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赴美IPO解决不了Soul的恐惧

壹叔团队 2021/07/21 15:07

有媒体采访Soul的创始人张璐,问她:“比较好奇你创立Soul的动机是什么?”

张璐说:“我记得当时我是想说什么话,但是在微信上是不可以发的,然后我就发到QQ空间,设置了仅被自己可见。那一刻就觉得好像没有一个这样的产品(可以让我说话)。”

现在,应用商店中Soul的大部分差评,也都来自Soul用户被删帖、禁言、封号后的愤懑。

风水轮流转。原先为了满足创始人发帖乐趣的Soul也长成了音频社交领域的独角兽,开始给用户发言立规矩了。

5月10日,社交平台Soul向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书,申请在纳斯达克上市,股票代码为“SSR”,其身后股东包括腾讯、五源资本、DST、GGV纪源资本、元生资本等知名机构,另外,相关消息显示Soul最高估值可达到20亿美元(约合130亿人民币),作为对比,长期以来的陌生人社交领域头部公司陌陌市值才28.8亿美元。

陌陌最近这四年以来,数据一直没有明显增长,总裁王力称“陌陌现在是一家平淡的公司”。

这说明陌生人社交市场是一个规模天花板较低的行业,天花板就是千万级月活跃度和1-3亿注册用户.很难再有突破了。根据易观千帆今年四月社交类应用的月活统计报告显示,Soul活跃度2594万,排名第八;在Soul之后是OPPO社区,主要是卖手机的;排名第七是百度贴吧,比Soul足足高了1500万月活人数。

可以说,张璐走在陌生人社交的老路上,只是披上了一层灵魂社交的外衣,本质上还是陌生人社交的变种。这是一个产品形态光怪陆离,产品问题一样光怪陆离而且天花板被封死的行业。

Soul将如何突围?或者说上市就是Soul鸣金收兵的开始?

01

两个阶段

Soul成立6年时间,产品运营方面可以分为明显两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2016年到2019年的声音社交阶段。

2015年至2016年,音频社交曾一度站上风口,喜马拉雅、荔枝、蜻蜓FM等产品高速发展,明星企业一年斩获多轮融资的故事时有发生。CVSource投中数据显示,截至目前,腾讯投资、百度投资、春华资本、五源资本、经纬中国、SIG、顺为资本、创世伙伴资本等超50家VC/PE均已入局音频社交赛道。

Soul当时创新性一点是,在传统的关注时间线与中心化的内容用户分发体系中,增加了一个基于机器推荐的点对点去中性化“星球”,语音匹配可以过滤部分“看脸达人”,实际上增加了沟通趣味性,但也增加沟通后的成本。但总的来说,这个产品创新在当时还算是让人眼前一亮。

Soul截图

荔枝创始人赖奕龙在近日说道,“我相信,只要产品做好,用户数量增长,商业模式的建立就是水到渠成的事情。”

这句话在Soul初期的发展中也得到了印证。

通过产品创新,Soul的用户增长迅速,口碑也做得不错。相关数据统计,2019年APP注册用户超5000万,日活用户将近600万,绝大多数是口碑营销自然增长得来的,因为Soul在当时还没什么钱推广。

“一开始这个软件的用户群还是高质量的, 大部分是单纯聊聊天,奔着聊满soulmate去的。那时候感觉这个APP算是很干净、很纯粹,年龄段大概都是18-25。”一位Soul早期用户在知乎评价道,还收获了600多个赞。

2016年到2019年,Soul产品获得了来自腾讯、QuestMobile、艾媒咨询等机构颁发的多项大奖,还同新华网和景德镇举办了“中国瓷文化大展”,宣布在年轻人中推广和扩大中国瓷文化影响力。

也是在2019年开始,社交软件市场重燃战火。聊天宝、多闪、马桶MT等社交产品先后推向市场。腾讯嗅觉灵敏,推出了猫呼、轻聊、友记、朋友等多款社交产品。

用户量和口碑都很优质的Soul也进入了投资方视野。而现在通过Soul的招股书,完全可以看出腾讯在Soul上的“豪掷千金”,可以说,腾讯是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的典范。

腾讯全资子公司Image Frame Investment持有Soul 49.9%的股份

第二阶段指的是2019年到2021年这三年,是Soul的扩张期。

尽管Soul创始人张璐一直强调Soul的用户是自然增长。这在初期确实如此。

“增长现在肯定不是一个焦虑的问题,因为Soul绝大多数都是自然增长,一直是比较线性的。比起焦虑,我觉得一直是恐惧感推着我向前走。”

张璐自称恐惧感来自运营不下去的烦恼,来自支付不起服务器费用的担忧,以及能否持续创新。其实可以概括为一句话:没有跑通商业模式。

这个阶段Soul做了一个独角兽拿到钱之后该做的事情:在知乎、网易云等目标平台打广告买量;将声音社交扩展到视频匹配、狼人杀游戏、恋爱铃等新模式,强化推送功能,增强LBS的好友推荐,广场模式在功能上逐步补齐和陌陌、探探等成熟应用的差距,对外宣传上强调自己的soulmate文艺属性以区别通常意义的约会软件;除此之外,《明星大侦探》等热门综艺也能看到赞助商Soul的身影。

这些做法不能算错,但张璐在2020年还对外宣称Soul是自然增长显然值得推敲,否则她也不用恐惧自己运营能力和融资能力了。

靠自然增长的好产品不需要运营,比如WhatsApp就没有运营。

02

下架的原罪

对于处于扩张期的互联网公司来说,商业上蒙眼狂奔是对的,但如果在此期间没有顾及社会责任和政策红线,无序扩张,就会迎来危机。

2019年6月,Soul因“传播历史虚无主义、淫秽色情内容的违法违规行为”被网信办处罚,各大安卓应用商店和App Store被下架处罚。同时被下架的还有吱呀、语玩、一说FM等26款音频平台。这说明至少在网信办的文件里,Soul和其它违规平台一样,也很可能是一个打着聊天交友旗号的软色情软件,并非其所宣称的灵魂伴侣。

音频应用因为其本身特性,传播不良信息具有一定的隐秘性。比如同样在2019年,Asmr(耳骚)、磕炮(色情聊天)等新名词也在青少年中蔓延。Soul宣称其95后渗透率已经超过40%,在当时必然成为网信办重要的“服务对象”。

主打灵魂社交、精神交流的Soul如何一步一步涉及法律红线的?

其实,归根到底是Soul的商业化探索踩中了红线,或者说是资本的异化。

用户在进入Soul之后,首先要填写一份“灵魂测试”。系统会根据测试推荐匹配度较高的人给用户。那些匹配程度比较高的ID会组成一个在滚动的小星球。

设置问答测试本意是为了筛选用户,早期知乎、B站都有这样的系统。Soul初期的口碑积累也源自于此。

然而在2019年Soul开始商业化之后,很多操作就变得和约会软件前辈们高度一致了。

在《王者荣耀》最火爆的时候,你可能几秒钟就会匹配到四个队友和五个敌人,这是因为其用户基数大、推荐系统给力。Soul作为上亿用户的平台,又是靠推荐起家的,早期匹配很容易,但最近用户多了匹配却变得更难了。

如果你想早些匹配美女帅哥,官方为你提供了“加速卡”,仅售6个虚拟币;如果你在铁岭但想认识上海的妹子,官方给你提供了虚假的定位服务“定位卡”,价值15个虚拟币;如果你对本地的妹子帅哥看不上眼,可以购买“魔仙卡”用来筛选优质对象,价值5个虚拟币;如果你匹配了一个姑娘想要送礼,从99到1999的虚拟币任你挑选;如果很多人惦记你看上的帅哥,你也可以选择10666的虚拟币为你的soulmate头像上挂上你的花环,用来标记领地。但只能管半个月。

Soul目前出售的大额虚拟币中,25000个虚拟币需要4166元人民币。

虚拟增值服务虽然为Soul在去年贡献了15亿人民币营收,但整体还处于亏损状态;官方也在探索电商、游戏等其他增值服务。

Soul营收与净亏损变化

这在约会应用的商业模式上无可厚非,但却背离了Soul的初衷。

用户来到Soul是因为被网易花田、陌陌、探探等传统应用伤了心,寻找能够正常交流的社交场所。但在Soul无限逼近陌陌的过程中,其独特的社交价值让位给荷尔蒙经济了。

520当天,一位女生发帖“520有没有小哥哥啊”,楼下一位老哥的回复很有代表性:

“文案撩的很/现实又不肯/私聊叫我滚/无情有残忍。“

Soul在丧失社交独特性之后和其它约会软件并无不同,都是利用人们的情感需求套利。在这个过程中,Soul不可避免的强调其广场模式而忽略起家的星球匹配模式,其声音社交能力被广告模式的文字、图片等传统吸引手段所稀释,最终呈现在普通用户层面的内容就是通常意义上的跪舔、备胎、炫富、选美的低质量“磕炮”软件,被处罚也就不奇怪了。

平台变质之后形成了一个骗子温床,酒托、婚托、诈骗闻讯赶来,社区环境进一步恶化,平台审核赶不上商业化放水,陷入了小学课本里“一支进水管放水,两支进水管进水,问水池什么时候能填满”的恶性循环。

03

问题

从Soul的招股书来看,Soul目前面临三个风险:

一个是收入模式单一,过于依赖增值服务。如上文所言,盲目的约会类增值服务是社区不健康发展的催化剂,Soul需要寻找新的财源。

另一个是增长速度赶不上亏损扩大。

招股书数据显示,在2019年和2020年,Soul的净亏损分别为2.99亿元和4.88亿元,2021年第一季度净亏损为3.83亿元,相比去年同期扩大624.7%。

今年并非美股大牛市且知名互联网公司都在回流A股。严重亏损的局面下,又没有新的融资来补充,距离上一次融资也已经过了三年,Soul选在美股上市可能是满足其融资的最后一个选择了。

Soul融资历程

但根据相同赛道中概股陌陌、美国的Bumble近期的股价和融资情况来看,Soul大概率会破发。

第三个是监管。

上文提到由于过度扩张和急切的商业化,Soul产品越来越泯然众人,也越来越逼近监管红线。而2021年“净网行动”“护苗行动”也都已在各地启动,Soul也是在最近因众多诈骗事件频频见诸报端被当成典型案件出现在各地警方的通报中,处于风口浪尖。

Soul官方在2019年就在其公号中纰漏过平台的防骗指南,还为骗子细分了种类:

交易骗子,让你掏钱但他不发货;

外国诈骗,利用外国人自拍骗钱骗感情;

坚果骗子,与最近平台频繁出现的卖茶骗子一样,利用同情心诈骗。

Soul官方是这样描述诈骗过程的:一般情况下,他们会先跟你聊天。甚至不惜放长线钓大鱼,花很多的时间和你熟悉。当你们熟络后,就会发出拼单坚果或者买茶叶的邀请,然后索要微信完成付款。

由于Soul软件中并没有个人对个人的交易系统,几乎所有骗子都会第一时间要求加微信转账。

然而,即使是微信上交易,被骗的“恼火”还是会引到Soul身上来。

今年警方就公布了数起在Soul上被骗的典型案件,其中包括江苏常州女孩61万、吉昌市某居民120多万等多个在社交媒体上被广泛讨论的“曲折”案件。

有句老话说得好,欲戴王冠必承其重。想要在荷尔蒙市场赚钱,就要做好被反噬的准备。而这也是陌生人社交市场的常态。

马化腾都曾在朋友圈发表言论:“通信强于社交,社交强于社区。如又是陌生人社交很难了。”

然后微信取消了摇一摇功能。这个功能曾经在微信发展初期立下汗马功劳,主要用来与陌生人约会。

注:文/壹叔团队,文章来源:壹番财经,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壹番财经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