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巨头们下注的菜市场 大数据如何破解生鲜供应链之殇?

容众财经 2021/07/15 11:20

汤明磊:首先希望余总能用几句话,简单给我们大家介绍一下宋小菜。

余玲兵:大家好,我叫余玲兵,是宋小菜的创始人,我们希望成为中国生鲜领域里面专门服务于中小客户的数字化的供应链服务平台,希望能够借助数据和科技的力量,能够让农业的上下游的从业者,可以变得更轻松更健康。

Q1

实物电商的未来是生鲜电商,

生鲜电商的未来是蔬菜电商

汤明磊:我之前看过一个您的采访,您当时特别谦虚说,您和宋小菜正在产业互联网的路上,其实我觉得您早就已经是一家产业互联网的平台企业了,那如果是一个产业互联网的平台企业,其实第一个要看的就是切入点,当时是基于什么样的一些考虑,您选择了哪个对象来作为咱们赋能的切入点?

余玲兵:我们最终选的其实是整个产业链里面的小B,就是我们所说的小的零批商,比如说存在形态,可能最主要是这么几个角色:比如说大家耳闻能熟的社区的生鲜店的老板、老板娘;还有比如说家里边上农贸市场的菜贩子;还有一批是专门给食堂饭店外卖提供配送食材的配送服务的这么一群人;当然还有一群可能是最近这段时间特别流行的社区的团长。也是我们的小B,基本上是这群是我们现在目前小菜的典型的用户。

汤明磊:在5年10年前的消费互联网,是逾越一切小B直达C,现在产业互联网是我们要借助小B去连接C。我们现在选的切入点的这些小B有什么不可逾越的优势?

余玲兵:有一个形容我觉得特别好,蚂蚁其实不是一只。

汤明磊:对,一只它不是一个生物,一群才是一个生物。

余玲兵:一群人才叫一个生物 ,小B也是一样,其实今天你会发现,在整个食品农业的生鲜的整个产业链里面,他们是不可或缺不可替代的一部分,比如说源头的直采,到了他们那里,他们从事着分拣、品控、物流配送、还有金融服务,比如说面向最终的消费场景里面的赊账,这些都是在整个产业链里面,基于最终的消费场景,无论是2C2B,无论是社会餐桌还是家庭餐桌里面,都是这群人靠着他们的勤奋、精细、灵活、聪明,在完成我们每一个城市每一个乡镇里面90%以上的整个食材的流通,就是我们的一日三餐。我们的方便外卖之所以能那么便捷,其实就像这样一群蚂蚁,形成了一个生态系统,形成了一个超级的物种,在解决这些个性化的,这些细碎的,但是非常有价值的一件事情,所以这也是小菜看到了他们在产业里面的价值,也决定从他们身上,帮助他们能够更好的去服务最终的这个场景,无论是社会餐桌还是家庭餐桌。

汤明磊:明白,我们的切入点上,因为您取名取的就是宋小菜,其实如果要做生鲜的产业互联网平台,其实也有非常多的切入点,我们有肉禽蛋类,我们有水产品,有豆制品,当时为什么选择了蔬菜瓜果品类?特别是当时我看了一些资料,咱们起盘的品类是从厨房三宝葱姜蒜开始切起的,这个是当时做过一些思考和调研吗?

余玲兵:这里面其实最主要有两个考量,第一个就是我们对于这群人的感知,为什么宋小菜里面的小,这个小其实就是我们刚才所说的小零批商小零售商,就是看到这群蚂蚁雄兵,因为在全中国有1300万人。第二个是基于小,基于他们当下行业的服务状态,我们去看他们当下最大的痛点是什么?你会发现今天在他们传统的解决最终社会餐桌,或者家庭餐桌的采购服务里面,其实最难被履约最难被搞定的是蔬菜品类,因为其他的粮米面,这些都是标品,这些在履约,在一站式采购服务里面,其实原来的流通效率都非常好,但是蔬菜它非标易耗,容易产生腐烂,它跟周转率都非常息息相关,然后价格又多变,原来的渠道又是多元的,所以在这件事情上,这群人天然有非常大的痛点,所以我们看完整个产业,这个部分里面确实我们从用户端再看到产业的变化里面,确实我们也有自己的判断,你会发现整个中国的实物电商,未来的5年到10年其实所有的实物电商的未来是在生鲜电商,但生鲜的电商未来是在哪里?是在蔬菜电商上。如果不把蔬菜最高频也最难做的这件事情做完,压根就没有。至于你所说的最终为什么会选择,从葱、姜、蒜,从根茎类的部分来切入,其实本质上最主要两个,第一个这个是现在大部分的社会餐桌家庭餐桌的必须的品类,它是常规品类,它是基本品类,高频,只要把这个品类切入进去,解决了最起码我们部分的痛点就可以作为一个切入点去做;那其次也是跟一个创业公司,今天有所为而有所不为,组织的能力息息相关,今天我们没办法做到,一开始上来作为一家创业公司,把所有的品类都能做完,所以我们也开始主动做减法,选择我们擅长做的,我们摸了有一定经验的,先垂直切入,最后出现今天小菜的全品类,蔬菜的全品类的能力。

汤明磊:就是我理解蔬菜这个品类当中看似就是两个字,但其实它里面的高频和低频,高毛和低毛里面其实还是有非常多的一些讲究的。

余玲兵:我们内部对所有的路径的做法,叫一品一世界,就是一个垂直的单品,有太多从上游到下游,有太多的knowhow是需要我们自己要沉下去深耕、解剖、解构,然后再把它沉淀变成今天,可能更有效率的运营方式。

Q2

成本是2B采购里的核心撬动点

汤明磊:我们来聊聊咱们的一些具体的一些赋能方式,因为我们所有的产业互联网平台,其实都是作为产业赋能平台出现的,它一定是解决了B端的一些问题,特别是对于中国的小B来说,它其实要的特别简单,要么你能帮我挣钱,要么你能帮我省钱 ,而且对于更小的B来说,挣钱更重要,因为钱已经无处可省了。

余玲兵:很直接就是成本,成本是2B采购里面的,核心的撬动点。

汤明磊:能用具体数字来给我们陈述一下吗?大概通过咱们能够节约多大的成本?

余玲兵:我觉得这个里面有两个东西理解成本,第一是我们看得到的叫采购成本,是商品本身的成本,小菜从第一天开始,我们因为做的跨级的交易,因为基于在线这个部分,我们承诺他比他自己的采购成本直接降低20%以上,这个是因为中间省掉了两个大的环节,减少了很多的损耗,我们直接把这个部分里面优化出来的空间全部让利,给我们这样的一些小B,我觉得这个是在前台能够看到的,非常明确的叫商品的成本。但是实际上你会发现,更大的成本是什么?综合的采购成本,是时间成本 ,决策成本 ,效率成本。比如说今天回来,我们在蔬菜采购这里,你看到的是商品,但是你比价过去是需要成本的,你得跑到批发市场去,你得后半夜12:00之后才能去,因为批发市场是12:00才开业,然后你要花2~3个小时去比价,然后价格又是什么,又是非标的是多元的 ,你要每一个东西,都要抠得非常清楚,而且看完之后,当你忽然觉得哪一个价格是合适的,准备去买的时候,有可能库存没了,所以你会发现,在比价的过程里面,有对于库存 ,有对于本身的这种商品的等级,以及价格行情的精准度,以及背后还有大量的售后服务问题,如果你买了一堆看似价格很便宜 ,性价比很高,但回来你会发现里面以次充好、品质不一,有大量的售后成本和投诉,这些东西都是我们所说的成本,是采购成本背后,是沉没成本啊,所以我们今天其实聚焦切入的时候,更多是在商品成本上,实实在在帮助用户能够降低它的采购成本,但更大的部分里面,其实我们用互联网的方式,把更清晰的商品的背后的库存定性,也就是我们所谓的商品到底是什么?价格以及售后服务,把综合在售前售中售后的部分,变成一个在线的确定性的一个服务,我觉得这个部分里面叫综合采购成本,比本身的商品成本,可能会让用户的价值会更大。

汤明磊:别的不说这个谁愿意是每天12点起来去进货的 。

余玲兵:所以我们把这样的部分,在过去我们把它理解回来,就说省钱省时间省心 ,这是小菜开始切入进来,我们说综合采购成本,在成本上希望能够一竿子到底,真的能够帮助这群人,提高它的采购效率。

汤明磊:但是在具体过程当中,真的是这样的吗?小B还会有一些犹豫,还会有一些可能去质疑的点,如果他没有那么快数字化,它的原因会是什么呢?

余玲兵:我想从用户这个层面来说,前面其实我们一开始,在最早碰到的是信任的问题,信任这个背后它跟过去的传统的交易方式是完全是相悖的,我们说传统的交易方式是三座大山,现金、现货、现场,拿着现金在现场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所有东西都是确定性的,是他自己让他觉得心里非常有安全的 ,眼见为实 ,我看到眼见为实,所以看得见摸得着,可以讨价还价心里是踏实 ,即使哪怕不便宜也是我自己确定,我自己买的单,这是ok的。但今天说你要把它的采购服务,委托给宋小菜 ,这三座大山你会发现,所有东西都发生变化,第一,所有的货都是在线上看得见摸不着,第二,看得见,你哪怕有关键的细节,帮他解决了问题之后,还要叫他要先交钱,因为我们所有的模式是预售的模式,预售的模式就意味着不是现场的现金交易,如果要预售这个方式就意味着他要有网银、微信、支付宝账户,那在这过去里面它原来传统所有都是现金交易,这个是不可想象的。还有一个部分,今天拿到这个货之后,我们承诺只要是宋小菜渠道里面出去的所有的商品 ,如果像传统行业里发生的大概率的,以次充好,或者缺斤短两的问题 ,只要是我们的这个货你拿走,任何的售后问题 ,都小菜来承担,这件事情在过去几十年、上百年都没有发生过的这个行业的服务体验,这个对他们来说就~

汤明磊:不相信 ~

余玲兵:完全不相信 ,所以最初他们送给我们一个绰号,“骗子”,这一定是骗子,因为这个是在过去已有的服务形态,从来没有出现过的这个形态,所以他们对于我们这样的新的服务一开始碰到最大的问题是信任的问题,而本质是对过去采购习惯的完全的替代,这个对他来说,他是需要有更多斟酌和考量,随着我们的服务逐步在体现的时候,当有1、2个8090这样的年轻人,跟他们父辈不一样的,觉得选择在线的交易方式,应该是一个非常自然而然的这件事情的时候,慢慢会有羊群的效应,越来越多的人会形成口碑,最后会选择我们这个平台。

汤明磊:这件事是一件特别伟大的事,1300万人 ,哪怕您每天多让他们睡三个小时,您是提升了中国国民的睡眠时间。

余玲兵:我们一直在说,不单单是改变他们的生意,最重要是通过对生意效率的改造,其实最终希望能够是改善他们的生活,让生活变得更轻松更健康,就是每天多睡几个小时,是最基本的要求,而今天这群人,能够有更多的时间释放,能够陪陪家里人,能够辅导他们家里的孩子,能够像正常的家庭一样,晚饭之后能够去跳跳广场舞。

汤明磊:不然晚饭之后得赶紧睡觉,因为12点就得起来。

余玲兵:甚至一个最直接的部分里面,夫妻两人在床上的时间,一天不会超过两个小时。这是我们今天没有看到的,这群人背后的真实的生活,你只有看到他们真实的生活,你才会理解,今天渴望的所谓的效率,所谓的多睡几个小时的背后,真正需要被看到的那个痛点。

Q3

互联网的新计划经济就是算法

汤明磊:其实这个当中,宋小菜最核心的能力是建立数字供应链的能力,这句话说起来简单叫建立数字供应链,但其实在过程当中会遇到大量的、方方面面的数字化挑战,因为原来就像你说的,在现款、现场和现货的情况下,所有的交易都凭的是经验,要把这种模糊的经验变成精确的数字。我们在产业端 ,我们在销售端,我们在运营端分别做了哪些非常具体落地的,数字化的一些改造和努力?

余玲兵:我们应该叫知易行难,因为就像我们所说的,今天让他们改变上网习惯,接受一个平台拿到一个性价比比较高的一批货 ,这个是容易的。但真正难的部分是后面的流量,流量流量,如果留不下来的一定不叫量,而靠留下来靠东西是什么,其实在to B的产业里面,最核心的就是供应链能力。供应链能力它不是一种能力,它是多种能力,就像你刚才所说的 ,销售端、采购端、物流端、信息端到底怎么协同,形成一种新的供应链的能力,真的能够差别化的巨大的形成,对他们原来采购体系的不一样的品质感,这是一个完全不一样的这个事情。比如说我们今天刚才在讲的,你怎么样让他所见即所得,这件事情就是说他原来为什么到现场,因为现场所有东西看到的东西,他自己能够确认,能够去做的这个事情,但今天在线上。

汤明磊:我想想看这个太难了,因为每一个土豆,每一根青菜都是不一样的。

余玲兵:表面如果看一个土豆,可能表面都是光洁的。但有可能他要的是黄心的,不一定是白心。所以在这件事情上,其实我们这么多年确实从原来的最早的开始,你看文本的导购,口头上的导购,慢慢变成图片上的导购,到现在为止我们变成了叫直播的导购,这些东西都是这样,纯粹是在用户的商品认知上面,怎么样能够达到所见即所得,这件事情我们做的努力,今天我们可以再往下去做,我们逐步会再去研发这个东西,甚至可以让所有的客户只要扫描一张图片,我们自动就能够帮他匹配什么品种 ,什么规格 ,什么价格 ~

汤明磊:什么等级

余玲兵:这些就是我们所说的,从每一个关键细节里面,你今天作为一个新型的互联网公司,要借科技和数据的方式 ,供应链这件事情,因为它既有供端的数字化能力的改造,也有应端的类似消费者的体验,也有涉及到链的。比如基本的物流匹配,从产地到销地,到底怎么配送?怎么保证它的品质?你发现是多种能力的聚合,这些能力的聚合,是要逐步迭代逐步沉淀,然后逐步去做优化,这过程里面,先得扎进去蹲下来学习了,然后再改变,然后不断去测试,不断去优化,再把一个单点的变成一个线上的服务,从一个点上的客户的导购体验变成供应链确定的服务,最后变成整个产业里面从供给端到物流端,到配送端到仓储端,甚至到最终的消费端,最终怎么样能够协调统一形成一个更高效的供应链网络平台这么一件事情,所以说它是从点到线到面的,时间累积和智能迭代的过程。

汤明磊:在这个过程当中,当时黄征有一句话,我印象特别深刻,他说在C2M之前,需要做的一个工作是,用需求端的半计划经济,去推动供给端的半市场经济。现在需求端已经有非常多半计划经济的一些体现了,众筹、预售,其实都是一些半计划经济的体现。您也说过其实宋小菜,希望建立的是一种新型的新计划经济的这样的一个体系,这也其实是我觉得做to B平台的一个非常核心的,特别是做to B采购平台的一个特别核心的能力,其实就是计划的能力,在这个过程当中宋小菜,是如何打造了一个与众不同的,反向供应链的这样的一个模式?这个模式在打造和在推进的过程当中有没有踩过一些坑?

余玲兵:踩过坑那是肯定的,因为今天做的这件事情是一个从来没有人做过的一个新的实践,和新的一个打法 ,所以我们大量的工作,其实都是在无人区,所以踩坑是肯定的。但是从这几年所有的过程过来,我们对于两块东西还是我们自己有自己的一个思考。第一个部分,比如说反向供应链,它的关键路径是什么?我们觉得关键路径,你首先把从上到下得先完成一个闭环,这就是我们过去一直所说的,从集单开始最后到集采,然后慢慢最后到集运。集单、集采、集运,是反向供应链的最核心的基础的业务的逻辑。从预售开始做集单,把我们小B的今天对于采购的需求数字化精准化,然后通过数字化精准化方式,反向回来找到源头找到我们的供应商去做集采,而集采有个非常重要的东西,是要把下游的数据如何变成,上游分级定装的商品的有计划的生产订单,也就是说它不再是原来的统货,原来的初级的加工;然后开始按照不同城市,按照不同场景,开始做分级订单,做商品化的改造,只有这样改造完了之后;最后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你做好了订单下游需求也有了,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怎么在规定的时间,高效率的把它完成履约,那么集运就变成一个非常重要的东西,选什么车、走什么线路、先配送给谁、再配送给谁,甚至车上装的东西,先装什么再装什么,不同的供应商之间的货,如何形成什么是零担的整合,这就是我们今天回过头来,一边在想的叫业务链路里面,从集单到集采到集运,但实际上你内心所有的环节,里面在做第二件事情,叫数据化的迭代和建模,也就是说今天如果这三个过程是这样结构的,那么每个过程里面的关键细节,你必须要在线化,必须要围绕这些在线化的部分,把核心数据要拎出来。

汤明磊:因为实时的很多数据都在变的,我们的损耗率实时在变,我们在跟损耗率在比赛。

余玲兵:因为它是多方协同,统一在线的一个过程,所以在这个部分里面,最终把这个数据沉淀回来,最终是要如何形成更高效的匹配的方案,更高效的履约的方案,其实它最终要完成你刚才说所谓的新计划经济,其实按照互联网所谓的计划经济就是什么?就是算法,算法的底层就是要建模,建模的前提就是我们刚才所说的要核心的业务场景必须要在线,核心的数据必须要完整。这是小菜在看不见的业务背后,我们自己的产研,我们自己的大数据团队,在琢磨在沉淀在建模的这么一个过程。

Q4

产业互联网真正的强是

所有从业者从能力到意识的强

汤明磊:这句话说的特别好,新计划经济就是算法。大的产业互联网平台,会有几种比较典型的模型,流通端跟零售端的产业互联网,会有SaaS模型,B2B模型,会有S2B模型,宋小菜在创立之初,被人定位的是生鲜蔬菜的B2B平台,我发现中国的SaaS跟B2B,长得越来越像S2B,我们中国的小B很难为一个纯系统买单,很难为一个纯在线化的东西买单,需要在这个过程当中叠加大量附加的服务和价值。如果现在由您自己来定义宋小菜,您觉得它是B2B平台SaaS平台,S2B平台还是新物种?

余玲兵:我们从创立这家公司一直到现在,从来没有改过我们的愿景。宋小菜是一家中国生鲜领域里面,中小客户首选的数字化供应链平台。从一开始、我们一定是一个平台,而且这个平台是基于供应链能力,数字化只是它的一个形态,如果从这个层面来说,我们从第一天开始,可能外面叫我们B2B,叫什么的其实不重要,我们自己要去的方向是非常典型的,S2B2C的一个场景,只不过这么多年越来越能够感知的一件事情,确实2B跟2C大量行业的打法不太一样,消费互联网可能非常强调一招鲜打遍天,一招就可以制敌,但2B里面你会发现,是一套组合拳。其实你为用户在产业链路里面,无论是菜配销量哪个环节,每个环节你做的越多,用户对你的专业能力的认可会越多,黏度也会越强,这也会直接导致今天我们看我们的用户,我们不会看单纯看流量 ,而是看留存,留存的量,真正能够留下来一定是你那套服务体系发挥了作用,你系统发挥了作用 ,用户才会心甘情愿的留在你这个平台,愿意跟你共同去服务好他下游的场景。

汤明磊:贡献更多的GMV,贡献更多的ARPU值。

余玲兵:我把它理解为贡献更多的信任,所有每一笔订单的背后,其实是对你能力的认可,是对你平台初心的信任。

汤明磊:现在距离疫情已经过了一年多的时间了,这个疫情带给整个行业,带给整个社会的影响,还是非常深刻深远的,在疫情过后我们很多2B的生鲜平台,2B的采购平台正在2C化,美菜在疫情之后,做了2C的APP,也实现了日榜排到了整个APP榜的榜4还是榜3;2B的预制菜供应链,无论是新良记、蜀海,都直接实现了2C化,我们C端可以直接采购到;疫情之后,大量的巨头进场,在社区生鲜这个赛道,橙心优选、阿里、腾讯、多多买菜,每一个巨头都来切这个领域,更到最近一年左右的时间,在餐饮和食材这个领域,涌现了一个小风口,叫预制菜小风口,做了非常多有意义的尝试。您是怎么看待这股2B平台2C化的潮流的,您觉得宋小菜会在风口当中去分一杯羹吗?会实现2C化的一些跨越,还是您觉得这个当中,您是有一些不同的看法的?

余玲兵:我觉得对当下来说,小菜一定不会介入,即使介入,也是更多的赋能给我们的小B,让他们去服务好最终2C的场景 ,或者to餐饮的场景。这件事情里面,我觉得有三个观点,可以分享给大家 ,第一个生鲜的电商核心能力是蔬菜电商 ,因为在家吃饭,中国人的消费习惯,还是喜欢多吃一些叶菜,多吃一些蔬菜,因为你去看全中国的生鲜领域里面,每天的交易里面,60%的吨位都是由蔬菜产生的,45%~50%的交易额都是由蔬菜产生,所以如果不搞定蔬菜,就是没有办法搞定生鲜,没办法搞定生鲜,就没有办法,去搞定一日三餐的这些事情,这是第一个;第二个无论是2C和2 B,蔬菜电商的核心是供应链电商,如果今天没有供应链能力的持续稳定规模化的,供给能力的长成,所有的流量只会来了之后,自然会流掉的量。而供应链这个事情一定是什么,是专业的精细的滞后的,它是高效的,慢慢要迭代的过程,那我一直说的一句话,消费互联网,如果没有产业互联网做基础,所有的消费互联网往往都是什么,都是风口,转瞬即逝是没有任何的产业基础,这是我的第二句话;第三句话,这么多年下来,我觉得看清楚这件事情,最核心的东西不是能力关键是心态,是一心一意要扎到产业里面,一心一意要扎到供应链的改造这件事情上,所以所有的做产业互联网,所有做供应链能力改造和升级的所有的同学,不要瞎搞,送给大家,一起共勉。

汤明磊:宋小菜已经走过了它的第一个5年,它的下一个5年会是什么样子?

余玲兵:我一开始我们也说得很清楚,小菜的定位希望能够成为生鲜领域里面能够解决基础供应链能力的一个S2B2C的一个平台,所以如果未来5年,我们一定是在过去5年的基础上,把供应链的基础能力 做扎实做透之后,往平台化去做的拓展,无外乎所有的可能性一定是在这三个词上去做。第一个今天如果继续要往前去拓展,我们更核心的是希望能够把这样现有的服务,如果在江浙沪我们能够达成更多,B端做更大规模化的拓展,这是我们的第一优先的等级;第二个部分里面一定是在这个里面会去做,这些B在今天的新型的,无论是社区团购也好,或者新型的网上超市,或者未来还有更多的新的零售的终端里面,有个非常重要的东西,我们一定会基于他们现在业务整个行业的变化里面,帮他们去拓展更多的C端的场景,这个C不是指纯粹的我们说家庭消费的C,他是Customer指的是消费场景,比如说帮助这样的客户,去拓展可能是到家的在线的服务,也有可能是今天他们直接面向小型的餐馆,小型的饭店的主动配送服务,也有可能是今天对接类似像外卖这样新渠道,新服务的体系,这样的这个服务也有可能是面向于整个社会,将来面向比如说老龄化程度,怎么对接老年人消费场景,更多去连接到更多在线的新的消费场景,这个一定是我们的第二个增长的曲线;那么如果有了B和C端这样的直连,首当其冲一定会碰到的是扩品类 ,因为今天这样的用户,要求在家做饭也好,或者在外社会餐桌上,一定消费的不仅仅只是蔬菜,这样你看,下一个5年有个非常重要的东西,拓品类,一定会变成我们在供应链能力里面,非常重要的要破圈的要长出的能力,从高频拓展到低频,比如肉、禽、蛋、调味品、豆制品、乳制品这一部分里面,到底今天在小菜的基础服务能力上能不能嫁接?能不能够共享它的仓配?共享它的物流?共享同一个客户群体?这是非常重要,然后以及基于这个场景拓展,这些品类拓展,可能背后还需要更多的数字化的信息化的一些服务和产品,这些自然而然就会长出来,再去做更高层级。

汤明磊:看您之前一个采访当中,您介绍宋小菜,“我们是一个愤怒的宋小菜”,这个是我印象特别深的,一件事能做成,一个人能做成一件事,能做成一番事业,佛家讲要有嗔心,一定要有嗔心在,他的自趋力才是最强的,我对某个事件、产业、痛点不满,那种强烈的不满,会变成强大的嗔心,这样嗔心才会变成一个人强大的自趋力,七年之痒了,嗔心还在吗?

余玲兵:很坚定告诉你,嗔心还在,初心不变。

汤明磊:7年的时间了,你会发现其实我们赋能的对象,从原来的B2B的摊主,到现在偏B2C的一些小B,以及我们的品类,以及我们的数字化的能力,都发生了一些变化,7年您从淘宝中国特色农业馆的创始人,从淘宝农业的总经理,到7年躬身入局,实实在在在蔬菜这个领域,干了7年的时间,就像您说的知易行难,知行合一特别难。

余玲兵:我非常认同主持人所说的那句话,产业互联网真正的强不是这家平台公司的强,是这个平台上所有的从业者真正的能力的强 ,从能力到意识真正变强了产业才会真的变成强,而且这部分里面,我们所说的强,也不是一两个人赚到钱的强,而是真的整个生态里面,能够从生意上到生活上,都能够变得更轻松,更健康 ,更对未来充满信心,只有这样的强,才是做产业互联网的真正的初心和格局。

注:文/容众财经,文章来源:容众财经,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容众财经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