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同程生活“之死”

韩志鹏 2021/07/13 09:38

“435户供应商,累计登记欠款1亿6855万元。”

这是自同程生活宣布转型、供应商发起追讨欠款行动以来,截至到7月10日,广东地区供应商自发统计的欠款数额。这还仅仅是单一省份的欠款数额。

7月6日,同程生活宣布转型,更名“蜜橙生活”;7月7日,同程生活主体公司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宣布破产清算;当天,同程生活董事长何鹏宇在与供应商对话时表示,目前仅供应商欠款就达3.85亿元。

据地歌网采访的多位相关人士表示,同程生活的银行欠款就达3-4亿元,再加上仓库租金、网格仓费用、员工工资等,保守估计,同程生活的欠款约为8-9亿元。

“这一数字(欠债额)还可能更高”,有业内人士称。

对部分供应商而言,同程生活的转型几乎毫无征兆,甚至有供应商7月5日上午还在供货。但实际上,同程生活的“崩塌”,早已显现出蛛丝马迹。

作为曾经社区团购“老三团”之一的同程生活,缘何坠落?

01 崩塌

供应商发觉的“崩塌”信号,是从账期延长开始的。

河南一位果蔬供应商邹凯,向地歌网出具了同程生活的“供应商合作协议”,其规定,甲乙双方以7天为周期,根据实际采购量对账,对账完成后5个工作日内结算款项。

“合作从去年7月开始,平常对账、付款都很及时……直到今年4月,同程生活开始接连拖欠货款”,邹凯表示。

上海一位日化品供应商也表示,同程生活的账期基本为“T+7”,但从今年4月起,财务方面告知他,账期出现了变化。

“对账完成后,打款周期延长到20多天”,这位供应商表示。

苏州的菌菇供应商李淼也表示,从今年4月开始,同程生活方面就没有进行结款,并声称“金额有问题”“发票要审核”。

“甚至到7月1日,采购还让我们给协同仓送货”,李淼强调。

“被下单”的供应商不止李淼,邹凯表示,自己最后一次送货是6月18日,向同程生活的佛山果蔬共享仓,运送了38080件“1斤散装红洋葱”,金额37318.4元。

“中间有几次,付了几千到一万元不等,但大额货款一直在拖延。”邹表示。

即便如此,采购依然在下单,要求邹凯发货。

不止一家供应商遭遇类似经历,广东一家经营花生的供货商表示,加入同程生活到现在,正常单月销售额能到十余万元,但仅六月当月,采购就下单了价值三十万元的商品。

李淼也同样如此,原本平台是一到两周下单采购一批菌菇,但今年6月,一周之内自己就给同程仓库运送了两批货物。

有同程生活的商品审核员工也表示,到今年6月底,采购方面确实还在下单。

既然货款被拖欠,但供应商为何却仍在供货?地歌网综合多家供应商的采访信息,同程采购方面给到的理由有二:

第一,平台在推促销活动、大力发放消费者优惠券,希望多采购商品来备货;

第二,同程生活将在6月底7月初完成一笔融资,货款届时会支付。

一系列连锁事件,已经为同程生活的“崩塌”,埋下“注脚”。

不止供应商,同程生活内部员工也察觉到“信号”。在苏州办公的一位商品审核员工表示,从今年6月开始,“明显感觉公司氛围变了,商品中心的领导一直不在办公室,甚至有采购的员工,整天都在玩手机。”

这位员工表示,直到同程生活宣布转型当天,苏州总部的员工仍然正常在家办公。

眼见他起高楼,眼见他宴宾客,眼见他楼塌了。

苏州一位经营面包零食的供应商表示,2018年同程生活成立之初,自己就开始为平台供货,单月最高销售额1400万元。如今,他被同程生活拖欠超过200万元货款。

即使提前感知到“危险信号”,但同程生活在短短三天内,就从宣布转型到申请破产,对员工、供应商来说,依然显得猝不及防。

大厦倾倒之际,暗藏蹊跷之处。

02 蹊跷

临近“崩盘”,同程生活却大量采购商品,这批货品及货款流向何方?

多家供应商向地歌网表示,以促销为名义提前采购的大量商品,实际被同程生活以“超低价”倾销,“进货价90元的商品,降到29元对外销售。”

也有供应商表示,“7月初给同程生活发过一次货,后来得知他们出事,我去协同仓找货,发现仓库已经关门了……后来才知道,同程生活还拖欠着仓库租金。”

说法不尽相同。

据同程生活一位内部员工透露,6月底采购就告知商品审核,商品价格要按照低于成本价的50%,甚至60%出售。

近日,一张微信群聊截图也在供应商间流传开来,名为“徐兆娜”的同程生活人员下达通知称:货值5000元以上的商品,佣金提至12%-15%;宣传时不允许出现清仓字样,可使用“年中大促、高佣”等。

从同程生活过往的宣传稿中可知,徐兆娜为同程生活商品中心负责人之一。

种种迹象表明,转型之前,同程生活“快进快出”了大批商品,但款项并未如期支付给供应商,甚至司机工资、仓库租金也在拖欠中。

同程生活“抛售”商品所得货款流向何方?

此外,根据工商信息显示,同程生活在广州的分公司“广州千鲜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自今年5月到7月,发生了两次法人变更。

第一次变更是5月18日,胡大雷接替尹力成为广州千鲜的法人;同时,胡还是广州千鲜在广东当地多家分公司的负责人。

第二次变更发生在7月5日,同程生活宣布转型的前一日,陈志杰接替胡大雷成为广州千鲜的法定代表人。但从公开信息及报道中,难以得知陈志杰的过往履历。

临近公司重大业务变动,同程广州分公司为何突换法人?

更多供应商也察觉到“异样”。一位苏州当地的菌菇类供应商爆料称,原先同程生活与自己签约合同的主体均为“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但从今年4月起,签约主体和发票抬头均更换为“苏州觅橙电子商务有限公司”。

据企查查数据显示,苏州觅橙电子商务有限公司成立于2018年11月,注册资本100万元,由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全资控股,总经理为杨晴蔚。

通过公开报道可知,杨晴蔚是同程生活商品中心的另一负责人。

频繁的企业核心信息变更,为何集中发生在同程生活转型前数月之内?

同时,7月10日,苏州鲜橙科技有限公司发生股东变更,包括吴志祥(同程集团董事长)、匡薇(真格基金投资副总裁,同程生活C轮投资方之一)等五名股东,退出股东行列。

倾销商品、频繁更换法人、投资人股东退出……回溯同程生活的“崩塌”过程,不乏大量蹊跷之处。

其中最为蹊跷,也是外界最想获知的,就是老三团之一的同程生活,曾是赛道中的明星企业,平台毛利率一度超过20%,为何会“突然死亡”?

对此,来自上海的一位供应商表示,“有投资方抽走同程生活3.5亿元资金,导致他们资金链断裂。”

各类说法甚嚣尘上,真相依旧是一团疑云。

不过,在公司面临转型乃至破产之际,同程生活仍大力采购商品、频繁变动工商信息,基层员工、司机,甚至供应商似乎都被“蒙在鼓里”。同程生活“之死”,“死相”却太难看。

而从行业角度出发,“同程生活之死”又有何警示性。

03 余波

自7月5日供应商聚集在苏州同程总部起,截至目前,何鹏宇仅现身过一次。

7月7日下午,何鹏宇在苏州同程总部的报告厅,对话前来“讨债”的供应商,多位供应商言辞激烈。

在7月6日的公开信中,何鹏宇表示,“(公司)正面临创业以来最困难的时刻”;一天后,何鹏宇再度发文表示:由于合作伙伴集中催款、公司资金链面临断裂,已无再谋求转型的空间。

甚至于在对话供应商现场,何鹏宇还高喊:我没有钱。

2020年之前,同程生活曾经拿到过腾讯投资,亦是“老三团”中的重要玩家之一,还一度实现“区域性盈利”,但几乎是一夜之间,社区团购赛道的明星企业,坠落马下。

投资人抽资、资金链断裂……这都是可能存在的内因,但分析外因,市场竞争当然是关键因素。

2020年下半年起,互联网巨头杀入社区团购,通过闪电战开城、烧钱补贴的形式,快速抢占市场份额。

何鹏宇也在公开采访中表示,“(巨头烧钱补贴)让我们很有压力。”

尤其是在被誉为社区团购“光明顶”的长沙,美团、多多等与兴盛优选展开激烈巷战,但神仙打架,“折戟”的往往是小玩家。今年4月,同程生活就已退出湖南市场。

江苏徐州一位同程生活前员工也表示,徐州同程生活在转型之前就关城了,“6月底仓库停止运营,7月初正式退出徐州市。”

种种迹象都在预示着同程生活的败退。巨头参与的社区团购排位赛中,贵为老三团之一的同程生活,也很难走到最后。

只不过,“死亡钟声”敲响得如此之快。

社区团购的激烈竞争,必然加速了同程生活的退败,甚至有供应商认为:“同程生活倒下了,这会不会是第一块倒下的多米诺骨牌?下一个倒下的又是谁?”

如今,全国气温一天天升高,夏季无疑是社区团购玩家的分水岭,冷链实力是对平台资源储备、建立用户口碑的极致考验,“一定有平台撑不过这个夏天。”

同时,在监管政策不断趋严之际,社区团购补贴“降温”,巨头打起了消耗战,美团优选和多多买菜都开始追求正毛利,社区团购战线也被拉长。

“如果不是今天倒下,坚持做社区团购的同程生活,也极有可能被拖死”,有业内人士称。

同程生活的社区团购故事将告一段落,但供应商、团长等群体的故事还在继续。来同程生活“讨债”的供应商,大多都经营了美团优选、多多买菜等其他社区团购平台。

于是乎,多多买菜就计划近期在苏州召开一场生鲜供应商大会,“他们(多多买菜)的采购,甚至直接在供应商的讨债群里建群拉人”,有供应商表示。

有曾经的同程生活团长,在追讨佣金时,还想与供应商直接建立联系,“我们在小区群里发起群接龙,你们(供应商)送货我们卖,收益共享”,一位团长告诉供应商。

同程生活倒下了,社区团购的漫长战役还在继续。

不过,赛道中一家明星企业的死亡,对巨头的启示意义或许在于,从资本扩张转入精细化运营阶段,社区团购的持久战将消耗平台更多资本和精力。

对巨头之外的玩家而言,巨头参战提高了社区团购的战争规模,这似乎也是在“劝退”中小玩家:第一个倒下的平台是同程生活,但未必是最后一个。

这是同程生活“之死”,能带给行业的“警示”意义。

注:文/韩志鹏,文章来源:IT老友记,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IT老友记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