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她带队 字节系VC正式来了

杨继云 戴昌洲 2022/08/14 13:14

字节跳动系VC终于来了?

投资界获悉,日前Jet Commerce(杰晞品牌管理(杭州)有限公司)正式完成超6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由锦秋基金、隐山资本、浙江丝路基金联合领投,惠友资本等机构跟投,现有股东ATM Capital继续加持。值得一提的是,锦秋基金与字节跳动关系匪浅。

Jet Commerce成立于2017年,总部位于浙江杭州,并在印尼、泰国、菲律宾、越南、马来西亚等东南亚国家均设有子公司。乘着国内跨境电商物流出海东南亚的大潮,Jet Commece迅速崛起。一个月前,“北京锦秋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在中基协完成备案,这是锦秋基金备案后的第一笔投资。

资料显示,锦秋基金由原字节跳动财务投资负责人杨洁带队,创始成员不乏字节跳动财务投资团队成员。早在一年前,字节跳动就曾计划推出全新创投品牌“锦秋创投”,而锦秋家园正是字节跳动第一个办公室。经历了互联网战投风波后,我们看到与字节跳动关系深厚的锦秋基金来了。

一位中国80后在东南亚创业

锦秋基金刚投了

Jet Commerce虽然顶着一个洋名字,但CEO兼创始人Oliver Yang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中国80后。

2005年,Oliver Yang本应像国内大多数高中毕业生那样留在国内上大学,但发生了一个小插曲——他获得了一位印尼华人资助的本地大学全额奖学金,于是年仅18岁的Oliver Yang踏上了前往印尼的旅途。

那时的Oliver Yang没有想到,自己会在印尼这个异国他乡待上12年,也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东南亚这片土地上开创一番事业。

经过四年的学习生活,Oliver Yang对印尼以及东南亚的了解日渐加深。毕业时,出于对东南亚日后发展前景的看好,他选择了留下,第一份工作是在印尼当地一家零售集团做采购。

彼时,中国已经成为“世界工厂”。国内完善而强大的供应链和逐渐兴起的电商经济,给在印尼做零售采购的Oliver Yang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也成为日后他在跨境电商品牌出海领域创业的第一道伏笔。第二道伏笔则是Oliver Yang在东南亚物流企业J&T Express(极兔速递)的工作经历。

2015年是Oliver Yang来到印尼的第十年。这一年,极兔速递在印尼成立。刚刚尝试过第一次创业酸甜苦辣的Oliver Yang加入了这家创立伊始的物流公司,担任区域负责人一职。

国人对极兔速递最大的印象,便是它像一只搅局的兔子,在2019年进入国内快递市场后在业内掀起了轰轰烈烈的价格战。其实在此之前,极兔速递已经是东南亚地区数一数二的快递独角兽。

极兔创始人李杰与陈明永,一位是原OPPO印尼地区负责人,另一位则是OPPO的创始人之一。当OPPO于东南亚攻城拔寨时,李杰与陈明永便意识到快递物流在这片新兴蓝海市场的重要性,尤其是东南亚电商Shopee与Lazada的崛起,让极兔速递迅速投入电商快递的怀抱。

一个新兴产业崛起,产业链上每一个环节都是相伴相生。任职于极兔的Oliver Yang这时也嗅到了新商机。2017年,他观察到在东南亚一些品牌的销售渠道开始从线下转移至线上,既然电商平台与物流体系均已搭建,做电商运营自然水到渠成。同年,Oliver Yang在印尼创立了Jet Commerce。有意思的是,极兔速递的英文名称J&T Express中,J也是指Jet。

近水楼台先得月,Jet Commerce成立后的首笔订单来自OPPO。公司针对OPPO品牌进行相关营销与运营,甚至设计包装盒以提升品牌形象与用户体验。在Jet Commerce的服务下,OPPO线上销量大增。打出名气后,Jet Commerce的客户也从OPPO扩大至资生堂、大疆、宝洁、三只松鼠等知名品牌。

新冠疫情爆发后,东南亚线上电商市场迈上一层新台阶,成为国内跨境电商重要输出地。依赖早年前瞻性布局,搭上东风的极兔截至去年11月最新一轮融资,估值已达200亿美元。同样站上风口且具有一定本土优势的Jet Commerce,也开始进入风险投资的视野。

而作为领投方之一,锦秋基金创始合伙人杨洁罕见露面,她分享自己的观点:东南亚电商渗透率高速增长,电商及相关基础设施蓬勃发展。

字节成立一家独立VC?

她带队,战投部老员工到位

这应该是锦秋基金成立后的第一次出手。

锦秋基金,一家与字节跳动有着千丝万缕联系的VC基金——今年7月15日,“北京锦秋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在中基协完成备案,而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正是字节跳动原财务投资部负责人杨洁。

备案信息显示,锦秋基金成立于2022年3月30日,是一家私募股权、创业投资基金管理人,注册资本1000万元,其中由杨洁认缴出资99%,另一名自然人臧天宇出资1%。

杨洁是谁?在成为字节跳动一员前,杨洁在创投圈已有丰富的经验,她曾先后在知名本土创投机构深创投和同创伟业任职,一路从分析师、投资经理,做到高级投资经理、TMT投资总监;更大的转折是在2014年,杨洁加入红杉中国,出任副总裁,两年后她又加入了字节跳动,并在2020年字节财务投资团队成立后成为负责人。

在脉脉上,杨洁的简历依旧停留在“字节跳动投资总监”一职。

种种迹象表明,锦秋基金许是字节跳动成立的一家独立VC基金。早在2021年初,投资界就获悉字节跳动有意将投资团队独立,进行市场化募资;时年8月,字节跳动将旗下投资公司原天津字节跳动股权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正式更名为天津字节跳动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正式拥有了基金管理人——即GP身份,意味着有资格对外进行募资;随后消息称,字节原计划在2021年推出全新创投品牌“锦秋创投”,这也验证了上述筹备独立募资的举动。

这一次,锦秋基金真的来了。熟悉字节跳动的人都知道,锦秋家园正是字节跳动第一个办公室,也是整个集团起家的地方,承载着张一鸣深厚的感情。若非基金本身与字节跳动有着极强关联,后期才加盟字节的杨洁似乎并没有太大必要保留“锦秋”这个名称。

尽管在备案信息中,出资人未见“字节跳动”,但投资界从接近锦秋基金的知情人士处获悉,年初至今,由于字节跳动投资团队发生较大调整,杨洁所带领的财务投资团队去向不明。

如今看来,他们似乎刚好利用这段时间成立新基金、设立主体、募资。“既然叫了锦秋这个名字,字节或者张一鸣在资金上都会支持一些。”上述知情人士告知。正所谓,“扶上马,送一程”。而界面新闻也曾报道称,字节跳动原计划对该新基金出资约两千万美元,不过目前该信息并未得到确认。

投资界从锦秋基金官方平台了解到,7月25日,锦秋基金正式开启招聘——岗位包括投资副总裁、投资经理、IR、以及投资实习生。关于机构的介绍中,他们写到:

锦秋基金由原字节跳动财务投资负责人杨洁带队,创始成员均在字节跳动财务投资及其他知名头部机构有丰富的投资经验。锦秋基金致力于寻找用科技创新推动社会可持续发展的优秀企业和企业家,同时为投资人带来丰厚回报。

大厂战投走向独立时代

开启招聘的同时,锦秋基金也发布了被投企业“Syrius炬星”B+轮融资的喜讯。这是一家自主移动机器人公司。公开资料显示,字节跳动曾在2021年8月对Syrius炬星进行2000万美元的领投投资。

同Jet Commerce一样,Syrius炬星自2018年成立起就瞄准了海外市场——目前锦秋基金官宣的两家被投,无一例外都与出海相关。在投资了Jet Commerce后,杨洁公开称,“锦秋基金致力于寻找拥有全球视野,用科技去影响并改变世界的优秀企业和企业家。”

这也是锦秋基金无法避开字节跳动关系的另一方面——多家字节此前投资的公司中,杨洁依旧担任董事、执行董事,例如未来机器人、设序科技、东方鸿鹄等。

至此,VC圈目前普遍认为:锦秋基金或许就是字节跳动的独立GP,摆脱大厂战投部的身份,独立闯荡创投圈。

众所周知,今年以来互联网大厂战投遭遇一系列低谷。1月19日,一条关于“字节跳动战略与投资部解散”的消息不胫而走,其中,原战投一号位赵鹏远带5人转去总裁办,负责公司整体战略;财务投资团队基本全清,总体涉及到字节战投部近百人。

当时,字节跳动相关负责人回应称,公司年初对业务进行盘点和分析,决定加强业务聚焦,减小协同性低的投资,将战略投资部员工分散到各个业务条线中,加强战略研究职能与业务的配合。相关业务和团队还在进行规划讨论。

直至今年3月消息传出,原字节跳动财投部门tech组负责人已转岗进入字节旗下办公平台飞书的商业化团队负责相关业务,这也是字节跳动投资部门被传裁撤后首次出现相关人员的调整信息。

前不久,字节跳动刚刚收购了一家高端妇儿医院——美中宜和,不过,牵头这个事件的是字节旗下医疗科技相关主体。由此可见,字节或将部分具有战略协同意义的投资,交由各个业务BU线条,而一些与集团主营业务无甚关联的投资,或将通过独立GP基金进行。

事实上,CVC独立募资已屡见不鲜。去年以来,在中基协备案私募基金管理人身份的公司包括华为旗下哈勃科技创业投资有限公司、小米私募股权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三六零(北京)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及天津字节跳动私募基金管理有限公司等等,战投的独立时代已然到来。

这是互联网大厂战投的一个分水岭。如今可以明显看到,无论腾讯、阿里,还是字节跳动、美团,在投资节奏上都不约而同慢了下来,以往沿着流量和平台逻辑的投资案例踪迹难寻,那个“赢者通吃、一家独大”的时代正被打破。

进入硬科技时代,互联网CVC风光已去,反而华为哈勃、宁德时代等非平台且具有科技属性的CVC慢慢占据主流舞台。不像互联网,硬科技的周期更加漫长,投资风险极高,需要巨量资金投入。更重要的是,硬科技企业不太会出现像互联网这样超级巨无霸的“唯一赢家”。

8月11日,深圳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发布关于公开征求《关于加快建设国际财富管理中心的意见(公开征求意见稿)》意见的通告,其中明确规定:支持大中型科技企业设立企业风险投资基金(CVC基金),经认定符合条件的CVC基金可参照股权投资、创业投资企业享受一次性落户奖励、投资贡献奖励、退出投资收益奖励、购房租房补贴等政策。

日渐克制的互联网战投部,何去何从?要么不遗余力投向硬科技,转型成为一家硬科技CVC;要么像字节和锦秋这般,单独成立VC基金。总而言之,以往所向披靡的时代已经远去。

注:文/杨继云 戴昌洲,文章来源:投资界(公众号ID:pedaily2012),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

文章来源:投资界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