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工厂呼唤年轻人:薪酬高过送外卖 脏活累活机器人干

杨玲玲 2022/03/30 09:02

全球制造业正经历新一轮产业变革与转型升级。作为全球制造业最发达的地区之一,粤港澳大湾区制造业转型始终走在行业最前沿,扮演先行者与探路者的角色。

2022年,时代周报产经新闻部推出《湾区智造力量》年度专题,深入大湾区制造业产业带,记录新浪潮下的制造产业大变革,为制造型企业提供样本与经验。

制造业招工难受到社会广泛关注。人社部数据显示,在2021年四季度全国“最缺工”的100个职业排行中,有43个是“生产制造及有关人员”,预计至2025年,中国制造业十大重点领域人才缺口将近3000万人,缺口率高达48%。

此前“进工厂还是送外卖”曾引发讨论,制造业工厂想留住年轻人,提升岗位吸引力成为关键。

“此前让我比较焦虑的是,很多制造业工人离开工厂,投入到新的职业里。”近日,广州里工实业有限公司(下称“里工实业”)CEO李卫铳在接受时代周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将机器人投入产线后,工厂里的脏活累活都由机器人来操作,一线工人的流失率大幅降低。

中小企业是中国经济的“毛细血管”,截至2021年年底,广东省内像里工实业这样的中小企业数量超过630万家,约占全国1/7,是稳就业、保民生的重要支柱。数字化转型成为中小制造企业破解招工难、用工荒难题的重要途径。

01

把年轻人留在工厂里

作为一家有着37年历史的中小制造企业,里工实业的数字化转型困难重重。从产品线来看,里工实业既做整机装备,也生产零部件,既有自己的研发部门,也有代工业务。37年来业务变迁,使其组织架构和人员构成变得错综复杂。

“1985年,我父亲创立里工,当时主要做橡胶密封圈,我大学毕业后加入公司,正好赶上中国加入WTO,我们有了接触外国客户的机会,慢慢转型生产机械零件,再过渡到做整机设备。”李卫铳回忆称。

李卫铳向时代周报记者举例,目前工厂里既有工龄20余年的初中学历老师傅,也有海归精英、互联网大厂出来的研发人员。“我们也希望像很多传统企业一样,在数字化上找到一条快速通道,但还是要尊重历史,有些东西不是打个响指就会变化”。

企业经营过程中,让李卫铳比较焦虑的,还有制造业工人的不断流失。“我们意识到,企业的运作尤其是生产型企业的运作,人才起决定性作用,我们迫切需要解决的,也是中小企业离散型制造缺人的问题。”

“我们假设这位同事不干这行,去干另外一行获得的薪酬,就可以倒推出我们应该给的薪酬。比如,假设这些工人送外卖比在工厂赚得多,那他一定不干了,年轻人不是不喜欢工作,只是不喜欢收入低的工作。”李卫铳说道。

除此之外,7年前里工实业开始研发并制造机器人。李卫铳介绍,目前里工共有219名员工,其中产线员工占比一半。“以前我们同事要对着生产机,把零件放进去、拧紧某一个东西让它加工等,喝水的手都是脏的,把水壶也摸成了黑色,年轻人更愿意送外卖不愿进厂,现在的工人已经不用直接操作生产设备,手比用键盘的还干净”。

02

中小制造企业加速数字转型

使用机器人人机协同后,一个显著的变化是男女比例逐渐均衡。在精密制造特别是机械零部件的产线上,男性一直是处于绝对主导地位的。

“3年前,我们产线上的男女比例约为8:1,现在已经降到4:1,我相信未来还会下降”,广州里工实业有限公司COO黄元园介绍,加上职能部门,目前里工整体的男女比例大概在1:2.3。

数字化深入企业的方方面面,让每一个环节都实现数字化,成为里工实业现在和未来最重要的工作之一,其中,管理的数字化也是中小制造企业需要补齐的另一块短板。

“其实我们一直在尝试各种数字化管理工具。”李卫铳称,目前里工使用最频繁的数字化平台是钉钉,包括OA审批、管理、日志、考勤、CRM以及财务管理等。“接下来我们会在钉钉生态圈应用ERP,同时也会把自己开发的数字化工具放到钉钉上帮助其他同行实现数字化管理”。

“当前,中国数字经济已经进入新的发展阶段。基于数字技术服务实体经济的时代背景,钉钉的战略、业务重点等均已发生变化,作为数字经济链条上的重要环节,钉钉和toB企业服务生态伙伴的共同选择是做好数字经济的服务者,共同推动进步发生。”钉钉总裁叶军在3月22日举办的钉钉2022年发布会上表示。

像里工实业这样寻求数字化转型的制造业企业不在少数。目前,广东正积极推进制造业数字化转型,明确到2025年,战略性产业集群数字化水平显著提升,推动超过5万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数字化转型,带动100万家企业上云用云降本提质增效。

2022年是数字经济全面发力的一年,也将是广东中小制造业企业加速数字化转型的一年。

注:文/杨玲玲,文章来源:时代周报,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

文章来源:时代周报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