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生鲜电商们 前置仓崩了试试众包物流?

镤心 2022/08/05 16:06

【亿邦原创】为了保障品质,鲜猪肉从屠宰、分割、采购、层层转运到上架的时间不能超过10小时。

主营鲜肉供应链的农牧人,每天凌晨把肉从牧原股份、新希望、温氏等供应商的屠宰场,运输到前一晚在农牧人肉掌柜APP中下订单的农贸市场摊贩或门店。

农牧人在苏州有将近1000家门店,全国16个城市有超过5000家门店,集中采购形成了价格优势,但物流运输是个难题:配送时间集中在早上4点到6点,配送路线不确定,订单量波动,很难拿到城配公司的优惠价格。

2021年11月开始农牧人开始采用众包物流方式,即鼓励有车辆的加盟店主自己拉货,顺便帮助周边门店配送,店主担任司机的同时也负责检查进货质量。当然,店主会赚取相应的运费。

对所有在生鲜供应链上前赴后继的企业来说,最后一公里的履约交付是永远的痛,无论是前置仓还是社区团购,都在试图找到履约效率和交付成本的平衡点。农牧人将店主发展为众包物流,或许是一种可参考的方式。

01

冷链城配,成本难降

农牧人肉掌柜是农业产业互联网公司布瑞克在大宗农产品B2B交易之外,面向C端市场的农产品供应链新尝试,以猪肉为主营品类。

以往,屠宰企业一般在晚上9点以后屠宰,白条猪(酮体)被直接交给一级批发商,连夜运往各二级批发市场,凌晨3-4点,会有三批商(给餐厅送菜)和鲜肉门店到市场买肉,保证早晨6点开门营业。

农牧人肉掌柜首先帮鲜肉门店省去了凌晨三四点到市场买肉的麻烦。加入农牧人肉掌柜的店主,前一天晚10点之前在APP上预定,第二天6点农牧人送货上门。

另外,鲜肉采用寄售模式,店主无需付费采购,每天鲜肉售出后,农牧人和店主进行结算,未售完的鲜肉,农牧人会在当晚回收。

农牧人委托冷链城配公司给门店配送。农牧人CEO李伟才记得,一到凌晨4点到6点,“就像是打仗一样紧张”,“配送时间集中,门店分散,配送成本高,这些物流成本,又会被分摊到猪肉的零售价里。”

为了提高配送效率,农牧人上下绞尽脑汁。物流主管李奇曾经开过生鲜门店,知道开门店通常都是夫妻联手或者家人合伙,很多门店都有自己的冷藏车,但是这些车利用率不高,装载量也不多。

既然门店老板每天都要进货,而且经常车装不满,为什么不做一个“顺风车”模式,让门店老板进货之余,帮周边门店顺便进货,还可以有额外收入?

李奇把这个点子告诉了农牧人CEO李伟才,基于自己的创业经验,李伟才认为众包物流是可行方案之一。

所谓众包物流,主要是随着O2O模式的发展,通过调动社会大量闲置人力资源,“顺路”配送,来解决最后一公里的城配难题。

02

店主当司机,经济又效率

周广是苏州市姑苏区一家鲜肉门店的店主,从去年12月开始,周广除了自己进货,还会顺路给沿途的七八家鲜肉门店送货,一趟赚300元,一个月有一万元左右的额外收入。

这笔钱对于周广来说不算少。过往拉货时,周广的冷藏车总是装不满,现在每天装得满满当当,还能赚些外快。周广的订单和送货路线都来自农牧人肉掌柜APP。

对于周广来说,自己成了农牧人的掌柜,还做了农牧人的司机,既获得了免费的门店SaaS,还提高了冷藏车的利用率,获得额外收益。

对于农牧人来说,周广不仅在做鲜肉配送,还负责给鲜肉做品控。取货前,周广会亲自检查鲜肉的品质,如果品质不好,他可以直接在肉掌柜APP中反馈,“毕竟这是我们自己要卖的肉,当然越新鲜越好卖,现在自己来把关,质量就有了保障。”

这也是农牧人选择店主作为司机的核心:

第一,这些司机都是和农牧人合作的门店店主,卖的都是农牧人的肉,首先解决了信任问题。

第二,这些店主都对肉的品质熟悉,在取货时可以亲自把关,把控鲜肉品质。

第三,每个店主&司机配送的都是自家周边几公里内的区域,范围熟悉而且路线比较固定,可以保障在2小时内配送完。

农牧人和司机的沟通也很简单直接。“我们就直接问他们,你顺路帮我拉货,一天300块钱起,怎么样?需要做到取货、验货和送货,如果服务好,比如你退货比较少,品质有保障,我给你奖励。”李伟才补充,“正常情况下,一辆车单次配送需要500元,现在大约减少了40%。”

订单里的信息很明确。肉掌柜们每天晚上七八点下单订购第二天的鲜肉,订单截止后,农牧人系统自动开始规划第二天的配送路线——从A供应商或者B仓库拿多少肉,付多少费用,送到哪些门店,多长时间,送到后拍照上传单据,已经形成一套完成流程。

最终农牧人会根据售后问题,对司机服务进行评估——售后问题少,说明司机品控好,会得到比较高的评分机制。退货多也要惩罚。

目前司机和门店的配比大约1:10。李伟才坦承:“目前还是一个相对简单的算法模型。农货通还在不断完善服务标准,包括线路规划、司机运营、奖惩体系等等,已经500个店主加入农货通计划。”

图为农货通订单,受访者提供

03

众包物流,最后一公里新模式

生鲜配送的“最后一公里”一直是业内的公认难题。为了解决这个难题,近年来生鲜电商们有不少尝试。

比如“中心仓”模式,指的是产品从商家的城市中心仓直发至最终客户手中,这种模式对生鲜产品品质保护更好,但是运营成本高。

还有冷媒模式,指的是通过“泡沫箱+冷袋”,把生鲜产品打包成一个包裹,包裹内部形成适合生鲜产品保存的局部空间,包裹在物流运作时被视为普通包裹,走现有常温物流配送体系。比如顺丰的冷链快递。

更典型的是前置仓模式,指的是在更靠近消费者的社区附近设置小型仓储单位,提前将产品配送至前置仓存储待售,客户下单后,由前置仓完成包裹生产和上门配送。前置仓模式的参与者们曾在过去两年先后上市,近期又因为资金困境和裁员屡上热搜。

还有生鲜快递柜模式,指的是在社区推出生鲜智能快递柜,快递柜设置多个温区,配送人员将生鲜产品投入生鲜智能柜,然后顾客自提,全程“无接触”。比如永辉超市推出的生鲜智能快递柜。

农货通则通过众包物流,给“最后一公里”提供了一个新的解题思路。

农货通寓意“农货通天下”,除了鲜猪肉的配送,农牧人还计划开通海鲜、禽肉等方向的生鲜食材供应,农货通也将承担起海鲜、禽肉的最后一公里配送。

值得注意的是,众包物流虽然降低了成本,但运输质量较难把控。农牧人通过让加盟店主充当司机,首先保障了运输的信任和安全,同时“顺风车式”的配送线路,也降低了城配本身的复杂度。

在更大的蓝图里,布瑞克试图通过农货通来保障农产品流通中的信任问题。农产品流通环节太多,产品端的非标性带来了流通的复杂性,成本被推高,管理难度也增大。

布瑞克计划在产地端招募当地人成为产地代办,进行一次农产品的品控;在销地端,让司机在取货时再做一次品控。

“农产品的非标性,要求司机一定了解某一类农产品,有一定的品控能力,才可以保障品质,解决信任问题。”李伟才分析。

在布瑞克的规划中,通过产地代办和销地配送司机的专业化和标准化,层层把关,把从产地到终端门店的整个环节都变得可信任。

李伟才强调,“现在的农货通主要针对农牧人肉掌柜的同城配送。年底可能会覆盖到100个城市,提升配送能力和覆盖能力。现在还是我们练内功的时候,农货通还在不断完善算法和运营模型。”

文章来源:亿邦动力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