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男人花起钱来有多可怕?小众品类一年卖3000多万

吴鹤鸣 2021/07/28 09:54

蹲在马路牙子上,任武把吃了一半的外卖扔在脚边,两只眼睛直勾勾盯着马路,看着车来车往,手机里正好切到当时还很小众的《成都》,唱到“让我感到为难的,是挣扎的自由”。刚下过雨,空气里泛着江南独有的湿润潮气,路边一滩子水照着任武的脸,像是打上了黑泽明的黑白滤镜,看不出表情。

任武开文印店有两三年了,生意有一单没一单,白天平淡而琐碎,晚上随意两三盏,说不上愁云惨淡,也不可能一夜暴富,就是所有小生意人的缩影,他已经慢慢接受这一切。

“今天要不早点关门吧。”决定什么时候关门可能是任武仅存的一点自由。收拾好外卖盒,“砰”一声丢进垃圾桶,任武转身准备打烊。

“请问你们能做亚克力材质的鱼缸吗?”身后响起一个男人的声音。

“能啊,”任武边转身边答到,转头看去,是一个长相斯文的年轻人,头上还冒着汗,“做多少?”

“就先做一两套,我来设计,我想在网上卖。”对方有些不好意思,他只有一千块的预算。

“好。进来说。”任武边走边招呼他进店。

这个男人就是静风。遇到任武前,他已经跑了几十个厂家,没人愿意帮他做,都嫌他量太小,其实亚克力海缸需要纯手工做,没有起订量的说法,他们只是单纯瞧不上这点小生意,只有这间路边不起眼的小店愿意接。

任武也没想到,就是这一单,谁都看不上的一个小生意,改变了他和静风两个人的人生。

医科硕士去养鱼

“小宇,帮爸爸去买两条神仙鱼。”全网海缸器材店Top1的店铺——“静风听海”的故事就从这句话开始。

8岁的静风拿着十块钱,怯生生地站在鱼店老板面前,接过打包好的两条鱼和几块找来的零钱,老板似乎看准了这小朋友“好骗”,指着漂亮的孔雀鱼说:“小朋友,要不要再来两条?”

静风内心毫无挣扎,当即买下那两条孔雀鱼,放进家里父亲自己造的鱼池里养着不到一年,就孵出数百条的鱼苗,虽然家里又造了两个小鱼池,但架不住鱼太多,父亲也只是单纯的喜欢养鱼,并没有卖的打算,多数孵出的小鱼苗都送给了朋友。

冬天为了保温,父亲居然自己拉了个电灯来加温,那时候父子俩都不知道其实这是一件极度危险的事情,220v的高压如果漏电,“搞不好可能人都会没了”。直到后来静风的父亲爱上了男人的“终极爱好”——钓鱼,养鱼的爱好才就此搁置,静风却从此“鱼”根深种。

上大学后,静风开始玩草缸,在宿舍里买了个20*30cm的入门缸,养金鱼和热带鱼。医科硕士毕业后,静风入职了苏州一家儿科三甲医院的眼科,收入高了以后慢慢“壕横”起来,开始玩起了“海缸”(海水缸),从此“一入海缸深似海”。

海缸养鱼不比一般鱼缸,要人为控制水的成分,“除了盐度要控制在1.025,我们有一个产品叫‘滴定’,把氯化钙、氯化镁、碳酸氢钠这些成分往里加,维持钙离子、镁离子等各种元素的水平,到底要加多少东西,需要一直测试,经常像做实验一样”,在他眼里,一缸水比缸本身要值钱。原本就是医科学霸,慢慢的,静风在海缸论坛里成了小有名气的“网红”,也经常在论坛里跟人辩论(吵架)。

有一次,静风养的鱼得了白点病,这种病是观赏鱼的常见病,其实就是一种寄生虫,治疗过程中白点会脱落,如果没有及时清理,很容易感染缸里的其他鱼,但人不可能24小时一直盯着鱼缸,没多久静风的一缸鱼全部得了白点病,尽数撒手“鱼寰”。

为了防止再发生同样的事情,静风自己制作了一个“白点病隔离盒”,用来隔离治疗生病的鱼,就是这么一个小小的发明,得到论坛鱼友们的认可,在防白点隔离盒的基础上,静风又做了外挂藻缸,用来给背滤缸增加藻缸和养一些不适合在主缸里养的鱼 ,“这个在行业里几乎是革命式的,改变了海缸的玩法”。

防白点隔离盒

白天,静风是人类的医生,晚上,则是鱼的医生,闲暇之余他也帮人“开缸”,在线上开店卖他的小发明,卖的最好的还是入门级的20*30cm的小海缸,自己打包、发货,因为包裹的尺寸卡得很死,静风的缸也有固定尺寸,有一次打包的时候,因为缸和包装的缝隙太小,“咔嚓一声,骨折了”,第二天打着石膏还得继续发货。慢慢的,静风店里开始卖其他养鱼器材,生意也越做越大,“论坛里的身份从‘网红大神’变成了推销产品的‘奸商’”。

四年前,静风正式辞职,专心搞他的器材店。做了几年的儿童眼科医生,他是科室里的“主力输出”,最多一天要看两百多个病人,“一个小孩看病,爸爸妈妈加爷爷奶奶,最多的时候六个大人围着一个小孩”。

凭借出色的学习能力和业务能力,静风是被当做下一任科室主任来培养的人才,剩下的只是资历问题,但促使他决心离职的最后一根稻草,不是不堪重负的工作,而是一句话。某天静风深夜值班看罗振宇的演讲,“我听到他说‘未来之所以有趣,是因为它是未知的’,一下就决定辞职了”,他想做一条在海里的鱼,自由,不挣扎。

辞职后,他的器材店营收从原来的400万一跃超过1000万,供应商也从只有任武一家,变成现在的几百家,即便如此,他依然是任武现在最大的采购商,任武的广告材料店从原来的几十平发展到现在的3000平,每年静风要从他那采购数千万的亚克力海缸,任武的亚克力工厂也成为苏州数一数二的大厂 。

“从来不参加双11的活动”

房间里一片海蓝色的灯光,鱼儿拨开的涟漪倒映得天花板水光潋滟,一点特别的浪漫在空气里蔓延开来。

之所以用蓝色的灯光,不只是因为在蓝光下某些鱼和植物会发出特殊的光,增加海缸的观赏性,也因为海水蓝可以模拟这些生物常年的生活环境,“最有意思的是一些有拟态的鱼”,静风指着一条五脚虎(学名毛躄鱼),这种鱼经常栖息在岩礁上,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出来。

藏在岩礁上的五脚虎

“只要买了第一条鱼,就停不下来了”,海缸的玩法是公认的观赏鱼类里的金字塔尖,除了要控制养殖条件,还要细致到控制缸里的细菌,一口海缸里就是一个小小的生态,玩到顶级的土豪开一口缸可能都要几十万。

静风就接到过这样的需求,买家问他开一口5*6m的缸要多少钱,静风拿着计算器啪啪啪给他算完价格,买家直接说“照这个乘个10来做”,弄得他哭笑不得。有次静风接到一个电话,因为客户想订的缸太大,问他能不能把缸吊到9楼,最终光租吊机就花了一万多,“有的有钱人,每年都要花几十万专门请人照顾自己的鱼,一两个这样的土豪就能养活一个同行”。

除了器材,静风还经营着一家生物店,价格从百元内的玫瑰鱼、小丑鱼,到一百多的蓝吊、七彩吊再到几百上千元的澳仙母、白尾蓝环等等,足足有几百个品种,价格不同,待遇也不同,千元级的鱼住的都是“单间”,好吃好喝供着,几十元的鱼就只能住“大通铺”,也有上万的鱼,“最贵的还是龙鱼,不过那个已经超出一般养鱼的范畴,像选港姐一样”,店里卖得最好的还是人们最眼熟的“尼莫”——小丑鱼。

因为是活体运输,静风第一考虑的就是要保证客户拿到手上的鱼是活的,快递必须一天就到,上万的鱼,静风和他的老婆还要亲自护送,要是遇上一个地方经常隔天到或者鱼的死亡率高,这个地方就会上静风的“黑名单”,不再接它的单子,若是遇上“双11”或者“618”这样的大促,静风就只接单不发货,等到快递高峰期过去,才会发一点皮实生物的包裹试一试快递速度,慢慢恢复发货。

因为疫情,现在大多数的鱼都处于“缺货”状态,店里多数海水鱼都要从国外进口,“有菲律宾,多数来自印尼,为了安全,海关对生物进口限制很多”,各个商家一边囤货一边内卷,价格上下浮动得厉害。疫情前,静风一年能卖出两三千万,但是去年利润缩水接近一半,今年他开始拓展线下实体店,“主要是培养人们的兴趣,我不能指望一个养金鱼的一下子就来玩海缸。”

在静风眼里,即便放眼全中国,海缸都是一片蓝海,“每个城市都不缺有钱人,但是市场缺少培养”,静风曾经接到一个海洋馆价值70万的造景需求,设计师给了他一张山水画,要求他按照画来给海缸造景,静风依照专业修改设计图纸,“按他那么设计,鱼肯定死”,最后设计方拒绝给静风结尾款,原因是:“没按设计图纸制作”,静风从此不再接这些人的生意,他讨厌不专业的人在他热爱的领域里指手划脚。

现在静风会接到一些线下实体店开海缸的单子,在一群草缸中间摆一套海缸,在他看来,这就是培养市场的开始,“也许时间很长,五年或者十年,线下养成了爱好,到线上来买一些耗材,肯定还是会找到我”,这方面静风有绝对自信。

深夜里,静风还在直播间里科普海缸的知识,一连串的术语让人听着有些懵,镜头里的鱼儿们张嘴吃食,穿梭在岩礁和人造珊瑚之间,鲜活,自由,也许这就是他所向往的未来,有趣,且不确定。

注:文/吴鹤鸣,文章来源:卖家,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卖家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