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104亿热钱涌入 RPA厂商难逃“内卷”

雷宇 2022/08/17 16:41

资本竞相追逐,被投企业热度高涨。抛开这些光环,RPA帮助企业解决了什么问题?迎来“上市潮”之前,能够躲避“内卷之年”的困扰吗?在上市之前,国产RPA还有哪些未解难题藏在水面之下?

文丨雷宇

编辑丨张睿

【亿邦原创】“电商行业,策划要会排版会做图,运营要懂用户懂产品,还要对接仓储物流。员工很容易在日复一日的工作中产生消极情绪。”在深圳做亚马逊运营的Amy说道。

圣诞及黑五前后,海外电商平台订单量暴增,仅修改地址这一项就工作量巨大。处理不及时会增加售后及物流成本,Amy不得不额外招聘临时客服。

如果把这些繁琐重复的工作交给机器人呢?

流程自动化机器人(Robotic process automation,简称RPA)公司正在解决这样的问题。尤其在电商领域,海量的信息收集、数据迁移、表单填写、票据统计,与RPA的设计初衷几乎吻合。

今年初,Amy采购了RPA相关产品。她认为,RPA机器人的最大功效在稳定“军心”,与其让人承担无聊的工作,不如让机器接手,通过提高员工工作体验,最终提高留存率。行情越是不好,越需要将员工从占用其80%精力、产出20%效能的琐碎工作中解脱,才能集中力量办大事。

相应地,RPA公司也迎来资本市场的热捧。企查查显示,截至日前,拥有RPA相关商标和专利的国内企业数量超过300家。亿邦动力据公开资料整理发现,截至今年6月,全球共发生24起RPA融资事件:海外融资17起,国内融资7起,A、B融资事件约占六成,融资总额约为104.64亿元人民币,其中国产RPA融资比例约占19%。

随着头部RPA厂商陆续获得C轮融资,国产RPA半只脚迈入“准上市期”。一位常年关注企服及云业务的投资人表示,未来两年,国内RPA厂商或将集中涌入二级市场,但谁会摘得“中国RPA第一股”,格局尚且成谜。

资本竞相追逐,被投企业热度高涨。抛开这些光环,RPA帮助企业解决了什么问题?迎来“上市潮”之前,能够躲避“内卷之年”的困扰吗?在上市之前,国产RPA还有哪些未解难题藏在水面之下?

01

跨境风暴下的花小钱办大事

在Forrester企业调研报告中,2019年末,RPA技术在企业自动化系统部署中排名最低;到了2020年,RPA技术的排名则上升到了第一位。Gartner预计,截至今年底,全球90%的大型组织将以某种形式应用RPA;到2024年,RPA市场仍将保持两位数高速增长。

在欧美,流程挖掘技术已经相对成熟并广泛应用于电信、金融、保险等多场景,例如:电信业的客户信息更改、产品及功能更新提醒;金融业的信用卡订单处理等。在国内,除了上述领域,电商、能源、物流行业也是国产RPA厂商的试验田。

以Amy为代表的跨境电商从业者,使用RPA的直接推动力来自疫情之后的经营压力。

由于封控频繁,Amy的囤货面积比以往大,店铺里上架10款3C小家电,每款产品囤100件,每件成本200元,最终花掉20万元。产品不光需要钱压货,还要在平台上投广告。

她坦言,自己的团队人数两只手数得过来,要技术没技术,要资金没资金,客服除了要处理繁杂的客诉和咨询外,还要帮忙店铺上新、数据分析;运营同事除了要盘算数据,还要承担部分财务收付款职能。她认识到,电商行业门槛低但日常工作繁杂,收入一旦锐减,伤及公司命脉不说,员工的倦怠心理也在加剧。

“我们合作工厂对面有个家用灯具制造厂,疫情之初他们便转型生产紫外线消毒灯,在海外卖得特别好。”Amy发现,这家生意本不算太起眼的灯具厂,早在2019年便小范围试上线了RPA系统,专注于协助运营人员针对电商平台相关数据进行收集、整理、筛选及分析。通过改变销售思路,两年间,用户留存率提高了5%,利润提升25%。隔壁厂的“尝鲜”,给了Amy启发。

在Amy看来,过去用小成本人力替代机器的时代已经过去,随着短视频、直播、小红书等渠道的增加,运营、客服、财务、商务等岗位人员工作必须更细分、繁杂,要想在逆境中存活下来,必须做精细化管理;而精细化管理,离不开数字化。

另外一位跨境电商从业者刘伟松,他所在出口数控机床、年营收过亿公司部署RPA,关键在于省钱。

刘伟松则坦言,受政策环境、供应链、汇率波动、平台政策、合规经营等外在因素影响,今年市场购买力衰弱,企业客户对未来行情缺乏预判能力,反向加剧了供应商的焦虑。

“我们公司今年营收相较疫情前下滑了10%,成本却增加了26%。”刘伟松描述道,疫情及物流运力不足并非效益走低的根本原因。“需求量没有改变,变的只有企业获客及留存的方法。”刘伟松认为,过去,老牌电商企业凭借经验和资源积攒了第一、第二甚至第N桶金,但现在仍在延续老方法,管理者、员工对数字化不理解、不认同,管理理念“路径依赖”严重,导致资金向有数字化实力的年轻企业集中。

这两年,携自动化解决方案登门拜访的技术服务商不在少数。刘伟松坦言,相比ERP或者CRM,RPA厂商给出的解决方案性价比最高。

一方面,RPA服务主要聚焦工作流程,对企业敏感数据牵连不深。他举例道,作为业务负责人,经常要接手账目数据。下载银行流水、核对应付账款表单、生成催收单、发送催收短信等操作必不可少却繁琐恼人。“如果将这部分工作交由RPA,机器人不仅不需要入侵企业内部系统,而且能够自动集成到包括ERP、浏览器、CRM、微信、钉钉等内外部应用程序中。”

另一方面,RPA机器人部署价格优廉。刘伟松告诉亿邦动力,当时公司仅拿出20万元左右招标,却吸引了将近20家RPA厂商参与。在为期两周的选型测试阶段,各厂商工程师纷纷进驻公司,加班加点梳理业务流程。两周后,一家头部厂商以个位数报价中标。

一位从业人员表示,去年双11,仅宁波保税区跨境电商进口成交量就达到571万单,包裹货物放行量510万个,货值近15亿元;货品多且分散,且无法即时完成订单状态修改,一不小心就容易发错发漏,继而引发售后纠纷。

这些问题在RPA机器人上线后,都可以得到解决。一方面,机器人能够自动监控多平台,获取客户地址信息,实时匹配、修改地址;另一方面,机器人能够通过用户操作动作分析,自动打开供应链系统、取消发货、重置订单状态,确保订单信息100%准确。

2021年双11,影刀RPA共部署48381个机器人全天候服务电商客户;弘玑及云扩也分别部署了上千余个RPA机器人全天候工作。

02

国产RPA,资本潮起始末

来自罗马尼亚的RPA厂商UiPath于2021年4月在纳斯达克上市,以当日收盘价69美元计算,UiPath市值达到358亿美元。

UiPath的创始人Daniel Dines原为微软软件工程师,2011年辞职创办DeskOver,2014年推出一款桌面自动化产品UiPath。

6个月过去,UiPath成功激活过万名活跃用户及250余家企业客户,拿下全球500强企业中63%的大客户订单,成为RPA领域的绝对领导者。2019年,Gartner发布《RPA魔力象限研究报告》称,UiPath位居RPA赛道全球第一的位置。

其实,UiPath的产品设计思路并不复杂,就是由系统依照人的指令,发送按键或将鼠标移至何处、模拟击键、鼠标移动,或单击启动应用程序、打开文件夹、运行命令等,从而节省重复性的劳动时间。只不过,在UiPath涉足之前,工作流程自动化还是一片荒蛮,类似尝试主要集中在测试场景下。

从业务模式上看,UiPath对企业级客户的渗透往往从局部项目开始,主打小场景应用,当口碑、数据及信息对接完善后,再拓展至具体部门乃至全公司上下,通过按年收取订阅费用、授权收入及维护费用,稳固续费率。

有人总结,UiPath的走红,验证了人手一个机器人的时代到来。其通过降低产品使用门槛,以“平民IT”的方式,为普通员工打造出小而美的数字化工具,把软件公司的格局打开,不仅卖出了更高价格,而且在全球范围里,掀起了“数字员工”资本浪潮。

2021年,Gartner报告显示,RPA是全球增速最快的细分软件市场;IDC数据表示,2023年,全球RPA市场规模将增至300亿美元。

UiPath在二级市场的表现,也给国产RPA厂商和投资机构打了一针兴奋剂。

据不完全统计,2021年,共有25家国产RPA厂商于公开渠道发布融资消息,就连传统ERP厂商金蝶,也参与了艺赛旗数亿人民币战略融资,意将RPA技术融入ERP生态之中。如今,国内RPA赛道已形成由自主创业公司、软件厂商孵化、互联网巨头孵化三方共建的阵营。IDC数据显示,2023年,中国RPA市场规模将达到70亿元人民币。

金智维创始人廖万里透露,2019年关注RPA的资本还不是很多,多数都在观望。到了2021年,主动找上门来的投资机构至少有100多家——平均每2-3天就有投资人前来接洽。

艺赛旗创始人唐琦松认为,传统RPA技术已出现多年,最早可追溯到1994年微软发布的Excel 5.0时期。近两年颇受资本关注的原因在于,一方面,相关技术已经相对成熟;另一方面,随着“低代码/无代码”环境在RPA领域的应用,弱化了编程需求,让不懂技术的普通人也能迅速上手,使得RPA市场边际扩大。

他认为,低代码技术的普遍应用,为RPA机器人增加了更多想象空间。以往,RPA更适用于大型企业,中小企业应用RPA的成本相对较高,而低代码技术可以补足缺陷。

张鸿亮站在投资人角度,分析了自己看好国产RPA的原因:“RPA厂商的KPI考核指标很明确,就是究竟能为企业节约多少人工小时数。这通过在套件里设置控制器就能精准校验。只要程序运行完成,控制单元返回了所节约的人工小时数,控制器就能再做微调。”

可以说,UiPath的成功上市,为国产RPA厂商验证了商业模式及落地场景的适用性。而疫情及无人办公场景进程的加速,也进一步为RPA“出圈”助攻。

2022年上半年,国内RPA已经诞生了7起融资:

3月,达观数据以5.8亿元C轮融资额,刷新了国内RPA厂商在NLP(自然语言处理与知识图谱)领域的融资记录;

4月,来也科技宣布完成C++轮7000万美元融资,C轮累计融资额超1.6亿美元,成为C轮累计融资金额最高的国产RPA厂商;

同期4月,影刀RPA获1亿美元C轮融资。而早在去年底,弘玑便以1.5亿美元C轮融资额,打破了国产RPA赛道单笔融资的最大记录。

2022年仅过半,国产RPA厂商便成功“吸金”20亿人民币。来也科技副总裁Phantom透露,行业的爆火,让许多初创公司顺利拿到融资,具体融资金额可能远超披露数字。

03

同质化,价格战,RPA已经开始“内卷”?

过去两年,几位程序员、几名销售组成的“草台班子”,以低廉的销售成本,养活了大批RPA厂商。

针对RPA厂商“不要钱”的架势,业内人士解答道,必须要承认,尽管RPA技术已经实现与AI及流程挖掘等智能技术融合,但能够成熟运用并被市场接受的,尤其是数据录入与统计工作,并不需要复杂技术加成。

唐琦松坦言,国内RPA厂商发展晚但速度快,仍处于抢占大客户,寻找“最佳实践”模型的机会。一般来讲,在数据侧,要有清晰的来源和相对标准的结构化数据,在流程侧,有较固定规则、高频重复、业务操作固定的场景,才适用于部署RPA机器人。

弘玑相关业务负责人也表示:“目前,RPA在实施过程中会遇到很多挑战,如何选择正确业务流程是我们实施RPA的第一步,也就是说我们要判断哪些业务流程适合通过RPA的方式来实现,从而才能确定RPA项目的范围、边界与周期。”

站在这个维度上看,资本竞相追逐,被投企业热度高涨的国产RPA,“一人一机”的理念似乎更倾向于资本故事和业务理解。融资热火朝天的同时,另一种声音也冒了出来:RPA在“上市潮”之前,恐先进入“内卷之年”。

这一征兆同样来自UiPath。UiPath公布2021年财报显示,营业收入为8.92亿美元,同比上涨46.84%,但归属于母公司普通股东净亏损达到5.26亿美元。

不仅是UiPath,RPA三巨头之一的BluesPrism,今年3月以16.5亿美元低价卖给SS&C科技;另一巨头Automation Anywhere则被传可能在市场压力下推迟上市计划。

UiPath等RPA厂商受质疑背后,是微软的正面出击。

如唐琦松所言,传统RPA技术已出现多年,最早可追溯到1994年微软发布Excel 5.0,其批量处理脚本及触发器等技术皆为现代RPA雏形,目前市场上大部分RPA厂商的底层框架,依旧建立在微软的系统之上。

去年,微软正式切入RPA赛道,宣布将其RPA软件(Power Automate)集成到Windows 10中免费提供给企业及个人用户;同时推出每月仅109美元的Attended RPA方案,方案中除了Power Automate外,还包含其他自动化及检测工具,直接将RPA拉入“千元机”时代。

价格战在国产RPA“战场”上也正同步进行着。

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表示,这两年,从AI到流程挖掘,RPA赛道“造词”速度惊人。这是因为,RPA与AI技术的融合进展、商业化落地进度不及预期,“‘价格战’是迟早的事,RPA厂商将不得不接受‘被内卷’的事实。”

相较海外,国产RPA发展时间不长,市场成熟度不高,相较美国RPA厂商客户年流失率7%的中值,国产RPA厂商客户年流失率平均在30%。

“自动化到底能够普及到何种程度?”是RPA厂商们首要面对的质疑。由于技术追不上企业需求,成模块化的操作系统难以灵活应对各种场景,一旦复杂流程有所变动,仍需要工程师驻场维护,也会受到企业IT运维环境的影响。

从市场成熟度来讲,中美RPA赛道大概相差10倍左右,与美国、欧洲等人力成本大的国家和地区相比,本土RPA厂商的市场渗透速度本就更慢,在客户留存方面,还要面临产品同质化严重问题。

上述投资人指出,RPA产品通常包括三大件,A厂商的组件,B厂商也可以很快复制;产品功能趋同下,价格竞争成了抢占市场的唯一方法。尽管每家厂商定价方式不太一样,但授权费多在2-5万/年。“价格战”的结果就是,市场规模扩大十倍,营业额还是1亿。

产品解决方案单一,“跟风”现象严重,RPA厂商在招标过程中,也难抵挡企业客户的“灵魂三问”:你能解决什么问题?你对这个问题的产生了解多少?为什么我们一定要解决这个问题,不解决行不行?

一位国产RPA厂商在访问中透露,就算自己“自降身价”接了项目后,也会在数月后,遇到定制化难题。他曾在部署机器人两三个月后,同时被两家客户要求进行定制化研发。并坦言,这是一个两难的决定:做定制,成本hold不住,不做,可能会流失客户。

现阶段,大部分国产RPA厂商会尽可能配合企业需求,将部分产品以项目制方式,进行模块化、定制化封装。

然而这种方法的弊端也很明显:定制化操作离不开RPA研发人员与企业人员共同对业务流程进行梳理、拆解,从中提炼可被自动化的流程后,再判断部署RPA的可行性。这过程需要耗费大量的时间和人力成本,效率不高,显然与RPA“降本提效”的本质相违背。

他也隐约表示,除了本土竞争外,未来,一旦UiPath、Automation、微软等海外巨头有意进军国内市场时,自己并没有太多信心与之抗衡。

文章来源:亿邦动力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