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多元化发展自救?盘点每日优鲜在外投资的新项目

吴梅梅 2022/08/11 13:55

每日优鲜正在遭受前所未有的、巨大的质疑和动荡。

团队原地解散、曾经引以为傲的前置仓和即时送业务大裁撤、股价持续低于1美元。虽然前脚有网上传言“每日优鲜倒闭关停”,后脚每日优鲜官方就声明“倒闭为谣言”,但于公众和用户而言,每日优鲜和真正的倒闭差的也许只剩一纸声明了。

不得不说,这次每日优鲜的重大变故,还是挺突然的。就在半年前,每日优鲜还全资收购了爱鲜蜂创始人张赢的二次创业项目、一家社区无人便利店品牌“在楼下”。谁承想,半年后,每日优鲜自己就面临破产倒闭的境地。

作为一家曾经的明星独角兽公司,每日优鲜除了收割大量的资本和关注,自身也对外做了不少投资。从对外投资的视角来看,或许可以发现它的“另一面”——试图多元化发展自救的每日优鲜。

迎来CFO,每日优鲜开启大举投资征程

每日优鲜成立于2014年,创始人徐正出身中科大少年班,获得了中国科技大学信息与计算科学和工商管理学士。徐正后来进入联想集团履职13年,并在前11年做到了联想笔记本事业部总经理,后2年多担任水果事业部总经理;这是徐正创业前的一段职业背景。

自成立始,徐正的背景就帮助每日优鲜吸引到了天使融资;之后,每日优鲜以极速达的体验、前置仓的创新运营模式而得到关注,资本也是一路陪伴。据IT桔子统计,每日优鲜在上市前大约获得了近100亿元的融资,其融资能力不可谓不强悍。

生鲜电商以外,每日优鲜自2017年起还先后尝试了无人货架、社交电商、社交拼团模式,分别推出便利购、每日一淘、每日拼拼子品牌。

其中,每日优鲜便利购和每日一淘均有过独立融资,分别有拿到12.8亿元、10.4亿元的融资总额。这两家的投资方有一部分是每日优鲜的原投资方,比如元生资本、KTB投资集团;也有其他的外部投资者。

整体来说,每日优鲜及其三家子公司在一级市场有约122亿元的融资。

从时间线来看,2017~2020年是每日优鲜密集获得大量融资,众多资方挤进来的时候。这时每日优鲜可谓“有心有钱还有人”,因而在对外投资动作上也较集中。

每日优鲜对外公开投资是从2018年开始的,而推动这一决策的关键人物便是每日优鲜CFO王珺——王珺是金融界投资人士,曾于远翼投资、CCB国际任职,恰巧也是每日优鲜B+轮投资人。

在2016年4月获得远翼投资后,每日优鲜又在一年内获得了1亿美元C轮、2.3亿美元C+轮融资,发展极快。2017年3月,王珺从机构辞职,并加盟每日优鲜任CFO,负责公司的投融资业务和资金管理是其重要职责之一。

根据招股书信息,每日优鲜在2018~2020年的业收入分别为35.47亿元、60.01亿元、61.31亿元,净亏损分别为22.3亿元、29.1亿元、16.5亿元。虽然一直在亏损,但追求增长、以规模换利润是很多国内新经济企业所奉行的路径,加上有几十亿元外部资金的支持,每日优鲜在当时也颇有资本去做一些对外的投资并购。

不过,自2020年下半年每日优鲜开启美股IPO进程后,其无暇顾及外部投资,在上市前一年也都没有出手。

每日优鲜的投资逻辑,一手抓新业务孵化,一手搞对外投资

据IT桔子数据,每日优鲜在过去总共出手11次,包括收购了2个项目,对外投资了7个项目;估算对外投资总额近亿元。

就企业而言,广义的投资可以为分内部投资孵化和外部的股权投资两类。

每日优鲜内部孵化过很多新业务,但大规模推广和验证的主要包括前文提到的3个:每日优鲜便利购、李漾任CEO;每日一淘,由每日优鲜联合创始人曾斌负责;还有每日拼拼。

每日一淘不在上市公司的体系内,据说是盈利的,但可能仅是微利。便利购业务早在2019年就停止了扩张,之后无声无息。而每日拼拼更加惨淡,没运营多久业务就停滞了。

包括徐正在内,每日优鲜的核心高管都是80后、85后,他们制定的战略是“要去做一些符合80后/90后人群的特征的新零售物种”。尽管有几个项目赶上了一些风口,拿道了一些“热钱”,但从各自的用户规模、贡献的营收来看,实际收效甚微,很难称得上每日优鲜的孵化是成功的。

从外部投资来看,2015年每日优鲜收购了上海云檀信息科技有限公司,该公司运营的美家鲜生是一家主打生鲜食材、水果等的移动电商品牌,通过app、微信等提供生鲜商品及配送服务。由此可见,最早的这笔收购是每日优鲜围绕主业进行的一笔同业并购行为。

但自此之后,每日优鲜其余的投资并购项目和其业务多是互补关系。如果说,推动每日优鲜在内部孵化新业务需要经过CEO、业务部门和数据的多重验证,那么推动其对外投资决策的关键人物还得看CEO、CFO。

有高管透露,徐正视零售云业务为“心头好”。而徐正任命CFO王珺同时分管零售云业务,可见两人的战线比较统一。这也就不难理解每日优鲜的投资更加侧重标品零售而非生鲜。

据IT桔子数据,每日优鲜就投资了不少外部新零售项目,一类是偏电商平台的,比如家居百货社交电商平台“美集优选”,文创杂货精品集合店“番茄口袋”,种草社区“有草坪”。

另一类是偏品牌供应商的,包括白酒新零售服务商三两百、威士忌酒水品牌VETO、预制菜供应链服务商叮叮鲜食。

在商业合作上,每日优鲜成为这些产品的渠道和零售商。

每日优鲜投资上述新消费项目的共同特点是比较新潮,符合当下年轻人的消费和生活方式。

比如每日优鲜前后追投了3次“的叮叮鲜食”,这是原回家吃饭创始人唐万里的二次创业项目。

叮叮鲜食符合年轻人又懒又追求健康、美味的体验,每日优鲜在2018年初就投了它的天使轮。随着这两年预制菜赛道的火爆,该公司后续拿下了多伦融资,金沙江创投、普洛斯等知名风投资方赫然在列。可以说,每日优鲜在这笔投资上具备一定的前瞻性。

番茄口袋主打18~26岁的少女杂货铺,目前在北京开了4家门店,分别位于三里屯(500平米的旗舰店)、西单大悦城、朝阳大悦城、西红门荟聚,均是大型购物中心。此外,还上线了小程序,支持在线下单。

还有每日优鲜2019年投资的威士忌品牌VETO/牛头梗,立志成为“中国年轻人的第一瓶威士忌”,从品牌名到logo(牛头)的设计都挺有“槽点”的,能够引起年轻人的“共鸣”。据报道,在2021年的旧金山世界烈酒大赛,VETO还获得了1个金奖、3个银奖。

在每日优鲜亏的钱,投资方从别的投资项目中“找补”回来

除了公司的部分核心高管(CFO)来自投资方外,我们还发现,每日优鲜的对外投资并购项目上也有每日优鲜股东/资方的身影。

每日优鲜的背后站着近40家资方,包括腾讯、联想集团(徐正的老东家)、老虎基金等。这些资方中进入最早的是天使轮投资方元璟资本和光信资本,目前光信资本官网无法正常访问,元璟资本官网首页上仍赫然可见每日优鲜为其投资代表案例。

而2022年初每日优鲜宣布收购的 “在楼下”就是由元璟资本在2017年11月投资的。在楼下是一家智能无人便利店,商品涵盖卫生用品、乳制品、休闲零食、冰淇淋、饮料等。

每日优鲜此前自身就尝试了无人货架的模式(便利购),为何相隔4年后再次收购一家相同模式和资产的公司呢?IT桔子曾试图多次联系张赢了解情况,但均未得到对方的回应。

据此我们分析,除了战略和业务层面的考量,资方的压力很可能是主要原因之一。

虽然每日优鲜于2021年IPO,但可谓“流血上市”,之后又经历了中美局势变化、中概股风波,外部宏观环境动荡,其股价长期低迷,投资人在二级市场难以“套现离场” 。迫于无奈,并购是资方实现退出/止损的另一种重要途径,投资方也期望在每日优鲜亏的钱可以从其他项目中退出赚回来。

另外,华创资本在2016年4月投资每日优鲜的B+轮后,在2018年5月又和每日优鲜共同投资了一家内容种草电商平台“有草坪”。这也可以视为双方将利益捆绑在一起、紧密结合,相互背书的一种信号。

80后的、年轻的徐正也许还不是一个出色的企业家,但借助创投圈的优质资源、人脉,他可能会成为一个好的投资人。

注:文/吴梅梅,文章来源:IT桔子(公众号ID:itjuzi521),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

文章来源:IT桔子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