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董明珠也闯进预制菜 新造富风口又来了?

联商网编辑部 2022/09/16 11:51

预制菜的火越烧越旺。格力将进军预制菜装备制造领域的消息,引发市场广泛讨论。

9月7日,一场探讨珠海市预制菜产业发展的座谈会召开,董明珠在会上表示,结合企业自身优势,格力电器将成立预制菜装备制造公司,注重研发、生产和运销服务,为预制菜产业发展提供技术支撑。

早在今年1月份,从瑞幸退出,四处寻找商业机会的陆正耀就高调宣布进入预制菜领域。陆正耀创办的舌尖科技集团正在孵化一个名为“舌尖工坊”的预制菜新项目。根据官方介绍,舌尖工坊通过原产地采购第一手新鲜原材料,加工成半成品,急冻或冷藏储存,冷链运输至零售终端。

陆正耀一贯的做派都是高举高打,当还只有构思蓝图的时候,就势必通过疯狂的广告描绘出一个实现财富自由的金光灿灿的未来。舌尖工坊的预制菜项目同样如此,没开出几家门店就大肆放开加盟。

但过了半年多,加盟商发现根本无法盈利。北京、郑州、长沙等多个城市的加盟门店被曝关闭、经营异常。陆正耀团队赶紧宣称,“舌尖英雄”暂停加盟,全国几百家门店需要先养一养,等赚钱了再考虑继续开放加盟。

预制菜为什么爆火

预制菜突然爆火,主要是受到疫情影响。预制菜并不是什么新概念,发展已有数十年,但一直是一个不温不火的赛道。

疫情之下,餐饮行业备受影响。面向终端消费者的餐企纷纷寻求新的活路,线上配送是一条路,还有另外一条路就是销售“半成品”,让用户在家自己简单加工。

预制菜可以分成两大类,第一类是普通消费者早有接触的速冻食品,例如牛排、速冻水饺、包子等。这一类也被称为“即热食品”。

另一类更具普遍意义的预制菜是指以农、畜、禽、水产品为原料,配以各种辅料,经预加工(如分切、搅拌、腌制、滚揉、成型、调味)而成的成品或半成品。在此当中,又分为“即烹食品”和“即配食品”。即烹食品是拿到就可以下锅制作。即配食品是需要跟其他菜品、调料搭配才能下锅制作。

在今年这波风口之前,预制菜面向的是餐饮企业,也就是说,这些预制菜生产商将初步加工——进行了清洗、分切、包装的“即配食品”销售给餐饮企业。这是一个基本上TO B的赛道。

预制菜企业的主要用户包括小吃快餐店、连锁店、外卖、乡厨、团餐食堂等等。B端市场的销售份额占预制菜总规模的80%。

但是,疫情之下大量餐饮企业不能提供堂食,进一步精加工的预制菜成为重要的纾困之道。面向B端的预制菜和面向C端的预制菜显然是完全不一样的。面向餐饮企业的预制菜仅仅是初步加工,但是面向最终消费者的预制菜需要深加工,完成菜品的所有搭配,从“即配食品”变成“即烹食品”。

今年以来,预制菜赛道突然爆火,除了疫情原因,另一方面也是餐饮企业自我变革的必然选择。大量采用预制菜能够提升餐企的标准化程度,减少自身人工成本,同时减少原材的积压风险——如果无法堂食可以进一步加工之后分割出售。

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国内新增预制菜注册企业1020余家,2020年至2021年新注册成立1.7万家。到目前为止,国内总计已有6.6万余家预制菜相关企业。

就入局品牌而言,不仅有西贝、全聚德等餐饮企业,传统冷冻食品和肉制品企业得利斯、双汇等,还包括了花花食界、理象国在内的新消费品牌。就连快递龙头顺丰也宣布加入预制菜大军,分别在安徽、山东等地布局预制菜供应链业务。

与此同时,资本也在不断加持。《2022年中国预制菜行业洞察报告》数据显示,2013年至2021年,与预制菜产业上下游相关的行业融资达71笔,其中,2020-2021年便占据23起融资,参与投资方不乏红杉中国、经纬中国等知名机构。

而2021年到2022年,预制菜行业融资事件超过20起,融资金额高达数百亿元,为此前九年融资总额的10倍。

乘机割韭菜者大有人在

预制菜爆火,各地政府也出台政策,争抢风口。

今年2月,山东成立预制菜产业联盟;3月,广东印发《加快推进广东预制菜产业高质量发展十条措施》,这是我国首个省级预制菜产业政策;4月,山东潍坊提出建设特色产业园区,制定一揽子支持政策,力争3年内产业规模突破3000亿元,打造“中华预制菜产业第一城”。

此外,河北保定成立了中央厨房预制菜产业联盟,福建省餐饮烹饪行业协会成立预制菜委员会,等等。

在这波浪潮之下,借风口想要掘得预制菜第一桶金的猎手们蠢蠢欲动。

据了解,陆正耀创办的舌尖工坊预制菜项目,从今年1月初面市以来,不到4个月就已签约加盟商6000家店。这意味着项目或从加盟商手里收拢了3亿多元资金(每个加盟商1万元意向金、2万元品牌管理费和3万元品牌保证金)。

另一面,相较陆正耀而言,趣店的罗敏在预制菜赛道的“短暂洗澡”遭到了更大质疑。

趣店本身是一家金融科技服务公司,2017年10月在美上市。2014年,创始人罗敏创立了针对大学生的“分期购物平台”——趣分期(趣店前身),2017年罗敏以125亿身价登上了《2017年胡润80后百富榜》。但是,罗敏以“校园贷”发家受到巨大非议。

为了寻求突破,罗敏瞄上了预制菜。今年7月17日,罗敏邀请贾乃亮为其预制菜产品直播带货。为了吸引流量,趣店在此次直播活动中投入重金,不光提供几百万份售价1分钱的预制菜,并且还送出了1500台iPhone。据行业人士估算,整体营销投入成本超过1个亿。

据了解,7月17日,抖音“趣店罗老板”账号涨粉458万,“趣店罗老板”直播间总观看人次达9098.6万,累计点赞量超6亿,直播单场累计销售额达2.5亿元,位居717直播销售额首位。

此前,罗敏扬言三年要开20万家预制菜线下店。但是不到两个月,趣店便宣布缩减预制菜业务。9月6日,趣店在二季度财报中表示,在评估了当前市场的情况后,决定缩减预制菜业务,并将对员工进行遣散、与供应商终止合作、清除存货。

在大众眼中,罗敏之所以遭受巨大质疑,主要缘于其前期的“校园贷”黑迹史。有舆论认为,罗敏又是打着新的幌子来割韭菜的。割谁的韭菜?宝妈群体。

罗敏在直播间曾建议宝妈们加盟趣店的预制菜项目,称在小区附近开一家门店,每月可轻松赚到大几千。还指出,用户可以免费加盟趣店预制菜,如果资金不足,则可以向趣店借贷

不少声音质疑罗敏推销预制菜加盟实际上是为了变相放贷。趣店在收割完大学生后,现在又打算收割宝妈。

预制菜并非“躺赚”的金矿

预制菜风口渐起,很多人以为只要顺势而为,就必然成为这一轮造富运动的幸运儿。但事实显然绝非如此。

截止到八月底,36家预制菜概念公司中,有8公司披露了半年报。这些企业今年上半年的业绩普遍不如意,其中海欣食品、湘佳股份同比扭亏;双汇发展营收同比下降19.9%;金龙鱼、大湖股份、西安饮食等业绩均出现不同幅度的下滑。预制菜第一股味知香,股价也自上市次月开始走低,较最高点时已跌超60%。

从上游生产工厂的角度看,预制菜是一个技术含量很高的“科技产业”。

首先,农产品的原材料采购需要具有强大的规模优势,在大规模优势之下,才能确保自身的供应链质量保证和成本优势。

其次,从运输配送到仓储加工,需要强大的技术能力支撑。预制菜加工工厂、配送环节、社区终端都是高难度的经营挑战。而且在经营过程中要保持菜品新鲜度、菜品研发、冷链配送等难题。

在加工环节,预制菜的火热离不开央厨工厂的建设,一方面预制产品的加工制作需要场所,且要易于食品安全把控。央厨工厂与前端的农业种植和后端的客户需求衔接,形成了一个关键的生产环节,既保证着预制菜生产的数量和品种的供应,同时也保障着预制菜产品的食品安全。

所以,如此看下来,诸如陆正耀、罗敏这样的门外汉突然大张旗鼓声称进入预制菜领域,一无技术,二无规模,三无上下游资源优势,则必然是以收“加盟费”为形式的割韭菜伎俩。

事实上,针对中国不同地区的不同消费人群,预制菜菜品和口味都有着巨大的差异。一项调查数据显示,47.5%的中国预制菜消费者认为预制菜口味不新鲜,食用体验不及预期,超过80%的消费认为,预制菜的口味与原生态的菜品差异巨大。

预制菜从B端面向C端,C端消费者到底会不会形成预制菜的一个庞大消费市场,从目前来看尚要打一个巨大的问号。不同的消费者究竟是否愿意购买预制菜这样的半成品,乃至于当疫情结束之后,预制菜是否会迅速退潮,这些问题都有待考量。

注:文/联商网编辑部,文章来源:新零售(公众号ID:ixinlingshou),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

文章来源:新零售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