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骑手权益指导意见出台 是外卖行业的警钟还是强心针?

邱韵 2021/07/29 09:54

去年以来,有关外卖配送员的体验和保障问题一直受到社会各界关注。最近,这一问题似乎找到了解决方案。

7月26日,市场监管总局、国家网信办、国家发展改革委、公安部、人力资源社会保障部、商务部、中华全国总工会联合印发《关于落实网络餐饮平台责任切实维护外卖送餐员权益的指导意见》(以下简称“《意见》”),对保障外卖送餐员正当权益提出全方位要求。

由于我国互联网经济发展迅速,各项法律法规仍处于建设期,造成了在很多互联网新形态的问题在现有法规制度中难以找到合适的应用场景,《意见》的发布,对当前的外卖行业来说,无疑就是一剂强心针。

一石激起千层浪,《意见》发布后,出现了围绕外卖骑手、外卖平台的多种探讨。对当前的外卖行业来说,这一文件的出台释放了什么信号?外卖送餐员将何去何从?外卖平台又将如何发展?

01

灵活就业,灵活保障

经济基础决定上层建筑,《意见》就是对于当前外卖行业用工问题的反映:从外卖送餐员的劳动收入、劳动安全、食品安全、社会保障、从业环境、组织建设、矛盾处置等七个方面提出了要求。

随着新技术新模式的兴起,中国社会诞生了众多新职业,外卖送餐员就是伴随外卖这一新业态而生的新型职业。《意见》的出台,正代表了外卖这样的新业态被看到。

实际上,这一次被看到的不是某一个行业,而是不同行业的一类就业。早在今年三月,发布了《关于维护平台网约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意见(3月征求意见稿)》;7月初,印发了《关于做好快递员群体合法权益保障工作的意见》;7月22日,发布《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

网约车、快递员、外卖送餐员……一系列意见的出台背后,是多种互联网新业态下零工经济这种就业形式被“看”到,被纳入国家规范监管与保障。

从一系列意见来看,对于零工经济这样的灵活就业形式,国家也给出了灵活的保障方案。

此次《意见》在保险这一问题上特别提出“鼓励针对平台就业特点……提高多层次保障水平”,灵活就业,灵活保障,可以看出已经成为政企共识。就如首都经贸大学中国新就业形态研究中心主任张成刚所说,文件的出台,是在支持、肯定新业态的基础上提出的劳动者权益保障新方案。

02

以个人意愿为前提

新业态所催生的零工经济是对当前已有就业的有效补充,新就业形式需要有新的保障机制。

从近来发布的《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来看,此次有关零工经济的制度创新是将新就业形态用工关系分为三类: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的,不完全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但企业对劳动者进行劳动管理的,个人依托平台自主开展经营活动的。

虽然并未明确划定这三个种类,但在一点财经看来,第一类是常见的劳动关系;第二类类似英国最高法院将优步司机认定为的worker,既不是雇员也不是自雇者,享受最低工资保障、带薪休假和休息时间等基本的劳动法权益;第三类依据民事关系调整双方的权利义务。

就外卖送餐员来说,大部分全职的骑手属于第二类,兼职的骑手属于第三类。比如美团,骑手分为众包骑手和专送骑手,众包是兼职,专送骑手就是全职,用工关系上多是与第三方公司签订劳务合同。因此,第二类人群是主要的受影响人群。

而对于第二类人群的社保要求,更体现了“灵活”原则。《意见》提出“企业要引导和支持不完全符合确立劳动关系情形的新就业形态劳动者根据自身情况参加相应的社会保险”,其中,“引导和支持”指原则是倡导而非强制,“根据自身情况”指以外卖送餐员意愿为前提。

这种灵活的规定是符合现实的。“劳动者的诉求是不一样的,作为社会管理者出于好心,结果实际劳动者并不认可这个事情。在文件里我们还是建议分类施策,而且留有一定的空间。”此前,曾体验送外卖的北京市人力社保局劳动关系处副处长王林表示。

最终,灵活保障,让外卖送餐员可以更轻巧地生存,也让外卖行业能够在规范中灵活发展。

03

政企合作助力新就业形态发展

《意见》出台后,市场反应较为激烈,但一点财经认为,市场震荡更多是一种应急性的反应,事实上,《意见》虽然着眼于保障外卖送餐员等就业人员的利益,平台似乎要“大出血”,但恰恰相反,这是零工经济更好发展的必由之路,最终也会反哺到外卖平台各个相关方。

外卖骑手的权益与零工经济的长远发展密不可分,前者是后者的保障,后者是前者的基础。《意见》中提出要合理确定订单数量及适当放宽配送时限,展现了对新骑手综合工作体验的关注,也隐含了希望外卖行业能够更多吸纳社会就业、行业高质量发展以及零工经济长远发展之意。

这一前提下,《意见》的出台也并不突然。中信证券在最近的研报中指出,相关政策文件并非临时出台,经过持续的研究与意见搜集,市场及各平台都对此有预期,对外卖生态影响有限。

美团在回应中称“此前公司积极配合政府相关部门开展了多轮实地调研和座谈,主动汇报沟通相关情况”,也印证了这一说法。

去年开始,美团就在外卖骑手权益保障上进行了一系列动作,比如去年11月推出了行业首个关注骑手体验和生态建设的行动计划“同舟计划”,今年“717骑士节”更是宣布成立了骑手服务部,在骑手App上线安全中心,升级了智能安全头盔,保障骑手安全。

《意见》中也提到了“定期开展安全培训,引导外卖送餐员……骑行环节全程佩戴安全头盔”,以软硬结合的方式保障骑手安全。可见,相关部门和外卖平台在这方面达成了一致——当前美团安全课程已经覆盖了七百多万人次。

此次《意见》中提出要“要畅通外卖送餐员诉求渠道……加强民主协商和平等沟通,满足正当诉求”,展现出对于平台听取骑手声音的关注。美团等外卖平台在这方面其实也早已开始进行尝试,比如美团召开了百场骑手恳谈会,设立了产品体验官等双向沟通机制和形式。

其实,与其说美团等外卖平台的种种举措先于《意见》,不如说《意见》的出台是结合了外卖送餐员、外卖平台等多方面的声音。

长时间以来,中国互联网发展都是超前的,不只是全球范围的超前,也是社会发展上的超前,其发展之快、所产生的问题,谁都无法预料,这不可避免地带来了先发展,再监管的现实,比如电商。

同时,超前也使得这些行业的监管往往是在政府与企业的通力合作下进行,在双方的共同努力下,整个行业才能保持健康有序长远发展。这一次也不例外,《意见》出台后,美团等外卖企业均第一时间做了回应,原因也在于此。

一个社会的构成是人,社会的稳定与发展以人尤其是人的工作为前提,保障每个人的就业权益是社会和国家的责任,当然也是企业的义务。在政企的良性沟通中,行业和社会才会有序发展。

04

结语

对于外卖平台来说,《意见》不是警钟,而是强心针。当前整个行业已进入下一个更高级的发展阶段,与前一个阶段不同,这一阶段的命题更为复杂,涉及的题目更多,包括平台内各参与方利益的最大化保障,以及利益间的调整和分配。

这固然是一次挑战,但能经受挑战的企业,才是好企业;在挑战中能提升自己的企业,才是有持续发展前景的企业。从此前美团等外卖平台进行费率透明化再到如今外卖骑手的权益保障,它们的未来都指向以数字化、人性化带动企业的进一步创新。

注:文/邱韵,文章来源:一点财经(公众号ID:yidiancaijing),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一点财经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