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揭秘商业插画行业:有人年入百万 有人一幅收50元

沈嵩男 2022/05/30 09:02

5月28日,教育部网站关于人教版小学数学教材插图问题进行回应。要求对教材内容、插图问题立即整改。

图片

教育部关于人教版小学数学教材插图问题的回应

此前,官媒纷纷下场报道,社交媒体上相关话题持续升温。商业插画行业,也引起了公众的关注。

近几年来互联网影视、动漫、游戏等业态繁荣,社会消费升级,催热了商业插画市场。业内按商用类型,将其大致分为:出版物插画、商业包装插画、影视行业插画、互联网插画和游戏相关插画。

商业插画,和大多数人的日常生活关系紧密,穿的衣裤鞋靴,用到的外卖袋、包装盒,看到的广告动画等,早已充满了“插画”。

但我们所看到的种种被运用在各场景、事物之上的水彩、卡通、国风、素描等,一概只是商业插画的表征。背后,谁在创造它们,如何创造;谁在购买,怎样购买;经由哪些平台,平台如何盈利?

「电商在线」采访了不同背景、资历、收入的商业插画师,以及商业插画相关业务平台的运营与讲师。经由行业市场、平台、人,不同的视角,尝试理解其商业逻辑。这或许有助于我们更好地欣赏商业插画的价值,对于行业的部分问题,也能有所启示。

01

商业插画市场,水大鱼大

“春节、国庆,每逢节日前夕就忙不过来。各种文创产品、公司定制礼品,很多都是近年来的新生需求。”画强锵从事动漫、插画行业已有二十年,曾任《喜剧世界》杂志社漫画主笔,也是辽宁省美术家协会综合画种艺术委员会会员。他直观地感受到,近几年商业插画市场需求的多元与旺盛。

在职业教培平台上,市场热度的反馈更具体:不论是品牌方发布的商业插画需求数量,还是插画相关课程的报名热情,近年来都有显著的提升。当然,插画课一贯是职业教培的宠儿。网易云课堂即曾力推过“零基础商业插画课”,线下教培巨头“中公教育”也曾开设相关业务。至于在B站上,关于商业插画的教学视频,按热度排序下,前列视频播放量均在数百万级,插画师KOL拥趸无数。

在国内设计师互动平台“站酷”,有数据分析人士统计,近年商业插画是其首页推荐最多的内容类型,占据整体内容数量约十分之一。其次是平面设计,然后才是摄影。

图片

数据分析人士“嘿嘿嘿嘿”整理的“站酷”首页内容类型

“新消费品牌越来越多,品牌对于在营销过程中使用插画的热情也越来越高。”

食品牌如三只松鼠、百草味的包装上,插画元素十分普遍。国产美妆品牌百雀羚,也曾因民国风插画走红网络。再比如,国潮风这几年刮遍各行各业,很多中式餐厅的外卖袋上,都绘满了工艺精细的插画,让消费者舍不得丢弃。

不难发现,商业插画市场的热度,首先源于旺盛的需求。不论是服饰、美妆还是游戏、餐饮,这些行业中尤其是国货品牌,近年来在原创性上的进步有目共睹。与此同时,从品牌营销上来说,伴随着消费者迭代,更符合年轻人阅读习惯的图片、短视频,实质性地成为主流广告样式,让商业插画市场得以进一步扩充。

当然,商业插画市场并不单纯由这些主流需求撑起。观察豆瓣、小红书等社区,会发现上面有大量需求发布或招募的帖子:手机壳插画,朋友圈裂变广告插画,甚至是QQ头像、个人形象彩绘照片等。

这些商业插画需求或许偏于边缘、零散、下沉。但庞大的数量,同样使其成为了这一市场上,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商业插画配套软硬件的不断迭代——手绘板、iPad逐渐替代传统纸笔,成了互联网时代下绘画行业的标准生产力。工具的简易化,一定程度上下放了行业壁垒,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得以通过网课自学的方式,加入其中;庞大的消费市场,催生了无限丰富的商业插画需求,不论高端还是下沉,主流还是零散。让不同背景、资历、能力的插画师,都能在其中找到自己的位置,各凭本事。

与此同时,多元的商业插画供需,也催生了基于风格、类型、定价等不同定位的“供需撮合平台”, 如站酷、古田路九号、米画师,以及猪八戒网、淘宝、闲鱼等。

02

商业插画师,悲欢各不相同

画强锵千禧年初在西安上大学,学习视觉传达专业,包含平面设计、书籍装帧、插画等。

“当时学校没有专门的插画专业,我个人走上这条路,最初是因为看了一本关于商业插画的外文书籍,里面讲到可口可乐等品牌的插画广告。”画强锵至今仍记得那本书叫《商业插画案例》,“当时很多讲商业插画的书都是外文的,在市区的外文书店里才有,买不起,就带上干粮和水,一看就是一天。”

毕业后,他的工作基本围绕着漫画、商业插画展开。对他来说,相较于平面设计等工作,商业插画更能承载作者自己的想法,因此更有创造力。

“绘画要‘眼高手低’,用审美带动能力。不过商业插画本质上是社会性作品,有其商业用途,肯定不能孤芳自赏。”

职业生涯初期供职于报刊杂志,彼时这一业态仍兴盛,画强锵依靠刊物广泛的流传,在业界逐渐积累了一定的人脉、资源。如今的业务,也主要来自于圈内资源。既有文创作品,也有如品牌玩具、展厅浮雕壁画等需求。

近年来,他也收到过出版社的商业插画邀约,但最终因报价过低而婉拒。

“2008年我在武汉画出版物插画,当时内页一张是400-500元。十几年过去了,如今出版社给我的报价几乎没有变化。介绍的朋友都不好意思,他也没想到会这么低。”

出版物插画的报价低,并非单纯因为出版社的利润薄,事实上绘本等儿童刊物的销量一直很高。商业插画的定价,不仅关乎业务方的盈利潜力。很大程度上,也取决于预算,以及出版社对文字、图片的成本分配。

“我发在朋友圈里的作品,大多都是给业务的需求稿,如今不太有时间能够画自己想画的。”对画强锵来说,业务偶尔会接不过来。而且随着在业内有了一定声誉,对业务也渐渐有了更多的筛拣、话语权。但他也表示,收入没有外界想象中那么高,至少在国内,能年入百万的插画师还不多。

如今的商业插画市场,供需境况并不能一概而论:偏高难度、风格化的需求,插画师往往供不应求,市场上不乏一掷千金的案例;但一些相对初级、简易的工作,供给端的竞争则颇为激烈。

插画师Tangx毕业自视觉传达专业,目前为一企业平面设计部门的员工,她会利用闲暇时间接单,也坦言以她目前的积累,接到的业务一般定价都不太高。上述提到的朋友圈广告、头像插画等,她都有做过。相较于画强锵圈子内头部插画师一年几十甚至上百万的收入,Tangx调侃自己属于“吃不饱也饿不死”。

插画师小苦瓜同样科班出身,目前她一个月接“私活”的收入在4000元左右,达到了其总收入的一半。

“单张具体收费几十、几百元都有,主要还是看难度。”

插画的定价,并非完全参考插画师的能力。艺术领域的能力,本也无法被全盘量化。综合来看,定价既关乎插画师行业经验积累、个人风格,也和甲方预算、应用场景等息息相关。

而商业插画的交付流程大同小异。值得一提的是,创作期间,插画师一般只会给对方“jpg”等格式的文件,还要打上水印。画作可编辑的原文件,等到定金、尾款完整结清之后,才会给到。

“具体制作周期不好说。简单几十元一张的,每天下班后花一两个小时也能搞定。但几百上千元的单子,难度、耗时肯定相对更大。验收标准很简单,‘甲方爸爸’满意就是标准。”

经由各大社交媒体平台,我们观察到,并非每一个插画师都接受过专业的绘画、美学训练,甚至市面上很大一部分插画师,都是半路出家。他们自学商业插画相关课程,获得一项可用以变现的技能,承接相对基础的需求。

“我并不认为基础的需求就一定是低质量的,尤其是对一些新人来说,他们需要平台、作品供他们向业界展示能力。所以早期做些基础的工作,无可厚非。”虽然画强锵个人收入不俗,但他并不轻视这些看似“低端”的需求。

和任何行业一样,商业插画目前马太效应显著。业界大拿的作品被争相追捧,一张画吃一年甚至几年的故事屡见不鲜。而普通插画师,仍需要以量谋生。但这一行业的圈层壁垒,并非坚不可摧:

“不要陷入赚钱的循环,画功是插画师的核心,与需求方沟通的能力,同样不可或缺。能够抽身出来,培养自己的综合能力,最后都有机会得到行业的承认。”

作为过来人,画强锵的建议并非鸡汤,尤其在当下新兴媒体平台影响力空前的时代,一画成名的故事频频发生。

03

灵活就业,多了一半收入

无可否认,目前商业插画师圈子,从收费标准、业务来源,以及创作模式上,都泾渭分明:头部插画师在云端,依靠其在业界资源和人脉上经年累月的积淀,日常多的是送上门的活计,个人也有定价权。相对丰厚的收入和充裕的时间,使得他们能用“作品”的标准打磨“业务”;而腰部、踝部插画师,业务来源仍依赖各大供需撮合平台。

“主要通过淘宝、闲鱼找到需求。”小苦瓜大方地承认,自己的业务多来源于电商平台,因为方便、简单,能快速积累起业务量,同时打磨画功。记者观察到,淘宝、闲鱼有大量商业插画的供给,分门别类,涉及出版物插画、广告插画、人物形象绘图,乃至QQ头像定制等。头部店铺月销高达数千单,定价多在几十至百元间,同时店铺往往附带平面设计等近似业务。

“淘宝上基本是工作室商家,工作室负责全网招徕生意,后端分发给个人插画师,一起分成。至于插画师来源,一般就是工作室慢慢搜罗起来的作者群,业务来了丢群里,先到先得。”有业内人士向记者表示,对于个人插画师,尤其是资源、人脉有限的插画师来说,找业务是一件费神费力的事情。所以工作室本质上,赚的是“中介费”。

“淘宝、猪八戒网上大多是中小客户,满足的是更基础的需求,价格相对更低。”插画师郑奇目前在互联网公司从业,他表示相对更资深的插画师,往往会倾向于站酷、古田路九号等专业平台。记者也观察到,专业平台在质感、风格层面,确实相对更有调性。

但不论平台定位如何,其盈利模式,及插画师的收入来源,却趋于一致。如站酷、古田路九号、千图:作者上传作品后,平台进行推荐分发,需求方下载需要支付相应费用;与此同时,部分插画只供会员用户购买,所以会员费也是平台收入的主要构成。

以业务模式类似的上市公司视觉中国为例,其主营业务即是数字版权交易,及长协客户收入。而作者大多基于“买断”和“分成”的方式,与平台共享这两项收益。平台买断的大多是使用权,插画师保留署名权。郑奇补充到,专业平台更大的价值,还在于作为展示平台,为插画师打造知名度。

“市场大了,设计师也越来越多了。越是专业、知名的平台,插画师想要得到曝光、获取资源就越难。想要有所收获,只有靠不断地提升能力,积累资源。”

即便电商平台承接的是偏基础的插画需求,定价不高,但这份收入并非就“无足轻重”。毕竟不是每一个插画师,都来自于大城市:她可能是在家带娃,缺乏创收渠道的宝妈;可能是在流水线、工地上班的打工人;或是需要自己赚取生活费的大学生。习得一技之长后,利用自有时间灵活择业,一天画上两幅,一个月的收入,也能贴补家用。

此时再看这些50元、100元一张的基础类作品,是否也有其光彩?换个角度,商业插画基于互联网灵活就业的用工性质,甚至很大程度上,帮插画师突破了地域的工资限制。

时至今日,商业插画在我们生活中已不可或缺。二基于差异化的作者能力与风格,不同定位的撮合交易平台,此间诞生的商业插画,当然也迥异。但一致的是,它们没有绝对的高贵与低廉之分,它们共同装点了我们的生活。

注:文/沈嵩男,文章来源:电商在线,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

文章来源:电商在线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