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居家办公下人事被打散的公司 正在飞书上“重塑”

徐晓飞 2022/05/29 12:53

一家公司里,最焦虑的人,往往是老板。

尤其在当前远程居家办公下,看不见员工,让不少管理者心里难免发慌,每天都在经受着“员工居家是否无事可做、人员管理是否松散甚至失控”的焦灼。

如何让分散各地的员工自驱、有序地动起来?如何为管理者隔空打开一扇组织人事的“全局视角”和“导航地图”,让其即使远程也能对公司的人才管理做到心中有数,把握有度?正在成为当下企业1号位们的急需。

毕竟,科技虽然是第一生产力,但它发挥作用的基础和前提,还是人。正如当代企业管理领域里的普遍共识:人才才是第一生产力。

不论是彼得·德鲁克的“管理的本质就是激发人”,还是任正非的“各级主管是人力资源管理第一责任人”,都能看出,企业的生存离不开用好人才。尤其远程分散办公后,企业的人、事都散落在城市各处,如何第一时间拿到公司高质量的人、事信息,将直接影响管理者的决策质量,进而影响到企业的生存质量。

如果说以前是“风来了,猪都能飞”,后来是“风停了,大家得学会自己跑了”,那么现在已经变成“逆风之下,不能只靠自己了”。如何利用高效的数字化工具,优化企业在人、事数据采集、流转、聚合及分析的全过程,得到高质量信息以支撑更快、更好的团队决策,已成为近两年企业生存竞争的当务之急。

这也是飞书团队一直不断思考的问题。在他们看来,远程办公下,人才效应凸显,数字化转型加速,仅仅是业务协同已经不能满足企业发展所需了,事(Office)上飞书后,人(People)也需要上飞书,人事合一,信息互通,才能为企业真正安上数字化底座飞轮,实现逆风前行。

于是,继2020年10月推动OKR商业化、2021年5月推出了绩效和招聘产品、2021年11月发布了人事产品后,飞书如今又进一步将这四款HR核心产品融合打通,在5月25日的飞书春季未来无限大会上正式推出“飞书People”,与飞书Office一起,让企业高效实现“人与事都上飞书”,在分散办公下,也能拥有一个功能完备的“线上办公室”。

居家办公下,人事被打散的公司,在飞书上「重塑」

不仅如此,为缓解居家办公对中小企业的冲击,飞书还重点推出了“领飞计划”。

该计划包含了一揽子中小企业扶持方案:不仅将为中小企业免费提供“人事合一”的飞书Office标准版与飞书People标准版;同时还将免费开放10000个名额,为中小企业提供产品培训、产品配置等服务,帮助其更快地用上、用好飞书,增强抗风险能力,让公司管理从“毛坯房”走向“精装修”。

值得一提的是,在“领飞计划”下,飞书还将为100人以下的企业免费提供飞书OKR标准版,让这种风靡微软谷歌、激发员工自驱力的先进效能工具也能普惠到国内的中小企业。

可以说,不论是飞书People在“人”、“事”互通上的深化变革,还是“领飞计划”对中小企业的专项帮扶,都正在成为当下国内企业管理者们的解压剂和企业生存竞争的助推器。而飞书之所以能拥有如此强韧的应变力和支撑力,离不开此前在产品上的长期打磨与沉淀。

一款出自CTO之手的HR产品

让一个CTO来做HR,会发生什么?

2014年9月2日的午后,谢欣也在疑惑这个问题。他刚接到一个来自字节跳动的电话,邀请他过去做HR负责人。

谢欣下意识地拒绝了。“我现在是CTO,让我去个小公司做HR,实在差得有点远,还是算了吧。”

同时他也在心里打鼓:“写程序在行,但管人确实不知道行不行。”毕竟此前他的工作一直都是以技术为主,并不是人力资源科班出身。

但对方并没有放弃,后来又多次联系,直到谢欣被其诚意所打动。“当时我想:今日头条能不能做成我不知道,但我很看好这个团队。”

于是三个月后,2014年12月1日,谢欣正式成为了当时今日头条的HR负责人。

但没多久,麻烦就来了。

2014年的字节跳动,还只是一家300人的小公司,在人事管理上,用的还是Excel。但问题是当时字节的各项业务正在快速增长,人员持续扩张,用Excel来管人,就像用老牛来拉一辆正在疾驰的飞车,不仅没有助益,反而带来了不少迟滞和混乱,严重拖了业务的后腿。

据谢欣回忆,当时加入后发现,全公司没一个人能说得清全公司300多号人的汇报关系和组织架构,大家都在盲人摸象,合力协同更是无从谈起。

为了理清公司脉络,谢欣买了款软件工具,画出了字节第一张完整的全员组织架构图。但画完后发现文件太大没法分享给别人,也没法完整截图,最终这张组织架构图就只能孤零零地躺在谢欣一个人的电脑里。

如此捱了几年。2017年春,字节发起新一轮调薪,谢欣一口气调用了20台装有Excel模板的电脑,一人一台,加班加点奋战数日,才把数据取出来做了个透视分析,汇报给CEO。

经此一事,谢欣深刻意识到继续用Excel实在行不通了。当时字节的人员规模突破5000人,并且还在不断增长,采用一款更为先进的工具迫在眉睫。

恰好彼时谢欣开始掌管公司的效率工程团队,该团队负责用工具来提升企业的运转效率,涉及字节内部IT系统的选型和开发等多个方面。

于是谢欣先是采购了一款小众产品Zoho,但效果不太理想;后来,又专程跑到香港购买了国际一线的专业软件workday,但公司的整体反馈依旧很差。

从“毛胚”工具Excel到中小企业专业工具Zoho People,再到全球工具Workday,一番尝试下来,市面上的工具都无法让谢欣满意。

“还是我们自己做一个吧。”于是,People成为了谢欣在字节负责开发的第一款产品。经过半年的开发,2017年,People正式上线并在字节内部开始使用,在时间上早过了后来才进入开发的飞书Office。

现在回看,谢欣可能是业内唯一一个既做过HR,又做过CTO的产品开发者。也许正是这种职业跨界,才让他能够真正站在管理者的立场去思考并解决实际问题。

而面向管理者,帮助其更好地做决策,正是飞书People的主要定位与特点。在谢欣看来,目前国内大多数的人事管理系统,设计的初衷,都不是给管理者用的,而更多是用来给HR和员工做统计和记录,对效率并不敏感。

于是会经常出现这样的滞后:稍微有些规模的企业,一旦涉及组织架构调整,短则需要几周,长则需要几个月时间,而架构调整导致的人效数据也要在一段时间后才开始核算。

相应的,管理者就要在更久之后才能拿到成效数据。从组织调整到效果反馈,这一过程中充满了漫长的被动等待,迷茫、失控和焦虑也随之而来。不仅如此,迟迟才拿到手的信息也极易导致错失最佳决策时机。而这样的困境,在远程居家办公下,更为突出和棘手。

穿墙破壁后带来的“全局视角”

事实上,组织的良性发展,离不开内部人与事之间的畅通协作,尤其面对“人力资源管理和业务是两张皮”这一长久以来的企业管理困局,如何“破局”,一直是领域级难题。

在谢欣看来,飞书以数字化工具的理念和特性,一定程度上给出了一个尝试性的创新答案:不仅面向新一代的组织协同,以事为中心打造了飞书Office,而且面向新一代组织管理,以人为中心打造了飞书People,如今更是将People与Office打通,实现了人与事在业务数据、底层技术框架等上的互通、互联。

“People与Office的打通,让企业真正实现了组织发展与人才管理的双向循环,摆脱了人、事两张皮,由此也为管理者在充满不确定性的当下开启了人才管理的‘全局视角’。”谢欣进一步解释道。

事实上,在与飞书Office互联之前,飞书People内部也经过了一次穿墙破壁的整合。

依照“定好目标,招好人,用好人,激励好人”这样一套完整的企业人事管理的基本流程,飞书People将旗下的飞书OKR、飞书招聘、飞书人事,以及飞书绩效四款产品进行梳理贯通,将整个人才管理流程中的核心要素串联起来,让数据自然流动起来,从而消除数据孤岛,提高人才信息的质量。

信息质量直接决定决策质量。而近两年热议的“数字化转型”课题,本质上就是在探讨如何优化信息采集、流转、聚合及分析的全过程,从而提高信息质量。举个例子:

我们现在坐飞机,比起5年前动辄晚点的麻烦,延误的时长和概率都小了很多,即便发生晚点,也能提前数小时收到信息,避免在机场空等。核心原因在于,现在航班调度系统的基建升级、智能化改造,跨时空整合了航路、气象、通信等数十个系统的信息,能以更快的速度拿到更全面的数据,得以使归因呈现更加清晰,指令下达更加迅速。

人事管理也是类似的道理。甚至可以说,关于组织和人才管理的一切,都值得用数字化再重做一遍。毕竟更好的人力管理系统,更能够支持管理者更快、更好地做出团队决策。

理想汽车的创始人李想对此就深有体会。

在与飞书深度合作共创的这些年里,李想发现,当企业人、事信息都能在飞书上顺畅“流动”时,企业对业务、市场和技术趋势等的感知就愈发敏捷,才能真正长成为一个智能化组织。也因此,他曾评价飞书为“一个巨大的感知工具”。

2018年,是理想汽车创立的第三个年头。彼时的理想汽车正在源源不断地汇聚一批又一批来自工业互联网、智能驾驶等不同领域的专业人才,但也正因为行业背景、企业文化各异,如何让这些不同类型的人才之间能够降低摩擦、和谐顺畅地协作起来,成为当时摆在创始人面前的一道难题。

与此同时,理想汽车作为一家集传统制造、现代互联网、智能科技等特性于一身的企业,发展初期不可避免地存在着应用系统割裂、各个部门使用不同工具的情况。

这些都造成了理想汽车内部人与人、人与事之间在协作上的重重困难。对此,管理层开始思考各种办法,做各种探索。

2018年7月,理想汽车决定推行OKR。最开始既没有实践指导,也没有系统支持,大家在Excel里面摸索着写下第一个OKR。但这次尝试只持续了十个多月便被按下暂停键,在创始人的回忆中,这次尝试“在一开始一团糟”。

现在回过头来看,原因其实很简单——彼时参与者们的OKR,躺在各自的Excel里,既没有展示和跟进,也没有共享和连接,与日常工作完全脱钩,不仅落地效果大打折扣,还给大家制造了不少额外的负担。

“就如同在网络世界里,各自打着单机版游戏。”一位理想汽车员工如此回忆道。

后来创始人重读关于OKR的专业书籍,才意识到此前对于OKR的理解出现了偏差。OKR不是学了就行,也不是写了就行——要能够得落地才行。怎么落地?三个字:进系统。

OKR上系统,意味着管理者清晰看到团队目标如何层层落地,哪些员工正围绕着一个重要目标进行协作;甚至也能看到,谁对达成目标提出创新思考,谁是变革的主要推动者。

于是创始人开始力推OKR系统自研,一个月内将大家的OKR数据都搬到了线上。但时间一长,自研系统的弊端开始显露,不仅需要花费大量的IT资源去维护,还难以及时更新升级。

把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去做。2021年,为了让OKR进一步发挥效用,理想汽车开始了从自研OKR向飞书OKR的迁移。创始人对此曾评价道,“如果没有这么深入地运营OKR系统,真不知道今天理想汽车是否还在。”

事实上,与飞书OKR的合作还只是理想汽车在组织变革升级过程中的一个侧面。除OKR外,理想汽车还是飞书招聘、人事、绩效,以及飞书文档等的深度用户,也是飞书一体化产品的受益者。

一个简单的例子,如飞书绩效与OKR的深度结合,就让员工可以直接调用OKR系统中的OKR及复盘内容,员工只要按时完成了OKR复盘,就无需再重新撰写该周期内的工作总结,从此绩效考核也就不再成为员工的“总结噩梦”。

再比如,人事系统与文档、视频会议、IM等办公工具的整合贯通,得以使员工、业务等都实现同步或异步协作,让小到销售数据、人事调整,大到公司战略、组织架构,都可以沉淀在飞书里随时查阅。

飞书People的整合打通、People与Office的互联互促,助力理想汽车取得了不菲的成绩。2021年10月28日,在与飞书合作的第四年,第十万辆理想ONE在理想汽车常州基地正式下线,同时理想ONE也成为首个单款突破十万辆的造车新势力产品。

业务成绩的背后折射的是“组织内功”的升级。目前除理想汽车外,小米、蔚来汽车、元气森林、安克创新、三一重工、水羊股份、得到、旭辉等企业都在使用飞书产品。

更大的飞书

企业管理,从工业时代到新经济时代,逐步走过了以企业家强人、制度创新、工具变革等为驱动力的多个时期,但事实上这些要素都不是相互割裂的。现阶段如何用工具把更为先进的制度和管理理念更好地承载、具象化和落地,是近些年TO B企服浪潮兴起的根源之一,也是飞书等一众工具探索的主要方向。

从这个角度看,飞书People的发布,可以说意味着飞书进入了一个新阶段。

首先,其旗下OKR、招聘、人事、绩效四大产品今后不再各自为战、单打独斗,而是从“散装工具”状态升级为一套“工具礼包”,内部打通,形成合力,帮助企业管理者实现从招聘到用人的管理闭环。

同时,飞书People的内部整合也有利于与飞书Office形成协作互促,有助于形成牵引力,把企业管理从“人”、“事”两张皮的泥淖中拉出来。

更进一步,飞书People的正式推出,也透露了飞书更大的企图心:不再局限于协同办公赛道,而是逐步深入到企业管理的关键核心——人,这无疑为飞书打开了更为开阔的版图。

目前,国内入口级企服市场还处于群雄逐鹿的阶段。纵观各家,与OA工具相比,飞书兼具人力资源管理的集大成之作People;与HR SaaS相比,飞书又拥有现象级协作产品Office。在“人”与“事”上如此全面、深入的一体化,让飞书正在成为企业管理领域里的一把利器。

注:文/徐晓飞,文章来源:雷峰网,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

文章来源:雷峰网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