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字节跳动虚拟女团“直播休眠” 为什么有人爱虚拟偶像?

七月 2022/05/23 10:15

01

是虚拟偶像,也是打工人

5月10日,A-SOUL的运营团队突然宣布:珈乐因身体及学业的原因,将从本周开始终止日常直播(包括单播和团播)和大部分偶像活动,进入直播休眠。

A-SOUL是由字节跳动和乐华娱乐联合推出的虚拟偶像女团,在2020年11月正式出道,一共五位成员,分别是向晚(Ava)、贝拉(Bella)、珈乐(Carol)、嘉然(Diana)、乃琳(Eileen)。

虽然是虚拟女团,但女团背后还是真人扮演的,比如这次宣布“毕业”的珈乐,是A-SOUL团队中的Vocal担当,在A-SOUL以前曾经是乐华娱乐的实习生,有专业能力傍身,在B站也获得舰长数量破万的成绩。

然而这仅是光鲜的一面。有粉丝挖到了珈乐本人一直悄悄使用的网易云音乐的小号,发现原来自以为高高在上的偶像,居然也是和自己一样、被工作压力逼迫的996打工人,彻底颠覆认知。

珈乐在其动态里写到“工作强度过大导致满身病痛”、“长期加班到深夜凌晨3、4点”、“被A-SOUL工作人员一再打压,遭遇职场霸凌”、“生活窘迫”等内容,提及了关于一些续约细节,续约了就要面临更加严苛的工作环境,训练出一身伤病,还有职场霸凌、官方强迫成员间营业卖腐,逼迫成员续约等问题,表现出了强烈的离开企划的意愿。

无独有偶,另一位据说是字节内部人士爆料:“A-Soul成员在企划内部地位极低,一直以来工资仅7K,后期运营提出涨薪至11K底薪+1%的直播营收提成,但涨薪条件是成员必须要续约。”也侧面验证了珈乐在动态里的内容。

听到偶像工资低就算了,没想到还会遭遇公司言语PUA霸凌,怎能任由资本家变本加厉?热心网友也坐不住了,很快,网络上掀起一阵舆论风暴,直指珈乐背后的资本公司,扣起了“黑心资本家”、“剥削打工人”帽子。

顶不住巨大的舆论压力,5月11日凌晨,A-SOUL的企划负责人苏轼发表《给一个魂的一封信》,指出了几点回应,一是针对热议的工资情况,信中提到目前仍处于大幅亏本的状态,所以无法给她们提供比拟当红真人艺人的薪资待遇,但项目方一直在努力为她们提供在行业内具有竞争力的薪酬和福利。对于网传的薪资,负责人也辟谣称“全部为假”。

不过,粉丝对此并不买账,他们认为回应中没有解释实际的薪资构成,也没有解释工作强度、软色情等其他问题,决定停止为A-SOUL进行任何付费。

为此,公司也付出了高昂的成本,人们都不愿意再相信A-SOUL,信任链条切断,一夜之间A-Soul及旗下成员总计失去了近20万粉丝。

14日晚,A-SOUL制作委员会又再度发表了声明,就没有及时同步信息向粉丝们道歉。这一份新的声明里回应了几个外界此前一直询问的信息。

先是针对此前外界最为关心的待遇问题,A-SOUL称四位成员的收入构成是每个月固定收入+奖金+直播总流水的10%。这个结构的收入明显高于此前网传的“一万一底薪+1%的提成”。

其次又说明和珈乐本人的解约,是提前14个月的解约,并会在7个工作日内向中之人支付解约金。公布的解约合同显示,签署的时间正是14日当天,未来的A-SOUL也不会增加新的角色。

两份声明,似乎也未能消解网友心中的怒气和难过,关于A-SOUL成员的感叹、惋惜等帖子在网上层出不穷。

02

为什么有人喜欢虚拟偶像?

此次A-SOUL成员官宣“休眠”,一时之间炸出了不少死忠粉。为什么一些人会将真人偶像晾在一边,而喜欢上虚拟偶像?

笔者认为,一方面是虚拟偶像的形象,以及演出活动等表现上,可以做到完美无缺。

毕竟是人为捏脸,譬如鼻子、眼睛等五官,一切都可以按完美样本来操作,至于在创作等业务能力方面,制作后期也可以反复修改,只要制作团队足够强,可以让虚拟偶像拥有不亚于一线明星的唱跳能力。

从早期的日本虚拟歌姬初音未来,我国也有虚拟歌姬洛天依、言和、乐正绫等,都是经典的虚拟偶像典范,而且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些虚拟偶像推出以后,可以慢慢试错,不断根据外界的评价来修改调试,一步步接近粉丝最喜爱的形象,光这一点,那些真人明星就很难做到,真人毕竟有自己的脾气和性格,也不可能讨好到所有人。

比如最初的A-SOUL,刚出道时演出观看量并不高,后来成员嘉然依靠宅舞二十连,逐渐扭转了风评,此后,其他几位成员因为出色的业务能力,八面玲珑的性格,逐步赢得观众的信任,在一次次的演出之后,五个成员的影响力越来越高。

除了唱跳业务能力,A-SOUL五位成员角色外观、动捕技术、美术场景等技术呈现,目前在国内都属于顶尖水平,这也是粉丝喜爱的原因。

另一方面,虚拟偶像也承载着人们的精神需求,是真的能让粉丝感受到关切共情,而非假惺惺作态。

速食年代,打工人更需要一份精神寄托,虚拟偶像虽然是虚拟形象,但粉丝往往会隔着屏幕感觉到偶像的真诚。比如经常会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自己的日常生活,其性格、经历、爱好等人设特点,或者定期与粉丝互动交流,姿态平等。

有粉丝入坑A-SOUL的理由,就是因为她感受到了一种被关怀的温度感。A-SOUL每周运营都会发布一篇QA(问答),来回答粉丝的问题和建议,曾经一位A-SOUL粉丝在小作文里描述了自己一天辛苦工作加班,在郊区出租屋独自居住的日常,虚拟偶像也能充分感同身受,在朗读粉丝小作文时,甚至也会落泪哽塞,这更是拉升了粉丝对虚拟偶像的好感。

换成真人偶像互动时,粉丝只会有“被宠幸”、“被翻牌”的惊喜感觉,很难觉得能与这些明星共情,毕竟明星与自己不在一个世界。

而且虚拟偶像不会有所谓的舆论干扰和绯闻,一些明星顶流在人前温柔体贴,在私下却品行不端行为恶劣,但虚拟偶像不会脱离人为操控,去做某些过于出格事情,最多是背后操控者偶然言语有失,但也都是一些细节问题,因此某个MCN机构甚至直接喊出“虚拟偶像永不塌房”的宣言。

虚拟偶像究竟有多赚钱?真人偶像的吸金能力有多强,虚拟偶像也一样。

首先是直播收入、商业推广营收等。A-SOUL的商业变现主要集中在直播收入和商业合作,直播收入方面,主要是粉丝打赏,很多粉丝都会在虚拟偶像身上氪金。

来自艾媒报告显示,2021年,有8成网民为虚拟偶像每月花费在1000元以内,且37.6%的网民表示愿意花更多的钱支持虚拟偶像,有29.5%的人为虚拟偶像月均花费在500-1000元,27.3%的人花费在200-500元。据了解,2021年,A-SOUL五位成员仅直播礼物的营收就超过了2400万。

生日会直播,虚拟偶像赚的盆满钵满,2021年,A-SOUL的队长贝拉和成员珈乐分别举办了两场生日会直播,数据显示,贝拉和珈乐此次直播的收入分别超过了210万元和197万元,贝拉还在生日会当天创下了10000舰长的纪录。

直播之外,一些大牌如欧莱雅、华硕、肯德基等品牌方的合作推广,也是虚拟偶像收入的主要部分。

03

虚拟赛道,风口很快变红海

如今,伴随着AI、5G、VR等技术的进一步成熟,国内虚拟偶像产业发展如火如荼,虚拟偶像赛道已获得了诸多融资。

比如今年2月,虚拟生态企业此世文化获得红杉中国的A3轮融资;元宇宙基础设施构建领导者魔珐科技宣布连续完成B轮、C轮融资,总金额1.3亿美元,投资方囊括红杉中国、五源资本、软银愿景基金2期。4月,虚拟人服务商“八点八数字” 也完成了宝通科技的近千万元融资。

互联网大厂、运动时尚、美妆、经纪公司也在虚拟偶像领域有诸多布局。

在2021大年初一,由字节跳动旗下的火山引擎打造的虚拟人物“卡诺橙”亮相北京台春晚,腾讯也在布局热门IP孵化虚拟偶像王者荣耀虚拟男团-无限王者团,打造虚拟演出平台,腾讯音乐娱乐集团(TEM)与虚拟演出服务品牌Wave达成战略合作。

阿里巴巴则是推出虚拟主播,为自家的内容电商做辅助,推出淘宝天猫带货虚拟偶像“Mika”和新国风偶像“苏多多”,以及天猫超市品牌IP形象“小铛家”,B站则是收购上海禾念,成为国内最大的虚拟偶像社区,并通过入股等方式加快全产业链布局。

就连服装都可以虚拟。不久前,在社交媒体上就刮起了一股虚拟服装风,不少时尚博主、明星都晒出了自己赛博朋克的虚拟NFT服装照片,吉克隽逸、迪丽热巴、周扬青等人穿起了赛博服装,而且这些服装价格不菲,都在几千几万不等,有网友评论,“这不就是QQ秀的进阶版”、“骗不了穷人”。

可以看到,随着资本、互联网大厂接连入场,虚拟偶像的赛道越发拥挤,红海竞争态势之下,人们对虚拟偶像的审视也越来越严苛,虚拟偶像扮演者的压力也必然会越来越大。

欲戴其冠必承其重,哪怕是字节跳动这样资金实力雄厚的大厂,旗下的虚拟人物操控者随时可能“罢工”。

注:文/七月,文章来源:首席商业评论(公众号ID:chreview),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

文章来源:首席商业评论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