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兰格集团刘陶然:年轻一代要扛起产业互联网发展的旗帜

亿邦动力 2022/09/20 12:30

【亿邦原创】钢铁与互联网结合,会产生怎样的创新?

成立于1995年的钢铁行业“老兵”兰格钢铁,积累了行业上下游超过30万家会员企业,形成了“科技x交易x数据”的钢铁数字供应链服务模式。

2015年,兰格完成第一次战略升级,推出数字科技版块,给上游钢厂、中间贸易商和下游终端采购企业部署信息化管理系统——EBC管理系统,该系统包括大宗物料采购、备品备件采购、销售管理、物流管理、仓储管理、厂区智能化管理等多环节,目前已覆盖中国超过1.8亿吨钢铁产能。

2019年,兰格完成第二次战略升级,兰格云商平台应运而生,该平台集交易、物流、集采和金融科技服务为一体,做到了科技驱动交易、交易产生数据、数据创造价值。

在2022年多变的市场环境中,兰格相继推出了两款具有行业革命性和划时代意义的产品:基于全流程、一体化数据闭环的金融科技服务产品和基于人工智能、AI技术的“钢铁智策”大数据辅助决策系统。

“产业互联网是推动我国数字经济发展的有力支点,需要一代又一代企业家们去耕耘、去建设。”身为90后的兰格集团总裁刘陶然对亿邦动力如是说。

以他自身为例,从1%的兴趣、99%的责任,到99%的兴趣、1%的责任,刘陶然在推动产业互联网发展的浪潮之中完成了由责任到兴趣的蜕变。同时,兰格的快速发展也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的年轻力量源源不断地加入其中。

在「看见数字化价值」亿邦产业互联网大会期间,刘陶然接受了亿邦动力的专访,他描绘了兰格在产业互联网发展过程中扮演的角色,也分享了年轻一代应该如何抓住产业互联网发展的机遇。

以下为访谈实录,经亿邦动力编辑整理。

亿邦动力:过去一年,内外部环境变化,很多行业面临挑战,兰格是否也面临压力?

刘陶然:其实产业互联网企业是最不应该受到内外部环境变化冲击的,因为越是复杂多变的环境,它越能有效地整合资源、优化配置,起到行业润滑剂的作用。

对兰格来讲,家底儿比较殷实,技术做得很扎实,抗风险能力强,所以几乎没有受到内外部环境变化的影响。

亿邦动力:增长主要来源于哪里?

刘陶然:今年最重要的突破来源于金融科技服务的真正落地,实现了基于全流程、一体化数据闭环的无抵押、无担保模式放款,全面支持了钢铁产业链实体中小微企业的发展。

银行把资金受托支付给兰格云商平台,兰格云商平台帮助钢贸商进行代采,相当于集合订单统一向钢厂发起采购,钢厂把货物发到银行指定的仓库里,钢贸商销售现货后把资金和利息再还给银行,这就形成了一个交易闭环。

为什么银行要指定打给兰格云商平台?因为只有打给兰格云商平台之后,通过全流程、一体化的数据闭环,银行才能够实时抓取并掌握货物流、资金流、合同流和发票流的四流合一,这是通过银行和兰格云商平台完整的互联互通数据传输呈现出来的。

这样的话,那些因为资金问题而受阻或受限的交易,就能够有效地运转起来,实际上真正解决了我国钢铁产业链中小微企业的痛点和难点。换句话来讲,兰格是在修渠,不断打磨,不断查缺补漏,直到银行的水真正流了进来。

亿邦动力:兰格今年还推出了新产品“钢铁智策”,它对钢铁行业的意义是什么?

刘陶然:钢铁是极具价格敏感度的大宗商品。判断价格的涨跌,以前都是靠猜或者靠历史数据的回归分析,比如去年都有哪些因素影响了钢铁价格的走势,今年这些因素发生了什么变化,做个回归分析,综合得出来一个对于钢材价格走势的判断。

现在兰格做的“钢铁智策”,不是靠人脑而是是靠人工智能、AI技术的,它的因子是不断进行动态调整和修正的,这个月某些因子占的权重大,下个月可能占的权重就小了,每一个因子的权重随着市场的变化而变化,不是简单的基于回归分析,而是智能的,实时感知市场变化的。

另外一点,“钢铁智策”是基于高频数据的。以前做回归分析的时候,大多应用的都是滞后性数据,比如每月16号左右才公布上个月的GDP统计数据。“钢铁智策”系统应用的是昨天的GDP统计数据,那么这个因子在价格走势判断中所扮演的角色就会更准确。

所以“钢铁智策”的发布是具有划时代意义的。发布会当天,中国钢铁工业协会、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全联冶金商会、中国金属材料流通协会的领导们悉数到场,均对这款产品的问世表示了高度认可,这也表明了这款产品是真正被市场所需要的。

亿邦动力:国联股份现在也在做上游工厂的数字化改造,跟兰格做钢厂的数字化管理系统的思路是类似的。

刘陶然:是,很像。国联股份是很有前瞻性的企业,先有了平台,然后开始做云工厂,寻找出了第二增长曲线。兰格是先为产业链做了数字化改造,才成立的平台。虽然顺序不一样,但是底层发展的逻辑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

亿邦动力:产业互联网的发展,年轻一代应该发挥什么作用?

刘陶然:今天出席的企业家,大部分在50岁上下,我是最年轻的了。

产业互联网是处在新的变革浪潮,它应该拥抱年轻力量去不断推动和创新,我们这一代人是见证历史的,上一代人为产业互联网的发展打开了一扇门,但是这条路能走多远,需要我们这一代人扛起产业互联网发展的旗帜。

我入职兰格从1%的兴趣、99%的责任,到99%的兴趣、1%的责任,这是一个蜕变的过程,产业互联网正是在这种过程中才能迅速发展起来。

亿邦动力:你的到来,给兰格的团队建设带来了哪些变化?

刘陶然:从年龄结构上来讲,一定是越来越年轻化,因为我们的志趣相投,使命、愿景和价值观一致;从组织结构上来讲,一定会越来越专业化,之前兰格更多讲究的是儒商文化,现在谁有能力谁上,谁能跟上时代的脚步谁上。

亿邦动力:我们之前做了一些互联网人才流动的调查研究,想看看年轻人是不是正在流向产业互联网,发现并没有那么乐观,一个是他们原先的薪酬福利产业互联网公司暂时还给不了,另一个是高学历的人才产业互联网公司暂时也消化不了。你怎么看这种现象?

刘陶然:是,这种现象也是社会急需解决的现实问题,之前给了年轻人过多挣快钱、花快钱的机会。面对经济压力下行加大的周期,大家就会不适应。

我们的招聘并不追求一定是互联网大厂出来的,选用合适的人做合适的工作最重要,薪资福利是否和预期相匹配,是社会进程博弈的结果,时间会给出答案的。

如果说要给年轻一代一个忠告的话,我觉得我们应该适应社会的发展规律,顺势而为,在产业里真正沉淀下来,上一个企业大学同样具有深远的意义。

文章来源:亿邦动力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