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元宇宙里的“鞋匠”

杨丽 2022/06/30 15:08

【亿邦原创】制鞋,是一个既古老又新潮的行业。

它需要几代人技艺的传承,就像《寻梦环游记》中的小男孩米格一家,从曾曾曾祖父开始,以制鞋为生,也以制鞋为荣;它也与最前沿的技术相关,比如只存在于元宇宙中的3D数字潮鞋,作为数字藏品,成为新的潮流风向。

当下的制鞋行业,正在从传统生产流程向数字化协作流程过渡,以3D设计为切入点的“时谛智能”,在这一过程中做出了有益的尝试。

2019年成立之后,时谛智能开发了涵盖“趋势分析、智能企划、新一代3DCAD、真实感渲染、3D材质扫描仪、虚拟样品展示”一站式协同开发设计平台,基于该平台上设计渲染的3D虚拟样品,能够高度还原设计与质感,可直接用于选品预售,再制成实体产品。

“时谛智能提供的数字化设计系统,核心在于快速洞察爆款,加快从设计到生产之间的效率,减少不必要的浪费。”时谛智能CEO林子森介绍。

截至2022年初,时谛智能已服务来自全球20多个国家的100家客户,包括安踏、FILA、HUGOBOSS、百丽、RALPH LAUREN、兴业科技、建发集团等。

此外,基于3D和AI技术能力,时谛智能也涉足了元宇宙和虚拟数字藏品。2022年5月,时谛智能与设计师品牌RPRSENTED发布了“化石一代”虚拟潮鞋,8000份藏品上线两秒即售罄。

目前,时谛智能已完成其天使轮、A+轮及Pre-B轮融资,累计金额数亿元人民币,投资方包括红杉中国、GGV纪源资本、钟鼎资本、CMC资本、线性资本、顺为资本等。

时谛智能公司规模超400人,其中80%为研发人员,核心技术团队来自微软、AUTODESK、阿里巴巴、腾讯等互联网企业,拥有麻省理工大学、美国西北大学,加州伯克利大学、北京大学、清华大学、浙江大学、中科院等高校硕博学历。

一款鞋如何从设计到上架?

一款鞋子,少则十多个部件,多则近百个部件,鞋底、鞋楦、鞋面、鞋带……每一个部件都可能有多种材料、多种工艺,如果有男款女款,则会有10多个码段,如果再加上童鞋,会有将近30个码段。

鞋子从雏形到成品,约有120余道工序:企划部根据市场调研做企划方案,设计师根据方案出设计图,各方确认后,版师筛选定制材质和鞋型,做出样鞋,然后工厂试做部分尺码,确认无误之后,进入流水线工序,开始大规模生产。

图片

受访者供图

上述流程周期约8-12个月,其中,设计到样鞋确认至少需要16周。据一位从业者介绍,开版是制鞋工艺中技术含量最高、工艺最全面的一道环节,也决定了一双鞋造型是否美观、搭配是否合理、比例是否协调。

在过去鞋业发展的数十年中,工艺环节都是由经验丰富的版师负责。一般来讲,版师分为楦师和版师。楦师根据鞋的风格及定位,选择适合的鞋楦,版师根据设计图的风格定位以及配色,确定鞋款的材料、工艺及结构,这其中包括翘度、跟高、面料、补强、中底结构、大底等等。

通常,设计师给到的图纸是平面的,如何将平面图转换为立体造型,需要用大量的时间和材料,经过反复裁剪拼接测试调整。

据安踏的一位负责人介绍,在传统的业务流程里,假设一年设计1000款鞋,4000个配色,全部制成实体样品鞋需1000万元,而4000个样品经过多层筛选,最终只有20%-30%会被投入生产。

平均而言,一款鞋从设计稿到大货样品总成本可达万元,涉及100多人的内部团队,及二三十家供应商的沟通配合。

公开数据显示,全球鞋类市场为4000亿规模。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鞋类生产国和消费国,2019年,全球产鞋共243亿双,其中134.75亿双来自中国,占全球总量的55.5%,是第二名印度的5倍以上。

图片

来源:亚洲鞋业协会 前瞻产业研究院整理

2020年疫情的爆发,为鞋业的发展造成了新的困难。鞋业是全球化分工合作的典型产业之一,国际品牌的总部和设计中心可能在美国,而代工厂或许在中国或越南等。

由于海运受阻,工厂做的样鞋无法按时寄送给总部,外商也无法赴国内工厂参加订货会。林子森直言:“我们最早崛起是因为疫情,因为不能见面,鞋企的诉求是怎么去订货会,所以用到我们的虚拟开发流程。”

3D虚拟样鞋,总成本减少至1/5

时谛智能成立于2019年6月,第一款产品KicksCAD开发时间接近两年。

简单理解,KicksCAD是专门针对鞋类设计行业从业者的建模工具,支持以参数化建模的方式,导入鞋楦数据和2D设计图纸,生成3D模型并进行渲染,得到一个逼真的3D虚拟样鞋。

图片

图片来源:时谛智能官网

林子森解释称,只是建模,实现不了逼真效果,还要加上渲染,才能让3D虚拟样鞋无限接近实物样品。而鞋子用3D取代实物的需求,比服装更为迫切,原因在于鞋子开模成本更高、时间更长。

2020年6月,时谛智能上线了名为IDEATION的设计协同平台,一年后升级为包括Revofim-library(数字化资产库)、Revofim-Studio(数字设计协同平台)、Revofim-Manager(产品项目管理)三项工具的REVOFIM,并提出了FIM(Fashion Information Modeling】的概念。

REVOFIM可以将企业企划、设计、制样、生产以及销售阶段不同环节置于同一个协作平台,通过添加不同工作组,比如设计部、品牌部或工厂,赋予不同的角色不同的操作权限,使得各方可以就设计稿及虚拟样鞋修改确认,并管理面料库、楦头库、跟底库、型体库、配件库等数字资产,计算相应的材料成本。

同年8月,时谛智能还推出了自主研发的Versekit数字材料扫描仪。这款提供给面料厂商的设备,2-4分钟就可以完成高精度3D材料效果采集,面料商据此建立面料库,在线上展示自己的产品和材料,供设计方与品牌方挑选或交易。

过去品牌商与供应商之间的面料交易,靠邮寄实物卡或者看单反拍摄的照片,邮寄时间长,照片无法直接用于设计,Versekit解决了这一问题。林子森说:“时谛智能开发了数字材料的开放式标准格式ADMF(Advanced Digital Material Format) ,使用Versekit数字材料扫描仪扫描出来的材料,是开源格式,可以在全行业各种数字化软件中通用。”

同时,企业材料库的搭建也会反哺设计环节。无论是2D设计稿,还是3D建模,设计师或版师都可以使用材料库任意搭配,修改配色,通过虚拟样品呈现出来。

此外,品牌或个人设计师在完成设计、选好材料之后,可以一键生成棚拍级渲染效果图,用于广告宣传和电商预售;预售确认订单后,导出BOM表单,就可以直接到生产环节,工厂组织上下游供应链厂家进行生产。

据了解,没有工业设计软件背景的版师,使用时谛智能的产品,7天培训就可以上手摸索和设计;如果版师本身有工业设计软件经验,3天培训就能上手。

据林子森介绍,疫情之后,鞋类品牌商提出趋势和爆款预测需求。为此,时谛智能上线了“趋势抓取”产品,并于2022年与多个平台方达成战略合作关系。

该产品借助第三方平台的数据源,提前预测未来的爆款和流行趋势,通过AI智能生成原创款式,搭配设计协同平台、3D软件快速改版、改材料、改色,解决行业缺乏原创款式、设计无数据支撑等痛点。

在拓客思路上,时谛智能的实现路径是先国外、后国内,先品牌、后工厂。林子森表示,鞋子行业的数字化需求最旺盛的是品牌端,且海外品牌接受程度更高。因此,从海外品牌切入,也会倒逼国内工厂、材料商使用。

且从需求上看,运动品牌客户对3D建模系统的使用需求更为迫切。亿邦动力获悉,早在两年前,时谛智能与安踏建立了合作,其中篮球品类事业部率先实现了大规模应用,并完整尝试了整个流程。

安踏通过Revofim数字化协同开发平台进行3D虚拟选品,削减了一半以上实体样品的生产数量。此外,安踏借助时谛智能工具,用3D打印软鞋底取代传统的开模生产,进一步降低了实体样品的生产成本,综合下来,总成本约为原先的1/5。

以安踏旗下品牌FILA为例,在2020年上半年订货会前,由于疫情影响,安踏仅完成了部分样品的制作。时谛智能抓住这个机会促成了与FILA的合作,通过Revofim数字平台建立虚拟样品库,在2周内完成了900+鞋样配色,完成所有样品制作。

图片

据了解,经过培训,一个熟练使用时谛智能3D建模系统的设计师,完成建模工作仅需4个小时,改定稿仅需1天,整个流程可被压缩至6周。且版师可以通过3D模型导出2D纸板制作鞋面、用3D打印制作鞋底,快速得到第一只样品鞋。

亿邦获悉,时谛智能设计平台以SaaS方式收费,其正在研发的移动端数字面料扫描产品价格会降低至数千,进一步降低面料的数字化成本。

从鞋业到更多产业

林子森出生于1996年,却已在3D设计领域有多年的经验积累。

他曾在高二时拿到了美国FTC(First Tech Challenge)机器人挑战赛的全美第二。

图片

时谛智能CEO林子森 受访者供图

大二时,林子森在硅谷完成了他的第一套机器人设计建模系统。正是因为建模系统,林子森参加了BlackBox全球创业加速营,结识了时谛智能早期的合作伙伴。合作伙伴家族从事鞋履生意,看到这套系统后,向林子森提议尝试将这套系统应用在鞋类行业。

当时林子森的想法是,从市场规模上看,鞋业市场远低于服饰产业,先做服饰行业或许更有潜力。2016年,林子森回国后,与团队进行了一番行业调研却有了不一样的发现:服饰产业内提供3D设计平台的公司,如2000年成立的Browzwear、2009年成立的CLO,都已崭露头角,抢先占据了客户心智,鞋类设计反而是一片蓝海,于是便下定决心开发鞋类3D设计工具。

现在,时谛智能重新将目光投向了更多的行业,2021年开始,时谛智能已经将其平台产品覆盖行业从鞋类扩展到箱包、服装,甚至汽车。林子森解释称,时谛智能提供的是底层技术框架可以用于各种场景,只要其建立了数字资产,时谛智能的渲染引擎都可以为各行各业提供数字化解决方案。

图片

图片来源:2022深圳时装周 时谛智能虚拟设计作品

林子森也同时强调,时谛智能未来的主要重心,仍然是以鞋业为主。“在鞋履数字化设计领域,时谛智能要从一个纯粹的软件工具向供应链延伸,进而打造一个全新的产业生态。”他说。

目前国内鞋履产业数字化还处于教育期,人才是一个不小的挑战。

很多资深版师从业几十年,具备了丰富的经验知识,更愿意依赖于传统工作流程,可能无法流畅使用数字化设计工具;具备建模能力的技术人才,可以做高精度的鞋子建模,也可以把这项技术用在其他行业,比如游戏、电影,等行业,且拿到的薪酬会远高于鞋服产业。

所以在时尚和科技领域里,数智化推动产业发展,有很多可能,也有很长的路。

注:文/杨丽,专注产业与数字化的结合,欢迎交流(微信:15010685737)。

文章来源:亿邦动力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