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追风口 又一批公司死掉:很多没撑过2个月

铅笔道 2021/07/21 10:28

下架两个月,飞聊重生

据媒体报道,字节跳动此前已在应用商店下架的社交产品飞聊正计划重启。

飞聊是字节跳动在2019年5月推出的一款即时社交产品,彼时主打即时通讯和兴趣爱好社区。用户可以创建不同的群聊小组,拥有相同爱好、话题的其他用户可以随意加入,同时允许陌生用户互相直接发送私信。

在外界看来,飞聊也是继多闪失利后,被字节寄予厚望的一款社交产品。

但飞聊并没有实现字节的期许。虽然上线之初飞聊曾登上Apple Store排名前5,但后续其排名一直在低位徘徊。

2020年底,字节基本放弃了对飞聊的开发。产品负责人离职,团队人员纷纷换岗。今年5月,飞聊逐步在各大应用商店下架。

据报道,重生的飞聊将有别于从前的产品形态,将会主打即时性的音频社交。然而,飞聊这回瞄准的即时性的音频社交会是一个好赛道么?

有从业者表示,音频社交的好处在于,它是纯陌生人社交,不再聚焦于熟人关系,更多地偏向于陌生人之间的互动、交流。再加上疫情这一“黑天鹅”事件影响下,总有一些新事物借势而生,音频社交也是幸运儿之一。

据外媒报道,日前Z世代实时音频社交产品“LMK”已获得数百万美元种子轮,投资方包括GGV、IDG资本等一线投资机构。据了解,面向欧美地区用户的“LMA”已经实现了60万月活与百万用户。

今年年初,在马斯克个人IP的影响以及相关精英人士的推介下,Clubhouse爆火。当时,Clubhouse的邀请码最高被炒到上千美元。

在国内,盯上即时音频社交这块蛋糕的公司并不少,有陌陌旗下的赫兹、网易旗下的声波、YY语音、A站前COO创立的微光、复活后的米聊等即时性音频社交平台。同时,Soul以及他趣、探探、陌陌等陌生人社交软件,也都已经推出了音频社交功能。

而且在Clubhouse走红后,还有一众中国门徒随之而生。包括对话吧、Clubhorse、CapitalCoffee、Now在内,数款“类Clubhouse”实时语音交流产品密集上线。彼时,据说还有几十个团队的产品正在排队入场。

可是到现在,不管是大厂出品,还是创业团队的产品,都没有一款音频社交产品能够像Clubhouse那样真正成为现象级。

Clubhouse中国门徒们的现状

年初时,一场争夺“中国版Clubhouse头衔”的竞赛开跑。不过投资人们似乎并不看好,一位投资人当时认真看了创业者们发给他的BP,看完之后一个都没投,“基本就是直接山寨过来,没有新意。”

在这位投资人看来,这些产品“可能一个都做不出成绩来”。

现在看来确实如此。当询问这些项目如今的发展状况时,他对铅笔道表示:“当初看的那一批音频社交项目基本全部‘死掉’,有相当多一部分甚至没能撑过两个月。”

音频社交是一个相当烧钱的赛道。

递爪产品经理朱晓华提到,作为中国的创业者,首先要考虑成本问题,例如里面是否包含付费功能,是否能形成商业化。

“与Clubhouse相比,递爪产品需要让用户分担流水,免费45分钟,后续每15分钟再加两块钱,其他功能也是收费的,要不然我们每天花钱如流水一般。” 递爪是由果壳孵化、在行出品的社交APP。它不仅是国内和Clubhouse最相似的产品,而且早在2019年就已上线,比Clubhouse早出大半年。

Joshua是中国较早做类Clubhouse项目的创业者之一。接受凤凰科技采访时,他自述推出的应用叫“聚聚”,去年初内测,产品界面和功能都与Clubhouse相仿。去年11月,因为迟迟没有拿到融资,无法支撑高额的服务器成本,聚聚被迫关停了。

Joshua算了一笔经济账:他当时用的也是声网的技术,价格是0.007元/分钟,拿一个房间里有1000人、持续时间为2个半小时来计算,单是为这一个房间的付费就是1050元。

做聚聚大半年,Joshua先期筹备的四五十万种子轮融资已经花去了差不多一半,手上只剩下了20多万。聚聚最好的时候拥有2000左右的用户,因为资金不够,一直不敢放开注册,吸引更多用户。

在没有外部资本注入且自身无法造血时,大多创业项目最终只有淘汰退场。

除了烧钱之外,门槛高、留存差、增长难以及平衡性难把握,是相关创业者钟青(化名)遇到的主要几大挑战。

钟青介绍,在国内从0到1复刻一款Clubhouse并不难,他们团队仅仅只用了一周的时间便拿出了一款“像样”的Clubhouse中国复刻版,其中还有一大半的时间用于对Clubhouse本身、国内各复刻版本的借鉴研究,实际投入在项目开发上的时间可能只有两天左右。据他了解,有的创业团队,甚至只花了一个工作日就改了一个复刻版。

但产品设计不是最关键的,产品运营才是难点。最重要的是团队如何引导用户,让不同层面的用户都可以持续进行有效、有趣、有价值地沟通。最终决定成败的是从种子用户阶段形成的社区氛围,这是很微妙的东西。

“抛开外部因素影响,Clubhouse与对话吧前期增长的一大因素是高质量的用户与内容,但这对草台班子而言有些高不可攀。”钟青说道。

在运营产品的过程中钟青发现,想实现高留存完全是自己想当然。用户留存率完全是以“坠崖式下跌”,次日留存率降了50%的情况并不少见。多数用户都是以尝鲜的心理体验产品,但使用不到10分钟就选择卸载。

找到一个强有力的用户留存模式,让声音社交产品能够像微信、QQ一样的常态化、日常化,确实是声音社交平台们的当务之急,不过相关举措能否见效还有待市场观察。

“Clubhouse会是一个现象级的产品,而不会变成一个长久的社交产品。”有从业者表示,Clubhouse在上线初期有两个产品调性,“高端人群(名人/某个领域的佼佼者)”,“邀请制”,这两个产品调性吸引了无数用户竞相加入。“但本质上这是个成功的营销,不代表产品具有杰出的创新能力。

高效的高端市场(专业人士)社交确实是个还没有被侵占的社交领域,将国内版Clubhouse向高端领域发展可能有一定的机会。“但难点在于,如何定义专业人士?如何界定被邀请的标准?以及如何实现语音高效?”钟青表示。

一番创业后,他看明白一点:类Clubhouse的项目一定是一个小众的、行业性的特定场景,不会成为大众的社交服务产品。

音频社交还会是风口么

就整个音频社交市场来看,目前产品盈利模式尚未成熟。多数平台的盈利变现模式只能依靠直播送礼物、打赏,以及卖广告,延长语音时长、会员服务等。在苛刻的用户体验下,如何做商业化,还是摆在整个赛道创业者面前的待解难题。

时至今日,文字和视频在用户心中仍然占据着绝对主流的地位。

但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国内音视频直播内容的持续发展,用户对于多场景下的互动社交接受度逐步提升,声音社交逐步成为重要的移动社交场景。

虽然“类Chlubhouse”产品的未来还有待验证,但国内外互联网大厂的行动已向外界表达出他们的共识:语音这一媒介或者说音频社交赛道存在想象空间。

曾有业内人士预测,“音频社交会是未来10年的第一个大风口。”

“音频社交发展多年,已经没有技术门槛,各企业竞争的关键在于行动的速度和对产品的打磨。”艾媒咨询CEO张毅在接受《财经》采访时如此强调。有行业人士同样预测,凭借音频在场景应用、隐私保护、即时互动等方面的独特优势,未来会有更多线下社交行为可以通过实时语音的方式转移至线上。

并且,如今整个行业又一次来到寻求质变的临界点,5G的商用落地是否能催化新的技术或模式的出现,进而再次改变社交行业的格局?

在之前,聚焦于国内的音频社交市场,由于一直以来缺乏专攻细分领域的音频社交平台,难以满足不同圈层人群的音频社交需求,更别提是否有对标Clubhouse的产品。

一位投资人表示,音频社交的机遇在于能不能发挥“语音”这个媒介区别于文字和视频的独特优势,建立高使用频率的音频社交场合。在尝鲜期过去后留住用户,并为他们持续产生价值,才是新兴的音频社交产品需要考虑的问题。

“在未来几年内肯定会有音频社交类的产品,能触及到整体用户的需求和使用的习惯。但这个产品的形态,有很大的几率不是Clubhouse目前这种形态,当然Clubhouse本身也会不断演变。”有从业者预测道。

注:文/铅笔道,文章来源:铅笔道,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铅笔道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