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维维股份何以翻盘?

陈晓京 2021/07/16 14:51

待维维集团所持ST维维12.9%股权向新盛集团转让事项完成,ST维维将迎来新主人。

从民营走向国资时代,公司最棘手的恐怕还是聚焦主业。长期以来,公司对多元化的追逐,早已伤痕累累。

尽管最近几年公司已在不断剥离非主业,仍积重难返,原控股股东维维集团有心无力。

新盛集团入场,是否真的会“欢乐开怀”?

易主

上市21年的ST维维(600300.SH),将迎来新主人。

日前,公司披露,徐州国资委旗下新盛集团将通过协议转让方式,以对价9.19亿元获得维维集团所持公司12.9%股权。

待权益变动完成,新盛集团将合计持有上市公司29.9%股权,成为控股股东,徐州国资委成为公司实际控制人。

斑马消费梳理发现,公司从民企变身国企,并不意外。

早在2019年8月,新盛集团就已从维维集团手里,以9.55亿元对价受让后者所持公司17%股权,成为公司第一大股东。

通过两次出售,维维集团所持公司股权降至3.01%,仅次于大冢(中国)投资,委身公司第三大股东。

随着股权转让完成,公司长达两年无控股股东、无实际控制人的局面将彻底打破,属于维维集团的时代彻底结束。

过去多年,公司主业不济,副业又屡屡踩雷的局面长期得不到改善,公司及大股东早已面露难色。

从2007年转手双沟酒业尝到甜头开始,公司先后涉足煤化工、房地产、金融投资、生物制药、白酒及茶类等多个领域。

作为最热衷多元化的上市食品企业之一,频频涉猎的副业不仅未能提振公司业绩,反而成为包袱。

公司多元化大多难有善终,房地产、煤化工及生物制药浅尝辄止,在白酒行业待的时间最长,虽苦苦坚持14年(从2006年收购双沟酒业算起),仍带着满身伤痕离场。

甩锅

2019年8月,维维集团将其持有ST维维17%股权转让给新盛集团,已对失去控制权早有心理准备。

彼时,完成转让后,维维集团所持上市公司股权仅剩15.9%,为公司第二大股东,维维股份变更为无实际控制人。

这一举动立即引起交易所的关注,维维集团随后回复,转让股权的主要考虑是优化资产负债结构,回笼资金偿还银行贷款。且维维集团及实控人明确出于自身管理和发展需要,将放弃上市公司控制权。

新盛集团进入公司后,更是揭开了公司巨大的财务漏洞,维维集团违规占用资金东窗事发。

今年4月23日,上交所就资金违规占用问题问询维维股份,7月6日,公司回复称,维维集团在2020年度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超过9亿元。

维维股份和维维集团资金往来密集,被查出有63笔。2020年度之前有11笔,累计发生金额3.3亿元,2020年度52笔,累计发生6.17亿元。其被占用的资金及利息已在4月22日清偿完毕。

在无控股股东、无实控人期间,二股东违规占用资金事实确凿,公司将责任甩锅给时任公司董事长杨启典、财务负责人张明扬及财务总监宋晓梅,这并未令监管层信服,上述人士被江苏证监局基给予警告及罚款。在此之后,公司董事会换届,杨启典退出。

自2017年起,杨启典担任董事长3年里,公司经营状况始终难以改善,自我造血能力越来越弱。

2017年-2019年,其扣非净利润均为负值,分别为-1.03亿元、-0.31亿元、-1878万元。2020年,扣非净利润艰难转正为6112万元。

在上述4年里,公司主业发展平平,频频靠变现资产。2017年至2020年,公司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别为1.45亿元、1.11亿元、-580.05万元和3.19亿元。

出售酒业股权资产以及土地被征收,是公司非流动资产处置损益的重要来源。特别是在2020年,子公司土地被征收产生资产处置收益约2.01亿元、枝江酒业股权转让产生投资收益1.32亿元。

何以翻盘?

维维集团彻底让出公司控制权,引入徐州当地国资,在当下或许是最好的选择。

在维维集团治理公司多年里,除上世纪90年代将豆奶粉打造成国潮饮品,并常年占据豆奶粉市场的霸主地位外,在食品主业发展上乏善可陈。

固体饮料业务(主要是豆奶粉)虽是公司传统业务,但豆奶粉需要再次冲饮,已越来越不适应当下日益增长的即饮性需求,固体饮料业务停滞不前。

数据显示,2018年至2020年,固体饮料业务年销售量分别为9.17万吨、9.36万吨和9.38万吨,同比分别增长5.89%、2.15%和0.22%。同期,固体饮料业务收入分别为16.77亿元、17.55亿元和17.5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1.52%、4.65%和-0.24%。

尽管如此,拥有高达40%以上毛利率的固体饮料业务,至今仍为公司的业绩重要来源。

植物蛋白饮料业务(主要为牛奶、鲜奶和谷动等产品)是继公司粮食初加工、固体饮料业务之外第三大业务板块,经营状况同样不容乐观。

2018年-2020年,植物蛋白饮料收入分别为5.03亿元、5.15亿元和4.40亿元,同比分别增长-5.78%、2.48%和-14.53%,毛利率分别为13.69%、13.40%和9.02%。

以收入规模计,粮食初加工业务已为公司第一主业。

2015年,公司启动粮食初加工业务,当年实现收入3.3亿元,2020年收入规模攀升至21.22亿元。不过,粮食业务的毛利率一直较低,2020年为3.41%,为历年来最高值。

尽管毛利率低,公司已计划将粮食初加工业务培育成与固体饮料业务并驾齐驱的新主业。而且,在2019年引入新盛集团时,公司再次强调粮食产业是继食品业务之后确立的重点发展方向。

斑马消费注意到,公司从6年前开始就着手在江苏、河南及黑龙江等地投建粮食收储基地,截至目前,已形成年400万吨的粮食收储及加工能力。

在粮食政策红利下,有了徐州国资委及新盛集团的加持,公司变身大粮商已为时不远。

注:文/陈晓京,文章来源:斑马消费(公众号ID:banmaxiaofei),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斑马消费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