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食享会“大厦将倾” 社区团购中小玩家继续退场

韩志鹏 2021/07/27 10:44

继同程生活后,又一家社区团购平台即将倒下。

最新消息称,食享会武汉总部已“人去楼空”,其号称已搬迁的新办公室,同样空无一人,供应商、员工均被拖欠货款、工资。

崩塌信号早已显露,今年4月,江苏地区食享会业务并入十荟团。彼时,食享会创始人戴山辉表示,部分亏损城市确实在退出。

地歌网在南京调研后亦发现,食享会虽然先于新三团布局江苏市场,但团点密度可谓是天壤之别,“在街道上,偶尔能看到食享会破了一半的宣传海报。”

三个月过去,食享会已是行将就木。

作为从武汉起家的社区团购企业,食享会一度实现过区域盈利,但2020年后,新三团入局,武汉亦是社区团购的兵家必争之地,“20家平台在一座小区里抢用户。”

神仙打架时,倒下的往往是小玩家,作为明星企业的同程生活都走向破产,更为缺少资本弹药的食享会,自然也是在劫难逃。

社区团购的新一轮洗牌,正式开始。

01

坠落疑云

据企查查显示,今年6月30日,食享会主体公司“武汉七种美味科技有限公司”发生股东变更,创始人戴山辉退出法人,由杨锋接任。

创始人突然退出法人及董事行列,已经预示着食享会将近黄昏;但实际上,食享会的崩塌迹象从2020年就开始显现。

一位给食享会供货洗衣液的供应商表示,自己给食享会江苏仓库供货,2019年年底和2020年上半年供了两批商品,价值13万元左右,“还有1万元的押金。”

“(2020年下半年)后就开始不供货了。”

问及暂停原因,该供应商表示,食享会单量小,而且结款不稳定,“不催采购就不给结款,之后退押金,也是拖欠了半年才结算。”

据多位供应商向媒体透露,食享会正常的结款账期为10天左右,但供应商的货款从今年2月就开始就被拖欠。

有供应商表示,2019年起,食享会就开始拖欠供应商货款。“2020年货款仅结算不到一半……原本承诺(今年)3月结,一拖再拖,5月还没结。”有供应商向媒体表示。

实际上,除供应商货款外,员工工资、团长佣金均被拖欠,甚至有食享会的管理层员工,从今年3月开始就被拖欠薪资。

败象彻底显露。

在市场面上,除今年4月食享会江苏业务被收购外,今年5月,食享会亦退出南昌市场,团点全面转移到当地一家社区团购平台“味罗社区”。

目前,味罗社区仍在南昌地区招募团长,但早在2018年时,食享会就投资过味罗社区。

物是人非事事休。

最新消息是,原食享会高级合伙人杜非,在朋友圈官宣辞职,加盟上市公司九城关贸旗下“有机生鲜”电商——沱沱工社。在加盟食享会前,杜非曾是母婴品牌红孩子商城总经理。

崩塌迹象逐一显露,食享会大厦将倾。

有管理层离职员工向媒体透露,食享会在部分区域已经实现盈利,商品毛利在25%左右,团长佣金10%,平台的毛利空间为15%。

戴山辉也曾表示,“我们(食享会)每单配送成本一般在0.4-0.5元,比电商平台还低……不同品类的毛利会有所不同,我们现在的平均水平是28%。”

去年,戴山辉还宣布,“食享会运营的区域已全面盈利。”

如今,一切皆为泡影。

又一家社区团购企业在激烈对攻中倒下,加之刚刚申请破产的同程生活,两家平台的同一宿命也传递出相同信号:社区团购第二轮洗牌已正式开始。

02

第二轮洗牌

2019年时,社区团购行业经历第一轮洗牌,曾经的明星企业、创造行业单笔最大融资的松鼠拼拼,没能挺过这一轮洗牌。

到松鼠拼拼关停前一天,总部办公室还在正常运转,管理层在开会,员工在为第二日的大促营销做准备,“突然地,公司就宣布关闭了。”

松鼠拼拼就这样突然死亡。

如今,历史再次重演。7月5日,同程生活宣布转型前一天,苏州总部的员工被通知在家办公;直到7月7日同程生活申请破产,员工才明白:自己上班的公司已不复存在。

甚至大量同程生活的供应商,到7月5日还在给平台供货,等到发现平台将“命不久矣”,供应商再去仓库找货,大门却已紧紧关闭。

原来,仓库租金也被同程生活拖欠。

在社区团购行业第一轮洗牌后,平台和资本都有所冷静;资方捂紧钱袋子,平台逐步放弃烧钱战、降低大促频率,主攻盈亏平衡,以企实现盈利。

包括社区团购赛道的领头羊“兴盛优选”,在2020年之前,也一直没有商品大促、“狂撒优惠券”等活动。

新三团的入局改变了这一切。

互联网巨头不仅“炮火猛、速度快”,也瞬间拉高社区团购的准入门槛,将战争规模提升至“百亿级别”。这基本就是在“劝退”中小玩家。

谊品到家、考拉买菜相继退出南京市场,同程生活退出湖南并最终关停、食享会更是不断关城、拖欠货款,上演了“慢性死亡”……

今年年初就被曝裁员、拖欠工资的宝能生鲜,也在社区团购的战争中倒下,据地歌网走访南昌发现,当地一处宝能生鲜的办公室,如今已大门紧闭、空无一人。

更有玩家的死亡,最终是“悄无声息”的。上海一家名为万多多的批发企业,今年5月推出一款名为“兴多优选”的社区团购平台,命名灵感来源于“兴盛优选”,计划在上海闵行区开展业务。

一个月后,兴多优选却宣告下线,其创始人表示:“美团优选、多多买菜价格太低,尽管选了高品质的产品想打差异化竞争,但又缺少流量。”

无论“死相”如何,在巨头持续进攻社区团购之时,二线玩家正在被“大浪淘沙”;同程生活、食享会倒下了,下一个又会是谁?

两家企业的崩塌,意味着社区团购行业正迎来第二轮洗牌期,不同于首度洗牌时,外界对社区团购产生了盈利性的质疑;如今,在巨头纷纷进军之际,社区团购将是一场持续三到五年的漫长战争。

好戏还在后头。

注:文/韩志鹏,文章来源:IT老友记,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IT老友记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