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烧了阿里软银等12+亿 这个赛道彻底凉了

武玥 2021/07/15 14:46

王刚天使投资过、后被阿里战略投资过、拿了7 个多亿融资的共享衣橱「衣二三」发布公告「8月 15日关闭服务」。

衣二三是一家服装租赁企业,成立于2015年。主要向会员提供免费试穿、每次可租借三件左右衣服的服务。

作为赛道头部公司,衣二三的关闭可以说是共享衣橱赛道终结的缩影。2014年至2016年,伴随着共享经济概念的火热,「让女生们的衣柜里不再少一件衣服」的共享衣橱开始出现,并相继获得了资本的青睐,大量的资金涌入这赛道。但经历了五年左右市场的考验,共享衣橱模式已被验证无法走通。

一、共享租衣赛道,结束了

事实上,衣二三的最终关闭并不令人意外。早在2016年,跳色衣橱、魔法衣橱、有衣等多家品牌宣布关闭业务。2017年「多啦衣梦」出现APP无法打开、租金无法退回的情况,后续有媒体报道称该企业宣布转型做女装订阅,但该企业再无后续信息。

IT桔子数据显示,至今至少有10家共享租衣的企业结束运营——去租吧、跳色衣橱、NA!VE那衣服、衣二三、有衣、爱美无忧、喵搭、美衣共享、尖果儿与魔法衣橱。

其中,去租吧、跳色衣橱、NA!VE那衣服、有衣、喵搭、美衣共享相关的工商主体已经注销。此外,目前即便是工商显示仍存续的共享租衣企业中,也有不少已经销声匿迹——企业微博或多年未发声,也查不到相关媒体的报道,即便能查询到企业相关的信息,也大多与负面相关。诸如「美丽租」方面就传出包括押金不退、拖欠工资的消息;在黑猫投诉平台上女神派也有诸多投诉反馈它不退押金;nine90s—闺蜜共享衣橱、茉时尚、漂亮盒子的官方微博早已停更(其中,漂亮盒子最新一条微信显示是2016年发出的,茉时尚的微博停更在2018年)。

种种迹象标明,共享租衣这个赛道早已名存实亡,通过租赁而让「女人的衣柜不再少一件衣服穿」的模式并不那么让用户接受。

二、12亿投资有去无回

2015年由创业大潮与O2O火热催生的共享租衣市场诞生了诸多企业,IT桔子数据显示,至今(含已关闭)共计有23家共享租衣企业曾出现。

他们中既有资深媒体人创业的项目——衣二三创始人、CEO刘梦媛是资深时尚媒体人,创办过《芭莎TV》、《第1 时尚》、《TOP MODEL》等电视节目,是中国国际时装周、上海国际时装周的评委;也有连续创业者的项目——魔法衣橱创始人梁亮,在创立魔法衣橱之前,曾是奔流标识创始人;也有投出成功项目的投资人转身创业的项目——MsParis女神派创始人、CEO徐百姿曾任德意志银行、麦格理集团香港TMT投资银行部副总裁,执行过唯品会、阿里巴巴、梦芭莎等多个电商项目的境外上市与融资。

明星创业者的背景,加上共享经济赛道的火热,共享租衣项目也受到了投资人的重视,相继完成了融资。IT桔子数据显示,至今,包括衣二三、多啦衣梦、女神派等项目都获得过数目不小的连续融资。

其中,衣二三是目前获得融资金额最多的项目。IT桔子数据显示,衣二三完成过6 轮融资,融资总金额约7.38亿元左右;

2015年 2月衣二三完成了天使轮融资,8个月后又获得了天使投资人王刚与金沙江创投合计数百万美元的投资。仅半年后,衣二三再次获得包括IDG资本、真格基金、金沙江创投、清流资本4 家机构1000万美元的投资。

此时,衣二三的会员数量已经上万,并实现与澳洲时尚平台Australian Fashion Labels旗下的7 个设计师品牌、国际设计师品牌+xinzhan、JI CHENG、因欢乐颂大火的设计师姜悦音的品牌Pollyanna Keong等品牌/设计师合作。

2017年衣二三完成B 轮融资,IDG资本、金沙江创投继续加持,新浪微博基金、UOB Venture, 磐霖资本、非同凡想创投和志拙资本新进入投资。此时,围绕服装的共享经济市场已经开始出现颓势。不过凭借与诸多第三方品牌以非买断式的合作,衣二三得以坚持。

2017年下半年衣二三完成C 轮,获得阿里巴巴、软银、红杉中国联合领投的5000万美元融资。2018年 9月衣二三完成结束运营前最后一轮融资,由阿里巴巴战略投资。据媒体报道,在阿里投资衣二三后,后者接入到支付宝的芝麻信用体系中。

2018年以后,衣二三再没有融资的确切信息,直到近期(2021年 7月)衣二三官网显示将结束运营。

女神派此前也拿到过3 轮包括北极光创投、经纬中国、蚂蚁集团、东方富海、华创资本等投资。女神派成立于2014年,以约会、派对、宴会等场合服装需求为差异化,切入共享服装市场。2016年,成立两年的女神派完成两轮融资——1月完成Pre-A轮融资,12月完成1800万美元A 轮融资。此时,正是共享经济蓬勃发展的时期,女神派的投资人华创资本褚奕颋曾对这笔投资表示「看好女神派基于消费升级下生活方式的创新模式」。

A轮融资完成后,女神派在管理及供应链等方面发力。2018年,女神派又接连完成了2 轮融资,获得包括蚂蚁金服的B+轮融资与东方富海、经纬中国和北极光创投的B 轮融资。此轮融资后,女神派选择扩展品类与扩客,从原先的服装租赁扩展到女性消费品租赁,客户群体也从白领扩展到年轻女性。但扩展品类与扩展客户源也未能拯救逐渐式微的共享租衣行业,2019年女神派陷入维权纠纷,「倒闭」呼声日渐强烈。至今,女神派再无发声。

与上面两家境遇相同的是多啦衣梦。2016年多啦衣梦曾获得4800万人民币的投资,2017年又获得了拉夏贝尔与君联资本的注资得以延续。此时,投资人们仍对共享租衣市场报以信心,多啦衣梦的投资人君联资本靳文戟认为:年轻女性对快时尚的服装「分享租赁」是有市场前景的。拉夏贝儿CEO王勇也针对这笔投资表示,投资多啦衣梦是看中了「会员分享」模式,并认可多啦衣梦从生产到洗涤、从质检到发货,形成一个闭合的运作模式。

但好景不长,随着市场的衰弱,2019年左右多啦衣梦陷入负面新闻,被传倒闭,最终有媒体报道显示其放弃共享租衣业务转型订阅女装业务,算是结束了共享租衣的运营。

其他品牌方面,跳色衣橱在2015年 12月完成了数百万的天使轮融资,美丽租在2015年 5月获得了联创永宣与初心资本的投资;零时尚共计完成了2 轮融资,获得包括泽厚资本、协力投资的投资。

数据显示,国内共享租衣领域共计获得了超过12亿的投资,进入赛道的包括阿里巴巴、红杉资本中国、IDG资本、软银等知名VC与巨头的身影。综合来说,当时投资人们看好共享衣橱项目大多基于对共享经济市场前景与服装租赁市场发展潜力的美好愿望。在当时共享汽车、共享单车、共享雨伞、共享充电宝等一系列「共享概念」占领人们心智的市场背景下,共享服装租赁空白的市场确实也有足够的想象力。与此同时,在资本的助推和媒体宣传下,共享租衣企业的表现也尚可——2018年,衣二三用户超过1500万,2019年多啦衣梦注册用户50万人、付费用户达到7 万……

但服装租赁终归不是标准化的刚需生意,用户端大多难以有长期的需求,叠加企业运营、衣物货损、服装洗护、运输费用等成本,服装租赁平台可赚取的利润空间少之又少。

「共享租衣属于进入门槛低,但运营门槛很高的模式,有一个由轻到重再到轻的过程。」清流资本合伙人刘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谈到这个行业。

归根溯源,服装共享衰败的核心原因还是市场缺少消费者的认可,大部分人鲜少能够接受长期租借服装。即便在经历了共享经济市场的教育后,共享租衣企业仍难以打开大众消费市场。同时,以企业运营服装租赁则是一个链条更长,需要更多精细化运营的服务。在成本面前,低廉的会员价格与租金收入难以打平支出,最终共享服装还是「镜花水月」一场空。

但是,共享租衣平台的结束并不意味着服装租赁行业是个伪命题。我们发现,市场中长期存在围绕婚纱、礼服等「低频次使用、高品质要求、高单价」服饰租用的需求,同时伴随二次元消费的增长,围绕泛二次元与汉服文化市场的租赁服装需求也在攀升。这意味着,细分领域的服装租赁需求真实存在,但这门生意或许只能止步于个体经营。


注:文/武玥,文章来源:IT桔子,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IT桔子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