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风口浪尖上的“社区食堂” 会抢走餐饮人的饭碗吗?

红餐编辑部 2022/11/10 08:47

社区食堂,无疑是近段时间餐饮业内最热门的话题之一。

被热议的“社区食堂”到底是什么?新环境下的社区食堂,会不会抢走大众餐饮的生意?一时间,业内外一片哗然,各种猜测甚嚣尘上。

社区食堂和“国营食堂”,完全是两码事

先来回顾一下,“社区食堂”这股风是怎么刮起来的。

10月底,住建部、民政部联合发布《关于开展完整社区建设试点工作的通知》,提出各市区应选取3至5个社区开展完整社区建设试点,试点社区应规划建设社区综合服务设施、幼儿园、老年服务站、食堂等系列便民商业服务设施,试点时间自2022年10月开始,为期2年。

随后,多地已发布或正准备重建社区食堂的消息被细心的网友们一一翻了出来:

西安市国营安居大食堂馨和居店、曲江店于10月19日正式运营;

河北省要求各市2022年至少要建设50家营养健康餐厅(食堂),到2025年达到每市建设不少于500家,全省不少于5000家的目标;

云南凤庆县第一家“国营食堂”开业……

多起事件的渲染,引得舆论一片沸沸扬扬,探讨激烈。在部分舆论还在关注“社区食堂”是否成真时,另一边,认为“社区食堂”等同于“国营食堂”的言论也开始出现。

针对坊间诸如此类的解读,日前相关部门表示,大家对于“社区食堂”存在很大的误解。

住建部表示,迄今为止,国家及地方政府均未发布过任何要规模化兴建国营食堂的政策或规划。而《关于开展完整社区建设试点工作的通知》中提到的社区食堂考虑的是广大老百姓需要的日常设施,并非单独强调食堂,也没有要求一下子建设大批国营食堂,而是在新建小区配建这些设施。

河北卫健委也做了进一步澄清,表示其发布的文件中要求“建设”的不是食堂和餐厅这些硬件,而是指合理的膳食理念。

云南凤庆县国营食堂的负责人在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也表示,自家开业的“国营食堂”初衷在于解决员工的用餐问题,同时也对外开放,只是起了个“国营食堂”的名字。

至此,可以明确一点:各个部门发布的文件中所说的社区食堂,与具有时代烙印的“国营食堂”,完全是两码事。

“社区食堂”并不新鲜,且争议不断

事实上,社区食堂也并非新鲜事物。有网友表示,“这种社区食堂早已不是什么稀奇事,上海遍地都是”“这样的社区食堂在深圳、广州也大把,随处可见”……

确实,一些地区早几年前就提出要建设社区食堂,只不过多以养老食堂/长者助老食堂为切入点进行经营模式探索。比如:

2019年,上海市将“新增200个社区老年助餐点”列入政府实事项目;

2021年初,太原市将“新建改造社区食堂”列入太原市政府工作报告,并计划到年底建成140个;

截至2022年7月,天津市在全市开办了1700多个老人家食堂,开展老年人助餐服务试点两年多。

据红餐网(ID:hongcan18)观察,现在市场上开业的社区食堂,大部分采用的是由“政府牵头,市场化运作,引入第三方运营”的模式,饭菜价格一荤两素八元左右、两荤一素近十元,社区内不同老年人根据年龄的不同,享受不同程度的优惠,整体价格都较为亲民。此外,大部分社区食堂除了服务社区老年人,也面向社会开放。

参考当下已经存在的一些社区食堂,再回来谈如今各地相继推进加大社区食堂建设一事,公众也看法不一。

有人表示,“从降低生活成本的角度来说,社区食堂值得推广”“每天买、洗、做比较耗时,非常赞成建设社区食堂。江浙很多地方这块开展得不错,花样多、菜量不大、价位低。”

但也有人表示,社区食堂如果做不成大学饭堂的规模,就注定是小打小闹。“想象一下,一两百平的面积正常经营,无补贴、但还得支付场租、水电、人工、物料,价格压到七八块钱有菜有肉有汤,即使很大的小区人流,这个价位都难以成功。毕竟人均十几二十元的饭店都不乏有倒闭的。”

新环境下的社区食堂,

会不会抢走餐饮人的生意?

暂且不论社食堂未来能否大面积普及。眼下,相关部门大力推广社区食堂,甚至给予社区食堂扶持,已经让一些餐饮人不禁哆嗦:这是否会影响到大众餐饮业?会不会抢走餐饮人的生意?

对此,红餐网也向多位业内人士、专家进行了了解。不少业内人士都表示,社区食堂可能会带来餐饮人担忧的市场竞争问题,但也不能一概而论。

一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告诉红餐网,当前不少餐饮品牌将社区作为布局的侧重点,如果物美价廉的社区食堂铺开,开在小区周边的餐饮店肯定会被分走一部分客流,营业额下滑在所难免。

但是,也有观点认为,社区食堂并不会对餐饮业造成大的威胁。一位网友就表示,社区食堂并不会对所有社会餐饮产生大的冲击,“它利空买卖大众快餐,利好特色餐饮,同时也利好货真价实的诚意商家。”

木桶记臭鳜鱼创始人方强龙表示,部分社区食堂目前的营业状况也不乐观,高度依赖政府补贴,盈利水平弱,可持续经营能力不足,做得好的社会餐饮无需惧怕。

红餐网专栏作者蒋毅则表示,社区食堂的影响目前无法一概而论,在他看来,在正常情况下社区食堂进入商业领域,在产品、运营各方面相同的条件下与社会餐饮同台竞技,要打败已经在餐饮市场上打磨多年的社会餐饮难度很大。

但若在非常规情况下,例如社区食堂店面租金免费、利用社会闲余人员将工资降低等情况,成本远低于社会餐饮的市场成本,加上终端价格较低,这样一来就有可能会在短时间内对餐饮行业造成一定影响。

“长久来看,还是不太可能抢走餐饮人的生意。”蒋毅说道。

重点布局社区餐饮的南城香则并未对社区食堂有太多担忧。南城香创始人汪国玉告诉红餐网,社区食堂很好地解决了当前社会上的一些问题,比如部分年纪较大或出行不便的老年人是社会餐饮多数时候不能覆盖到的消费人群,但社区食堂恰恰由于距离近、饮食卫生能够为这些特殊人群提供服务。“所以,二者的目标消费群体并不完全重合。”

“餐饮赛道规模足够大,允许不同类型的餐饮企业同台竞技,不管是社区食堂还是其他竞争对象,餐饮人应该始终聚焦在自己企业的发展运营上,才不会被挤压甚至淘汰出局。”木桶记臭鳜鱼创始人方强龙表示。

众说纷坛,市场对于社区食堂的看法仍未统一,而社区食堂实际对市场影响几何,仍需对后续发展进行跟踪。

注:文/红餐编辑部,文章来源:红餐网(公众号ID:hongcan18),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

文章来源:红餐网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这么好看,分享一下?

朋友圈 分享
+1
+1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