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亏损 裁员 溃败 谁还敢加盟共享充电宝?

孙鹏越 2022/04/03 15:53

共享充电宝的行业混乱,从2021年一直持续到2022年。

近几日,有消息称小电将持续升级“直营转代理”的战略。相对于入场费、分成费、激励金繁琐的直营模式,走轻资产路线的代理模式无疑更为灵活,但也是小电长期亏损下的救市之举。

而在此之前,小电已深陷裁员风波。

另一边,作为充电宝上市的唯一企业怪兽充电,在连续两年获得盈利后,在2021年迎来了巨额亏损。亏损也反映到股市之中,如今怪兽充电股价已从最高10美元/股跌至1.32美元/股,公司股价已经跌去超九成,总市值仅剩下约3.2亿美元。

共享充电宝的溃败还在继续。

01

2022,从裁员开始

不久前,共享充电宝头部公司小电科技面临剧烈的人事动荡,据蓝鲸TMT报道,这次小电预计裁员2000人,波及运营、KA、产品等多个部门,约占公司总人数的近40%。

而被裁员工因小电未提供赔偿,在社交网站频频指责小电,闹得沸沸扬扬。

在面对网上舆论压力下,小电并没有回复裁员传闻,而是在近日表示,将持续升级“直营转代理”的业务战略。相对于入场费、分成费、激励金繁琐的直营模式,走轻资产路线的代理模式无疑更为灵活,但也是小电长期亏损下的救市之举。

处于动荡不安中的,不光只有小电。作为“共享充电宝第一股”的怪兽充电,发布上市以来首份年报,成绩却并不乐观:2021年全年,怪兽充电营收36亿元,较2020年增长27.6%。但同期经营为亏,当期净亏损1.25亿元。

被外界称为“共享充电宝行业定义者”的来电科技,早在2020年就开始掉队,整体业务下沉到四五线城市,市场占有率连10%都不到。

共享充电宝市场格局不断上演着“城头变幻大王旗”的戏码,从三电一兽(街电、小电、来电、怪兽充电);再到四电一团一兽(街电、小电、来电、搜电、美团、怪兽充电);最终只剩小竹兽(小电、竹芒、怪兽充电)苦苦支撑。

02

从火热到衰退,行业进入下半场

据不完全统计,我国的移动设备保有量早在2018年就超过13亿,每日充电行为超10亿次,其中有超过1亿次发生在家或办公室以外的场景,不管是苹果还是安卓,手机一直饱受“电量焦虑”的困扰。

而共享充电宝,作为具备“刚需”属性的产物,一度曾被各路资本所看好。

“共享充电概念”最早诞生于2013年,由来电科技的创始人袁炳松提出,但受困于当时的互联网生态,直到2017年才正式开始完善场景设计,多家品牌开始发力。

到了2019年,街电、小电、怪兽充电、来电“三电一兽”的市场格局基本形成。据TrustData平台统计:在2019年,上述4家企业的市场份额占比分别为28.6%、27%、25.1%和15.6%。

在经历数年探索后,整个行业在2020年开始进入红利期,而随着整个行业的发展,市场空间也逐渐被打开,街电、小电、怪兽充电、来电均拿到数额超过3亿元的融资。其中融资金额最高的是怪兽充电在2019年12月单笔5亿元融资;搜电6个月内连续完成两轮超8亿元融资。

如此火热的市场自然引来了大量新玩家的入场,据艾瑞咨询预测:2020年中国共享充电市场规模为90亿元,到2028年有望增长至1063亿元;2020年至2028年复合年增长率(CAGR)可达36.2%。

2021年4月,怪兽充电率先上市,成为共享充电赛道的“第一股”。紧接着,搜电和街电合并,并使用新品牌名“竹芒科技”。凭借两家积累起来的投放充电宝和充电服务点,竹芒科技一跃成为市场占有率第一,盖住了“第一股”怪兽充电的风头。

但这看上去鲜花着锦烈火烹油的赛道,却成为共享充电宝最后的辉煌。

03

涨价、亏损,行业内卷一片狼藉

共享充电宝的盈利模式无非就是扩张服务点、投入设备、躺着收租金。如此简单粗暴的“包租婆式”运营策略就导致竞争壁垒严重低下:谁承包的充电服务点多,谁就能占领市场;不追求质量,单靠数量领先对手。

于是共享充电宝各大品牌开始疯狂内卷,为了签下更多的充电服务点,向商户承诺高昂入场费和高分成比例。往往一家店铺,同时被三四家共享充电宝品牌争夺。

据界面新闻采访报道:商户入场费价格极其混乱,经常出现恶意抬价、前后价格不一致的情况;有了议价权的商户则要求品牌一次性结清入场费,并预估每月的流水,按比例来预先支付分成;一些客流量较高的KTV、酒吧、夜店,入场费高达20万元。

各个品牌疯狂内卷就导致销售与市场费用居高不下,市场占有率最高的怪兽充电在2021年的市场费用高达8.14亿元,占当季总营收的比例87.53%,激励金从9.28亿上升到15.77亿,同比增长70%。

小电科技2018-2021年,分成费率从24.2%增长至38.2%,激励金从1.05亿元增长至10.13亿元,而进场费率则从1%增长至16.3%。

充电服务点是多了,但钱都被商户门店老板赚走了,空留不停亏损赔钱的共享充电宝品牌。亏损扩大之后,涨价成了各大品牌唯一的手段。

在共享充电宝初期,租金普遍是1元/时或2元/时;到了2020年,价格开始翻番,达到了4元/时;2021年,共享充电宝常见价格区间5-6元/时。甚至,在共享充电宝在热门景区、KTV、酒吧等场合的高达10元/时,简直比特斯拉充电还贵。

而这些企业收了高额租金,却没有给消费者带来良好的使用体验。

截至目前,在黑猫投诉平台,小电科技的投诉量超过18000条,怪兽充电的投诉量超过10000条。其中,投诉内容大部分是“好借难还”、“额外扣费”等。

大量的消费者投诉也引起了监管部门的注意,2021年6月,市场监管总局价监竞争局、反垄断局、网监司召开“共享消费”会议,明文要求怪兽、小电、来电、街电、搜电等8个共享充电宝品牌整治定价规则、竞争行为。

04

收益模式单一

除了租金之外,共享充电宝没有其他手段来增加盈利,这也是共享充电宝赛道逐渐衰落的主要原因之一。

为了缓解盈利模式单一的窘迫,目前共享充电宝仅剩的三位头部玩家都在积极探索新的增长路径,开始拓展第二业务。

怪兽充电和上海迪士尼公园、北京环球影城达成合作,成为该景区的独家共享充电服务商。怪兽充电还成立白酒品牌“开欢”,目前开欢天猫旗舰店粉丝仅2万人,热度最高的单品月销量不足50。

小电科技在2021年招股书透露,小电计划和短视频公司合作,开设to B数字营销服务。组织内容创作者,为合作的商铺门店提供短视频制作及直播。但随着这一波的裁员,to B数字营销服务在短期内可能见不到太大进展。

竹芒科技选择发展“物联网+新消费”,据竹芒官方声明:竹芒正积极研发智能硬件产品,目前已推出口罩机、体温监测仪等一系列创新型智能终端,并通过不同的品牌开拓更加丰富的业务模式。

目前来看,在共享充电宝业务还没完全站稳脚跟的情况下,所谓的“第二业务”、“新品牌”还难以担当“曲线救国”的重任。

原本是充电宝的公司,放弃充电宝业务,不去改善用户使用体验,反而去开发副业,未免有些本末倒置。

而大部分用户也只是需要一个方便借取的充电宝,而不需要什么白酒新品牌、口罩机智能设备

注:文/孙鹏越,文章来源:锌财经,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

文章来源:锌财经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