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年轻人真的不爱婚礼了吗?

王明雅 2022/05/23 14:25

如果说当下年轻人的爱情观中,不结婚还算一种特立独行的选择,那么,不想办婚礼几乎已经成为心照不宣的共识。

传统婚礼的几大固定套路,闹哄哄的接亲迎亲,繁复的婚纱秀禾,煽情的司仪讲话,以及让人审美疲倦的酒店布景,无不让这届年轻人感到倦怠。

为追求脱俗的人生体验,早在十多年前,不少新人就开始探索旅行结婚等更自我的形式。不过,对于如今更个性化的一代来说,显然还有更“另类”的方式。

在豆瓣,有专门的“结婚不办婚礼”小组,数千年轻人聚集其中,分享不想办婚礼的态度;在小红书,简单又新颖的婚礼方式,总能引来不少艳羡。新零售商业评论接触到两位年轻人,一位选择了几千元成本的山野婚礼,一位则干脆是0花费的游戏婚礼。

这些现象中,一个不可忽视的前提是,疫情正使得年轻人或主动或被动地做出新选择。

国内婚庆龙头花嫁丽舍2021年财报数据显示,去年全年,其营业收入共4.08亿元,同比增长45.7%,但主要是因为2020年疫情影响,大量婚宴停办,在2021年迎来短暂反弹,典型如北京地区,有长达7个月的时间无营业收入。

行业按下“暂停键”,加诸年轻人的新观念,正促使这项古老的事物在潜移默化中改变。

01

奇怪的点子

婚礼举办地设在山野,没有婚车迎亲,一对新人携手爬山步入。新娘婚服购自二手交易平台,捧花布景类物品大多DIY。摄影师还带了自己的女朋友一起来玩,没想到女朋友直接被种草:“我们以后也要这样办婚礼!”

新娘欧阳,27岁,在杭州读研时和先生结识,先生那时还在北京读研,毕业后来了杭州,相恋多年后,两人终于步入婚姻殿堂。

用欧阳的话说,这是一出“回去上班后,同事也会感慨‘一看就是欧阳婚礼’”的策划。

初心是办出自己的风格气息,根本是一对新人拥有相同的价值观。欧阳告诉新零售商业评论,她和先生都比较崇尚自由,一开始就考虑了旅行结婚、户外婚礼等。最直接的原因则是,她并不认可当下婚庆行业的审美。

普遍认为,国内现代婚礼发源于上世纪90年代,受改革开放影响,人们开始接触洋气的西式婚礼,来自台湾的婚庆公司,则适时地将传统中式婚礼与西式婚礼作了结合,这是现代婚礼的基础。

综艺节目《奇葩说》曾有一道“年轻人要不要办婚礼”的辩题,反方选手就提到这一点。

本质上,国内婚庆服务产业快速增长的这些年,创意和质量并没有得到相匹配的提升。在动辄数十万元的花费中,新人们难逃套路化爪牙。

最多的槽点在于,一场常规婚礼流程繁琐,一天下来新人总是累得半死,而业界司仪模板化的煽情语,还会让人尴尬地脚趾抠地。每逢节假日,一家酒店更是多场婚礼同时举行,像机械的复制粘贴。

年轻人选择用心DIY。

欧阳一年前有了初步想法,真正执行是在婚礼前一个月。地址选在家乡水库附近一处小荒地,自己化妆,朋友客串主持人,都是免费的。

需要费用的地方不算多,摄影师从社交平台发掘,风格是自己喜欢的。仪式有张好看的布景图,是欧阳自己设计的,找了家打印店,印出来110元。手捧花10块,气球80,还有些椅子租赁类的小事,统共不过2000元。

“没必要在婚礼上花太多钱,只要投入情感、真挚和个性。”欧阳说。

这其实已经成为一种显著趋势。

在年轻女性用户集中的小红书,搜索“婚礼”相关词条,热门动态的精髓,总是“去繁就简”。无仪式、无伴娘、无堵门,相当一部分,已经直截了当地“去婚庆化”,由自己全权策划。

这届年轻人,自己抓回了主动权。

02

行业本浮华

准备结婚的你,为什么还想办婚礼?

份子钱。

对于大多本不想办婚礼,最终却无奈屈服的年轻人来说,这显然是影响其决策的重要因素之一。

小红书和豆瓣等年轻用户集中的社交平台,很多人并不否认,一边抱怨着婚礼难熬,一边又被裹挟着投入备婚中而心力交瘁,不过为了回收一份“人情债”。

这其实解释了为什么婚庆产业在近乎一边倒的排斥中,依然屹立不倒。

根据花嫁丽舍公开数据,在2013~2018年间,其婚礼服务营收从4146万元增长至3.5亿元,翻了近八倍。这家公司成立于2004年,是国内一家代表性的婚庆服务企业,于2015年登陆新三板。

疫情曾短暂影响了行业。2020年,花嫁丽舍营收为2.8亿元,较2019年同比下降20%,净利润亏损5315.8万元。到2021年,因为疫情放松管制,其营收水平回归,全年营收4.08亿元,同比增长45.7%。

有数据表明,去年“五一”假期,全国有超40万对新人举行婚礼,大多为积攒的订单,全面爆发后,有婚庆公司的单量直接暴增200%。

只不过,一个大趋势是,行业浮华,根基在动摇。

年轻人确实不怎么爱结婚了。

《中国统计年鉴2021》报告中提到,2020年,我国结婚登记人数共计814.33万对,较2019年减少了113万对,是自2013年达到1346.93万对后,连续七年下降。然而,到了2021年,更是降到了新低760万对,也是自1986年官方有记录以来的最低数字。

大盘有年轻人口整体规模减小,男女比例失调,深层次则是结婚成本居高不下,住房、生育、教育、就业压力等成本,倒逼这代适婚人口进入单身时代。

而其中又夹杂着特殊的时代情绪,女性群体对婚姻愈发理性的思考,以及疫情影响下的人生观,让总体数字呈现出如今的模样。

值得注意的是,当群体开始拥有相似的心路历程,过往默认的规则也能悄悄改变。

来自上海的钱前,去年和相恋近十年的爱人领证结婚,在向对方表达了“不想办婚礼,因为觉得很麻烦”的想法后,没想到两人一拍即合,当即达成一致。

对于没有收到份子钱这件事,钱前告诉新零售商业评论,自己原本对待婚礼的态度就是图一乐,顺便送上祝福,无所谓回馈。不过,最近刚生完宝宝后,那些朋友早早就表示“红包已备好”了。

事实上,一小部分人当中,甚至已经悄然开始“互免份子钱”。换言之,与其大家“礼尚往来”,计算得失,不如真诚祝福,不以金钱量感情。

这代年轻人,做交心朋友,不欠人情。

03

个性不可逆

艾媒咨询、百合网与世纪佳缘联合发布的《中国当代不婚现象白皮书2021》中提到,不婚并不意味着完全拒绝婚姻,而是寻求更契合的另一半,是一种不将就。

同样,年轻人不热衷于办婚礼,也并非是不爱婚礼,而是拒绝千篇一律的模板化婚礼,简单、个性,是大家向往的。

尽管没有线下的热闹,钱前和先生却没有丢掉仪式感。他们选择了游戏结婚。两人通过玩游戏认识,最终在冒险探索类游戏《最终幻想14》中举办了声势浩大的婚礼。

在申请结婚前,他们需要互相为对方打造一枚戒指,并带着戒指跑遍游戏地图中的各个角落,相当于旅游,同时接受十二神的祝福。

这之后,需要提前预约租赁“大教堂”,并按照自己的喜好布置,这里有三个“氪金”档,钱前两人选择了中间档,一人88元,价格越贵,角色可选择的婚礼样式越多,婚纱也更好看。

好友自然是不能少的。游戏也可以向好友发送请柬,由于是付费婚礼,还可以送给参加的朋友一些可爱的虚拟礼物,为了不浪费,钱前两人在游戏最热闹的地方发出询问,不少陌生玩家也接受成为好友,领了请柬。

婚礼当天,认识的、不认识的,几乎都来了,大家也会自觉穿着游戏里的正装西服、晚礼服等出席。游戏中的朋友还带来了小礼物,一般是礼花、甜品和小宠物,作为份子钱。

最终的仪式环节中,新人宣誓、交换戒指、亲吻对方,浪漫且庄重。

钱前告诉新零售商业评论:“你可以很严肃认真地看待这场婚礼,也可以觉得这只是场儿戏,但我在其中收获了很多对婚姻的感悟,也拥有了仪式感,真的很棒。”

对于大多数人,尤其是父辈人来说,这场婚礼看起来确实特立独行,或者说,不是一场真正的婚礼。但正如钱前所感受到的,婚礼本就是两人携手前行的起点,用来作为和爱人有趣灵魂的碰撞,才更有意义。

抛却外在形式,它就是个性化婚礼的一种。就像数年前,有新人选择自行车队迎亲,潜水婚礼、旅行结婚等,都是自我的表达。

随着汉服等圈层爱好在年轻人中普及,汉服婚礼也在近些年兴起。刚需叠加兴趣,让一站式婚礼策划服务,到了不得不变的时候。

小众催生新需求。

欧阳采用的独立摄影师是其中一种,而几年前开始,婚礼策划师一职也逐步变得热门,如今,更是多了许多独立于婚庆公司的私人婚礼策划师。

知乎上,关于“做婚礼策划师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的提问下,辛苦、劳累,是从业者普遍的感触,但因为做了和“幸福”有关的事,大多数人又是热忱的。

万亿个性化婚庆市场,走了旧事物,总要来新机会。

结 语

欧阳的婚礼中,有一点“意外”。

因为是在山野,风有点大,挂布景的杆子一直被吹起来,在场的朋友来来回回去搬石头压,石头压不住,便干脆人工扶住,大家笑作一团。婚礼没有彩排,当天所有的体验都是新鲜的。欧阳说,记得先生念誓词、唱歌,真的很感动。

在一场个性化的婚礼中,不得不说,连“意外”都足够可爱。

如今,疫情之下,不少新人的婚礼也状况频出,公开报道中,有新人被隔离无法出席,有干脆直接线上“云婚礼”的,也有抱着期许的人,延迟了正式婚期,等待美好降临。

无论如何,传统婚庆不会消失,千呼万唤的个性需求下,年轻人正等待行业的变化。

注:文/王明雅,文章来源:新零售商业评论(公众号ID:xinlingshou1001),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

文章来源:新零售商业评论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