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社区团购“竞争大提速” 四强格局呼之欲

韩志鹏 2021/09/06 17:22

曾在杭州十荟团工作的李淼,没想到离职后,连辞退赔偿都拿不到。

今年6月,李淼被十荟团突然辞退,工作绩效、冲单奖励却至今都没有发放,甚至于“员工的社保、公积金都没发,辞退赔偿更是一分钱没有。”

李淼等不到离职赔偿,却等来了十荟团的大面积关城。今年8月20日起,十荟团相继关停上海、青岛、福州、哈尔滨、南宁、昆明等多个城市的业务。

李淼的遭遇还算幸运,有网传消息称,部分区域的十荟团员工中午接到开会通知,下午便得知公司解散,“被离职”后更未拿到应有的离职赔偿。

社区团购竞争犹如冰与火交织。

李淼被十荟团辞退时,身处武汉的张远,正忙碌于为社区团购供货,作为当地的冷链物流服务商之一,夏季是张远最繁忙的时节,他要将供应商的各类冻品,配送到商超、便利店等渠道。

今年夏天,张远多了一项为社区团购平台送货的工作,就以雪糕品类为例,他一天的送货量就超过千件,“盒马集市一天配送2000多箱,美团和多多一天送1000多箱。”

社区团购为张远的生意带来更多量能,在营收层面,他认为社区团购要“薄利多销”。

李淼和张远,均身处社区团购的运作链条上,却在这个夏天迎来不同命运,背后是激烈竞争的延续、监管政策的突然加压,以及冷链备战下的一场行业淘汰赛。

实际上,整个社区团购行业,自2020年下半年开始便加速洗牌,从注册企业超200家的“鱼龙混杂”格局,到“老三团+新三团”与阿里、京东共舞的战国时代,中小玩家开始悉数离场。

如今,这个夏天成为社区团购行业最大一轮淘汰赛,橙心优选、同程生活及十荟团悉数退出竞争一线,牌桌被重新梳理,旧王趁“势”追击,新王地位则不断巩固。

夏季竞争速率提升,社区团购的竞争格局将去向何方?

“残酷”淘汰

武汉市光谷新发展国际中心A座,这里的25楼曾是食享会的办公地,如今却大门紧锁,门上张贴的“搬迁”通知,也已布满灰尘。

今年5月底,食享会总部搬迁,原总部已“人去楼空”,而一次办公地的更换,实际是市场收缩的开始:食享会多地供应商被拖欠货款、管理层员工从3月起就被拖欠工资……

关停消息被爆出后,食享会创始人戴山辉也表示:“巨头封杀了我们的前进道路”,食享会将转型为社区零食便利店——爱零食。

戴山辉还在坚持创业,但食享会的社区团购故事,必须告一段落了。

食享会并不是第一个主动收缩的小玩家。

今年3月,谊品到家暂停南京业务,继而退出自身最为重要的江苏市场;同期,江苏本地的社区团购玩家考拉买菜也宣布退出南京,向线上线下社区新零售模式转型。

毫无疑问,互联网巨头的竞争,导致腰部玩家被挤兑出局,食享会、谊品到家皆是如此,神仙打架从来都是“小兵”遭殃。

让人意外的是,曾获腾讯投资的同程生活,也在黑夜中倒下。

根据地歌网对江浙沪多个城市的供应商调研,同程生活在供应商群体中口碑良好,“流程很标准,整体让人感觉很友好”,上海一位同程供应商表示。

这份友好却没能坚持到最后,由于同程生活突然宣布转型并申请破产,造成拖欠供应商货款、员工工资的现象,最终导致苏州同程总部被围城。

根据同程生活申请破产的民事裁定书显示,截至今年6月30日,同程生活经调整后的负债总额约为14亿元。

一位曾经的社区团购创业明星,就这样倒下了。

同程生活创始人何鹏宇曾向媒体表示,“(社区团购补贴)让我们有很大压力”,而这家曾经一度实现区域盈利的平台,最终被竞争挤兑出局,没能走过最为困难的时刻。

中小玩家的退守不足为奇,但对同程生活而言,这位老三团中的重要玩家,如此败退也给行业留下了在竞争、烧钱和商业伦理上的警示意义。。

而就在同程生活宣布转型(7月6日)前的半个多月时间,社区团购的大肆商品补贴被监管叫停,各类“一分钱秒杀”商品不见踪影,盒马集市、京喜拼拼在筹备中的“618大促”活动也临时暂停。

补贴熄火、夏季又是传统销售淡季,社区团购平台开始“苦熬”,但家底薄弱的玩家,纵使坚持奋战,也等不到最后一刻。

对于同程生活的倒塌,也有业内人士认为:“如果不是今天倒下,坚持做社区团购的同程生活,也极有可能被拖死。”

物是人非事事休。

监管施压确实是意外因素,但同程生活就像第一个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一般,拉开了社区团购残酷淘汰赛的大幕。

基石不稳

紧接着同程生活,率先传出“噩耗”的,是新三团之一的橙心优选。

一位长期关注网格仓的行业人士曾告诉地歌网,今年3月起,在成都、长沙,橙心优选的单量一度下滑近50%;在福州,橙心的单量较补贴叫停前,下滑近五分之四。

成都,这是橙心优选最早进军的城市;长沙,这是社区团购的发源地,两座城市都有典型的参考价值。甚至于在成都,橙心优选的单量,被盒马集市后来居上。

紧接着,橙心优选被曝全国市场划分为五大战区、各区域自负盈亏、员工“战时补贴”奖金取消;再随后,橙心优选关停了广东、江西等省的部分城市。

用时不到两个月,橙心优选彻底退出第一阵营的争夺战。

实际上,橙心优选出道之时,野心和决心皆有之,程维一度号称社区团购业务“投入不设上限”;去年双十一时,橙心优选还高调宣布全国日单量突破1000万件。

橙心优选的前期投入绝对是一场豪赌,在长沙,当多多和美团均开始裁员BD、优化人力时,橙心依然大举招聘BD,并且开出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准的薪资——底薪5000元。

业内人士甚至一度评价:橙心优选“人傻钱多”。

不过,短时间内的大举资本投入,除快速扩张市场外,却并未补齐橙心在供应链、电商运营等环节的短板,在与美团、多多的前期竞争中,橙心的用户口碑也并不稳固。

很快,“黑天鹅”来了,七部委联合进驻滴滴展开调查,主站业务到了最危险的时候;监管施压社区团购,橙心优选停止冲锋、收缩市场,甚至一度被传出将“卖身”京东。

滴滴也不得不“挥泪斩橙心”。

橙心优选的突然败退,与监管“黑天鹅”事件不无关系,但追溯本源,持续不间断的前期投入,并未能真正打出橙心在供应链、履约端的长板,地基依旧不稳。

实际上,在夏季鏖战之中,大量曾经的头部玩家都被撼动了地基。

老三团中高调宣布全国日单量破1500万件的十荟团,聚光灯之下却也是屡遭险情:两度被市监局罚款、江苏业务停业整顿,直到目前各城市业务大面积关停,不得不向阿里MMC“投诚”。

时间回到十个月前,刚刚拿下阿里C轮融资的十荟团,也学起互联网“唯快不破”的兵法,大举开城并招聘新员工、砸钱补贴、延长上班时间、全员进入战斗状态。

甚至新入职的BD,上午办手续,下午就出差开新城。

正面是速度与激情,背后却是应对竞争而快速补短板,但十荟团在短期内的“大干快上”,并没有从本质上缩小市场差距,这导致大量新开城区域,持续陷于高额亏损中。

本质上,十荟团作为“草根”创业公司,与组织、管理能力更胜一筹的互联网公司相比,差距明显。

而传统基因更为深厚的兴盛优选,问题更为严重。

市场表现上,兴盛优选连续获得京东系融资,在优势的湖南市场稳居第一,但兴盛最为棘手的问题,不是来自于市场竞争,而是自身的传统基因。

例如兴盛优选一以贯之的“BD裂变”模式,这一夹杂“类传销”基因,甚至是有违商业伦理的运作机制,表面风平浪静,实则后患无穷。(详见文章《兴盛优选本相:腾讯、京东投了家“传销公司”?》)

兴盛或许没有近忧,但一定有远虑。

从中小玩家到头部兵力,一场夏季淘汰赛,实际就是一轮社区团购“大清洗”,而经历大浪淘沙后的坚守者,将会构筑起新的行业局面。

四强争雄

炮火声中,总有巨头在昂首进军。

美团和多多对社区团购都有着“必胜决心”。在第二季度,王兴再次表示,“美团优选将是我们最重要的投资领域。”拼多多也不止一次强调,多多买菜是对主站业务的延伸。

不过,双巨头的策略正向后端倾斜。

随着监管叫停“一分钱”秒杀商品,美团、多多的单量确实有所停滞,甚至是阶段性下跌,但这也给两家平台更多时间,发力建设供应链和履约端。

以江西南昌为例,有行业媒体报道,美团优选将当地两座中心仓“合二为一”,减少本地供应商的配送压力。

有业内人士认为“合并大仓”的行动,证明了美团是“组织学习能力排名前列的学霸”,因为“分仓到货给供应商带来的损失越来越大,尤其是生鲜收货,无论标准流程多么清晰,面对履约最后时限倒逼的主压力,执行起来都会走样。”

再看多多买菜,在今年7月举行的苏州生鲜品类招商会上,多多表示未来将在当地新建生鲜加工PC仓;而据地歌网了解,美团优选已经在全国30多座城市落地建设生鲜加工仓。

对于建设源头直采链路而言,生鲜加工是有必要的,大量产地供应商不具备包装、加工能力,而平台自建的生鲜加工仓,有利于塑造新的供应链服务标准,进而提升流通效率。

履约+供应链,这也是“双巨头”的重要火力点。

与此同时,夏季淘汰赛重新“梳理”了社区团购战局,橙心、十荟团等新老对手被快速出清,反而给后进者阿里、京东,留下一条反超前人的捷径。

去年9月,盒马集市才正式立项;到如今,以“品质打天下”的盒马集市,在武汉、长沙等一二线城市,单量表现有望冲进区域前三。

京喜拼拼虽然进行了市场收缩,但在未来监管政策“松绑”之际,京喜拼拼还有可能“杀个回马枪”;况且,整个二季度,京东单季度新增了3200的用户,下沉市场依旧是核心增长点。

最终,社区团购是阿里、京东都“不能输的战争”。

社区团购最大的模式创新,在于通过社会化协作的方式,调动社区流量,将供应链、仓配等基础设施铺设到下沉市场,并最终改造流通环节,让利消费者。

社区团购所要践行的“产地直采”,深刻改造商品的流通路径,这涉及到零售“人货场”三角中的“货”,而商品上游环节,也是消费互联网向产业互联网换轨过程中,电商及零售行业的新增长点。

因此,社区团购会令美团、多多高度看重,让京东、阿里不甘愿下牌桌。

整个2021年,社区团购呈现竞争提速态势,第二轮行业大洗牌也已经来临,而牌桌上“尚能一战”的玩家仅剩美团、多多、阿里、京东,这也构筑起当下社区团购“四强争雄”的格局。

而这一格局,又能延续多久?

注:文/韩志鹏,文章来源:IT老友记,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IT老友记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