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买买买的背后:扔弃的包装怎么变成“可用之材”?

李礼 2021/07/30 10:46

收包裹,拆箱子,拿到“战利品”后,将包装箱随手扔进垃圾堆……在“真香”的新消费时代,生活越来越离不开网购是一个不争的事实。

但“剁手党”们不断重复快乐拆箱的标准动作,却浑然不觉一个新变化:今年以来,社区里收快递纸箱的大爷大妈似乎越来越多了,附近的快递站点,也常常会看见门口放着“纸箱回收”的告示牌。

一夜间,快递纸箱变成了“香饽饽”。

01

一边在“疯抢”,一边却被浪费

“废纸价连涨,回收价比废铁还高。”

2021年以来,上游废纸价已经多次连续上涨,涨幅一度高达25%,一斤废纸所卖的价格甚至还要高于一斤废铁。如今,一个全新的大纸箱售价要10元以上,要是搬家,全都买新纸箱,光包装费用上百元都不止。

长期以来,国内废纸原料都强依赖进口,2021年实施废纸“零进口”新规后,在“禁塑令”、“禁废令”双重政策下,废纸供应出现了较大缺口,再叠加电商经济、新消费、疫情的推动元素,纸箱每天成千上万的制作,但仍缺货,纸箱价格自然水涨船高。

废旧纸箱、纸板都可用来制造快递包装所需的瓦楞纸箱和牛皮纸袋,作为当之无愧的“快递大国”,国内快递行业每年消耗超过900万吨,是纸类废弃物消耗“大户”。

根据国家邮政局今年7月的最新数据,目前每日全国快递包裹量已超3亿件。以近几年中国快递业务量增速测算,到2025年中国快递业务量将达到1349亿件,年复合增长率为13.4%,届时纸质快递包装的潜在需求还将增加165.9亿件。

然而,一边快递业对包装纸箱的需求上涨,一边消费者环节难以避免对纸箱的有效利用。

目前,国内的快递包装纸箱大多是五层瓦楞纸包装,以网购中经常使用到的25厘米正方体纸箱为例,市场售价在1.5元-2元/个,大部分纸箱复用2-3次没问题。但如果消费者收到快递箱太多、占据较大空间或无法再利用也只好丢弃。

此外,大部分消费者无法准确区分快递包装类别,鲜有消费者会将胶带、填充物等分开投放,会将纸箱和其他包装物直接扔进“其他垃圾”或者“干垃圾”桶,仅有不到1/10的消费者会留作它用或归还给上门的快递小哥。

“苦快递箱回收循环之困”,何解?

02

回箱模式: “买买买”×可持续发展

数据显示,每回收1吨废纸可节省木材300公斤,比等量生产减少污染74%。

此前有报告估算,按现在快递行业增长速度,快递业碳排放量将超过3200万吨,至2025年中国快递包装废弃物产生量达2160万吨,处理费用达30亿元以上,填埋处置量超过100万吨。

作为一个地球公民,估计谁也不愿意看到如此高昂的环境代价和社会成本。

近年来,在有关部门重视下,通过推广电子运单、禁止快递过度包装等措施,快递包装源头减量化、绿色化已取得一定成效,但依然面临着快递包装回收率低、循环利用难等痛点。

不过,目前仅仅通过废品社会体系回收循环还远远不够,循环慢、流程长,损耗也相当严重。

有时候,快递纸箱会被消费者当作“生活垃圾”丢弃,可直接复用的快递纸箱可能被混在厨余、生活垃圾中被丢弃,或因随意放置、没及时回收而遇上雨水或其他污染,循环利用率会直线下降,造成浪费。

有相关调查显示,目前国内快递纸箱类包装仅有不到5%被直接重复利用。

这其中,作为包装材料的消耗大户,不脱离物流链路的包装循环体系下,一些电商和快递物流企业已经摸索出一套以义为先、义利兼顾的旧快递包装的新出路。

目前来看,主要有两种可行模式:一是引导消费者签收快递后将包装放在固定且有分类设计的回收装置内,专人集中处理;二是鼓励消费者收取包裹时,直接将包装交给快递员或相关配送人员。

这两种模式都不额外增加消费者回收成本,推动消费者无门槛地加入到物流回收链路中,简单一句话——“把纸箱留下,让循环更简单。”这恰恰也是菜鸟绿色“回箱”模式的核心所在,近年来,这个做法在行业内外受到广泛认可。

早在各城市实施垃圾分类之前,2017年,菜鸟就率先推出“回箱计划”、在各地菜鸟驿站设立绿色回收箱,鼓励大家“把包材留在驿站,供其他寄件人免费使用”。

利用消费者身边的驿站“取、收、寄”一体化的场景优势,菜鸟驿站集中对包材纸塑分离、干净分拣、推动寄件复用,显而易见提升了快递包装在整个物流链路的循环复用率。

以天津师范大学菜鸟驿站为例,这家驿站开辟了专门的绿色回收区,每天可回收约5000个纸箱,80%的进站包裹包装物能够被有效回收。

上海财大校园菜鸟驿站是第一批设置绿色回收箱的驿站之一,站长葛均国更是一路看着师生培养起在驿站拆包装习惯。如今,这个驿站的绿色回收箱已从当初的1个增加至4个,回收功能区管理也日益精细化,驿站内每天回收再利用的多达400、500个快递纸箱,一年下来循环利用纸箱总量多达10万只,完全可实现校内寄件包装“自给自足”。

如今,绿色回收箱已成为菜鸟驿站的“标配”,遍布全国31个省、市。4年来,以菜鸟驿站为媒介,全国3000所高校和社区的消费者都主动加入到这场最大规模的绿色行动中来,每年回收利用的纸箱过亿。

快递物流业承接天量包裹,纸箱等包装的回收循环效率直接代表了行业绿色环保水平。

在完善社区废弃物回收管理的同时,围绕快递“最后一公里”打造更为高效的包装循环体系,缩短循环环节、提升包装利用率,成为绿色物流的关键一招。

从可持续发展的角度看,绿色包装和绿色回收,不仅仅是成本,更是一种竞争优势。

在国际上,无论是DHL的Go Green项目、电商巨头亚马逊的无挫包装计划,还是美国循环式购物平台Loop的可循环快递箱,都是通过创新的方式,推动消费者、供应商、客户一起参与到绿色行动中来。

03

驿站+:“最后一公里”的一抹绿

一家日均50单寄件量的菜鸟驿站,按半数是纸箱包装来算,通过绿色回箱、寄件复用一年下来,能为来寄件消费者节省下近40万元的寄递包装成本。

更重要的是,快递包装循环不仅是一笔“经济账”,更是一笔不能忽略的“环保账”。

快递包材中,除了回收经济价值较高的纸类,还包括塑料袋、泡沫箱、运单、胶带、填充料等辅助材料,这些包材回收经济价值较低,却是物流包装中的必需品,随意丢弃势必造成环境污染。

一套完整有效的快递包装回收体系不仅包括包装回收和直接复用,还包括分类、筛选和后续分配、包材再生,仅靠末端驿站显然难以完成。

7月16日,商务部就《一次性塑料制品使用、报告管理办法(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鼓励电子商务平台(含外卖平台)与寄递企业、环卫单位、回收企业等开展多方合作,在写字楼、学校、大型社区等重点区域投放一次性塑料制品回收设施。

如今,每天留出部分时间整理回收箱的包材成为菜鸟驿站站长们的日常基本动作:将无法再利用的胶带、电子面单撕下集中收纳;留出可复用纸箱折叠压扁,方便消费者复用;将分拣出的各种填充物放回回收区;将可再生的破损纸箱送往回收厂等。

未来,菜鸟驿站回箱也有望和更多回收主体合作,共同促进快递包装“最后一公里”的社会协同治理。

在国家“双碳”政策的影响下,已有不少商家在推动包装逆向物流回收以及企业循环包装箱的推广使用,在社会化回收模式之外,深入社区,与消费者高频接触的菜鸟驿站是一个“相当搭”的合作对象。

据说,在菜鸟驿站推行“按需上门”等服务后,驿站站长能否承接企业循环包装箱的上门回收工作也被纳入了考量范畴中。

早在2020年12月,国家发改委、邮政局、工信部等8部门便联合发布《关于加快推进快递包装绿色转型的意见》,明确提出快递包装治理的基本原则之一便是坚持协同共治,产业链、供应链前后贯通,政府监管、行业自律、社会参与三位一体共同推进。

随着驿站社区服务的不断升级、业务模式和站长群体收入的日益多元化,菜鸟驿站等末端站点或将成为未来社区服务的重要基础设施。围绕快递“最后一公里”绿色治理,“驿站+”模式或有望打造一套更为高效的快递包装循环协同治理体系。

环保和发展往往被认为有难以调和的矛盾,但其实,在发展进化之中,力所能及地可持续行动是可以共存的。

在消费者们“买买买”背后,菜鸟的回箱系统,打开了一种可复制可持续发展的环保新解法。

注:文/李礼,文章来源:零售氪星球(公众号ID:LS-KXQ),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零售氪星球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