夺客户的方式只有不停内卷,或降价压缩自己的利润换取订单量,或降低自己的经营成本,比如原来4个人开店变成2个人,原来营业8小时现在10小时。”智胜餐饮品牌战略咨询创始人寿文彬告诉红餐网。

除了地摊,还有不少餐饮店也通过价格战获取订单量,在团购平台上,一线城市卖100多元的3、4人团购套餐并不罕见,以广州为例,某知名烤鱼品牌推出了199元的3-4人套餐;某牛蛙品牌推出了179元3-4人餐;某牛杂品牌推出了168元三人餐......

此外,头部品牌“跑马圈地”式下沉,还大打价格战,进一步挤压中、尾部品牌的生存空间。

比如今年,品牌对加盟商的争夺战趋于白热化,不少品牌通过“0元加盟”“分期付”“小店型”等降低开店门槛的策略加速抢占市场,有的品牌还大打价格战,用规模优势换取定价权,用总成本领先淘汰对手,最终垄断人们对这一品类的认知。

价格战的背后往往是残酷的认知战,更是头部品牌对价格体系的重新塑造。如今,头部品牌依靠规模化、低成本实现技术和经营模式的升级,正在玩一场以快打慢,加快淘汰进程的游戏。比如瑞幸的9.9元活动,在相当程度上改变了许多消费者对咖啡的认知,咖啡不全是卖30元左右的“高档产品”,而很多中、小咖啡品牌也不敌“9.9元”,被大量洗牌。

结 语

外部经济、消费环境的遇冷,和内部竞争的激烈,都让当下很多餐饮人倍感压力——眼看着行业洗牌变得更加残酷,而门店却无法吸引来更多顾客,营业额的提升很困难,下滑却很容易,今后该何去何从?

“餐饮人可能需要管理好自己的预期,餐饮这门生意远没有大家想象中那么好做,洗牌是常态。”寿文彬表示。

当内卷、洗牌成为常态,对于仍在坚持的餐饮人来说,摆在面前的终归只有一条路:活下去。不管今年的餐饮如何难做,都要“熬”下去,先“熬”着,慢慢找机会。因为只要不下牌桌,一切皆有可能。

注:文/何沛凌,文章来源:红餐网(公众号ID:hongcan18),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

文章来源:红餐网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这么好看,分享一下?

朋友圈 分享
+1
+1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