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告
加载中

泛知识短视频反攻娱乐

奇偶团队 2021/07/13 09:37

尽管我们天天刷着短视频,但很少有人意识到,显示在手机屏幕方寸间的那些视频内容正在悄然发生着趋势性的转变。

“从非理性的娱乐到理性,是互联网的一个常态设计。就像现在的资讯一样,过去挺水而现在越来越有干货”、“整个互联网的内容还是在往理想化进程中走,原来可能是知觉、情绪,走到后来会变成理性成为主导。”7月5日,在好看视频“轻知专列”的圆桌对谈上,百度短视频生态平台总经理宋健和好看视频知识分享官、资深行业观察家潘乱谈及短视频风口变化时,对泛知识短视频的未来给出了诸多思考。

潘乱对话宋健:好看视频要做年轻潮酷平台吗?

从他们的对谈中,可以窥见短视频的变化:随着用户对短视频价值需求的提升,短视频内容呈现出由泛娱乐向泛知识的转变趋势。

两年前,短视频平台颜值高、噱头足的内容一直备受热捧,而最近却多了不少“清流”,有老师孜孜不倦教人解一元二次方程,有大厨能将一条鱼做出十八道风味,还有教授讲刑法把自己讲成了网红。

在娱乐内容扑天盖地的包围下,知识类短视频的热潮不仅没有消退,反而愈演愈烈,各行各业的专业人士拿出了看家本领,加入了短视频的内容创作。而消费端的用户,似乎也认可了在短视频平台学习这件事。据宋健透露,目前泛知识视频内容分发占好看视频全平台42%

以前看漂亮的颜值,现在看聪明的大脑。带来瞬间感官愉悦的视频,少了,带来长久回味的视频,多了,是泛娱乐内容已经让人乏味了?还是用户更加理性了?

进击的短视频

短视频的爆发可以追溯到抖音、快手的横空出世。过去几年,娱乐化内容帮助短视频APP完成了用户收割。

根据艾瑞咨询统计显示,从2015年开始,短视频的活跃用户数与日均使用时长便开始突飞猛进,“十个网民九个看视频”已经成为现状。

大水漫灌之后,如何寻找新的增长点,成为诸多短视频平台的近忧。

根据《2021中国网络视听报告》显示,我国短视频用户规模已达8.73亿,同时人均单日使用时长达到120分钟。抖音2021年的平均月活已经超过6亿,而快手在今年的一季度更是支出117亿用于营销,短视频的竞争不可谓不激烈。

在杀红了眼的短视频赛道,还有新的机会吗?

“现在的短视频在‘量’上是比较饱和的,但是在‘质’的角度远未饱和,信息密度还有很大开拓空间。”在宋健看来,互联网由娱乐转向理性是必然的,在内容领域,一旦模式做重,就会有轻的传播形式出现,而在其他方向走得太远,必然会有新的形式出现。

而现在,这种转向正在来临。不同于娱乐内容的感官刺激,精耕细作的泛知识短视频迎来了风水流轮转的时刻。

从娱乐到知识

“知识的江湖,是一个深不可测的世界,也许没有尽头,也许又是新的开始。”李维嘉在节目知识求真大会上的这句话,正像是如今知识短视频兴起的号角。

曾经的短视频以猎奇搞笑为主,“南快手,北抖音,智商届的两泰斗”正是那时的缩影。但是进入到2019年,那些玩惯的手法,突然玩不转了。原因其一是,重复雷同,没有新的梗点很难再取悦用户,其二是,用户自我的觉醒,开始渴求更有价值的内容。

“很多人在娱乐层面有最朴实的需求,但另外肯定还有一群人,他在信息量的层面,他也有自己的追求,他需要有收获感和获得感。”潘乱如此描述知识崛起的原因。

有一个非常著名的理论,叫做熵增定律,简单来说就是:一个孤立系统,总是自发地由有序向无序。

低俗娱乐土味搞笑,是一种自发性的行为,是这种人性的弱点,放大了短视频的流量。但生命赖负熵为生,人类会通过汲取“营养”来维持生命的有序。生命的醒悟,最终都是以自发地约束为契机,以有价值的内容代替无序的垃圾。

知识类视频的兴起,正是这一转变的苗头。

各大视频平台也嗅到了这一风向的转变,百度、抖音、快手、知乎、B站从2019年开始纷纷布局知识类短视频。罗翔老师正是此时出现的清流,讲刑法的罗翔老师以“法外狂徒张三”这样新奇幽默地方式,普及法律知识,在B站上迅速走红,短短时间就拥有了超1500W粉丝。

“未来三至五年,知识化、理性化一定是短视频的主旋律。”宋健说。

B站是最早一批嗅探到知识类视频潜力的平台。据B站公开数据表明,2019年B站泛知识学习类内容的观看用户数突破5000万,学习类UP主数量同比增长151%。

2020年6月5日,B站正式上线一级分区“知识区”。知识区中的视频时长跨度较大,从几十秒的短视频到几小时的专业长课程均有涉及,但大部分则是集中在5到15分钟左右的中等长度视频。

2020年10月中旬,知乎首页在非常明显的位置推出了“视频”专区,以维护自身国内第一知识类社区的地位。平台对创作者的竞争更是激烈,西瓜视频重金揽下知名财经UP主“巫师财经”,B站迅速签下法学教授罗翔。知识类视频的赛道上,竞争一触即发。

从娱乐到知识,成为了各家短视频赛道转换的中间节点。

目前,各平台,都在着力向知识类视频方向发展,但侧重各有不同。比如B站聚焦的用户是20岁左右的用户,而好看视频更致力于服务70后80后这样的更广泛的用户群体。

B站和好看视频都有比较扎实的知识领域积累,而抖音快手则更偏娱乐化,积累较少。

而其中,好看视频更是“All In”知识的典型,从2017年好看视频成立以来,就投身知识内容,决心“Save time”, 而不是“Kill time”。但好看视频所倡导的知识又与其他平台有所不同。

据好看视频披露的数据,过去一年,泛知识类短视频分发已经占到了好看视频全平台的42%。而且此类视频更是在“05后”的群体中格外受欢迎,普惠的知识对于求知的年轻人格外有吸引力。

今年4月,好看视频推出了“轻知计划”,邀请100位名家,10000名行家入驻,与好看视频共同进行泛知识内容的创作。从今年6月1日,“轻知计划”上线至今,1500位行家正在签约中,另有近20000名新人创作者加入好看视频平台。

目前好看视频上已拥有众多垂类泛知识型创作者,凤凰卫视记者蒋晓峰、国家高级心理咨询师周小鹏、非遗传承人于鸿雁、社会评论家司马南等,大量泛知识创作者依托各自的知识沉淀,持续进行优质内容创作。

“其实内容一直在不断往更垂类的知识去做。举个例子来说,像九十年代末,几个门户都出来了,新浪搜狐,再后来就是微博这种,再到后来2012年的时候,科技媒体都能垂直的作为一家公司了,像虎嗅、36氪、钛媒体、品玩这些。等到前两年,发现越来越垂了,可能有人专门关注AI的,有人专门去关注自动驾驶的。”潘乱说。

越来越垂直,正是知识类创作的发展趋势。而这一趋势也给了短视频平台深耕垂类,广筑护城河的契机。

知识内容觉醒

在电视剧《觉醒年代》中有一句台词:“没有形象思维的作品,是根本不可能触及到人们的灵魂。”

而短视频正在处于它的觉醒年代,摆脱低级趣味,探索着思维的光芒。平台、创作者、用户,正在从不同的方向,改变着短视频的风向。

一位资深产品经理这样描述好看视频的方向:好看视频的策略肯定会延续百度信息和知识的定位,在内容上进行更高层次的扩充。

“短视频到现在为止,最主流的变现方式是你做账号,通过做账号吸粉,无论是带货、打赏还是商单,用户认可的是你的人格魅力。但是有很多人,很多可以创作好内容的人,他是不具备人格魅力的,这批人现在还没有赚到钱。所以我们在想一个问题,怎么能够把这个激励机制给做了”宋健解释道,平台要想办法给这些创作者打造一套能够赚钱的方式,这是创作者的机会,也是好看视频的机会。

事实上,如何让泛知识创作者更好的“恰饭”,宋健有自己的思考。

今年4月的万象大会上,他首提“帧视频”概念,借助“写标记”功能,不仅用户可以将一个个知识点进行结构化编辑,创作者还能外链个人网站、付费专栏等,进行多元收益的变现。

在询问为什么选择好看视频作为内容创作平台时,一位进行育儿变现的创作者这样说:“用户都是带着问题来的,这样从变现角度会更加方便。500次无意义浏览,不如一次带目的的浏览成交能力强。搜索的价值对我们这些创作者非常重要。”

除了搜索的价值,创作氛围也是很多创作者选择好看视频的原因。有一名叫“自由公路”的博主,曾经靠着不间断地旅行直播,拥有了700万粉丝。但却在最光辉的时刻选择放弃直播,很多人不理解:一场直播下来,轻松赚数万的礼物,这不好么?

“自由公路”却称,随着越来越多“关注者”的加入,直播间的氛围变得聒噪,没人关心旅行的内在,整个直播间向着低俗娱乐方向去了,这与他的初衷不符。这些人只是简单的“关注者”,而并非与博主一同成长的“粉丝”。

停止直播之后,“自由公路”选择了在好看视频上分享短视频。粉丝不多,但这些粉丝都耐得下心来与他聊旅行,聊视频,减去了浮躁,回归了内容。而这种不同,与平台的内容定位有很大关系。

除了短视频的内容生态优势,百度也会将用户搜索的关键词,反馈给部分内容创作者,让“关键词”引导创作的方向。

短视频并非新鲜事物,从2005年开始就有人不断地在摸索短视频的模式,十多年时间,有人放弃,有人坚持,直到如今的爆火,已经蹉跎了无数时光。

知识是短视频的下一站么?这很难说。

但不可否认的是,随着国民素质地不断提高,对知识和理性的渴求,一定会存在某种回归。

而知识,有太多的应用场景,也在人们的日常生活中产生大量需求,其在将来短视频的领域中,至关重要。

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最开始的我们满足于物质的丰盈,享受着感官的愉悦,可是冷静下来,才发现,精神的满足才是真正的满足。

注:文/奇偶团队,文章来源:奇偶派,本文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亿邦动力网立场。

文章来源:奇偶派

广告
微信
朋友圈
收藏 +1
点赞 +1
评论
微信好友 朋友圈 新浪微博 QQ空间
关闭
收藏成功
发送
/140 0