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假期10天赚2万 打工人在直播间里努力“搞钱”

刘奕琦 2024/02/25 08:30

春节,有人忙着团聚,有人忙着“搞钱"。

直播间里宝宝们,用发财手点一点左上角的关注按钮,新关注的人数超过15个,就给大家开一波盲盒王炸!”喜庆的红棉袄,挂着鞭炮挂饰的背景墙,接二连三的吉祥话……于斌的直播间里,洋溢着满满的新年气氛。

从腊月28到正月初四,她已经连轴直播了一周时间。“争取10天赚2万元,然后给自己放半个月假”,虽然辛苦,但她依然咬牙坚持。

非春节期间,她的时薪通常是200元—300元左右,到了过年,这个价格可以达到400元—600元,如果突破既定的销售目标,还有另外的奖金。“春节假期,于斌一场直播大约播5小时,能够赚超过2000元,而她有的时候一天能接两场直播。

“虽然到手工资没有日常的3倍那么夸张,但已经很满意了”,10天时间,于斌可以赚到普通打工人2个月的薪资。

春节“卷”直播间,有人为了高薪资,也有人为了高流量。因为快递供应链问题,爱惜羽毛的大主播们在这段时间通常不会开播。而过年,又恰好是普通用户闲暇时间最多,在短视频平台上逗留时长最久的阶段。“即便是不投流的自然流量,直播间也有很明显的上涨趋势”,宋晓柒观察道。

近几年,围绕着直播电商行业的“造富神话”和“流量故事”频频出现在大众视野里。行业链条里的每一个角色,就像是一颗颗无法停止的陀螺,紧跟着转动的轨迹,卯头前进。春节,像于斌、宋晓柒这样依然坚守在一线的直播电商从业者,并非少数。

01

大年初三,单场成交额破10万

宋晓柒26岁 做直播一年左右

宋晓柒是东北人。今年冬天,她的家乡哈尔滨火爆全网。在“南方小土豆”们纷纷占领中央大街、索菲亚教堂、冰雪大世界的时候,她选择留在距离三千多公里的广州,不回家过年。

“我的抖音账号在年前开始起号和起量”,晓柒不敢松懈。她跨入直播电商行业的时间不到一年,正式开播仅3个月。选择春节假期开播,一方面是为了尽量收回原先投入的成本,另一方面也是她想给自己押注一个机会。“听说去年,有个卖JK制服的新主播,7天卖了将近200万的货。”

“想做直播带货,想来南方创业”,早在两年前,这个念头就已经深植她的心中,直到去年年初,新冠疫情对人们生活的影响逐渐褪去,才得以实现。

晓柒并没有太多的试错成本,一开始打算找合伙人,寻觅后无果就决定独立创业。如今,她的直播团队依然只有她一个人,除了当主播,也身兼运营、场控、选品等多个职责。在她租住的房子里,一台手机、一副支架、一个打光灯组成了一个简易的直播间。初来乍到的头半年,她几乎没有赚到一分钱。

晓柒瞄准的赛道是服饰。刚开始做直播时,她卖得大多是从广州石井拿的尾货,单价较低。过年期间她逐渐将商品往单价更高的精选货品调整。“流量大,适合拉新,精选货能吸引到的粉丝质量和黏性比低价尾货更高一些。”

快递,是春节开播的主播们最头疼的一个问题。和其他品类相比,服饰品类的退货率比较高,再加上长时间不发货,又将大大拉长用户的决策时间,增加退货的可能性。为了保证发货速度,晓柒只敢上架和自己相熟的供应链的产品。“我怕高退货率影响账号,开播前,和他们再三确认,初八当天一定要把货全都发出去。”

开播几天,涌入直播间的新用户数量依然超出了她的想象。“第一次在新年开播,前期准备不是特别充分。大概到初三,就发现这家供应链已经没有什么货可以卖了。”有一天晚上,她在账号橱窗里连着上架了三款衣服,结果都出现0库存状态。因为缺货,直播间无法承接住新客,晓柒眼睁睁看着流量就像跳崖一样,一下子就降下来了。

为了防止再次出现这种情况,她只能减少货品。“日常一场直播要上十几个款,现在只能上4个款轮番介绍。”但即便如此,靠着新客户和有限的款式,她还是在初三当天突破了10万元销售额,是日常开播的2倍多。

02

春节直播,拿入行敲门砖和积累经验

于斌29岁 做直播3年

“今年明显卷了很多”,在直播电商行业里摸爬滚打了3年,于斌明显感受到钱越来越难赚了。

主要表现在两个方面,一个是薪资变低了,另外就是接活儿越来越难了。前两年,招春节期间代班的成熟主播,几乎是一场声势浩大的抢人大战,有些公司甚至能开到上千元的时薪。“别说10天赚2万了,底薪加抽佣,有的主播一场直播就能搞定。”

今年,在直播电商行业的大本营杭州,市面上流动的主播变得越来越多,市场出现了“僧多肉少、抢不到单”的局面。《中国网络表演(直播与短视频)行业发展报告(2022-2023)》显示,截至2022年末,我国网络表演(直播)行业主播账号累计开通超1.5亿个。

原先只要积累3—5个月左右的上播经验就能接到兼职的单子,现在需求方可能要求至少要1年的直播经验。春节期间,一些为了进入直播电商行业的新人主播,会特意选择不回家。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为了能接到一些平价单子,拿到入行的敲门砖和积累上播经验。

在电商公司里做了多年招聘的HR徐哲说,很多人外行人一听到你是做直播的,第一反应就是“肯定很赚钱吧”。但事实并非如此,今年过年,他们公司原本的全职主播放假回家了,所以只能临时招一个兼职的,一天播8小时,薪资是300元。

“我所在的城市是福建南平,当地直播电商产业不算发达。这个价格和上海、广州、杭州相比并不高,但仍有不少人前来咨询应聘。”徐哲表示,大部分人来试播后的效果并不理想,没有直播经验,和镜头缺少互动感。最终,在朋友的介绍下,徐哲招了一个放假在家的大学生,过年假期7天时间,只能完成3天的正常开播。

曾经,靠一句“OMG”俘获了“所有女生”的李佳琦,靠直播迎来“甄嬛传”结局的罗永浩,豪掷1亿买楼的杨家兄弟……一台手机就能实现的素人造富故事,也让很多人产生了“我上我也行”的错觉。

“这些故事看看就行了”,徐哲说,如今,在很多公司,主播和运营、客服一样,只是电商化过程中的一颗螺母角色。当行业的聚光灯打在金字塔的底座上时,我们可以看到,招聘平台上,5000元底薪招全职主播的招聘帖比比皆是。

《中国网络表演(直播与短视频)行业发展报告(2022-2023)》也证实了这一点。报告显示,以直播为主要收入来源的主播中,仅有0.4%的主播月收入在10万元以上,95.2%月收入为5000元以下。

03

陪读的宝妈,把直播间搬回了老家

李然37岁 做直播1个多月

腊月十五,淘宝主播李然从天津开车赶回河北沧州老家。后备箱里除了年货,还有一堆她的直播设备。她是一名手工领域的达人主播,直播时所需材料包,加上补光灯、背景板、手机支架、桌面装饰等,大大小小填满了大半个后备箱。

回到老家后的第一时间,她就在卧室的一角腾出一张空桌子,作为新的直播“基地”。在此之前,李然是一名陪读的全职太太,主播是少数时间和空间较为弹性的职业。虽然入行时间不长,但一边勾毛线,做手工花篮,一边和直播间的粉丝聊天,已经成了她每天必不可缺的一项功课。

李然目前粉丝数并不多,约2500人,但她依然很珍视这份职业,“除了赚钱,有时候你自己也会感觉很治愈。”不同于带货主播。她绝大部分的收入来自于流量奖励,收入从一开始不合格无结算到几分钱,再一步步到几块钱。春节期间,直播间的流量一路上涨,最多的一天奖励达到了900元。

虽然家里人偶有微辞,但来自数据的正向反馈还是给她打了一剂强心针,大年三十当天,她一直播到下午三点,“下线后就急匆匆开车去乡下,和亲戚一起包饺子过年。”

早在节前,“不打烊”就已经成为了各大直播平台抢占用户关注的重要营销手段,淘宝直播的不打烊从腊月二十四一直延续到正月初七,推出传统年俗、特色美食、新年彩妆等多项栏目。快手用年会的形式举办“铁晚”,并邀请多个大牌明星助阵。抖音则在过年期间推出“新春吃喝玩乐节”,打响本地生活赛道的龙年首战。

在平台的推波助澜下,各大小直播间也在用自己的方式实现“不打烊”,李然的方式是把直播间打包回了老家。

随着直播电商行业的发展,黄金的流量红利期已经逐渐褪去。品牌不再只迷信押注大主播直播间,而是将直播变为众多营销手段中的其中一环。面对趋于成熟的直播行业,新主播也不再跟风于一日造富神话,而是开始专心寻找和捡拾前人们留下的稻穗。

没有正式团队的宋晓柒,粉丝不足1万的李然,10天赚2万元的于斌,不同于稍有风吹草动就引起舆论浪潮的大主播们,他们才是直播平台里的大多数,甚至比大多数主播还更幸运一些。通过孜孜不倦耕耘,这些春节期间开播的主播们,已经打拼出了一片属于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注:文/刘奕琦,文章来源:电商在线(公众号ID:dianshangmj),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

文章来源:电商在线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这么好看,分享一下?

朋友圈 分享
+1
+1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