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再无贴膜小哥 数码城被时代抛弃?

文/吴鹤鸣 编辑/范婷婷 2022/01/23 11:39

他们不再执着于数码城里最有排面的档口,而是另辟蹊径在线上挤出的空间里赖以生存。

我还记得,十多年前去过一趟北京中关村的数码城。

11月份的四九城刚下过雪,正是化冰的时候,雪后的街道,空气里除了一股大冰碴的味道,还有一耳朵的西城京片子。

天桥底下一溜尽是手机贴膜,而数码城的门口挂着军绿色大衣棉布材质的挡风帘子,掀开之后则是另一番景象,每个档口前的销售竭尽所能叫卖,“攒机子吗?”,“买电脑吗?”……

只要我的目光在档口停留半秒钟,店员甚至会动手拉我进店——他们总是尽可能地把看到的每一个生面孔都拉进自家店铺。

而不论是远在600公里外杭州西湖区的文三数码街区、武汉武昌的广埠屯,还是2100公里外深圳福田区的华强北,也同样是一副这样的热闹景象。那时候如果周末闲来无事,周边的人就会去数码城闲逛,有些人甚至会坐两个小时的公交车,帮着舍友、朋友、女朋友攒机子,因为会攒机子的人并不多,根据个人需求攒一台性价比最高的主机,放到现在也是一项了不起的社交技能。

那时候数码城里的人山人海,一点都不亚于任何一家市中心的商场。但是当时有多封神,跌落神坛时就有多落寞,线下3C档口依靠老客户赚钱,对新人入行不再友好。他们不再执着于数码城里最有排面的档口,而是另辟蹊径在线上挤出的空间里赖以生存。

“我数码城有熟人”

我认识老肖,是一个很偶然的机会,他在线下数码城最热的时候来到百脑汇,一干就是15年。

老肖今年40,计算机专业出身的他在当年没有很多的就业选择。老肖成绩不错,刚毕业就进了移动公司上班,在周围亲戚朋友里也算是体面的工作。

说是在移动公司上班,其实最开始就是在门店卖手机,那时候杭州最热闹的延安路上有话机世界、迪信通,移动和联通的大门店就开在武林银泰的对面,老肖就在那里卖手机。

每天上班前,看看供应链的价格变动,调整一下手机和电脑卖价,再用国产的零件拼凑出一台机器,用MTK的芯片和深圳出产的键盘屏幕——一台“大屏幕,大喇叭,小键盘”的国产手机就诞生了,这样的手机很多人会买。

卖了两三年后,老肖认识了一票熟人,想着不如自己干,就在百脑汇租了个三个柜台的档口,这一租,就是15年,没有再挪过地方。也是那一年,大洋彼岸漂亮国乔布斯的一句“It’s a phone”,掀开了苹果万亿市值的序幕。

那时数码产品的供应链价格并不透明,卖家也仅限于线下,消费者不敢在线上购买3C产品,所以老肖卖一台手机,能赚300-400元,部分“尊贵”的热门机型,能赚1000元,一台诺基亚N97,动辄上万元,我便是在这个时候经熟人介绍认识的老肖——有熟人可以少被“宰”一点。比起宰客,买数码产品担心更多的是买到翻新机或者贴牌假冒机,“有认识的”,是大多数人放心购买的一个理由,因为从外观上,很难发现机子内部的端倪。

一个柜台每个月租金8000元,三个柜台就是两万四,根据档口位置的不同租金也有高低,每个档口至少占着3个柜台,多的有十多个,都在电梯口的黄金位置。老肖的档口在百脑汇二楼的一个角落,即便如此,他一年也能卖上一二百万,“我也见过一年赚500万的店主”,有些人专卖苹果也能发家,“一台机器挣一千是常事儿”。

国行机没有利润,更多的则是所谓“水货”机器,持续数年,手持一台苹果,成了“有钱”“时尚”的代名词。

2012年左右,一方面是小米等国产机以低价上线,冲击线下市场;另一方面,天猫、京东等平台崛起,热闹的数码城,瞬间冷清,有平台背书的官方旗舰店,透明统一,甚至与数码城相差无几,消费者更愿意在线上购买,熟人介绍变成了平台背书,价格优势削弱,多数人更愿意多花一点点钱买一份官方保证。

数码城赖以生存的根基,没了。

多数在数码城赚到钱的店主,那几年都转战去了四季青倒腾服装或者其他行业,“这些年出了名的闪修侠,就是从我们这里出去的”。

近年来随着供应链越来越透明,新机的价格逐渐趋近,在淡季时一台新机的利润也许还不足50元,而一台1万元的手机的利润率,都不如一台1000元的手机高,线下数码城的新机利润,被线上冲击的如同溃堤一般,七零八落。

成谜的二手和官换

数码城门口再难觅贴膜小哥的身影,但是老肖始终没有离开档口,浮沉多年,他有自己的丛林哲学。

每年再见到老肖,就是在苹果出新的时候——官网难定,黄牛加价,老肖能给我一个还算公道的价格。我得在他这出了手上的旧手机,再去换新,当然也要加价,这是一年当中商家们最容易挣新机钱的时候,也是二手机市场最活跃的时候。

新机被更透明的渠道所垄断,但是3C数码还有一个巨大的“后市场”,它并没有被彻底互联网化。

二手机能挣到钱,原因跟当初一样,有用户需求,且“供应链不透明”。并非大多数商家是所谓“奸商”,而在于整个回收的过程环节较多。假设一台手机的二手市场价为2000元,但商家在回收时发现摄像头功能不正常,商家会按照更换摄像头的成本来降低回收价,在后期维修时发现只需要维修一个小零件就能解决,那么商家就能赚取其中的差价。回收后的手机,能用小成本维修完成的就整机出售,不能维修的,就拆开出售,“有时候拆开后的手机元器件价格,比整机售卖还要高”,因为是官方配件。

另一种则是流程更为复杂的线上回收,因为运营成本,大平台的回收价格普遍较低,小商家则用高回收价格吸引个人卖家,等收到机器后再指出各种毛病,有时会砍掉3/4的价格,很多个人卖家担心机器来回之后机器被更换元器件,也有的嫌麻烦,将就着卖了,在闲鱼app的“爱回收”功能,就存在很多这样的商家,消耗的是消费者的耐心和对平台的信任,“不过还是有很多人会在闲鱼上捡漏”。

除了淘换二手机,官换机是近些年消费者愿意买单的另一种机型,尤其在新机发布一个月内的官换机,“因为元器件都用在装配新机上,所以官方几乎不会维修,会整机更换”,而官换机的价格普遍较低,也就成了消费者热捧的香饽饽,“在苹果的每个授权店,都会有一定数量的官换机名额”。

苹果用户在授权店维修时,已经达到可以更换机器的标准,客户经理会告知机器可以维修,而他们会将店里官换机的份额以每个300元左右的价格卖给熟悉的数码城商家,“碰到不熟悉苹果规则的用户,一般会选择接受”,如果用户强硬要求换机,授权店就会以同样的价格把一个官换机名额卖给用户,“他依旧什么都没损失”,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店铺会有批量官换机出现的原因。还是这一点,信息差。

何处翻身

如今数码城门面冷清,老肖的店铺租金已经从每个柜台每月8000元,降到整租一年8万元,平时的散户也只够平日的店铺和家庭开支。

但逼近年关,数码城里多数商家还是在忙着发货。过年期间通常是涨价的时候,淡季的时候老肖拿货可以分批付货款,也有一定的账期和保价机制,如果在付尾款时行情下调,可以按照行情价付款。而过年期间,老肖要一次性付清进货价格,年后的降价也要自行承担,一般商家就会把这部分价格转嫁给消费者承担,“过年时候消费者高兴,涨一点也会买”,这就是年前机器会涨价、缺货的原因,因为商家也不敢进太多的库存。

除了散客,过年前也会有多年积累下来的老客户前来下单,比如采购年会的年终奖品等,像老肖,因为是本地人,还会有政府采购例如警用的记录仪、摄像头等等数码产品,每年还能挣五六十万。

而老客不多,没有新客的商家纷纷开始驻扎线上,解决自己的拉新问题。然而做惯了线下生意的商家,根本不懂如何推动淘宝店的排名,闲鱼则成为了他们的新选择,2010年在杭州颐高数码城开店的常益就是这样的商家,她见过数码城兴盛的时候,而颐高如今已经进入拆迁的进程,也算是眼见它起高楼,眼见它宴宾客了。

“现在很多客户还是喜欢线上淘,觉得便宜,但又喜欢同城交易”,除了想抛开快递物流的时间,更快在线下拿到机子,享受奔赴新机器的快乐,还因为他们依旧觉得有同城线下店铺的网店更靠谱——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出了问题能很快找到他们。常益就有一半的客户来自闲鱼同城,她也热情招待每一位来自线上的顾客,想发展成老客,将来也许有机会能批量采购,也许没有闲鱼,她只能回安徽老家打工。

用户在闲鱼卖二手,也在闲鱼淘换二手,“老婆不让”“舔狗”“女朋友不喜欢”一度称为闲鱼上令人捧腹的商品标签。这条路子也给了很多刚入局的数码商家们更多的发挥空间,而这份难得的空间,需要商家们自己维护。

老肖同楼层的商户,有8成驻扎在闲鱼和淘宝,“现在想在闲鱼淘到个人买家、价格又合适的机器,几乎不可能”,因为很多个人卖家不舍得低价出售高价买来的手机,而所谓标着“公司年会奖品”的也多是商家,“只有一些冷门的,像打印机这样的数码产品存在个人卖家”,卖手机、电脑的,8成以上都是商家。

现在新一代的消费者,很少会再去到数码城里晃荡,如果想看看有什么新鲜的玩意儿,短视频、种草文或者买手店,已经能解决大部分的需求,走在数码城里,零星的散户会在柜台里跟店员砍价,一样一样的磨价格,这份砍价的快乐,也一瞬间仿佛回到几年前的门庭若市。

老肖并不打算离开数码城,只想守着自己的档口,因为外面已经变了,他不知道出去做什么,为了房贷和自己的两个孩子,他不敢放弃稳定的收入。更多的“老肖们”同样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没有做大做强的野心,也因为外面已经变了,多数人没有营销的天赋,也没有新入局年轻人的锐气,敢于在线上投入更多的成本和精力,只是老老实实做着生意,他们做着最前沿的3C,却始终难以前沿起来。商场里的小商家们会选择抱团取暖,用着同样的供应链,用着同一个供应系统,供给着自己的老客户,相互帮衬,帮着别的商家卖掉库存减轻各自的压力,大家默契的不去碰各自的老客,用反内卷,维护着所有档口老板们的那点平衡和最后一点站着挣钱的自尊。他们,也不知何时能度过这样的线下数码寒冬。

老肖们开始用更优质的服务,来维护客户,用闪送配送机器、24小时服务都是简单的服务升级,更多消费者在选择维修和卖机时会多付出一些成本,让商家上门来更换电池、回收旧机,这也算是走出信息差,用更优质的服务来赚取高一点的溢价。

如今,百脑汇一街之隔的颐高正在进行改造,政府希望在商场的一楼引进更多餐饮、时尚的商业形态,重新聚集人气,也为楼上的3C店带来人流。而这,可能又是另外一个故事了。

*为保护受访者隐私,文中姓名皆为化名

注:文/文/吴鹤鸣 编辑/范婷婷,文章来源:卖家,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

文章来源:卖家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