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00后女孩开网店 如今年销3000万靠的都是“我喜欢”

吴鹤鸣 2021/07/14 09:17

创业6年,没人看得出她是个店铺年销3000万的老板。

00后的创业,和艰苦奋斗好像不怎么沾边,没有苦大仇深的抱怨,没有社会毒打的痕迹,甚至没有对成功的狂热渴望,“喜欢就坚持一下,不喜欢了就弃坑”。

这种特质从青春期就展露无遗:拿着能上重点高中的成绩却进了一所大专,课余开网店赔了3万元;混过饭圈,做过“老粉头”,弃坑后绝口不提;喜欢动漫,迷恋过《恋与制作人》,买了满屋子的叶修、白起、凌肖手办;喜欢玩《守望先锋》,上过国服排名。

因为喜欢穿洛丽塔,她借道姑姑的服装厂开始创业,不小心就变成了Lo圈大佬,一年做了3000万的销售额。

这就是00后女孩,铁球。因为一句“我喜欢”,她可以把爱好做到极致,也会因为一句“不喜欢”,就把过去的爱好忘得一干二净。

不按套路出牌的00后

铁球原名杜辰曦,是个萌妹子,不铁,也不球,但她喜欢大家叫她铁球。

2015年,铁球15岁,同龄人还在背《滕王阁序》,她已经开始和朋友一起开网店,“纯粹就是一时兴起,赚点零花钱”。

铁球做什么似乎都是因为好玩,且任性,中考的成绩足够上当地的重点高中,但她却选择去读大专,理由是“不想天天做卷子”,大专的老师看着她入学时全校排名第一的成绩,有点匪夷所思,问铁球“为什么”,“以我的性子,肯定考不上本科,与其三年后还是上大专的命,倒不如提前来报道。”

一边上学一边开网店,和两个朋友一起卖Lo裙(洛丽塔风格服装)的假发配饰。那时的铁球根本不懂什么是运营,“主要是因为懒散,其实店铺一开始卖的还可以”,一年后,因为经营不善,店铺倒闭,“那时候太没有责任心”。还欠供应商3万货款,最终父母帮她填了这个坑。

随后铁球就开始了追星事业,一度是某当红小生粉丝站的站长,“我是老粉头了,那时候追得很凶”,如今铁球提起那段往事有点“不堪回首”,因为追星不挣钱,甚至还挺烧钱,而她又一心想把之前父母垫的钱还上,虽然父母也从来没问她要过,但她就是非常坚持。

如火如荼追星一年多后,她突然就下头了,重操旧业,打算正式创业。

爱好烧钱也能挣钱

铁球的姑姑一直做线上童装生意,在姑姑的引导下,铁球开始转战Lo圈,“也是因为自己喜欢,不喜欢的东西我不做”。

铁球从小就喜欢Lo裙,她有一整间屋子来收藏裙子,一件原版的日本Lo裙往往要上万,这也惹得许多Lo娘们羡慕不已。

几年前,Lo裙在国内是个新鲜物什,大街上要是有个Lo娘,大家会忍不住侧目,“就像汉服刚开始盛行一样”。Lo娘们会因为自己穿的跟别人不一样,而叫自己“外星人”,称不穿Lo裙的为“地球人”,隔圈如隔山。

前些年,国内山寨日本洛丽塔的商家有很多,价格几乎是日本裙子的十分之一,很多喜欢Lo裙又囊中羞涩的女孩们开始入坑国产Lo裙。

经过几年的普及和发展,2017年,铁球进入这行时,山寨货已经逐渐减少,现在甚至已经开始内卷,各家都形成各自的风格,很少有人再去山寨日本原版,“一直不敢卖得很贵,现在活着的都是一些大厂家”。

在铁球看来,洛丽塔现在成了这种风格的代名词,“现在卖得最好的爱丽丝,是借鉴国内一个原画师的一幅作品改的,也会有‘地球人’来借鉴我们的做法,没有绝对创新”。

Lo裙有一道工序是打褶子,一般的服装厂里没有这种机器,但是做童装的厂家都要做公主裙,就会有这台机器,“到现在有这个机器的厂子都很少”。

如果说姑姑为铁球的生意提供了供应链的优势,那么铁球自己的社交天赋为她的创业提供了粉丝基础。

微博上,铁球叫“告白气球家”,是个性情直爽、坐拥43万垂直粉丝的段子手,日常分享Lo裙穿搭。

不论是镜头前亦或是私底下,铁球都是大大咧咧的直性情,“来采访的记者都笑得很开心”,也会抱怨没有提前通知以至于自己没有化妆好好面对镜头;也会因为粉丝的一千字感谢信既开心又惆怅,“不回个一千字感觉对不起她,但是回一千字吧我又写不出来”,最终铁球回了长长一段语音;也会因为“树洞”(Lo圈的社群)说自家东西不好,一连哭好几个晚上;更神奇的是,“还有粉丝给我送锦旗夸我的裙子做得好看”。

这一次,铁球依旧不懂怎么运营,但她的好性格帮她获得一众拥趸,“唯一有点天赋的可能就是做粉丝运营”,第一年500万,第二年800万,第三年3000万,全家人都来忙,管供应链和仓库,铁球把运营和设计放在了上海,仓库则放在老家徐州,“因为上海Lo圈氛围好,消息灵通”。

做我的运营很痛苦

铁球总有些自己的想法,有一次下雨,铁球就想能不能做一件洛丽塔风格的雨衣。于是逼着设计师做出来,上线几秒钟就被抢光,几乎肉眼可见的一款爆品,也入选了今年的淘宝造物节,铁球却拒绝批量生产上架,“因为有粉丝抱怨雨衣为什么这么闷”,这让铁球的运营很痛苦。

铁球现在的团队被她称为2.0版本,设计加运营一共十多人,平均年龄23岁,“1.0被我解散了”。因为铁球的年纪,很多员工很难把她当成老板,“如果是做朋友,又不好意思直接说做得不好看”,自我定位的不准确让铁球的员工也处于尴尬境地,他们也不知道该把她当成老板还是朋友。

同样的问题也出现在与供应商的沟通上,从前对接供应商都是铁球姑姑的工作,但姑姑希望铁球自己能够成长起来。年轻的铁球怎么可能斗得过精于世故的供应商,面对自己的2.0团队,铁球好不容易狠下心肠,可以直接说“做的不好”,但面对供应商一再拖延交货时间,铁球没有任何办法应对,“讨厌跟他们打交道,油腻的叔叔就应该让更油腻的叔叔去对付”。

今年,铁球开始学着制定财政计划,微博还是铁球粉丝运营的主阵地,账号也是铁球自己在管,但她经常还是会随着性子为新品做个抽奖活动,导致宣发费用严重超出预算,“之前宣发费用更加夸张”,以至于很多人以为铁球的运营团队有很多人,但早年其实只有她自己。铁球的随性让她的运营不得不限制她的发博权限,“要通过他们审核才行”。

现在普通人群,也就是铁球口中的“地球人”,已经对Lo裙习以为常,大街上看到Lo娘不再侧目,Lo裙也不再是一个“新奇”的东西,Lo娘们购买Lo裙也趋于理性,“今年行情不好,太卷了,努努力能跟去年持平”。

铁球的市场敏感度很高,前两年JK制服火起来之前,她投入大量资金做JK制服,小赚了一笔。现在的她不知道是不是该放弃这个市场,“如果我找到一个事少钱多离家近的工作,我就撤,带他们一起走”。

她也卖掉了一些自己的日版洛丽塔,她笑说是因为自己胖了,穿不进去。也可能是她不喜欢了,也可能在她开朗随性的背后,藏着很多不愿启齿的压力,成长,和温情吧。

注:文/吴鹤鸣,文章来源:卖家,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卖家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