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数据库赛道冷却?顶级VC吃肉 二线机构没汤喝

张雪 2022/09/08 15:22

Kevin明显感觉到,今年中国市场在整个开源基础软件投资频率和金额的一个极大回落。在他看来,截止到现在,基本上没有看到数据库领域的大额融资。不管是从估值体系还是从投资人的意愿,今年都回到了过去几年最低的一个水平。

Kevin是一家数据库公司的创始人,他的公司在今年也宣布完成了最新一轮融资。

但即便如此,我们发现截止到现在,今年国内数据库相关领域已经发生了20起融资事件,相比于其他领域,资本依旧活跃。

另一个标志性事件是,在今年7月,国产数据库的龙头达梦数据库向科创板发起冲刺,估值500亿人民币,不出意外的话,这将是今年科创板最大的IPO之一。

此外,过去十年,数据库公司融资总额87亿,其中一半是在过去两年内完成的。

大量资本火速涌入,头部厂商积极IPO,这让数据库这样一个不性感的赛道成为了今年难得的正常赛道之一。

然而,一个残酷的事实的非一线头部投资机构已经失去了布局的时间和机会。

头部玩家的游戏

以Zilliz为例,在其最新一轮融资中,领投方为沙特阿美(Aramco Ventures)旗下的多元化成长基金Prosperity7 Ventures,同时老股东淡马锡旗下Pavilion Capital、高瓴创投、五源资本和云启资本也持续下注。

再往前,今年获得3亿人民币的云原生数仓厂商飞轮科技,资方也只有IDG资本和红杉中国

当然,这只是今年的冰山一角。

从近两年的投资情况来看,以红杉中国、腾讯为代表出手频率较高,此外高瓴、经纬、IDG、五源资本、云启资本也纷纷出手,完善布局。至于二线机构,则更多是出现在团购名单中。

具体来看,近两年,红杉中国一共投出了四个项目,其中分布式数据库中间件厂商SphereEx连续两年获得红杉种子基金领投注资,同时在数据库独角兽厂商PingCAP的E轮数亿美元融资中,红杉中国同样作为领投方出现在名单上。

另外两个项目则是红杉中国捕捉的两个天使轮,这两个项目的共同点是天使轮都融了近亿元,除了上文提到的飞轮科技,还有时序数据库厂商天谋科技。从其在数据库领域的布局来看,还是延续以往的风格,重点在于覆盖头部厂商。

相比于红杉,腾讯的频率更高,共出手了六次,且早期项目居多。比如在2021年,腾讯两次领投图数据库厂商创邻科技,其中一次是与高瓴合作。再比如,腾讯独家投资了云原生数据库拓数派的天使轮,领投了超融合时序数据库厂商四维纵横1亿元A轮融资。

在这期间,腾讯也参与了两个项目的B轮以上融资,像是在2021年参与了XSKY星辰天合的F轮融资,融资金额为4亿人民币。在今年5月,腾讯出现在了实时融合数据服务商DataPipeline数见科技B+轮融资的资方名单中。

至于经纬创投,是国内布局数据库领域最早的头部机构之一,其旗下已经有多个数据库领域的明星项目。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在2021年11月的同一天,经纬创投与PingCAP联合创始人黄东旭共同投了两个项目,分别是开源数据库厂商冰塔数科ByteBase和开源数据库工具拜贝思云。

对于数据库领域投资集中在头部机构的这种情况,To B投资人刘洋认为现在基础软件的估值已经到了一个新高度了。当下在基础软件行业已经没有太多的投资机会了。理由很简单,比如一家数据库公司在天使轮或者A轮获得了1亿美元的融资,但是投完三年后,他们无法产生与1亿美元相对应的收入。

另一位产业投资人Alex也表达了相同的看法,他认为最近一两年数据库已经没有布局的机会了,一方面创业公司比较多,融资金额比较大,估值存在一定的泡沫。另一方面,从实际的接触来看,他觉得国内的需求并不足以支撑这么多玩家入场,头部公司越来越受追捧,集中化越来越明显。

根据中国信通院最新数据,2021年全球数据库厂商有363家,其中中国有116家,占比32%;而在全球700亿美元的市场规模中,中国市场只有47亿美元,仅占5.2%。

正如刘洋所说的,在海外,做数据库产品的创业公司也不在少数,国内公司出海竞争激烈。在国内,核心用户还是银行、电力、电信系统,而2G的生意是非常困难且进展缓慢的。

水温开始变化

回顾国产数据库的发展,要追溯到1980年前后。彼时,以学术派为代表的第一代数据库创业者开始出现。

其中人大金仓、武汉达梦、神州通用与南大通用被称为四朵金花,他们过去通常聚焦于军工、政务等封闭领域。

同期,海外的数据库厂商开始进入中国,并开始攻占银行、电信和电力等领域。也正是如此,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以Oracle、IBM、微软为代表的海外厂商在国内垄断着数据库市场,甚至在2016年,Oracle、IBM、微软三家还占据中国80%的市场份额。

后来,在去IOE的大潮下,在互联网需求的迸发中,互联网大厂接过了数据库的大旗,开始发展国内自研数据库,从实现自我替代走向了市场。

在这个阶段,以阿里云、腾讯云、华为云为代表云厂商逐渐在市场上获得一席之地,形成了突围之势。紧接着,在云计算的技术变革中,新老技术迭代为创业公司带来了进场机会,数据库行业又迎来了新的洗牌。

一个明显的信号是,过去十年,行业里产生了很多新兴的数据库,比如专门为APP跟网站开发去服务的文档数据库,解决现实世界中关系发现跟挖掘的,发展势头很猛的图数据库等等,以至于现在市场上的数据库种类多达数百款。

对此,一位创业者给出了一个形象的比喻,他谈到在最开始汽车只是具有四个轮子的交通工具,后来又演变成了轿车、货车、SUV等多个分类,在这些分类下又长出了燃油车、混动、纯电等更细的分类。

数据库也是如此,最开始只是一个管理数据的系统,但随着需求和技术的演变产生了各种种类的数据库,并在最近几年达到了一个爆发的高潮,尤其是海外出现了像snowflake、Databricks这样成功的佼佼者。

具体到最近,受访者普遍认为,2020年时,明显感觉是数据库在资本市场的热度上升了,尤其是2020年下半年,不管是国内还是全球,热度都是高涨的。

但很快,到了2021年,中国市场发生了一个较大的变化,以七八月份为分水岭,中国市场集体陷入了冷静期,投资者也在反思。

毕竟数据库行业并不是一个靠烧钱就能堆出成绩,垒起市场的。因为他的最终采购方,是技术部门的主管,像是CTO、CIO等,他们是冷静的决策者,涉及到的采购金额也比较高。

同样,即便今年整个资本市场环境不好,但还是有些数据库公司拿到了天使轮融资。

值得一提的是,在海外像上一代的市值百亿美金的数据库公司,都是典型的在美国经济危机的时候发展起来的。

新技术流派带来的机会

我们在上文提到,浩浩荡荡的数据库创业潮,使得很多创业者开始在细分领域找机会。

一位行业观察者告诉我,随着社会的进一步分工和对效率的重视,数据库行业会变得越来越垂直和专业,未来每个垂直赛道都能长出一个小巨头企业。

与此同时,另一位数据库创业者李言告诉我,现在很多创业厂商在技术流派上都选择往融合性上面走,比如湖仓一体、数仓一体等,融合性产品的好处在于将多种数据库的各种功能融合,为企业带来了便利。

举个例子,就好像二十年前出去旅游要带相机钱包、MP3等,而现在你只需要带一部智能手机就能搞定。

而这一类创业者中,多以互联网大厂数据库团队成员为主。一位早期投资人告诉我们,最近一两年,她接触的从阿里出来做数据库创业者已经达到两位数了。

对此,有创业者表示认同,他认为,如果是大厂数据库团队出来创业是一个明显的加分项,对项目成功有很大帮助。我们知道数据库的投入巨大且周期很长,而能够做自研数据库或者二次开发的,只有大厂。

但刘洋也谈到,如果创业者想要做类似批流一体的数仓,成本还是挺高的,而且这种产品不是谁都敢说的,毕竟我们主要关注说完之后能不能做出一点东西来,哪怕慢。

“坦白讲,因为技术难度大,我知道这个领域的创业者中也有一些浑水摸鱼的。”刘洋说。

值得一提的是,资本在当前环境下之所以愿意给创业公司持续加码,其实是基于数据库公司发展的一个普遍共识,这个共识是数据库公司从成立到上市,至少需要十年的时间。

这十年中,前三年重点在于产品的打磨与迭代,之后四年是生态的建设,最后三年则是商业化的落地与爆发。

但可惜的是,很多创业公司熬不过前三年。

对于活过三年的公司,Kevin告诉我们,在很多人的认知里,数据库是做大客户市场的行业,但最健康商业模式的营收比例应该是长尾分布,其中百分之二三十的大客户贡献了整个营收的70%~80%,同时,有几千家小客户来帮助产品迭代。

当然,大部分创业公司离这种模式还很远。

开源与出海

根据Statista、IDC与Seagate的统计调研, 全球数据量将在2035年达到2142ZB,然而企业运营中的数据仅有32%能被存储利用,海量数据的涌现和分析能力需求提升, 数据库存储量将严重不足,未来对数据库需求迫切性有望显著提升。

正如前文所说,相比于海外市场,国内的盘子还是小了些,于是开始倒逼创业公司开始去海外找机会。

我们看到,越来越多的数据库企业企业开始布局全球化,一个细节是,今年开始几家数据库公司创始人开始了出国的行程,他们的目的地多是美国、欧洲,或是开拓市场,或是建立总部。

还有一个事实是,相比于国内,海外的资本市场对数据库行业仍处于高热情期。

比如,7月份SingleStore获得了1.16亿美元融资,在过去20个月里该公司已经获得2.78亿美元融资,估值超过了13亿美元。

再比如,2021年,超级独角兽数据库公司Databricks两轮融资总额为26亿美元。

而能够让创业公司做出出海的选择,也与数据库行业全面拥抱开源分不开。

李言谈到,现在做基础软件,如果想快速聚拢,不管是用户流量还是参与者,开源是最低门槛的方式了,这就有点像互联网就是免费逻辑是一样的,让人低门槛来参与,才能把生态做起来。而生态对于基础软件来说,是最核心的商业模式。

基于此,我们看到国内几乎所有第一梯队的数据库厂商都选择了开源,并在运营开源社区方面倍下苦功,很多公司甚至在融资用途中多次明确表示将把资金投入到开源社区的建设。

此前一位在数据库公司负责开源社区运营的朋友告诉我,开源社区建设是需要资金和技术双重投入的。

因为运营开源社区不仅要积极记录和响应开发者提出的意见和需求,还需要通过开发一系列开源工具来提高开发者的热情。

在最后,受访者都一致表达了对国内市场的乐观:

刘洋认为,在新技术层面,国内外的差距并不大,这使得国内数据库发展与海外拥有最小的时间差。此外,依托开源,国内数据库行业最可能诞生出世界级的平台型公司。

此外,凯联资本管理合伙人沈文春谈到,最近我们在看一个数据库项目,从整个行业来讲,不管从人才储备、技术,还是创业公司整个发展的阶段,国内已经到了接近爆发期,但还是需要加速剂。我们认为在未来几年,这个行业会有非常快速的增长,也会有像美国一样走出来的上市公司。

在李言看来,虽然国内市场的需求还没有完全爆发,但在这个时间差,正好给了创业公司打磨产品,磨炼内功的机会,以便在当国内市场爆发时,能够迅速崛起。

从横向来看,国内数据库行业虽然起步晚,但步子大,发展快,海外的模式也印证了国产数据库机会的存在。

从纵向看,数据库的需求的正向增长是不可逆的,肥沃的土壤给创业公司创造了机会,我们都共同期盼着国产数据库行业迎来百亿美元市值企业的那一天。

注:文/张雪,文章来源:投中网(公众号ID:China-Venture),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

文章来源:投中网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