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珂拉琪母公司投了一家20年的彩妆工厂

小鱼 2022/05/16 10:22

近日,青眼注意到,卡婷品牌母公司广州卡洛莱化妆品有限公司(下称:卡洛莱)主动注销了化妆品生产许可证。但事实上,距离卡洛莱许可证到期还有4年。而卡洛莱创立时间为1998年。

青眼同时发现,珂拉琪母公司美尚股份投资控股卡洛莱于去年11月成立的新公司,新公司负责珂拉琪、卡婷的生产。这是否意味着,卡洛莱将工厂转给了美尚股份?这之间到底有何关联?青眼就此进行了查证。

卡婷自有工厂“销证”

5月11日,广州市场监管局发布通告,依申请注销广州高丽蔻生物科技有限公司等18家化妆品生产企业的化妆品生产许可证,全部是企业主动注销。其中,卡洛莱许可证有效期至2026年4月,也已于今年3月份注销。

图片

*截自广州市场局官网

图片

*截自国家药监局化妆品生产企业信息平台

提起卡洛莱,业内恐怕有些陌生,但其自有彩妆品牌卡婷在CS渠道颇有名气,几年前一度成功带动了国潮彩妆的风行。

据公开资料显示,卡洛莱于1998年成立,建厂之初便专注于彩妆品类的研发生产,以外销为主,市场遍及日本、欧美等地。2003年,卡洛莱公司注册成立,而后在2007年创立卡婷,开启品牌和代工两条线。

据了解,卡洛莱自有工厂占地面积32000平方米,拥有比较完备的产品研发、生产、营销和售后体系,日产能达到30万支,合作过美颜秘笈、瓷妆、春纪等。

在品牌端,卡婷初期深耕线下渠道,市场根基牢固。2017年,卡婷以“国风”开启品牌二次革命,首次尝试故宫图案贴纸为口红设计新包装,1000支口红两小时内售罄。2018年,卡婷推出长相思系列国风彩妆,线上销售突破100万支。

虽然当下国潮彩妆之风逐渐淡去,卡婷的市场关注度也不如从前,但青眼注意到品牌依旧保持着高频率推新品的节奏,并且发布了护肤系列。另外,卡婷还在今年初官宣入驻屈臣氏,显然一切正常。

卡婷与卡洛莱互为一体,卡婷品牌产品既是由自有工厂生产,“卡婷;CATKIN”“CATKIN卡婷”第3类化妆品商标的持有人也是卡洛莱。因此,注销许可证,无疑是给卡洛莱和卡婷的未来留下一个悬念。

对于销证的原因,以及卡婷未来走向,青眼第一时间向卡婷品牌方求证,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珂拉琪母公司接手卡洛莱工厂?

这两年由于化妆品新条例实施,行业整体门槛拔高,再加上疫情,确实有不少企业生存举步维艰,从而退出了行业。不过对卡洛莱来说,显然不至于此。

青眼发现,在销证之前,卡洛莱于2021年11月成立了一家名为广州卓妆化妆品有限公司的新公司,随后不久更名为美尚(广州)化妆品制造有限公司(下称:美尚制造),并在2022年1月新增股东珂拉琪母公司美尚股份,管理层也大换血。

根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与企查查股权穿透图,美尚股份和卡洛莱分别持有美尚制造67%、33%股权。值得一提的是,今年1月份业内就有传言美尚股份收购卡洛莱,彼时青眼第一时间向卡婷品牌方求证,对方予以否认。

图片

图片

*截自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网站

但据青眼调查,化妆品监管App显示,美尚制造于2022年3月取得了化妆品生产许可证。今年,卡婷以及美尚股份旗下珂拉琪、Lab101瑞沛品牌备案的多款产品,均是由美尚制造生产,该工厂也为菲鹿儿等品牌代工。

值得一提的是,美尚制造位于广州市从化区太平镇丰盈路18号(变更前广州市从化区经济开发区高技术产业园丰盈路18号(一址多照)),卡洛莱的地址同样为广州市从化经济开发区高技术产业园丰盈路18号。

图片

图片

*截自国家药监局国产普通化妆品备案平台

这是否意味着,卡洛莱虽销证,但工厂仍在,只不过主体变成了美尚制造?更进一步讲,美尚股份投了卡洛莱工厂?带着以上疑问,青眼今日再次分别向卡婷和美尚股份求证,截至发稿,前者未回复,后者未正面回应。

公开资料显示,美尚股份于2018年1月诞生,创立伊始便获得近亿元的天使轮投资,短短几年,美尚股份共拿到7亿融资。美尚股份旗下拥有潮酷彩妆品牌colorkey珂拉琪、专业彩妆品牌superface秀芭斐、科研护肤品牌Lab101瑞沛,尤其是colorkey珂拉琪在唇釉赛道走出了品牌独有的增长之路,2019年珂拉琪上线天猫3月即占领类目第一,2021年双11品牌天猫旗舰店销售额抢先购首日破亿。

在品牌定位上,卡婷与珂拉琪并不冲突,而卡洛莱20多年在生产、运营方面的经验,可以为美尚股份加分。某资深人士分析,“美尚股份应该是想要建供应链,卡洛莱想稳定大客户,双方各取所需。”另有知情人士对青眼透露,美尚股份此前还接洽过另一家工厂。

另外,青眼也采访了多家与美尚股份有过合作的代工厂,对方均表示目前双方合作正常。上海一家工厂负责人告诉青眼,“有产品在开发,合作还在继续。”从备案信息看,科丝美诗今年4月也还为珂拉琪备案了新品。

图片

*截自国家药监局国产普通化妆品备案平台

彩妆市场变天了

在中国,彩妆的渗透率虽不及护肤,但疫情前却是增长最快的品类。据Euromonitor欧睿信息咨询的数据显示,到2025年,中国彩妆市场规模预计突破千亿。

不过,彩妆市场的竞争一直比较残酷。在2014年,电商发展起来之前,美宝莲、梦妆、雅诗兰黛、迪奥等外资品牌把持市场,卡姿兰、玛丽黛佳等国产彩妆品牌尚有一席之地。

然而这种格局并未维持多久。近几年,完美日记、花西子、珂拉琪等大量新兴彩妆品牌崛起,它们逐渐取代本土传统彩妆品牌,一些韩系大众平价品牌也被挤出排名,彩妆市场开始变天。据公开数据显示,2020-2021年天猫双十一彩妆榜TOP10,国货品牌仅完美日记和花西子。值得一提的是,5年时间,花西子GMV已超50亿。

彩妆的忠诚度低,新品牌们得以快速完成市场积累,实现10亿级的跨度,与品牌差异化的定位、品类打法密不可分,同样也是因为中国化妆品产业链越来越垂直细分,专业程度、效率提升。

在拼效率、拼性价比、拼品质的过程中,有实力的代工厂也开始或被动,或主动地从幕后走到台前,为品牌做嫁衣。因此也能看到,完美日记与知名彩妆工厂上海臻臣联手;花西子与科丝美诗共同成立新公司,专研产品研发和配方创新。

再回到美尚股份投资卡洛莱工厂,也就不难理解了。品牌刚起步可以找代工厂,发展到一定阶段,就需要考虑供应链稳定及安全了。多位资深人士不约而同地认为,资本需要新故事,同时,疫情重创美妆供应链,企业也要寻求更稳定的供应链来保供应、保品控、保增长。

注:文/小鱼,文章来源:青眼,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

文章来源:青眼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