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用这3个字 上百家企业被告!

欧也 2022/01/19 16:48

逍遥镇胡辣汤、潼关肉夹馍、库尔勒香梨……一系列商标维权争议告一段落后,化妆品行业却开始卷入了“金银花”商标维权之争。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60家花露水生产商因使用金银花字样被起诉商标侵权,合计遭索赔超千万。”

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金银花还能不能用?

60家企业遭索赔超千万

和逍遥镇、潼关、库尔勒等固有地名一样,作为一种公众熟知的中药材植物,由金银花引起的商标争议实属少见。据媒体报道,江西省保健与消毒产品行业协会对外称,其协会60家企业因生产了“金银花花露水”等产品,遭到“金银花”商标持有人上海碧丽化妆品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碧丽”)起诉侵权,且多数判决获得法院支持。

据了解,市面上销售的花露水产品,常见的除有添加“金银花”,还有将 “蛇胆牛黄”“薰衣草”“艾草”等作为添加物。而相关企业的被诉产品瓶身标有“金银花花露水”,或“金银花止痒液体辅料”“金银花抑菌液”“金银花清热”等。

对此,青眼第一时间向江西省保健与消毒产品行业协会求证。据该协会党支部书记兼秘书长武常委介绍,自去年3月份开始,协会就开始陆续接到会员企业反映,因生产花露水这个产品被上海碧丽以商标侵权的方式起诉,而且是全国各地起诉。为此,协会于同年4月份曾发布文件进行过预警,建议各企业将“金银花”命名的产品暂时下架。

“仅涉及江西的就有60多家,全国公开案例已经超过了100多家。截止目前,陆续还有企业因‘金银花’商标一事被起诉。”武常委进一步称,一般起诉索赔金额在20万元到30万元之间,少的也有15万元。这样合计下来的获赔金额,基本上超过了千万元。“目前协会对此事非常重视,正联合企业一起看能不能申请撤销‘金银花’这个商标。”

与此同时,青眼以“上海碧丽”为关键词在中国裁判文书网搜索,共检索到72篇相关起诉法律文书。其中,仅去年合计就有23篇公开法律文书,几乎全都是状告其它企业侵权“金银花”商标。另据媒体报道,截至2022年1月13日,上海碧丽在全国各地的开庭公告123起、法律诉讼79起,全部是商标侵权纠纷。

据国家企业信用信息公示系统显示,上海碧丽成立于1995年9月4日,法定代表人名为宋勇,经营范围包括化妆品、日用百货化工产品、消毒产品等,股东由张翠芬、宋勇两位自然人股东组成。另据中国商标网显示,上海碧丽申请了金银花、上海、四季、敦煌等47个3类商标。不过,像上海、敦煌这种地名式商标显示已经失效。

名臣健康“中招”

这当中,上海碧丽注册过两个“金银花”3类商标,申请/注册号分别为“39922281”“603857”。其中,“39922281”的“金银花”商标申请日期为2019年7月25日,商标状态为“驳回复审中”。“603857”的“金银花”商标即引发争议的商标,注册公告日期为1992年7月30日,专用权期限为2022年7月30日至2032年7月29日,目前商标状态显示为“撤销/无效宣告申请审查中”(即有人提出商标撤销/无效宣告申请,目前商标局在审查中)。

另据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公布的一份民事判决书显示,涉案第“603857”号“金银花”商标注册日期为1992年7月30日,经续展注册有效期至2022年7月29日,其核定使用商品为第3类,包括:化妆品、润肤液、香水、爽身粉、美容膏,现商标注册人为上海碧丽。也就是说,在今年7月29日之前,上海碧丽持有的“金银花”商标仍在有效期内。而结合上述中国商标网的公开信息,目前上海碧丽仍在申请将“金银花”商标延期至2032年7月29日。

“这个商标是被注册为3类商标,但我们很多企业的产品是在5类商标当中使用,也被上海碧丽给起诉了。”武常委表示,金银花作为一种常见的植物原料,不知道为何会被注册为商标,也许以前是由于历史原因注册成功,但现在不少企业去申请撤销,却也没能够成功。他认为,“不能因为注册了‘金银花’3个字的商标,就垄断整个金银花行业。更何况,金银花作为一种公共资源,并不具备商标的显著性。”

青眼注意到,在被上海碧丽起诉的一众企业当中,名臣健康用品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名臣健康)旗下蒂花之秀金银花花露水“中招”。据中国裁判文书网公示的《名臣健康用品股份有限公司与上海碧丽化妆品有限公司、清浦区特想来超市侵害商标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显示,审理法院认为,单纯文字形式的“金银花”标志在花露水产品上固有显著性并不高。

“但名臣健康在其生产的‘金银花花露水’中,突出使用了与上海碧丽‘金银花’商标高度近似的文字标识,其字体明显大于其‘蒂花之秀’商标,根据该字样的使用位置及大小占比进行判断,名臣健康的上述使用方式会使公众产生混淆与误认,构成商标侵权,遂判决赔偿上海碧丽15万元。”

通过对名臣健康的判决来看,法院并未否认原告的“金银花”名称使用权。因而,上海碧丽起诉一众企业侵权“金银花”商标,主要争议的地方在于涉事花露水产品到底是在进行“商标性使用”,还是仅对产品添加成分的“描述性使用”。

“这个商标当时认定的时候,应该是存在瑕疵的。”有着“六神之父”美誉的李慧良称,金银花作为一个中药材如果都能被注册成商标,那像当归、党参等等是不是也都能成为商标。当时发生的事情,显然是和现行实际情况相悖的。他认为,“将金银花作为原料添加到产品当中,应该不构成侵权。”

合理使用,理性维权

“当下有没有效,那是另外一个话题。”广东法制盛邦律师事务所律师邓刚表示,只要这个商标没过期或者没被撤销掉,商标持有人就有权利去主张自己的诉求,这种也是属于法律保护范围。一般侵权属于构成商标性使用,“即使用的图形文字或者组合一看就是作为一个显著性标识来使用,那么它就可能是作为商标性在使用。”

邓刚称,如果只是标识成分,像金银花、青花椒等属于成分里面的,它不属于商标性使用,也就不构成侵权。“其实,这里面主要区分是商标性使用还是描述性使用。如果两款产品没有商标相近,我只是描述一下里面有什么,它是不侵权的。”

一位行业人士提议,“这个商标注册这么久了,相关企业、协会等组织是不是可以去提出异议,申请将其撤销掉。”

青眼以“金银花花露水”搜索淘宝,有大量商品,不过销售上海碧丽旗下“金银花”花露水产品的店铺屈指可数。其中,在一家名为“琪美日化行”的店铺里,显示该花露水产品交易数为25,另一家名为“玉尘主题国货店”的店铺里,显示该花露水产品交易数为23。

对于维权事件,青眼根据企业注册电话致电上海碧丽。对方脱口而出,“那肯定是侵权了,我们当时注册了商标字体(指金银花)。”而当青眼准备进行进一步沟通时,对方表示已经离职很久了,随即就挂断了电话。

上述行业人士进一步表示,这件事不能说老企业没有法律意识。但在90年代,不少老企业热衷于到处注册商标。这也是为什么很多国外品牌进入中国市场之后无法注册。不少没法注册中文的,就去注册英文,甚至,有些被逼得改名字。

虽然从法理上说,上海碧丽的做法并无过错,但这种维权方式,却令行业忧虑。润洁日化首席质量官张忠伟表示,“我们企业就碰到过一例,有企业客户来OEM,就因为金银花三个字在产品名中加大,被上诉到法院。”

他认为,对以通用名词这种公用资源注册为商标的,只要是字体不相似,图案不是故意模仿,就不应该判侵权,否则会造成滥用、独享社会公用资源。“这样的官司,极大浪费国家司法资源,给企业经营造成严重困惑。”

总之,企业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理所应当,也提醒其它企业合规经营。但对于公用资源,注册商标不应形成无条件垄断。这,不仅会造成滥用商标维权,更将破坏行业的长远发展。

注:文/欧也,文章来源:青眼,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

文章来源:青眼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