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优鲜菜场表与里:每日优鲜“鏖战”新业务

韩志鹏 2021/07/29 18:12

“优鲜菜场”再落一子。

7月18日,合肥经开区的朝霞菜市场,在经每日优鲜改造后重新开业,这也是继青岛鞍山二路“优鲜菜场”开业以来,每日优鲜的又一“智慧菜场”样本。

自今年上市后,每日优鲜加速了“智慧菜场”的布局,例如鞍山二路农贸市场的经营方城运控股,后者在青岛的其余三处农贸市场,也将由每日优鲜进行改造。

招股书的最新数据显示,截至目前,每日优鲜已经与14座城市的54家菜市场签订运营协议。

优鲜菜场为何“加速突击”?

今年6月,两家前置仓企业前后脚登陆美股,每日优鲜股价表现惨淡,这一度影响到叮咚买菜,导致其只得按发行价的低位区间上市。

海水与火焰,叮咚买菜与每日优鲜的差距远不止股市表现,两家企业站在天堂的岔路口,叮咚买菜向左,舍命狂奔、加速开城;每日优鲜向右,缓行中发力第二曲线。

优鲜菜场改造加速,每日优鲜缘何走上这条道路?

01

向左向右

单看财务数据,就不难发现每日优鲜与叮咚买菜的区别。

在亏损上,每日优鲜2020年净亏损达16.49亿元,同比收窄超40%,占总营收的比重,也从2019年的46.3%,下滑到2020年的26.9%。

同期,叮咚买菜创造净亏损达31.8亿元,同比扩大超70%。

但在GMV上,叮咚买菜2020年GMV达到130.32亿元,同比2019年增长超177%;相比之下,每日优鲜同年创造GMV达76.15亿元,增速甚至不足1%。

不同业绩表现背后,是两家企业的不同策略。

去年开始,叮咚买菜就上演了“速度与激情”,不断开城、建仓,最高峰时,叮咚买菜在一个月内进入十余座新城。最新数据显示,叮咚买菜的全国前置仓数量超900个。

彼时,叮咚买菜进入深圳时,其创始人梁昌霖就表示,为何叮咚快速布局深圳市场,因为“战场到底什么要素最重要?要炮火猛,反应快。”

“炮火猛、反应快”,这基本是对叮咚买菜先行策略的最好总结。

不过,前置仓的全国扩张确实“烧钱”,梁昌霖也表示,目前一线前置仓品牌的履约成本,大约为15%。

但梁昌霖也认为,前置仓会是一场效率革命。

效率如何提升?在同等的供销模式中,以最少的流通环节,达到同等乃至更高的产出,甚至让利消费者,例如两家前置仓都在发力源头直采、建立产地生鲜基地。

当然,前置仓因其即时到家的属性,履约成本、管理成本都在水涨船高,尤其叮咚买菜的骑手运力是全面自建,费用更是高企不下。

在梁昌霖看来,通过前端快速扩张、覆盖新城市、提高单量和渗透率,成本会在规模效应凸显后不断降低。

这也形成了梁对资本和扩张的看法:

“你不能因为快,缺钱,然后再融资,我觉得这个就错了。你要快,就有很多钱追着你,然后你才能干得更好。”

这套打法成就了今日的叮咚买菜,但每日优鲜却是分道扬镳。

2015年,每日优鲜就上线了前置仓业务,最高峰时,每日优鲜曾官宣前置仓数量达到1600家。不过,到递交招股书时,每日优鲜的前置仓数量锐减至631个。

关仓调整背后,更多反映的是策略变化,每日优鲜CFO王珺就表示:

“若每日优鲜继续重点做前置仓到家业务,至多也只能在生鲜和快消领域占到6%-7%的市场份额,而做平台端,则有机会抢占25%乃至40%的市场份额。”

显然,于每日优鲜而言,前置仓这场烧钱战与消耗战,投入巨大但回报不高;在整体扩张速度放缓后,每日优鲜也试图在生鲜赛道寻找新突破口。

因此,每日优鲜迈向B端业务,提供SaaS服务,改造重要的生鲜零售场景——菜市场。艾瑞咨询2020年的数据显示,中国菜市场生鲜零售占整体生鲜零售的56%。

通过收取SaaS平台服务费和交易抽佣,每日优鲜以更轻的模式,介入到对传统菜场的标准化改造中,王珺也表示:“(每日优鲜)不只是卖一个软件,而是搭一个平台。”

选择这条路线,不仅源自每日优鲜内部策略转变,在前置仓扩张及全国运营成本居高不下、叮咚买菜狂飙突进之际,转型平台,或许也是每日优鲜不得不迈出的一步。

发力智慧菜场的每日优鲜,前路命运几何?

02

“智慧菜场”表里

每日优鲜的“智慧”菜场,“智慧”在何处?

据媒体报道,每日优鲜改造传统农贸市场时,会直接与相应的农贸公司合作,给菜场商户提供SaaS工具,并对菜场的场地、软硬件等进行数字化升级。

例如价格信息,区别于传统菜场“靠吆喝”和在纸板壳上手工改价,优鲜菜场通过CRM管理工具,让商户可以在线上直接修改价格、设定促销菜品,顾客在线上直接查看价格。

同时,优鲜菜场的功能还包括:菜场内监控实时观察客流、线上线下结合的虚拟云超、即将引入的美甲及家电修理等生活服务业态……

简言之,优鲜菜场能为传统的、非标化的农贸市场业态,搭载数字化模式,力求实现菜场的标准化、数字化的全程管理。

看上去很美。

实际上,所谓“智慧菜场”概念并非每日优鲜首创:盒马系推出过盒马菜市业态;美团试水过“菜大全”,在农贸市场内代运营菜场摊位,并接入跑腿、外卖等平台。

甚至于,在2018年时,上海的美天芙蓉江路市场,就是扛着“上海首家AI菜场”的名号出山,门口有迎宾机器人引导顾客入内、顾客在手机软件上录入手掌信息后,可以直接“刷手”结算。

菜场改造的实验轰轰烈烈,美团“菜大全”给菜场提供线上流量、促进菜场标准化,盒马菜市则是“盒马系”新零售革命的延续。

但道路是否正确?

无论盒马菜市亦或是优鲜菜场,如果仅是搭载数字支付等互联网工具,这只是披了层“新零售”的皮,内核依旧是传统零售。

在地歌网对盒马系的分析中提到过,新零售的“新”,应该是供销两端的同步升级;今时今日,优鲜菜场能否改变“货”的流通逻辑,尤其是生鲜的源头直供,将是衡量优鲜菜场未来命运的重要标尺。

2020年时,每日优鲜副总裁段智丹曾提出,将在未来五年投入100亿,建立80%源头直采,50%联合品牌,20%战略投资的供应链生态。

每日优鲜、叮咚买菜,乃至社区团购玩家都在发力产地直采。2018年6月的数据显示,每日优鲜基地直采商品占比已超过60%。

但前置仓上产地直采的优势,移植到优鲜菜场业务也需要时间。

义乌市一位优鲜菜场招商负责人向地歌网表示,目前线下的菜场摊位招商,对产地直采还没有严格要求,经销商可以自行制定零售价,“只有线上商城,才有标准指导价。”

“各地采购渠道都不同……大家自己组合产品渠道资源,我们提供平台。”

面对叮咚买菜的扩张、社区团购的挤压,以及上市后的业绩压力,每日优鲜迅速发力“第二曲线”,但优鲜菜场业务刚刚起步,一切仍拭目以待。

不过,无论如何改造菜场,在当下消费需求高度饱和的环境下,生鲜零售的变局还是在供应端,缩短供应链路、让利消费者,塑造新的供销流程。

这也是一众巨头玩家的破局路线。

03

烈火烹油

追逐生鲜电商的道路上,有多少巨头前赴后继?

艾瑞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国内生鲜电商行业规模达4584.9亿元,而相较于当年生鲜零售市场整体超5万亿的规模,生鲜电商渗透率依然处于极低水平。

但是,自2005年生鲜电商起风以后,有多少玩家风风火火打响发令枪,最终又以巨额亏损而“谢幕”。

即使在新零售风潮之下,阿里、京东等巨头入局后亦是一地鸡毛,被视为新星的前置仓企业,也仍陷于巨额亏损之中。

生鲜消费是高频刚需,在电商平台能起到“引流”作用,但生鲜产品损耗高,再加上电商的履约、供应链管理成本,曾经的生鲜电商,均深陷亏损漩涡。

外界不禁要问:生鲜产品与电商新零售结合,还能产生怎样的化学反应?

2020年下半年起,社区团购给出新的答案。滴滴、美团、拼多多等新贵纷纷入局社区团购,并在不到半年时间里,迅速扩张至全国千城、日单量突破千万件。

社区团购也在售卖生鲜,并且同样是高额投入,但地歌网不止一次提及社区团购的“创新”:在仓配、履约环节上采取“社会化协作”,调动社会闲置资源,降低中间成本。

同时,社区团购也不断发力源头直采,与产地政府、农户建立合作,即使目前社区团购的主流货源仍来自区域经销商,但源头直采必然是新老玩家共同推进的方向。

社会化协作+源头直采,再加上巨头不间断的商品补贴,平台最终让利于消费者,巨头在社区团购赛道上夯实这一路线,并且短时间内覆盖全国。

这让不少玩家压力倍增。

如前所述,前置仓玩家早已在推进产地直采,但限于自营前置仓的重模式,叮咚和每日优鲜自身担负巨额亏损,社区团购又如疾风骤雨般来袭,相对而言,二者均扩张缓慢。

因此,每日优鲜也是不得不变,“优鲜菜场”的加速度,或许也意味着每日优鲜“另辟蹊径”的无奈选择。

不过,自叮咚和每日优鲜上市以后,生鲜赛道的鏖战依旧如火如荼。

梁昌霖对竞争有着不同看法,他认为“争单量,争复购率,其实都是海平面以上的。海平面之下的,是供应链的能力,是组织架构能力,是财务管理能力,还有数据算法能力,这四个点就是核心竞争力。”

即使炮火再猛烈,无论任何维度的竞争,每日优鲜和叮咚买菜也只能迎头追赶。

注:文/韩志鹏,文章来源:IT老友记,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IT老友记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