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佘诗曼不是董宇辉

陶淘 2023/12/28 08:30

TVB的台庆剧《新闻女王》,在舆论场已发酵了1个多月。

剧中女主角Man姐的扮演者,TVB台柱佘诗曼,在收官时间12月11日至12月17日,获得了内地全网角色热度榜第11位,微博上相关热搜达33条。马国明、高海宁等演员也上了微博热搜,新生代演员何依婷引发了一定程度关注。

《新闻女王》将老板与明星员工之间暗自角力的氛围纤毫毕现,又对剧中职场女性、新闻伦理的价值观都做了多角度探讨,形成破圈的关注度,在豆瓣获得了7.8分的口碑。

东方甄选“小作文”事件之后,许多网友在社交平台将这部当代职场宫斗剧,称为“预言之作”。剧中,电视台台柱Man姐与电视台董事长谈心时,在沙发上面对而坐,与董宇辉和俞敏洪上直播间对话时的画面高度一致。

但佘诗曼不是董宇辉,凭她一己之力,救不了TVB。

成立距今半个多世纪,曾在八九十年代以武侠片、警匪片叱咤风云的香港电视广播有限公司(TVB),如今却因演员青黄不接、题材老套,早已过了它的黄金时代。上一部TVB在内地的爆款剧,还要追溯到2014年的《使徒行者》,一晃已过近十年。

此次《新闻女王》成为TVB沉寂多年后的爆款,背后是近几年TVB北上与内地积极的多元化合作。

在核心业务影视方面,从综艺、剧集合拍,到签订框架合作,TVB与平台的合作方式进一步深化。

优酷副总裁谢颖近日在接受采访时就表示,优酷与TVB在十年前开始合作“港剧场”,不过,“一部剧从立项到上线播出,有一整套工作流程。此前从不参与播出营销战役的TVB,今年在合拍《新闻女王》时,也首次参与营销,追加了营销预算。”这是TVB与内地合作深化的典型案例。

除此之外,TVB在内地的多元玩法,还包括对电商直播的尝试。

今年3月,淘宝直播迎来了一个“情怀杀”直播间——TVB识货,首次直播便收获场观485万,粉丝10万。更早之前,去年4月,TVB就入驻抖音直播,开通了3个面向不同商品品类的账号,累计粉丝数近100万。

北上自救的成果,在股价与业绩表现方面也均有体现。

2022年上半年,TVB内地业务收入由2.84亿港元增至4.03亿港元,增幅达到42%,与TVB、芒果TV合作《声生不息·港乐季》播出周期重合。

今年3月初,与淘宝直播合作的消息公布后,TVB母公司电视广播股价大幅度上扬,盘中一度涨幅超80%,创2020年4月以来新高。此后近4个交易日,电视广播已累计涨超180%。

不过,TVB自2018年开始,已连续亏损5年,至今仍未扭亏,还面临着许多内忧外患。

从外部条件来看,电视的黄金时代被网络取代,港剧的高光时刻也因内地影视工业化的发展不复存在;内部方面,香港影视创作人林华全认为:“管理层老化、节目创新不足,腰部演员薪资待遇薄导致艺人出走,都是TVB依旧面临的严峻挑战。”

变革浅尝辄止易,而刮骨疗毒难。TVB改革之路仍道阻且长。

01

高光不再

《新闻女王》火出圈了,许多新闻从业者、港剧迷和路人粉,都对这部剧越看越上头。

在首都师范大学文学院文化产业管理系副教授杨慧看来,《新闻女王》对于程序正义、眼见不一定为实的新闻伦理、新闻真相的探讨,让人在剧作中感受到了编剧的用心。

但观众觉得,这部剧依然没能达到TVB黄金时代的水准。《新闻女王》在许多方面,仍被业内人士诟病。

在林华全眼中,尽管披着“职场剧”的皮,《新闻女王》仍没有脱离“宫斗剧”的内核,“职场中角色与角色之间的关系,冲突过猛,有些失真”。

与此同时,《新闻女王》暴露了TVB演员青黄不接的问题,对此观众感触颇深——从《金枝欲孽》到《使徒行者》,再到《新闻女王》,TVB每隔几年拿“佘诗曼出来遛一遛”,剧集的人气才会有保证。

而回望过往二三十年,TVB佳作频出、题材广泛。80年代的《上海滩》《射雕英雄传》,90年代的《神雕侠侣》《天龙八部》《大时代》《创世纪》《陀枪师姐》,还有本世纪初的《金枝欲孽》等宫斗剧,影响了数代华语圈的观众。

那时候,大亨、警探,霓虹交错与摩天大楼,构筑了观众对港人的多半想象。香港的油麻地警署,成为TVB粉丝去香港旅行时的必打卡地,陀枪师姐在此收队,西九龙重案组自此出发。

彼时,TVB之火能够燃烧,得益于时代的红利:电视在那时正值黄金时代。在内地,1986年到1995年,中国电视机普及率从不到15%上升至城市超110%,农村接近90%,彩电逐渐成为家庭日用品。基础设施的迅猛发展,为TVB在内地市场影响力的提升打下了基础。

彼时,内地剧作市场也初形成,但拍戏的多为草台班子;而香港随着四小龙时期经济的腾飞,娱乐业狂飙。

然而,时移世易。

2014年,TVB亏损的第一年,正是互联网广告收入超过电视广告收入的第一年。在此之后的2015年~2017年,其盈利分别为13.31亿港元、5亿港元和2.44亿港元,逐年递减。

杨慧分析:“随着网络媒介的变迁,游戏、短视频更多抢占了娱乐时间,电视的黄金时代不再。与此同时,在网络介质成为主流看剧渠道之下,港剧的竞争对手,不再只是华语界制片方,还有日剧、韩剧、美剧。此外,内地影视工业发展迅速,香港影视在华语界也失去了支柱地位。”

“当TVB更多在短视频上被用户刷完时,公司本身也无法从中获益。”杨慧补充道。

港剧的衰败,与客观环境确实密切相关。

02

北上自救

当然,公司盛极而衰,自身的弊病自然是更核心的因素。具体到TVB,近几年其深陷亏损泥潭,直接原因在于爆款作品的锐减,还有营收结构的单一。

TVB试图通过北上与内地合作来力挽狂澜。

北上影视合作的逻辑非常简单——一方面是TVB本土市场面临着增长天花板,另一方面是内地更广阔的市场,和影视制作水准的提升。

自2016年起,TVB陆续推出了面向本土市场的网络电视平台myTV SUPER;上线了包含社交媒体、短视频、直播等功能的APP Big Big Channel,TVB所有艺人都是Big Big Channel的KOL。但这些产品依然依赖于有限的市场规模。

自2010年之后,内地剧作与港剧之间的质量差距,迅速抹平,甚至反超。

2004年,TVB制作的《金枝欲孽》登录湖南卫视,在内地吸引了2亿人观看,在豆瓣获得了9分的口碑。7年之后,内地古装剧《甄嬛传》服化道水准已与《金枝欲孽》并驾齐驱,影响力更延续至今。在综艺方面,以芒果TV、爱奇艺为代表的制作团队在华语界开始领先。

目前担任TVB总经理的曾志伟就曾坦言,15年前他带团队到内地,是分享怎么做节目,“现在是跟内地学怎么做节目”。

这种战略表现到具体的措施方面如下:1.通过不同的内地平台建立庞大社交媒体粉丝群;2.推行多渠道网络策略,引导电视人将内容和艺人资源转化,投入内地市场;3.与内地平台合作更多项目,为TVB乃至全香港艺人争取更多工作机会。

截至12月中旬,TVB在抖音的粉丝量已经超过了1250万,小红书超过了14.5万,微博粉丝量则超565万。各大社交平台积极营业,微博近日每日发博数量达15条左右。

在与平台的合作方面,《新闻女王》这部剧集背后,体现的正是TVB与内地近几年在影视内容授权、内容共创、艺人经纪方面的深度合作。

“优酷和TVB在方法论上相互成就,我们积累了大量本地营销的实战经验,TVB在制作上则有着出色的匠人精神。我们双方在立项、选角、制作、播出、宣发方面,形成了互补。”谢颖表示。而在2013年,优酷与TVB合作之初,双方的合作模式,仅仅是前者购买后者的版权。

除了优酷之外,TVB在2016年也与爱奇艺达成了战略合作,全资附属公司77工作室与腾讯视频旗下企鹅影视也签署了合作框架协议,进一步深化影视剧集合作及授权,TVB与腾讯视频合作的《企业强人》正在推进中。

去年,TVB与芒果TV联合出品的《声生不息·港乐季》,更是激起了一阵怀旧港风,该财报周期TVB营收增长了42%,财报中提及这主要来自与内地影视合作的业务。

合拍综艺与影视剧,除了获得资金分成之外,还提升了TVB艺人的内地影响力。

为了进一步深化与内地的合作,今年1月中旬,TVB将翡翠东方的股权从70%增加到了91%,致力于进一步推动广告、版权发行、艺人经纪和影视制作等领域与内地的合作。

除了影视合作之外,TVB还试图在直播带货领域求新,以弥补营收过于依赖电视广播的问题。

今年3月初,TVB与淘宝直播合作,上线了TVB识货直播间,首场直播全场销售额突破2350万元,“618”期间港姐专场首次破亿。2023年半年报显示,截至9月30日的6个月里,TVB识货直播间GMV为2.5亿元。

更早之前,去年4月,TVB就入驻抖音直播,并且开通了3个面向不同商品品类的账号,分别为TVB识货(港式甄选)、TVB识货(美味甄选)和TVB识货(香港严选),合计粉丝已超200万,半年的粉丝增长量超过了100%。

03

顽疾仍在

无论是TVB与内地平台合作拍摄综艺、剧集,还是做直播带货的行为,从大方向来看,对于拓展TVB市场、改善TVB营收,都大有裨益。除此之外,近两年,TVB还做了管理层与员工的优化管理、顶层人事变动。

2021年,TVB大刀阔斧完成了顶层人事变革,时年68岁的曾志伟被请回TVB担任副总经理,并于8个月后再升职为总经理。在随后两年里,他也成为TVB与内地合作的核心驱动力。

今年7月底,TVB举办行政发布会时,行政总裁许涛强调,不合适的管理层将被劝退,将更换超57%的高级管理人才,让更年轻的管理层进入新的业务,包括电商、直播带货等。

11月底,TVB宣布了裁员和部门合并。其中,TVB裁员总数达300人,相当于雇员总数的8%。电视业务拟合并J2和财经体育台为新频道“TVB+”,涉及裁员超200人;电商业务方面,拟合并线上平台“士多”与“邻住买”,100多名员工离开TVB。

但多项举措落地后,也不可否认,TVB的沉疴仍在。

从影视业务板块角度而言,TVB已不再是20年前剧集与综艺领域的领航者,而是成了追随者。题材内容缺乏创新,演员代际更新缓慢,都是TVB的顽疾。

“TVB的题材至今有比较多宫斗戏,内容有狗血的言情,比较老套,这跟TVB管理层的老化有关,不像芒果TV这些融媒体做得比较好的卫视,管理层年轻人比较多。近些年,管理层中专业做影视的人也不足。”林华全分析。

杨慧则对《中国企业家》表示:“其实演员能够拥有持久的艺术生命力,对平台而言不是坏事,但是演员断代对公司而言肯定存在问题,比如剧集拍摄的题材受限,中生代无法拍偶像剧。”

演员的代际更新问题,与TVB的待遇脱不了干系。

财经节目主持人崧楠在一期视频中提到,在TVB的薪资金字塔中,除了少数头部艺人和演技派,大多数新人的合约都是按月发钱,每月底薪仅为6000到10000港元。

“底薪之外的部分按出场费计算,但许多腰部演员一年只能接到一两个节目。并且,这些演员还无法去外边接戏,因为TVB签的是独家协议,有些长达10年,如果违约,需要支付大笔违约金。”林华全透露。

甚至有业内人士对《中国企业家》透露,TVB对腰部艺人“只要面子,不要里子”,“薪水给的少,艺人的高端人设却不能塌,这些拿着工薪阶层薪水的艺人,却被要求不能坐公交地铁,只能坐计程车,不能让大众觉得他们待遇不行。”

在电商领域,尽管2022年上半年,TVB进驻抖音之后,电商营收同比增长了26倍,但今年上半年由于线下购物增长、线上必需品购置需求下降等原因,TVB电商部分收入同比下降41%。新业务离收入稳定,还有着长足的距离。

这体现了TVB主播做内地短视频与直播带货,仍存在专业度不足与水土不服的问题。

当用户打开抖音TVB,刷一些明星主播的视频时,眼神飘忽的状态,让用户很容易看出她在看提词器。此外,许多主播粤语中夹杂着普通话的直播带货,更是无法拉近与内地观众的距离。

对于TVB来说,从行业鼎盛时期走来、如今没入行业夕阳时,若要重现荣耀时刻,其改革之速,也必须超越这个激烈更迭的时代。

注:文/陶淘,文章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公众号ID:iceo-com-cn),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

文章来源:中国企业家杂志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这么好看,分享一下?

朋友圈 分享
+1
+1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