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她,集结名医十余载研发 终于一举超越欧美做成植发新宠

亿邦动力 2022/01/26 16:12

一头秀发,不仅关乎个人健康,还维系青年群体的精神面貌和创造力。

【亿邦原创】十七年前,尤丽娜是一位下海的医生,初入植发行业。“感觉最适合自己的,还是跟医疗相关。”她说,上学学医,毕业进公立医院,多年的积累都跟医疗相关。

那时候,海外已经有很成熟的植发技术,而中国的植发行业才刚刚起步。为了探索无痕植发,她和团队拿着橘子和猪皮练习,技术成熟以后先在自己身上尝试。

此后多年,他们潜心研发,终于实现植发技术的突破和引领。现在,由她创办的碧莲盛,不仅推出全球新一代植发技术——不剃发植发技术——被称为植发界的“5G技术”,而且通过旗下30多家植发医院推广应用。

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多年,不仅实现对西方发达国家的追赶,还在一些关键领域实现突破。这一系列行动不仅重新书写中国的命运,也改变着全球产业发展的格局与走向。碧莲盛的发展经历和故事,无疑是该进程的一个缩影。

01

植发的追赶:一个时代的缩影

2008年,创办碧莲盛的第四年,尤丽娜第一次参加世界植发大会。该会是全球植发界最富盛名的会议,每年举办一次,一年在美国,一年在全球其他地方。

全世界的医生聚在一起,既总结经验,也展示新的方法和技术。全世界的植发技术滥觞于德国和日本,后来在美国发扬光大;FUT、FUE等主流植发技术,均起源于美国。

尤丽娜第一次参加世界植发大会,很少看到中国面孔,案例和技术也都来自西方。越往后,熟悉的面孔越来越多,每年展示的案例却似曾相识。

碧莲盛董事长尤丽娜

碧莲盛连续13年参加世界植发大会,直到被疫情打断。疫情爆发前,尤丽娜最后一次去美国,觉得十多年了,美国和欧洲的植发行业几乎看不到任何起伏和波澜。

“我从一个最弱小的医生和诊所,一步步发展到今天,有三十多家医院,他们不相信。”她说,“觉得你不可能,开一家就牛得不成样儿了,怎么可能开那么多?”直到今天,美国植发行业仍以小型诊所为主,一位医生配两位护士,一台手术费约为10万美元。

在植发行业野蛮生长的年代,尤丽娜非常重视品质、服务和研发,走了一条少有人走的路。有一段时间,尤丽娜和团队明显感觉到潮水的方向正在发生逆转,中国正在成为推动植发技术进步的主力。

碧莲盛创业之初,市面上很多机构都在用宝石刀和种植笔做植发手术,优势是打孔快,但伤口大、出血多,而且会留下疤痕。尤丽娜坚持无痕植发,虽然操作难度大、要求高,但伤口小、出血少。

有一年,世界植发大会在泰国举办,尤丽娜带着临床案例去参加;他们等电梯的时候,听到国外同行打电话,讨论着碧莲盛的案例:

两位烧伤患者的植发手术,碧莲盛一次手术便达到效果,而国外同行至少要做4次。

图片

疤痕植发案例

2001年夏天,威廉·R·拉斯曼(William R.Rassman)博士在美国提出FUE技术(Follicular Unit Extraction),用以替代FUT技术(Follicular Unit Transplantation)。新技术可以做到微创,使植发逐渐成为一项无须开刀的外科手术。

在中国,FUE技术很快取代了需要开刀的FUT技术。但在美国,受技术水平和毛囊结构限制,不少植发诊所还在用FUT技术。

整整二十年,中国植发行业不仅从FUT技术转换到FUE技术,而且提出新一代的不剃发植发技术。由于人口众多、市场规模巨大和临床经验丰富,再加上中国人能吃苦,目前中国走在全球植发技术的前列。

比如,一个3000毛囊单位的手术,国外要做三四天,而中国只需5-8个小时。通常来说,一个中国医生一天能做2-3台植发手术,但在最为繁忙的日子里,一个医生一天最多可以做8台手术。

打开中国植发行业版图,全国连锁机构占35%,省市及以下植发机构占30%,整形美容机构植发科室占25%,公立医院占10%。尤其是碧莲盛在内的四大植发连锁机构,由于规模更大、投入更大和临床经验更丰富,已经成了推动植发技术进步的主力。

尤丽娜和团队潜心研发十余年,不断实现技术赶超和突破,终于做成植发界的华为。现在,由她和团队数年潜心研发的不剃发植发技术,成为全球新一代植发技术,也被称为植发界的“5G技术”。

为了保持技术领先优势,碧莲盛一直在寻找国内外植发人才,让整个团队有足够的人才储备。另一方面,他们也在不断完善技术,使不剃发植发速度更快,手术时间更短。随着技术进步和临床经验的累计,有望让一台不剃发植发手术接近于一台普通手术。

目前,碧莲盛每月的手术量,远大于一家公立三甲医院科室,而后者有着更强的基础研究和人才优势。如果有合适的三甲医院科研人员,双方可以合作研究,推动技术进步。干细胞培养毛囊的研究也进入碧莲盛的设想,这是全球目前最前沿的研究。

尤丽娜还透露,碧莲盛准备在海南博鳌设立一家医院。那里是离海口不远的一个海边小镇,因博鳌亚洲论坛闻名中外,也是国家级先行先试点。碧莲盛新医院非同寻常,主要承担寻找全球最领先头皮医疗器械和药品的功能。

02

植发界“5G”:不剃发植发技术

2020年8月14日,深圳。

六台植发手术全程直播,患者为眼下最受年轻人追捧的网红。五六个小时过后,她们走下手术台,没有明显的伤痕,没有绷带包扎。

一位参与手术的医生说:“做完手术,把头发放下来,梳理一下,用发卡固定,马上就可以出门。”

这是不剃发植发技术首次对外亮相。此前,中国植发大会发布《毛发移植规范团体标准》,从官方层面确认了植发技术的几次迭代升级,分别是FUT、镊子种植、种植笔、即插即种。

如果说即插即种是“4G技术”,那么不剃发植发就是当之无愧的“5G技术”。目前,不剃发植发技术是全球领先的植发技术。它不仅避免了剃发植发对个人形象的影响,同时还能保护植发患者的个人隐私,因此受到体育运动员、明星、教师和网红主播的青睐。

不剃发植发手术案例

不剃发植发的顾客以女性为主,多数是发际线后退或者顶部头发稀疏,偶尔也会有人要求种植眉毛等。不过,男性用户正在逐渐增加,特别是想要突击效果的顾客,通常会选择不剃发植发。

普通植发的成活率一般可以达到95%,而不剃发技术的成活率更高(通过毛囊镜可以分别计算植发前后每平方厘米头发数量)。碧莲盛有专门的部门负责售后服务和质检,一个质量监督团队,监督所有顾客涉及的所有环节;一个售后服务团队,包揽所有售后问题。“所有能看到和感受到的环节,我们都要跟进,不断优化。”该部门负责人说。

新技术一经直播,很快在社交媒体引发关注。不久,一位投资人走进碧莲盛北京分院,要求体验该技术。三天后,他参加一场会议,被人发现变年轻和精神了,但具体哪儿起了变化,在座众人都答不上来。

一项新技术诞生背后,既有企业的前瞻性布局,也有市场需求的推动。

2014年的某一天,一位女明星走进碧莲盛北京分院,要求做一场植发手术,但不允许医生剃掉她靓丽的头发。当时,受制于行业技术水平和医疗设备的限制,手术只能作罢。

据了解,碧莲盛的植发患者,20-30岁的人群约占6-7成,峰值27岁,脱发呈现年轻化的倾向;尽管男性占了7成,但女性正在快速增长。不断增长的新消费群体和女性发友,多数很难接受剃发植发。

不过利诱之下,一些植发机构对剃发轻描淡写,或者干脆不提。患者做完手术,包着一块纱布走出医院,才感觉到尴尬和不便。之后是漫长的恢复和生长期,至少要等9个月以后,才能恢复正常。

尤丽娜和团队意识到,不剃发植发可以满足更多患者需求,头部品牌绝不能等闲视之,但更不能投机坑害。

接近尤丽娜的下属称,她有一份医者仁心,思维活跃,喜欢挑战新事物,“想做得与众不同,要干就干一票好的。”

2014年,碧莲盛正式开始不剃发植发技术的研发。

尹梓贻,碧莲盛济南医疗负责人,毕业于山东大学临床医学专业,曾在公立医院做过8年外科医生,现为副主任医师。那一年,他33岁,行医十年,踌躇满志,跟同事们一边做手术,一遍研究新技术。

但这并非易事。它既需要临床技术的突破,也取决于医疗器械的不断迭代,是一个漫长而艰辛的研发过程。

几年后,尹梓贻和同事们终于迈出小小一步。他们提出,医生只需剃掉一小部分头发,就能完成一场手术。具体做法是,先剃掉一小条头发提取毛囊,接着隔一段距离,重复同样的动作,直到完成整场手术。

该操作部分地解决了提取部位的尴尬,但并没有解决脱发部位的问题。在公司内部,一个团队奉命继续秘密研发,他们从提取最短的头发开始,不断挑战更长的头发。

实质性的转折发生在2018年。当时,尤丽娜带着尹梓贻等人参加亚洲植发大会,在现场看到一台韩国的植发手术设备,支持长发提取,长发种植。会后,他们意识到这或许是解决问题的最后一步。

碧莲盛从韩国引进该设备,由尹梓贻等医生开始技术攻关。2020年,不剃发技术逐渐成熟,尤丽娜一口气从韩国买进四五十台设备,送到碧莲盛各地分院,向全国推广这项新技术。

2013年,尹梓贻加入时,碧莲盛济南分院只有十多人的团队,一个月能做20多台手术。八年过后,现在每个月能做200多台手术。

“增加了十倍,一个月做的手术是过去一年的量。”尹梓贻说,新技术发布后,不剃发手术的比例快速上升,比如碧莲盛深圳分院,不剃发植发手术已经占了30%。

不剃发植发手术效果案例

手术总量的快速增加,既反映了旺盛的植发需求、新消费群体的崛起和企业的发展,也彰显着新技术重塑消费市场和引领行业的进程。

创业至今,碧莲盛见证了中国植发行业的崛起,享受了行业发展带来的市场红利,如今正加大技术研发,给行业带来更多想象空间。

03

植发界名医:硬核的底气

2020年秋天,碧莲盛发布不剃发植发技术以后,多家植发机构也宣称可以做不剃发植发手术,但对于临床案例只字不提。

跟随是一种营销策略,但对技术驱动的公司,它只触及皮毛。任正非曾说,企业的核心竞争力不是人才和技术,而是培养和留住人才的机制。植发机构的核心竞争力在于,如何吸引、培养和留住优秀医生。

蒋学是碧莲盛医疗技术负责人,有二十多年的临床经验,现在是副主任医师。他也承认,新技术真正的壁垒并不是方法和设备,而在于是否拥有大量受过训练的植发医生。

长发提取和长发种植的手术,非常依赖医生水平。从剃发到不剃发,技术难度迅速增加,对医生体力和精力的要求更高,手术时间也更长。数据显示,相同单位的植发手术,不剃发技术的投入至少翻倍。

一台普通植发手术,通常需要一位医生、一位种植师和两位护理医生。一台不剃发手术,至少需要一位医生、一位种植师和三位护理医生。

临床经验不足的医生,即使剃光头发,提取也很困难,毛囊分离会造成损伤。带着长发的毛囊,种植难度几乎几何倍数增长。随着提取和种植难度不断增大,能够进行此类手术的医生变得非常稀缺。

图片

医生正在进行一场植发手术

现在,碧莲盛有100多位医生,300多位专业医疗护理,所有医生均具备五年以上临床经验。

医生的成长有着漫长的路径,从走出医学院到成为一名合格的外科医生,大约需要十年。他们只招有外科手术和执业经验的医生,自行培养植发技术,然后派到全国的分院。

目前,碧莲盛每个分院都可以做不剃发植发手术。不过一些难度较大的不剃发植发手术,比如头皮较厚或者毛发卷曲的患者,仍要求助于像蒋学这样的医生。

蒋学44岁,做了二十多年外科医生,如今正处在外科医生的黄金年龄。20世纪90年代末,他从学校毕业后,进入唐山的一家企业医院,后来转入当地公立医院。2017年8月,他离开唐山,加入碧莲盛。

今年夏天,北京最热的时候,亿邦动力在碧莲盛北京分院见到蒋学。当时,他刚从沈阳赶回北京,正在匆匆对付一顿午餐。在沈阳出差期间,他一口气做了五台不剃发植发手术。

研发新技术不易,后期推广更难,都关系到创新的文化和氛围。十多年前,尤丽娜创业之初,市面上很多机构都在用宝石刀和种植笔做植发手术,它的优势是打孔快,但伤口大、出血多而且会留下疤痕。而碧莲盛推出的无痕植发,操作难度大,对医护人员要求高,不仅要体力好,而且手要灵活。

一台无痕植发手术动辄十多个小时,很多医护人员觉得难以坚持。尤丽娜指出,医生一旦跨过这道门槛,就成为不可逾越的优势;更多的医生跨过去,无疑将构筑植发机构的竞争壁垒。

而那些没有跨过去或者中途放弃的医生和机构,将被永久落下,甚至被市场淘汰出局。

苏林是碧莲盛北京分院院长,植发事业干了十多年,几乎看着中国植发行业崛起。她说,至少在专业人士内部,几乎所有的新技术都不是秘密,关键在于不断练习和熟练,很少有医院坚持下来。

碧莲盛规定新技术必须有带头人,通常由主任和副主任医生担任。“这样坚韧的决心,你带头了,功夫下到了,下面的人才跟着你干,就是坚持过来的。”苏林说,“赢得更多患者的信任和口碑,效果也就做出来了。”

为了留住这些技术骨干,无论是尤丽娜,还是其他高管,都费尽心思。医生们在这里受到应有的尊重,拿着颇具竞争力的薪水。即便在经济最为困难的年月,公司没有打算裁掉一名员工,也没有降低薪酬。

四年前的夏天,蒋学先后拜访多家植发机构,想找一份工作。只有碧莲盛,让他感受到一种特别的尊重。在北京,董事长尤丽娜接待了蒋学,两人聊了一个下午,聊得很多,也很好。

离开的时候,他觉得这家机构看重感情并尊重专业人才,并对它抱有期待。在碧莲盛,优秀的医生会受到物质和精神的双重奖赏。

碧莲盛设立名医堂,首批18位医生入选,其中包含多名主任和副主任医生,更有一名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的教授。他们不仅拿到一枚奖章,还可以邀请家人外出度假,费用公司报销。

一位医疗观察人士称,中国四大植发机构——碧莲盛、雍禾、新生和大麦——碧莲盛最重视医生,也最重视技术。

这或许跟创始人尤丽娜的从医经历和专业背景有很大关系。20世纪80年代,中国改革开放的浪潮不断高涨,尤丽娜在山西度过了她的青春年华。卫生学校毕业后,她进入大同的一家医院工作。90年代中期,她和爱人下海,到北京打拼。他们摸爬滚打多年,后来认识到最适合自己的还是医疗行业,于是创办了碧莲盛。

接近尤丽娜的下属称,她经常在内部强调,要对医生保持尊重,他们是整个医疗环节里最宝贵的资源。

而她本人,也常常直接跟一线医生交流沟通。不久前,她刚见过一位新人,不到40岁已是副高职称,曾任某公立医院整形科主任。

04

植发界长期主义:好好干十年

苏林曾在一家医疗美容企业工作,那里业务很庞杂,开美容医院,卖治疗脱发的仪器,还做电视购物。十多年以前,一个月工资6000元,年底奖励一辆二手车。

2009年9月1日,她从北京朝阳搬到海淀,原来的工作也不想干了,经人介绍加入碧莲盛。碧莲盛第一家医院,一楼空间很小,一进门直接上二楼,上面有两件咨询室,几间手术室,规模不大,陈设简单。当时团队20多人,植发医生就有7-8位。

新工作底薪3000元,提成额外算。第一个月,她拿到3000元,比上一家少了3000元,但她干得很踏实。她说,患者做完植发手术,很快就能看到效果,自己也能从所从事的工作得到反馈。

除了这份初心,苏林和同事们还隐隐有一份信念。脱发的人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年轻,他们的生活和工作因此蒙上一层阴影。人们对美好形象的迫切需求,一定会带动植发等行业迅速发展。

据卫健委发布的数据,中国超过2.5亿人饱受脱发困扰,其中三分之二为男性,三分之二为30岁以下人群。近些年,植发市场蓬勃爆发迎来风口,许多资本和人才纷纷入局,不断将行业盛宴推向高潮。

尤丽娜说,碧莲盛一路走来,既肯定自己,也否定自己,走自己的路,跟别人不一样,也跟自己以前不一样。“我觉得做企业,跟人生一样,不能呜呜呜一下子到天上去了,突然又掉下来。”她说,“我们希望反复的调整,更扎实和更有力量,然后冲上去。”

当尤丽娜和团队低头潜行的时候,风向变了。一家投资机构曾找到尤丽娜,希望投资碧莲盛,但她没想好怎么做,没有接受这笔钱。

对方转身投了另一家植发机构。拿到融资后,同行十分重视品牌宣传推广。几乎同时,流媒体兴起,蚕食着植发行业的传统获客渠道。尤丽娜一度有点慌,她说不是不会干,而是缺人。

为了开疆拓土,碧莲盛先后找过几位职业经理人,试图解决流量和获客的问题,但似乎都不理想。2019年11月,碧莲盛内部因业绩目标发生分歧,尤丽娜拒绝让步。年底,随着最后一位职业经理人离开,董事长尤丽娜被迫走到前台。

尤丽娜在副总经理师晓炯的协助下,进行了一系列变革。首先是组织结构调整,让公司进一步扁平化。其次,对所有环节进行数据化管理,初诊、复诊、复购、客群、产品等细节均有数据支撑。此外,还对不同获客渠道进行调整和优化,在全国设立五大运营中心,分别位于北京、大同、郑州、合肥和福州。

经过一年多调整,碧莲盛终于在今年夏天实现单月营收过亿元。他们在三亚开年会,庆祝一年业绩翻倍,几乎所有人都拿到奖金。

加入碧莲盛十二年,苏林的工资翻了数倍,碧莲盛也成为中国四大植发机构之一。截至目前,它在全国开了35家分院。

图片

碧莲盛植发医院内景

在激烈的变革期间,尤丽娜抱有一种宽容的心态。即使那些离开的员工,当他们转一圈想再回来时,她总是敞开怀抱欢迎。她经常告诫下属,别人犯了错误,要给他们改正的机会,不要轻易开除一个员工。

有一名员工先后换过几个部门,都不合适。但尤丽娜觉得,这个年轻人有锐气,也有一股不服输的劲儿,不能就这样放走。后来碧莲盛在西宁、兰州和乌鲁木齐开分院,该员工被派前往。

宽容很快迎来回报。刚起步时,西北三个分院只能做几十万元,2020年夏天接近300万元。该员工承诺,2021年底业要做到1000万元业绩。“从数据上看挺遥远,但我认为她行。”尤短暂停顿,接着说,“但是放一般人不行。”

大背景是植发行业正在迎来高速增长。有关数据统计显示,植发行业是一个百亿级市场。不过碧莲盛副总经理师晓炯认为,从更长远的视角去看,这是一个千亿级别的市场。他说,未来十年,植发行业将迎来黄金十年。

除了经济价值,植发还有着颇为重要的社会价值。一项新技术的诞生,不仅会引领一场植发革命,自然也将在行业激起阵阵涟漪。

兹事体大,既关乎脱发者个人的健康和快乐,也维系着一个年轻群体的精神面貌和创造力。“我把一个没有头发的人,给他打造出自信,他所做的创新,我们都有一份力量。”尤丽娜答道,“你说对不对?黄金十年,我们这些人要好好干十年。”

文章来源:亿邦动力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