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峰瑞资本李丰:技术创新背景下 投人逻辑已不复成立

凤凰网 2021/12/14 13:42

12月9日晚,在“变革与挑战——2021凤凰网科技峰会”的现场,峰瑞资本创始合伙人李丰提出:

在当下技术创新的时代,早期移动互联网偏向投人、投模式创新的投资逻辑已经不复成立。

“因为技术创新的进步,这样的机会已经几乎没有了,你不太可能投了一个创始人,他说我要做一个芯片企业,最后却做成了一个生物制药企业。”

李丰说,当下的投资更需要投资人看准方向、技术及领域的变化。

需要有更好的前期判断、价值判断、技术能力判断,来找到产业格局和方向的变化,投出真正的创新型企业。

在碳中和的深刻影响之下,各行各业都在经历着变革。

李丰指出,当下复合型人才及交叉学科变得尤为重要。

“你会发现在这些行业实现碳中和的过程中,解决他们问题的很可能是来自其他行业,比如解决化工产品的技术是来自合成生物学的方法,比如能源分配的问题,是靠数字化、芯片等来解决。”

李丰提出,现在的早期投资或者中国的产业结构的新机会中,最大的变化是有非常多的领域同时在发生变化。

每个领域都很大,每个领域发生的结构性变化凑巧是其他行业的技术发展,或者其他学科的技术进展来解决这个领域的问题。

他看好中国市场未来的投资前景,“中国需要被改变和提高的产业足够多、足够大,也足够体量能够进行商业化”。

这些因素结合在一起,意味着中国有着巨大的创新机会。

“对于我们这些早期投资者而言,除了看到政策层面的高质量发展、碳中和等之外,也要结合中国的现状、中国的政策和方向,来找到更多交叉领域的投资机会,并且在中国各大产业中来运用这些巨大无比的创新技术。”李丰说。

以下是李丰的演讲速记(略有删减):

大家好!我是峰瑞资本的合伙人李丰。

目前全世界的和碳中和相关的二氧化碳排放当量一年大概是500多亿吨,具体到各行业又是如何分布的?

其中,占比最高的是塑料、水泥和钢铁这三大产业,占比接近35%;

其次是电力生产、输送等行业,占比近1/4;

第三位与新能源汽车相关的,即运输及相关的行业二氧化碳排放,占比17%;

最后是动植物的饲养,占比15%-16%。

上述4个大类别的二氧化碳排放总和占全球的90%以上,换句话说,在全球范围内,我们讨论碳排放、减排和中和的时候,我们的目标面向的是这样的几个行业。

我们先看第一位的塑料、水泥和钢铁等行业,在未来这三个行业有没有新的突破和机会,可以进一步提高其能源利用效率?

举个例子,我们投资了一家以合成生物学为只要研究方向的公司,合成生物学是一个近些年才兴起的交叉学科。

简单来说,就是用发酵的工艺或者微生物的工艺生产终端产品,就是从某种原材料加工成某种产品,用生物合成而非化学合成。

这对于中国的化工行业有着别样的意义。

化工的原材料是石油煤炭,它们的形成其实就是其实是远古以前的动植物死亡以后经过腐烂,其实也是经过微生物的作用,当然也包括各种环境、压力和温度,使得它变成了石油和煤炭。

换句话来讲,它是从当年的生物有机体变成石油和煤炭进行储藏。

接下来的化工行业是把石油和煤炭开采出来之后,用各种各样外部能量附加的方法,不管是热量、温度和裂解,变成碳链结构的化工产品。

那么,利用合成生物学,我们就可以是用微生物方法把中间所有的过程模拟一遍,但效率要高非常多。

从某一种有机或者碳链结构直接通过发酵得到我们想要的化工产品,这样的话从成本、效率,包括刚才讲的整个过程的能量控制、整个过程的环境控制、碳排放控制都会友好很多。

接下来是能源的生产和存储。

这个过程中我们遇到的问题可能是在将火电或者煤电改为风能和太阳能的替代性能源中,我们如何将这些能源比较好地进行储存,同时能够根据各地的供需状况分配这些电力。

这就涉及到的储能、智慧电网的改造,在这之中,数字化将会发挥巨大作用。

我们不仅要对需求端进行数字化改造,也要在供给端进行数字化改造,并且基于供需两端的数字化来进行供需分配或者平衡,这就是产业数字化。

这其中也会蕴含着许多行业的投资机会。

第三,即新能源车或者交通运输业所产生的相关碳排放和碳中和。

从当前来看,中国的新能源车使用率已经得到了突破性的进展,已经走在了世界的前列。

但抛去这些,其实和新能源车、汽车相关的仍有许多问题:

比如如何解决储能的问题,在全国范围内的能源分配中,到底能不能发挥智慧电网的作用,将之前我们讲的已经上网的这些能源,能够用电少的深夜储存起来?甚至是储存在新能源车里?

能源是如何生产出来的,生产的过程中如何进行储存、运输和合理的分配,合理的分配又涉及到所有的使用端如何能够智能化和数字化;

因此能够实现更有效的能源分配效率,而不会生产出来浪费,或者不会多生产出来没有人用等等;

或者生产出来的时候因为分配不均导致有的人有,有的人没有。

这些问题从十年或者二十年的周期来看,在中国相关的领域都会发生。

第四,即与农业有关的动植物的饲养问题。

这背后将会涉及到的产业调整是什么?

其中之一是大量人造食品的应用,包括人造肉、人造蛋等合成类食品。

这也和我们刚才讲到的合成生物学的新技术有关,本质上还是从有机物生产有机物,以至于能够被人类作为食物来消费和消耗。

其二是原先的动植物的饲养环节相对来说对环境也不友好,能量转换效率不高。

比如,在牛奶的生产环节,有些国家甚至还需要进口许多牧草给奶牛食用。

但我们也许可以用一个更好的办法,比如从技术角度上,可以直接从某种丰富原料生产出所谓乳蛋白,就是牛奶或者类牛奶的东西。

这样的话我们缩短了其中的过程,提高了效率,并且避免了大量进口牧草,还能够避免奶牛在饲养的过程中排泄物所产生出的大量二氧化碳或二氧化碳当量。

这些都是农业领域的方向,利用有效的、规模化的管理和饲养,提高资源使用效率,也包括其他行业的技术尤其是生物相关的技术也会进入农业领域。

将来也许我们能吃到越来越多的合成生物学的产品。

相信在中国,未来会有越来越多的相关类型的创新型企业出现。

最后我们谈谈投资领域的变化。

投资领域的变化有两个大方向:

第一个方向是,在过去的互联网普及及移动互联网阶段,从早期的股权投资来看,大家投了非常多有意思的模式创新。

简单来说就是当互联网快速普及的过程中,诞生了许多以前没有出现过的商业模式。

从早期投资来看,就出现了一种所谓的投人的方法。

因为没有人做过也这件事儿,也没有人知道这件事儿做成了是什么样,也不知道谁能做成,所以大家就投了很多有奇怪想法和有意思想法的创业者,投成或者做成的那一刹那,可能大家都不知道未来会是什么样,这是模式创新的股权投资阶段。

但在今天,因为技术创新的进步,这样的机会已经几乎没有了。

你不太可能投了一个创始人,他说我要做一个芯片企业,最后却做成了一个生物制药企业。

换句话来讲,在技术创新的阶段,从行业的变化和影响来看,需要投资人提前做好事前判断。

因为如果这件事能够做成,90%以上的概率跟你开始将的故事是完全相关或者相同的,只是谁能、谁有技术、谁有产业化能力把这件事做成而已。

原来我们讲的那种模式创新,我们投非常多有能力的人,让他们按照自己的想法不停地去改、不停地去变、不停地去创新,这样的事情会少得多。

而更好的前期判断、价值判断、技术能力判断,来找到产业格局和方向的变化,投出这样的科技型企业会变得越来越重要。

所以现在变成了看方向、看技术和看领域或者叫行业变化,成为了早期投资最重要的一个变化和节点。

第二点非常有意思。

比如刚才我们举了很多行业的例子,你会发现在这些行业实现碳中和的过程中,解决他们问题的很可能是来自其他行业:

比如解决化工产品的技术是来自合成生物学的方法,比如能源分配的问题,是靠数字化、芯片等来解决。

基于这些现象,我们可以得出结论:

现在的早期投资或者中国的产业结构的新机会中,最大的变化是有非常多的领域同时在发生变化。

每个领域都很大,每个领域发生的结构性变化凑巧是其他行业的技术发展,或者其他学科的技术进展来解决这个领域的问题。

其次,中国需要被改变和提高的产业足够多、足够大,也足够体量能够进行商业化。

两件事结合在一起,就是中国有非常大的创新机会。

对于我们这些早期投资者而言,除了看到政策层面的高质量发展、碳中和等之外,也要结合中国的现状、中国的政策和方向,来找到更多交叉领域的投资机会,并且在中国各大产业中来运用这些巨大无比的创新技术。

注:文/凤凰网,文章来源:凤凰网,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立场。

文章来源:凤凰网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